未分類

它雖然被放了不少的血,腦袋都差點掉了,但龍族的生命力,實在是強大到極點,那種狀態,它居然都還沒死,並且在黑蓮之中過了一天,傷勢反而癒合了不少。

只可惜,這裏是冥寓。

它才露頭,赤霧捲動,便已經按住他,不給他任何反抗的機會,直接拖入了棱鏡中,關押起來。 離婚後,別愛我 在小白龍被關押之後,棱鏡之上,現出小白龍在冥獄之中,掙扎的模樣,以及他的訊息。

名稱:小白龍;

種族:龍族;

職務:碧水湖龍王;

等階:六階;

這小白龍封印到冥獄之後,六階存在,增加了1萬點魂力值。

同時,冥獄提醒他:“冥寓之主,第一次抓捕龍族,特獎勵3萬點魂力值。”

還有獎勵麼?

也是。

他記得,他抓捕雲夢城城主的時候,因爲那雲夢城城主是雪神一族,同樣也是獎勵了3萬點魂力值。

當然了,這增加的魂力值,總共只有4萬,對於冥寓的升級,依然只有幾十分之一,遠遠無法達到讓冥寓升級的數值。

但蚊子再小也是肉,起碼讓冥寓,能夠少一個月左右的劫雷吸收,也是不錯的。

這時候,姜小白才繼續問棱鏡:“冥獄,法陣構建的怎麼樣了?”

他進入雲夢城三天,算算時間,法陣應該也構建好了。

果然,聽到他的話,棱鏡立馬回答:“冥寓之主,法陣已經構建完成,收納在書房抽屜中,可隨時使用。”

這就好。

姜小白吩咐獄僕,按照冥獄說的位置,將法陣取出來,觀察了一下。

那法陣,是一個硯臺形狀的,捧在手中,隱隱見到裏面有游魚搖曳,裏面按八卦、分四象,整個硯臺,充盈着水靈之氣。

法陣既然完成,墮.落之翼也好了,那是時候,去魔界的地方,打探一下了。

姜小白收好法陣,立即吩咐耿小麗:“準備一下,我們前往赤蠱門。”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是。”

白煙在一旁聽見,連忙開口:“師父,帶上我吧。”

姜小白想了想,搖了搖頭,看着白煙身邊的鮫人龍九:“你好好帶着她,別讓她受到危險。記住,不要讓她,輕易離開冥寓的範疇。”

白煙雖然並不能在冥寓久呆,但冥寓有兩種環境,她完全可以居住在旁邊的別墅中。

姜小白倒不是擔心龍九跑了,而是擔心長江龍王的爪牙,到時候找到冥寓來,把龍九給抓走了。

“好。”

對於姜小白的安排,白煙二話不說,立即答應下來。

姜小白這纔拿起電話,給張天師那個老傢伙,打了個電話,詢問他,聯盟大軍的準備情況。

“我已經召集各大家族、各大門派,通知他們在K城集合了,你儘管去便是。去了以後,聯繫一下星辰。”

“行。”

掛斷電話,姜小白當即和耿小麗一起,收拾一下,隨即離開冥寓,連夜乘坐飛機,前往K城。

……

正如張天師所言,K城,早已彙集了各大門派的人馬。

當姜小白帶着耿小麗趕到之後,上官星辰親自到機場迎接他,然後帶着他,來到了K城最大的一家酒樓裏。

酒樓裏,共有五十張桌子,基本都坐的滿滿的,裏面的人,看起來很是平常,有西裝革領的年輕人,也有穿着花襖子的老人,同樣還有身上繡着紋身、穿着短褂的大漢。

一眼望去,形形色.色,似乎只是一場普通的宴會。

但之前,上官星辰已經說了,這酒宴之中,幾乎已經彙集了南北的大門派、大家族數十個,一些中小的門派、家族,甚至根本沒有邀請。

在場之中,各個都是高手,姜小白目光一掃,已經能夠感覺出來,最低的,怕也是三階了。

上官星辰帶着姜小白,走到了臺上,介紹出他的身份:“諸位,這位,就是冥寓之主姜小白。等入了魔界,他,便是我們的隊長了。”

在場諸多家族,雖然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姜小白都不認識,但這些家族門派,或多或少,都和冥寓,有着生意上的往來。

所以上官星辰這一開口,諸多的家族弟子,紛紛擡手,對姜小白行禮,不敢怠慢。

倒是那些各大門派的弟子,因爲和冥寓沒有交易,所以只是應付性的拱了拱手,並沒有太特別的感覺。

當然了,因爲是張天師親自指定,在加上冥寓聲名在外的原因,雖然姜小白看着年輕,卻也沒有人,敢上前來砸他的臺。

“諸位。”姜小白也是拱了拱手:“此番進入魔界,兇險難測,諸位都是各門各派各家的精英,還請齊心協力,共同對抗魔族。”

