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宋三元和宋清兒面面相覷,兩人急忙走出屋子,發現他們的木屋已經被一羣官兵給包圍了。

那領頭的男人坐在駿馬之上,身穿鎧甲。

冥王無赦和冥王尊的臉幾乎長得一模一樣,但兩人的氣質卻有所差別。看這來勢洶洶的氣勢,這馬背上的人,應該就是冥王無赦了。

宋三元皺眉道:“冥王將軍,這麼晚了光臨寒舍,是有何要事啊?”

冥王無赦以命令的口吻冷冷說道:“把《滅世靈功》交出來。”

宋三元臉色一沉,沒想到冥王家的人這麼霸道,都跑到他們家來搶了,如果他們今晚不交出這功法,恐怕冥王家的人,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我不知道你說的這個東西,請回吧!”

冥王無赦脣角一勾:“別在本將面前裝傻充愣,給我搜!”

“是!”一羣官兵闖入了宋三元的家中,宋三元急忙攔住他們:“你們住手!你們是官兵,不是強盜!給我住手!”

“哎!哎!誰讓你們進來了!”宋清兒想把這些官兵給推出去,無奈男女力量懸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些官兵在家裏翻箱倒櫃,搜出了那本《滅世靈功》。

“冥王將軍,東西我們找到了!”官兵把搜到的祕籍呈給了冥王無赦。

冥王無赦面無表情道:“走!”

“你……你們這羣強盜!”宋三元想要追上去把祕籍給奪回來,怎知冥王無赦對宋三叔隔空一掌,一股強勁的內力打中了宋三元的胸口。

“噗——”宋三元整個人都飛了出去,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啊!爹!”宋清兒急忙扶起宋三元,對着冥王無赦罵道:“冥王無赦,你簡直就是個土匪強盜!”

冥王無赦聽見宋清兒這般罵自己,非但不生氣,嘴角還揚起了一抹弧度。

宋清兒哭聲引來了草原上的其他居民,他們紛紛向宋家跑了過來。

望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宋三元,其中一個大漢問道:“清兒,發生什麼事了?”

宋清兒傷心哭道:“是……是冥王府的冥王將軍,他們奪走了《滅世靈功》,還打傷了我爹!”

人羣中,一個大嬸大喊不妙:“哎呀,那……那這可怎麼辦呀?清丫頭,早就和你說了要遠離中原人,你偏不聽,現在你家老祖宗傳下來的寶貝,都被中原人給奪走了。”

“中原人欺人太甚,根本就沒把我們當人看,不如我們投靠土疆一族吧,他們不是想造反嗎?我們就跟着他們造反,推翻中原的王朝!”一個青年義憤填膺道。

青年的話引來了不少人的認可:“就是啊,當年中原皇帝稱霸,把我們都驅逐到了草原,這幾年,不是對我們徵收高稅,就是侵佔我們的土地,我們不反擊,他們還真把我們當病貓了!”

“就是!就是!反了中原!反了中原!”

宋三元躺在宋清兒的懷裏大口大口的喘氣,剛纔冥王無赦的那一掌,下了死手。

宋清兒見爹渾身難受,她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般,不停地往下掉。

“爹!爹!”

“清……清兒……剛纔……剛纔……”宋三元嘴裏斷斷續續地想說些什麼的,無奈胸口的疼痛愈來愈烈,他的眼睛瞪得老大,胸口劇烈起伏了幾下,便再也沒了動靜。

宋三元,斷氣了。

宋清兒的眼淚糊滿了整張臉,她撕心裂肺地喊道:“爹!”

宋清兒緊緊地抱着宋三元的屍體,因爲一本武功祕籍,冥王無赦就殺害了她爹,她恨,她好恨!

仇恨在宋清兒的心裏生根發芽,迅速滋長。她發誓,若不殺了冥王無赦,此生不再爲人!

“冥王無赦,我要殺了你!” 幻象到這裏就結束了,蕭卓一眨眼,眼前的景象又恢復成了宋三叔家中的樣子。

蕭卓不解:“剛纔那些,是你施展法術而出現的幻術?”

