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宋缺摸了摸她散落在腰間的長髮,說道:“不想擁有遺憾而已,這心法日後定當大放異彩,阿萱從開始到結束,你都是它的主人。”

任文萱若有所思,她點了點頭。

再想了片刻,眼帶笑意,嬌柔地說道:“懶得去想哩,這功法只傳你我後輩,就叫《宋氏祕錄》好了。”

宋缺忍不住輕笑,說道:“阿萱可決定了?”

任文萱點點頭,眼帶魅惑,柔聲說道:“決定了,宋郎,人家取這個名字,就是爲了證明愛你至極,你是不是也該對人家有些表示表示?”

宋缺有些無奈,道:“你想要什麼?”

任文萱摟上他的脖子,說道:“人家不想要什麼,就是宋郎你從來沒有說過有多愛人家。”

宋缺看着期待他的眼睛,心中一突。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宋缺從來就不是個會將情愛說在嘴裏的人,這麼□□|裸地被任文萱期待的盯着 ,他倒是想說,可是話到了嘴邊,怎麼也說不出來。

任文萱見狀,輕輕去推他,幽怨欲泣道:“宋郎不愛人家嗎?”

宋缺心中一嘆,擡起她的臉,眼睛溼潤的,不過哪裏有要哭的痕跡。

任文萱見被戳穿,伸手去拂開他的手,道:“你這性子無趣透了。”

說完就準備走人,纔不給他好臉色。

宋缺拉住她,然後直視她的眼睛:“你後悔了?”

任文萱輕哼道:“我後悔還可以退嗎?”

宋缺抓住她的手腕用了力,道:“不可以,就如你所說,你若喜歡別人,我同樣會殺了你。”

任文萱微微勾起嘴角,卻不認輸。

“你殺得了我再說。”

然後真氣覆蓋在他的手上,可以灼傷他放開自己。

可宋缺沒放,反而抓得更緊了。

總裁的新妻 任文萱還待加大真氣掙脫,宋缺就已經用力將人推入自己的懷中。

“很愛你。”

任文萱準備掙脫時聽到這句話身子一僵,他真的說出來了了?

隨後身子慢慢放柔,感覺到他的手也放開了自己,她也不掙脫了,而是慢慢環抱住他的後腰。

“多久?”

宋缺說出一句後,後面再說就感覺容易了。

“一生。”

任文萱微微一笑,臉埋在他的肩上,說道:“你要記得,君子一諾。”

宋缺說話向來算話。

得到他的承認後,任文萱心情更好了一些,她很認真地說道:“我以後儘量不再騙你。”

宋缺不由地一笑:“爲什麼要說盡量?”

任文萱抿嘴笑道:“因爲我不說盡量,就是在騙你。”

宋缺搖搖頭,隨後說道:“這和以前又有何區別?”

我老婆是大明星 任文萱不高興了說道:“怎麼沒區別?人家是真心真意的哩。”

宋缺斜了她一眼:“這麼說,我該知足了?”

任文萱點頭:“那是當然,你以爲你娶個相夫教子的就能不騙你?”

宋缺眉毛微挑。

任文萱冷哼道:“會瞞着你更多的事兒,門閥後宅裏黑着呢?女人天生會騙人,你既然娶了個女人,你就認命吧!”

照她這麼說,她騙人還是有理的了?

“早就認命了,否則你能好端端地在這?”很難得的,宋缺也噎了任文萱一聲。

任文萱握住他的衣襟,危險地看着他,柔聲道:“宋郎,你這是什麼意思?”

宋缺輕輕拍打抓住自己衣襟上的玉手,說道:“意思就是,若非對你死心塌地,我早就不理會你了。”

任文萱這才滿意地鬆開手,她心中清楚,根本不是這意思。不過,他的解釋她愛聽,也懶得去追究。

宋缺搖搖頭,他現在發現,阿萱其實並不難對付,多說點好聽得再順着她,她就是個非常好伺候的。

當然,任文萱的好對付也是要建在,她愛着宋缺,宋缺也愛着她的前提上。

否則,什麼好聽的甜言蜜語,都不會動搖她一分心思,至於順着她,她若是好心一些,就少利用你一些,不好心,就準備被利用徹底吧!