在場的都是老油條,一個個的立即回答:“好說好說,什麼吩咐的,單請姜隊長下令便是。”

姜小白也沒什麼好說的,當即坐下來吃飯。

零局畢竟是政要機構,出手大手筆,不但菜品豐盛,甚至這酒樓裏,還給所有人準備好了套房,按照門派家族分,一個門派一套。

吃好飯,姜小白帶着耿小麗,回到他的房間,讓耿小麗在外面守着,他則開始把十三疊刀、龍相功、陰陽兩極煉屍祕術這三門功法,依次練習一遍。

練完之後,則迅速入睡。

第二天一早,在上官星辰的安排下,各家各門各派,分別乘車,前往赤蠱門的峽谷。

人數,一共四百五十人左右。

除了大部分人左右乘坐越野車外,還有五十人首領左右的人,包括姜小白和上官星辰,則由十架直升機帶着,直接前往赤蠱門。

和越野車比起來,直升機的速度,自然是不用多說。

只用了一天一晚左右,在第二天早上的時候,這一行人,就已經抵達赤蠱門。

至於另外的四百人,則還需要七八天的功夫,才能夠趕到。

赤蠱門裏,已經有一部分赤蠱門的外門弟子,趕了回來,並由夏靈統領,在那裏守着。

見到姜小白回來後,夏靈連忙迎接上來,口稱:“少門主。”

姜小白問:“刺魔,有再次現身麼?”

夏靈搖頭:“目前來看,並沒有現身的跡象。”

上官星辰一聽,推測:“看來,這刺魔,出來一次之後,如果返回魔界,就難以出來第二次啊。

如果這樣的話,其實人類勢力若是足夠,大可以打防守戰,只需要把攻到人界的魔族,全部趕回魔界就行。”

這只是理想狀態,現如今人類實力太弱,並不具備抵擋大魔的能力。

姜小白也不和他們墨跡:“諸位休息一下吧,我先去佈陣,把法陣打下去,打開兩邊的通道再說。”

法陣,是人類進入魔界的保障,越快佈置好,則越快進入魔界。

姜小白擔心姜玉在魔界的安危,必須儘快,下到魔界查看才行。 有了之前的經驗之後,這次佈置法陣,對於姜小白來說,已經是輕車熟路。

而且這個魚靈硯臺法陣的等階並不高。

來到赤蠱門的大殿中,見那漆黑的通道,依然還在。

只是之前那約莫碗口大小的通道,此時此刻,已經變得猶如洗臉盆大小,剛好可以容一人通過。

通道的邊緣,也出現了一種焦黃的裂痕。

似乎,下面有着極高的溫度,讓這通道出口,被烤黃了一般。

伸手試了試,果然,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灼熱,從下方傳上來。

這通道,怕有萬米之深,在這裏,都能夠感覺到熱浪,下方的溫度,也不知有多高。

但此時此刻,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姜小白只能讓夏靈和耿小麗在旁邊看着,自己則激發出屍者意志,然後伸手抱着魚靈硯臺,從這通道口中,頭上腳下躍了下去。

熱浪撲面而來。

在熱浪之中,夾雜着一些硫磺的氣息,有些刺鼻。

還好,在屍者意志的狀態下,他身體各方面的屬性,都得到極大的提升,而且不用呼吸,所以這種程度的環境,還是能夠接受。

姜小白好歹也是能夠考上重點大學的人,早在之前下落的時候,就曾經推算過自己下落的大概時間。

按照一萬米來算,根據位移公式、加速度、初始速度,反推出時間,得出理論的時間,應該是需要45秒左右,才能夠落地。

但實際上,這地洞的範圍小,他的身軀偶爾還與地洞的牆壁摩擦,形成一定的摩擦力,所以真正下去的時間,是肯定大於四十五秒的。

熱風呼嘯。

藉着夜視能力,姜小白看着手腕上的野外探險手錶,計算着時間。

當時間,達到213秒的時候,就見到下方,忽然紅光漫起!

再看時,在他的腳下,出現了一片漫無邊際的紅霧,猶如雲層一般,綿綿展開。

與此同時,原本只有臉盆大小的通道,則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天空。

他出現在了一片紅茫茫的天空裏!

這紅霧,想必就是之前夏靈說過的,那種獨特的、可以“吞噬”村落的紅霧了。

姜小白低喝一聲:“墮.落之翼!”

“呼!”

