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客廳中,Morgan語重心長的對Reid說,“這就是你和Issac的差距,看看他和JJ,他們之間看起來默契極了,一點都不像剛認識的。”廚房裏傳來JJ清脆的笑聲,“聽聽,你讓JJ這麼笑過嗎?”

Reid不服氣的反駁,“人和人之間的交往方式是不同的,科學研究表明……”

“停!”Morgan急忙打住Reid接下來的長篇大論,“無論科學怎麼表明,依舊不能改變你的現狀!”

Reid氣呼呼的看着Morgan,最後站起來,“我去廚房幫忙!”

正在切水果的Elle看了一眼Morgan,“欺負小朋友有趣嗎?”

“不無聊。”Morgan一點兒反省的意思都沒有,扭頭看向Garcia,“嘿,BabyGirl,在幹嘛?”

Garcia拿着Issac今天新買的雜誌全身心的投入着,聽到Morgan的聲音嚇得直接跳了起來,“你這個壞傢伙!”Garcia不滿的大喊着。

“嘿,讓我看看,是什麼讓我的BabyGirl嚇壞了……”

————————————————————————

富蘭克林公園

“你的意思是,這是這個月的第三起槍擊事故?”Kiven Costa隱忍着憤怒,“而你們現在卻對兇手一無所知?”

“我們已經進行了併案,兇手屬於長距離狙擊連環殺手,我們打算向BAU求助。”女探長Calvin這樣說。

插入書籤 Issac這幾天很忙,他的責編通知他出版社計劃把他的中短篇科幻小說共十篇結集出版,Issac爲了這個整天守着電話和電腦,方便隨時和編輯溝通。等到大體敲定有了空閒以後,Issac發現他的鄰居又去出外勤了。

Reid到底算是文職還是外勤,這個問題一直困擾着Issac,畢竟,哪個外勤會在槍擊測試的前幾天一直和自己說擔心無法通過而被禁止配槍呢?

就在Issac決定重新打開電腦和小別幾日的遊戲重新纏綿的時候,他在一個朋友的主頁上意外的發現了一條消息。

目前在法院實習的Colin Wood在進行社區調查的時候遭遇槍擊,重傷入院。

Wood和Issac交情不深,但這並不妨礙Issac知道,Wood是跟着Kiven Costa實習的。

“上帝!誰來拯救一下美國的治安吧!”Issac手忙腳亂的撥着父親的電話,如果他沒記錯的,上次和Kiven通話的時候,Kiven很直白的表示了對Wood的讚賞,最近無論去哪裏都喜歡帶上Wood。

“Issac?”Kiven的聲音低沉有力,“下午好,兒子。”

Issac鬆了一口氣,Kiven中氣十足,不像是受了傷的樣子。“我在網上看到了Wood受傷的消息,有些不放心你。你還好吧?”

“當然,兒子,那個殺手的目標不是我,我很好。”Kiven原本嚴肅的面孔變得柔和,“我正在給警方施壓,相信他們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注意安全,別逞強。”Issac搜索着網頁,查看着槍擊案的最新消息,“天,Wood居然不是第一個受害人,難道是連環殺手?”

“是的。”Kiven的聲音變低,“才短短几天的時間,又出現了3名受害者,情況在變壞。”

“那你還不趕快離開!”Issac抓狂,“Dad,你不是警察,你只是個法官,留在那裏於事無補,快點回來!”

“我當然不是警察,可我的工作還沒有結束。”Kiven說,“別擔心兒子,儘管不知道那個殺手的腦子是怎樣的構造,不過目前已經確認他只喜歡在公共場合製造傷亡。我是安全的。”

“這話聽起來可真沒有什麼說服力。”Issac威脅道,“如果你不立刻離開,我就打電話給媽媽……”

“你媽媽會理解我的。”Kiven笑的很大聲。

好吧,你贏了!Issac泄氣,有一對責任感爆棚並且超級固執的父母,自己沒被影響成一個呆子絕對是託了上輩子的福氣。可就在這時,電話另一端傳來一個柔和的女聲——

“Costa先生,您該換藥了。”

“你受傷了?!”Issac覺得自己被欺騙了,“到底怎麼回事?你說你很好的!”