和石之軒一戰,並將其逼着跳下清江,終究很快就傳遍了江湖。

不是自己人傳出去的,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是石之軒的手筆。

對於傳出任文萱是大宗師,是好壞半分的。

好處是,宋閥聲勢會大漲,但是原本宋閥就影響力頗大,這聲勢只能算錦上添花。

壞處,雖然任文萱脫離的陰癸派,但到底修煉的是魔門功法,而且也曾經和祝玉妍合作密切,作爲陰癸派的對頭慈航靜齋怎麼可能不在意?

的確,任文萱如果就宗師水平,慈航靜齋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因爲在可控制的範圍內。

但是任文萱已經突破到了大宗師,這就立刻脫離了她們的控制範圍內。

原本還以爲任文萱嫁給了宋缺已經失去進階大宗師的可能,可是如今……算算年紀,任文萱才二十多歲,現在就突破了大宗師,焉知她在幾十年後會不會踏入半步破碎,甚至破碎虛空境界?

若是任文萱只爲武道,不摻和其他事情,已經離開陰癸派的任文萱,她們這點容忍之力還有的。

可是她們又怎麼會相信陰癸派的妖女進階大宗師後,不攪動風雨?

以前,對於慈航靜齋而言,石之軒比任文萱危險得多,現在任文萱一突破大宗師,她的危險度已經和石之軒持平,甚至還隱約超出去……因爲任文萱的身份,宋閥在這個初建大隋的局勢中非常敏感。

她們怕任文萱挑動宋閥再爭天下,同樣的,大隋也在擔憂。

外界紛紛擾擾,任文萱沒去理會,她現在很高興地在操持宋智的婚禮。

對於來參加婚禮的各大勢力帖子多了起來,她心知肚明,卻也只和宋缺當做不知照常處理。

各大勢力觀望,慈航靜齋和大隋忌憚又如何,關她們什麼事。

婚禮還未開始,任文萱等待的人終於來了。

任文萱讓人請祝玉妍進來。

祝玉妍進來的時候,就看見任文萱很溫柔地再教宋姮認字。

祝玉妍眼中閃過疑惑,顯然她和石之軒一樣,認爲任文萱突破到大宗師,是因爲討厭宋缺之故而絕情。

其實不僅僅是她,包括知道天魔祕屬性的魔門中人和慈航靜齋等人,都是這麼認爲的。

所以,祝玉妍對於任文萱抱着阿姮而感到疑惑。

周圍在祝玉妍進來後,伺候的人都退下去了。

阿姮擡起頭來,看到了祝玉妍後就沒心思再和任文萱認字了。

“孃親,漂亮姨姨。”

任文萱笑了笑,也不準備讓阿姮和祝玉妍沾親帶故地叫其師伯,說到底,阿姮的身份敏感。

祝玉妍和她也不過是合作的存在,真要說有什麼感情,可以說是少的可憐。

“師姐,你終於來了。”

祝玉妍坐在任文萱母女倆對面,說道:“你等了很久?”

任文萱將阿姮放下來,溫聲道:“阿姮去找你爹爹玩去。”

阿姮看看孃親,又看看那陌生的漂亮姨姨,歪着小腦袋點了點頭。

目送她穩當得跑出去。

祝玉妍也沒急着進入正題,她說道:“她叫阿姮?”

任文萱點點頭,笑道:“姮娥之姮。”

“資質極好,也長得像你們。”

任文萱眼中溫柔,看不出一絲對阿姮的不喜歡。

祝玉妍心中更疑惑了。

“師姐直接說來意吧!”

任文萱見狀,笑道。

祝玉妍平靜之極,道:“我若是請你回去做密地長老,你回不回去?”

陰癸派密地是派內隱藏的高手,向來不管事,也不必聽宗主的命令出去辦事,只是在陰癸派必要之時,她們都會全力出手。當然,做這長老,能支配派內七成權利和物資,可以說,是相當划算的。

“我在宋閥很好。”

祝玉妍清淡地掃了一眼周圍,宋缺的性子是及其自負的,他能忍受妻子因爲厭惡他而突破到了大宗師?