背後近兩米長的紫色雙翼,刺破衣服,施展開來。

雙翼展動,藉着下落的趨勢,迎風而起,穩住了身軀。

然後向着下方的紅霧,衝了進去。

天高任鳥飛,有了雙翼之後,下方的環境,很快,就落入了他的眼中。

下方,依舊被紅霧籠罩,只是越往下,紅霧則越是稀薄。

這裏也不知是什麼區域,雖然見不到日月,但雙眼,卻能夠視物,能見度並不低。

下方的土地,是一種焦黑、猶如焚燒過的土壤,在上面,生長着一種黑漆漆的樹木,樹木無葉,也和大火燒過一般。

整體來說,就好像,是一片被大火燒過的區域。

在那奇異的樹林之中,偶爾能夠見到幾隻刺魔,在其中跳躍飛起。

它們也察覺到了姜小白,立即抖動後背,射出一支支尖刺。

姜小白根本懶得理會它們,雙翼側展,就將其躲開。

“呼!”

就在他飛了一會兒後,便見到那樹林之中,飛出一隻只有着鷹的雙翼、鷹的爪子、人的臉、人的手,但渾身長滿羽毛的奇異生物。

這些生物在見到姜小白之後,立即發出“嗚嗚呀呀”的聲音,飛了上來,對他展開攻擊。

哦?

這種東西,應該也是魔族的一個分支了。

姜小白尋思着,迎了上去。

他的雙翼,比這些鷹人,大了數倍,而且身軀是殭屍之軀,不怕攻擊,這一衝進去,頓時如虎入羊羣,一頓打,便將那些鷹人,打得羽毛紛飛,四散逃離。

抓了三隻鷹人,封印到黑蓮之中後,姜小白這才飛離此地,繼續尋找安置法陣的地方。

法陣,需要尋找一個安全的所在,這裏又是刺魔又是鷹人的,自然不行。

飛了一會兒後,在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座巖山。

巖山並不高,姜小白注意到,在巖山的下方,有一個洞窟。

這地方不錯。

一般有洞窟的地方,都是易守難攻,只需要守住入口就行,而這裏沒有流沙和水、煙什麼的,也不容易對其中,展開致命攻擊。

姜小白立即雙翼一收,落了下去。

才一落下,就見到遠處,飛來一張巨網。

巨網晶瑩剔透,姜小白一眼就認出來,是金蠶的網,當初他的那個未婚妻徐菇,曾經施展過。

有蠱門的人!

他拔出吹雪,刀芒閃動,一閃之下,這巨網,就被切落。

“住手!我是人類!”

他喝道。

屍變狀態下,他面目猙獰,又有雙翼,被蠱門的人誤會,也不意外。

WWW ☢тTk дn ☢¢ o

他這一喝,果然,就有幾個人,從那洞窟之中,跳了出來。

有男有女,其中一個男子,面目約四十左右,頗爲威嚴,身材高大,手掌之中,託着一隻金蠶,想必剛纔那巨網,就是他釋放出來的。

“你是人類?”那人開口,手中的金蠶,依然對着他。

“你們是金蠱門的人?”姜小白開口。

他“金蠱門”這三個字一出口,那男子,明顯鬆了口氣,點點頭:“沒錯,我就是金蠱門的門主,徐志安。”

哦?

嬌妻太惹火,首席請息怒 眼前這傢伙,就是徐菇的父親,自己名義上的“岳父”?

姜小白有些尷尬。

不過也好,總算是遇到了自己人。

他收起雙翼和屍者意志,恢復人類的模樣,拱了拱手:“在下赤蠱門,姜小白。”

他才說完,就見人影晃動,一個人,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香風撲面間,將他一把抱住。

雖然帶着面紗,但姜小白還是從這一襲紅衣、以及身材體型聲音上,認出來,她就是姜玉。

姜玉的聲音裏,帶着喜悅至極的語氣:“小白白,果然是你。”

“小姨。”見姜玉除了臉色黑點,其他並沒有什麼大礙,姜小白也是鬆了口氣:“我是來救你的。”

“救什麼救。”姜玉怕他不知道,還給他解釋:“這裏可是魔界,過不了多久,魔族就會大舉進攻人界,我們在這裏,必須牽制魔界才行。”

額……

看來,姜玉也知道這件事。

“是這樣的,小姨,你們這裏,安全麼?我要佈置一個法陣,邊佈置,邊說。” 聽姜小白這麼一說,姜玉點點頭:“還算安全,是這焚木林中,最適合人類安營紮寨的一處所在了。”

“那就好。我在人類世界裏,已經和零局的首領張天師,一起商議過,人類聯軍,也都彙集在赤蠱門,等我佈置好傳送法陣,他們就過來。”

“傳送法陣?”

一聽姜小白這麼一說,姜玉還沒什麼表示,倒是其餘那些聽到的弟子,紛紛歡呼起來,其中有人,竟然開始哽咽哭泣。

也不怪他們,畢竟落入這魔界,兇險之極,而且沒有離開的辦法,他們已經陷入其中大半個月的時間,所有人,估計都已經抱着必死的決心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