“只是擦傷,子彈擦過我的手臂,只需要包紮一下就好。”Kiven信誓旦旦,“相信我,Issac,還沒有做菜切到手指流的血多。”

“哼哼……”Issac冷笑,然後掛斷了電話。

Wood受傷之後立即被送到最近的一家醫院,Issac查出醫院的名字和地址,對於嘴硬不肯告訴他實情的Kiven,他決定來一次突襲。

Issac詢問了前臺護士Wood的病房號,然後毫不費力的順藤摸瓜。

“我就知道你會來,所以我一直在這等你。”Kiven嚴肅的面孔忽然生動了起來,Issac確定自己在上面看出了一絲討好的意味。

Issac回了一個微笑,眼神明明確確的示意,晚了!他繞過Kiven,把在離醫院不遠處的一家水果店裏買來的果籃放在桌子上,看向Wood,“早日康復。”

“借你吉言。”Wood的臉色蒼白,精神卻很好,“哇,有葡萄,我喜歡葡萄!”

“看來我沒有買錯。”Issac打開果籃,把裏面的葡萄拿出來,又挑了幾個蘋果和水蜜桃,“稍等片刻,Issac Costa爲你服務!”

Issac走出病房,隨手攔住了一個護工,“打擾一下,請問哪裏可以洗水果?”

————————————————————————

“女士,請你仔細回憶一下,在這裏,有沒有這樣一個人,他是一名白人男性,三十歲上下,自負,粗魯,傲慢。他每天工作到很晚,一旦出現問題就把錯誤歸咎到別人身上,很多人都討厭他……”Hotch儘可能的向護士長描述他們做出的心理畫像,那個喪心病狂的狙擊手已經槍擊了十一個人。時間,刻不容緩。

“哦,上帝,我想到一個人!”護士長忽然說出一個人名,“Phillip Dowd,他在阿靈頓值班……”

Hotch和Reid對視一眼,“Reid,去告訴Gideon。”

————————————————————————

Issac一邊洗着水果,心裏還暗暗抱怨着剛纔遇到的那個很不友善的男護工。

美漫之BOSS入侵 燈忽然滅掉了。幾秒鐘之後,應急燈亮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Issac感覺自己聽到了槍聲。聯繫到最近發生的槍擊案,兇手不會囂張到來醫院行兇吧?

Issac臉色發白,該死的,他怎麼忘了,醫院也是公共場合之一!

Issac拔腿就朝病房跑去,他擔心兇手因爲沒有造成死亡來醫院補槍!

外面亂作一團,Issac隨手拉過一個人,“發生什麼事了?我聽到了槍聲!”

“FBI……FBI……有兩個FBI被Bowd挾持了……”被拉住的人驚魂未定,聲音破碎語不成句。

Issac還來不及鬆口氣,就在人羣中看到了Morgan。他心裏升起不好的預感。

“Elle!”Issac擠到前面,臉上帶着掩飾不住的擔憂,“我聽說有FBI被劫持了……”

“是Reid和Hotch,還有一名醫師。”Elle冷豔的面孔帶着焦急。

“別擔心,要相信Hotch,他是一名有經驗的探員,他會處理好的。”JJ開口,不知道是在安慰誰,“還有Reid,他可是智商187的天才,一定不會有事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Issac聽着裏面的說話聲,毆打聲,心裏越來越焦急。雖然他知道作爲主角擁有不死定律,可真的身臨其境時,想要保持一份冷靜卻很難。

“砰!”

這聲槍響就像一個信號,特警們踢開門,衝了進去。

插入書籤 Reid舉着槍,看着那個瘋子的額頭出現一點暗紅,然後慢慢擴大,整個人朝後面栽倒。這個過程並不長,只持續了一秒鐘的時間,可整個過程就像慢鏡頭一樣在Reid腦海裏流過。

我殺了一個人。Reid冷靜的想,可我並不爲此感到難過懊悔,甚至一點負面情緒也沒有。

這意味着什麼?

Reid感覺有人從身後抱住了自己,把槍從自己手裏拿走。

“GoodBoy,你乾的棒極了!”巧克力帥哥這樣說,可Reid冷靜的表情讓他覺得之前準備好的安慰之詞說不出口。他決定換個話題。“知道我剛纔在外面看見誰了嗎?Issac!他現在就在外面,嗯,他很擔心你……”

看着招呼都不打一下就直接往外走的天才博士,Morgan大度的決定不和他計較。

“Morgan……”Hotch看着自己依舊被綁住的雙手,他可以求關注嗎?

————————————————

當Reid走出來的時候,Issac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嘴角的淤青。

拜師九叔 “你看起來像被家暴了。”Issac拉住Reid,表情真摯的看向一位嚇呆了的護士小姐,“請問,能夠給我一些處理外傷的藥水嗎?”