任文萱看出來了。

“師姐還愛石之軒嗎?”

祝玉妍眼神一厲!

“師妹!”

任文萱不慌不忙地說道:“師姐莫要誤會,只是想確定一件事而已。”

祝玉妍緩了緩心神,道:“無愛,恨之入骨。”

任文萱輕嘆一聲,說道:“師姐當毫不猶豫殺之,是與不是?”

“當然!師妹莫不是和石之軒有什麼交易,放棄了去?”祝玉妍說到後來已經疑上了任文萱。

任文萱搖搖頭,說道:“我對他並無所求,師姐放心,我之所以這般問,是想確定你是否還有希望突破罷了。”

祝玉妍渾身一震。

她不是早就沒了突破的希望,這是衆所周知的啊!

“師妹,你什麼意思?”

任文萱道:“師姐,你確定要聽嗎?其實你還有一絲希望,如果我說了,這絲希望就沒有了!”

祝玉妍頓時心潮起伏起來。

她還有希望?

任文萱心中一嘆,祝玉妍一生之中愛過兩個人,一個是石之軒,她既然恨石之軒入骨想要殺之後快,那麼石之軒是不可能了。

可是她在後來又愛上了一個人,那就是魯妙子,就是不知她是不是能借其突破。

不過,任文萱也覺得渺茫得很。

因爲後面的結局是,祝玉妍雖然愛上了魯妙子,可是爲了邪帝舍利,還是毫不留情的殺了魯妙子,若非魯妙子早有佈置逃得快,只怕早就死了,而不會弔命又活了二十多年。

不過,總有一絲希望。

但是這絲希望,她說出來就不得用了。

“殺了石之軒?”

任文萱搖搖頭。

她覺得,祝玉妍就是殺了石之軒也沒用。

那是什麼?

祝玉妍有些不敢問了。

“師姐,你想不想知道?”

祝玉妍盯緊了任文萱,到了這時,她有些不敢問了。

“罷了,今日就當我沒來過。”祝玉妍終究還是不能問,她還想突破。

任文萱站了起來。

超級兵王俏總裁 “師姐,且慢走一步!”

祝玉妍停下來,卻未回頭。

任文萱說道:“有一天,師姐再遇上一個人,多問問自己的心再作決定也不遲!”

祝玉妍皺眉,什麼意思?

“還有美仙,師姐莫再對她太過苛求了。”

難道突破還關美仙的事?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隨着任文萱突破大宗師的消息傳出,很快,和氏璧被任文萱從石之軒手中奪回去的消息也在片刻之間傳遍五湖四海。

原本大家還半信半疑,可石之軒親自出現在很多人面前,告訴大夥,他拿了和氏璧才換取宋夫人留下他的性命。

大夥當然又生出新的懷疑,那就是既然任文萱拿走了和氏璧,爲何不斬草除根。

當下就有名醫和數位江湖名宿爲石之軒證明,他的武功被任文萱所廢。

任文萱爲什麼這麼做?

很簡單,就是抱當年石之軒廢任文萱的武功之仇。

隨後,石之軒發了滔天毒誓,說和氏璧在他手中,他就斷子絕孫,亂箭穿心而死。

這下子,大夥信了大半。

很多人都盯向宋閥。

宋閥要和氏璧……是不是還未臣服大隋?

大隋皇室也比之前更加異動起來,慈航靜齋再次打開了山門,梵清惠如今是四下帝踏峯了!

外面風風雨雨,任文萱和宋缺在端詳着這一方寶璧。

“石之軒這次過後只怕會徹底消失個十幾年。”任文萱格外的惱火。

宋缺點了點頭。

石之軒放棄將假和氏璧當做真和氏璧用,他們就已經明白,石之軒不僅將任文萱視爲仇人,更將宋閥視爲他奪下江山最大的障礙。

以前,他認爲最大的障礙是大隋,可是隨着任文萱突破大宗師,所以改變了這個想法。

他之所以放棄假和氏璧借用大義名分,就是在逼迫大隋和宋閥再一次開戰。

依宋缺的性子,是絕對不可能將和氏璧送給大隋的。

大小姐救贖手冊 哪怕宋閥和大隋已經和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