宋三叔搖搖頭:“這可不是什麼幻象,你喝的那杯茶叫往生茶,茶水下肚之後,就能看見自己前世發生的事情。”

宋三叔說,他的前世與自己有仇,可剛纔發生的那些事,罪魁禍首明明是冥王無赦,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大叔,你搞錯了吧。你前世的仇人是冥王無赦,和我有什麼關係?”蕭卓心裏一個憋屈,不能自己和冥王無赦長得一樣,就傻傻分不清啊!

該不會,這大叔和柳雲煙一樣,把冥王無赦當成了他的前世吧?

宋三叔冷哼:“你前世殺了我,害了我女兒,你還敢說和你沒關係?”

蕭卓一臉茫然:“宋三叔,殺你的人明明是冥王無赦啊,怎麼變成我了?”

宋三叔臉色一沉:“看來,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啊。”

宋三叔磨磨唧唧的賣關子,蕭卓撇嘴道:“那你和我說說唄。”

宋三叔無奈地搖了搖頭:“還是讓別人告訴你吧。”

說罷,宋三叔起身,想回到堂屋中。阿七叫住了他:“大叔,我媽呢?”

宋三叔往屋裏望了望,轉身對阿七說:“來了,來了。”

幾秒之後,沈亦清從堂屋裏走了出來,一擡眼,就對上了阿七那雙圓溜溜的眸子。

看見這抹讓她苦苦尋找了三十多年的身影,沈亦清頓時喜極而泣。

“孩子!”

阿七怔了怔,下一秒,他就落入了一個柔軟的懷抱中。

沈亦清緊緊抱住了阿七,他還像當年那樣可愛,小臉圓嘟嘟的,渾身肉乎乎的。

“你……你是我媽媽嗎?”阿七有些尷尬,兩隻小手無處安放,怔怔地愣在原地。

沈亦清雙手捧着阿七的臉,將他仔仔細細瞅了一遍,哭道:“我是……我是你媽媽!”

“媽……”阿七聲音顫抖,瞬間也淚崩了。“媽媽”這個詞對他來說十分陌生,但也是他一直以來的渴望。

如今見到自己的母親,阿七心裏也說不出來具體是什麼滋味。

阿七的一雙小手環住了沈亦清的脖子,沈亦清將他抱了起來。

母子倆做了三十多年的孤魂野鬼,今天終於也團聚了。

“清丫頭,前世的記憶,可都恢復了?”宋三叔的聲音猝不及防地響起,打斷了沈亦清母子之間的煽情。

沈亦清點點頭:“宋大叔,我考慮清楚了。前世,終究是前世,如今我也只是一隻孤魂野鬼,我只想和我兒子好好的在一起。”

宋三叔無奈地嘆了一聲:“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

語落,他淡淡地掃了蕭卓一眼:“你們都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沈亦清對宋三叔說了聲保重之後,便和蕭卓一起離開了宋家村。

蕭卓走在路上一言不發,沈亦清牽着阿七的手,兩人一路上說了許多。

走着走着,沈亦清就停了下來,她轉身問蕭卓:“想知道我前世發生的事情嗎?”

蕭卓點點頭:“想。”

別人對他的前世都避而不談,如果沈亦清願意把前世的一切都告訴他,他當然願意洗耳恭聽。

沈亦清:“前世,我和你是戀人,但你殺了我的父親,也就是宋三叔的前世宋三元,從此之後,宋清兒就和冥王府的人勢不兩立,她和草原族人加入了土疆族。後來土疆造反,最終,依然輸給了天朝皇室。”

蕭卓皺眉道:“殺了宋三元的人不是冥王無赦嗎?與我何干?”

沈亦清面無表情道:“不,不是冥王無赦。而是你的前世,冥王尊。”

難道,是冥王尊假裝成冥王無赦的樣子去殺了宋三元,奪走了邪功功法?

但據蕭卓所知,嘴後煉成邪功的人是冥王無赦,這一切和冥王尊又有什麼關係?