Reid摸了摸嘴角,痛的抽搐了一下,“也許更像校園暴力,不過,只是看上去比較嚴重而已,Hotch打我的時候力氣不比一個九歲的小姑娘大。”

把Reid按在長廊的板凳上,Issac用棉籤沾着藥水在Reid臉上的淤痕上塗抹着,“老實說,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專業方向應該是做文職工作的吧?爲什麼還需要出外勤?”

“其實我一直是外勤。”Reid小聲嘟囔着。經過了最初的神經緊張,他現在的感官恢復了正常,以至於他可以深切的感受到開口時嘴角肌肉牽動所帶來的疼痛。

“爲槍擊測試煩惱的外勤?”

“別說那個了。”Reid看起來苦惱極了,“我好不容易纔暫時忘記兩週後的補考。”

“你的持槍證被沒收了?”看着Reid沮喪的神色,Issac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腦海中忽然冒出了一句不合時宜的話,“那你剛纔,豈不是無證持槍射擊?”

“……”Reid的表情讓Issac覺得自己問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問題。

“咳!”Issac果斷轉移話題,“這次你們在負責什麼案子?居然需要來醫院緝兇。”

“是一個長距離狙擊連環殺手,他已經槍擊十一個人,我們剛剛抓到他的尾巴,可惜之前找錯了人讓他有了警覺。”Reid把關於無證射擊的的話題丟到一邊,很配合的回答Issac的問題。“還好,最後搞定了,沒有造成更多的傷亡。”

“可以把傷去掉。”Issac用棉籤點了點Reid嘴角的傷口,“不過這個結果還不錯,如果你們沒有抓到他,我還發愁該怎麼把我爸爸從這個地方勸離呢。”

“你爸爸?”Reid想要反駁一下他的傷不是Dowd造成的,隨即就被另一件事吸引了注意力,“Costa,你的姓是Costa,你的父親是Kiven Costa?被子彈擦中手臂的聯邦法官?”

“你的記憶力真好。”Issac小小的恭維着。

“我記得每個受害者的名字。”Reid坦然的陳述事實。

“是啊,卓越的記憶力。”Issac對此已經麻木了,一個每分鐘可以看2W字並且過目不忘的天才,他連嫉妒都沒有力氣。“誰的工作證丟在這裏了?”Issac拿起被隨意丟棄在椅子上的工作證,“唔,看起來有點眼熟……Phillip Dowd……”

“你怎麼會覺得他眼熟?”Reid看着Issac手裏的證件,正是十分鐘前被自己擊斃的傢伙。

“我問他哪裏可以洗水果,結果他回都不回我,很神經質的走開了。”Issac有些鬱悶,他還沒覺得自己英俊到讓男人敵視的地步。

“這是多久之前的事?”Reid的聲音有些不穩。

“半個小時前吧。”Issac不怎麼在意,“要把證件交到前臺嗎?雖然他態度不好,也許正好有急事呢……”

“不用了,我剛擊斃了他。”Reid看着Issac的眼神帶着後怕,“你真該慶幸他沒有理你,他的白大褂下面就藏着一把槍!”

“……”Issac沉默片刻,用最真誠的的眼神看向Reid,“親愛的,能用你豐富的知識告訴我,在聯邦,更改戶籍姓名需要什麼手續嗎?”

“爲什麼?”

“我要改名字。”Issac面無表情的說。

“可是,爲什麼?”Reid很不解,“你的名字含義很好,來自希伯來語,有喜笑的意思。聖經舊約裏以撒是最長壽的一位,一生平順沒有波折。這應該是你父母對你未來的祝福和期許,你爲什麼不喜歡?”

“我很喜歡我的名字。”Issac認真的糾正,“可是,你不覺得我最近的運氣簡直……簡直就像我身上帶着厄運光環一樣,喜笑的含義已經壓不住我的壞運氣了,我覺得應該做一些改變。”

Reid目瞪口呆,“Issac,我以爲你不是那麼迷信的人?”

“請用科學的說法,,這叫心理暗示。”Issac一本正經,“我決定給自己加一箇中間名Conan,希望負負會得正。”

“Conan?”Reid飛速的回憶這個單詞的含義,“一、英格蘭人姓氏,來源於古布列塔尼語人名,含義是‘高大的’;二、蘇格蘭人姓氏,是住所名稱,可能來源於凱爾特語,含義是‘獵犬溪’?這有什麼特殊含義嗎?”

“Conan是一個實習死神的名字,他走到哪裏,哪裏就會出現死亡。”Issac板着臉故作嚴肅。

“連環殺手?!”Reid驚詫極了。

Issac呆住了,居然還有人不知道名偵探柯南?