沈亦清:“宋三叔問我要不要向你報仇,我拒絕了。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今生我唯一的仇人是徐烈,而不是你蕭卓。謝謝你替我找到兒子。”

蕭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想要親手殺了徐烈?”

沈亦清點頭道:“宋三元給了我一張法令符,有這張符咒在身,我就可以接近徐烈了。徐烈能活到99歲,我知道,無論我對他做什麼,他都能活到99。與其讓他痛快的死去,不如讓他生不如死。”

“我尊重你的選擇。”蕭卓淡淡地說。

沈亦清擡眼看着他,沉聲道:“等把徐烈解決之後,你就送我和阿七去投胎吧。”

蕭卓:“你想清楚了?你們投胎之後,也許,未來再無母子緣。”

沈亦清心一緊,她捨不得孩子,但她和兒子已經做了這麼多年的孤魂野鬼,是時候安家落定了。

沈亦清咬脣道:“我和阿七都已經考慮清楚了,等解決了的徐烈,就去投胎!”

既然沈亦清執意要求,蕭卓也不好多加干涉:“好,如你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開口。”

“嗯,我們先走了。”

“呼——”幾秒後,沈亦清和阿七消失在了蕭卓的面前。

……

夜晚

蕭卓來到了巡捕局附近,門前停着一輛救護車,一羣巡捕在門前維護着秩序。

沒過多久,巡捕局裏便擡出來了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

“啊……鬼!滾開!你們這兩隻孤魂小鬼!趕緊滾!”五爺此刻已經神志不清,地上滴滿了他的血。

蕭卓聽見旁邊有人在說:“聽說那個犯人今晚突然發瘋,自殘了,把自己的一條胳膊和一條大腿,都給活生生的砍下來了,怪恐怖的。”

“聽說他是職業殺手,殺了好幾百個人呢,這種人,讓他痛快的死,都是便宜他了。”

“就是就是,他殺了那麼多人,指不定是以前的冤魂索命來了。這種人啊,活該。”

五爺被救護車給送走了,蕭卓望着巡捕局旁邊的那條大街,路中央站着兩抹鬼影,是沈亦清和阿七。

沈亦清對着蕭卓招了招手,蕭卓朝他們二人走了過去。

沈亦清望了望巡捕局門前的那羣人,對蕭卓道:“走,換個地方說話。” 三人散步到了江邊,沈亦清說:“剛纔我和阿七在徐烈面前現了形,那徐烈也是個膽子大的,不怕被我們嚇。廢了好大的力氣才弄斷他的手和腿,下半輩子,他再也害不了人了。”

“你知道,他爲什麼要殺了我和阿七嗎?”問話間,沈亦清的臉色頓時充滿了殺氣。

蕭卓不解:“爲什麼?”

沈亦清咬牙切齒:“因爲,他要奪了我們的壽命!那個挨千刀的,居然從一開始就在騙我。本來,他只能活到50多歲,殺了我和阿七之後,他的壽命又延長了40多年。”

“他奪了我和阿七的壽命後,不僅沒有任何愧疚之心,反而還嘲諷我們是短命鬼,嫌棄我倆當時的壽命只能存活20多年。”沈亦清越說越氣:“我腦子一熱,想殺了他,可惜啊,那個劊子手福大命大,哪怕他中了他的要害,也沒能要了他的命。”

“這殺人奪命的邪術,到底是從哪來流傳來的。”蕭卓的臉色越來越凝重,也不知道是誰創造了這種害人的邪術。

沈亦清突然又想起了什麼:“對了,我懷疑鬼門村的人也是被徐烈殺死的,但他否認了。他說是他的一個弟兄,叫……叫什麼輝哥。那個輝哥和他一樣,也是個殺手,不過已經銷聲匿跡很多年了,他懷疑輝哥已經死了,還在家裏給輝哥立了一個衣冠冢。”

提到這事,蕭卓恍然大悟。原來,五爺家裏祭拜的那個人,就是他所說的輝哥。

而那個輝哥,極有可能與凌楓有關,說不定,還是凌楓的父親!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