“不,他是一個高中生偵探,被黑暗組織陷害吃了一粒毒藥,變成了小學生的樣子,然後再也長不大一直在小學留級……”

“這不科學!”Reid抿緊了嘴脣,飛快了輸了一大堆Issac聽不懂的科學術語,最後總結,“總之,吃了一粒藥就變小這種事是絕不可能發生的!這就像幻想和現實之間的距離一樣遙不可及。”

不,這只是二次元和三次元的距離。Issac默默的想着,沒有開口。

該死,爲什麼看着Reid一臉的嚴肅認真他會有一種欺騙小朋友的負罪感?!

作者有話要說:

非常感謝一下童鞋的霸王票~

喵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8-23 17:25:17

子明君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5 22:58:34

子明君扔了一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3-09-06 12:15:38

子明君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6 19:31:14

子明君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6 20:37:36

子明君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6 20:37:46 BAU成功解決了連環狙擊殺手,連夜返回匡提科。Reid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着窗外一片漆黑,微抿着嘴脣,看上去心事重重。

Gideon走了過去,打算開解一下這個第一次射殺兇手的大男孩。畢竟,即使是經過特別訓練的警察,在第一次擊斃犯人以後也有很大的機率會出現心理問題。

“感覺怎麼樣?”Gideon坐在Reid對面。

“我在想報告該怎麼寫。”Reid看向Gideon,“根據《槍支管理條例》,無證持槍會根據情況不同處以沒收,罰款,安全教育或者短期□□等作爲懲罰。當嚴重威脅到自身安全時無證射擊可以酌情處理。我才被沒收了持槍證,嗯,大概需要打一個報告說明一下當時的情況。”

Gideon有那麼一瞬間的錯愕,孩子,你關注的重點錯了!

“那個不用擔心,我會在寫結案報告的時候特別說明你的情況。”一直在閉目養神的Hotch忽然開口,“而且我相信,你很快就會拿回你的配槍的,如果兩週後的補考像今天一樣超常發揮的話。”

“所以說,人類的潛力是無窮的。”Morgan笑的賤賤的,“這個案子裏,最出色的的就是被逼到絕境的BabyReid啊。”

“其實……”被調侃的Reid殘忍的說出了事實真相,“我本來是打算射他的腿的。”

衆人算了一下腿和額頭之間的距離,全都默了。

“嗯,這也算進步了,至少,你沒開槍走火射到我身上。”最後,Hotch這樣說。

Reid看着Hotch嚴肅認真的臉,這是……誇獎吧?

應該是吧?

幾人笑鬧了幾句,機艙裏漸漸的安靜下來。JJ在整理材料,Hotch在爲結案報告打腹稿,Elle和Morgan閉目養神。Reid看着坐在自己對面的Gideon皺着眉,心裏暖暖的。

“Gideon,不用爲我擔心,我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尤其是負面情緒。”Reid輕聲說,“尤其是Issac感謝我爲他的父親報了仇之後,我想,那些受害者的家屬同樣也會感到欣慰。”

Gideon沉默片刻,“是的,你是對的。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你只需要記住三件事:你做了你該做的,更多的人因爲你所做的而免遭傷害。”

帶著系統去裝逼 “第三呢?”

“我以你爲傲。”

Reid心裏的感動無以言表,他就那樣緊抿着脣,可無法阻止忍不住上翹的嘴角。他看着嚴肅的Gideon露出的微笑,就像他想象中的父親一樣——慈愛,寬容,寵溺,爲他而感到驕傲自豪。

絕代名師 “我會記住的。”Reid小聲說,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識的扯開了話題,“我知道在殺了一個人之後會有不好的感覺,可我什麼感覺都沒有。Issac說這是因爲我智商太高,爲了遵守能量守恆定律,情商就跌倒了水平線以下。所以,以我目前的情商不足以支持太過複雜的負面情緒……”

Gideon懷疑自己讓Reid和Issac交朋友這個建議是不是錯了。

————————————————

Issac覺得自己目前的生活狀態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不怕神(經病)一樣的對手,就怕zhu一樣的隊友。雖然絕大多數人都會對把zhu隊友這個稱號按在身上感覺不切實際,但Issac此時卻真的被他坑了一次。

他千辛萬苦的和家人隱瞞着這一段時間的各種遭遇,就怕家裏人爲他擔憂害怕,結果,在他和Reid聊天的時候,Kiven出來找他。對待Kiven態度格外恭敬的Reid在Kiven問起兩個人是如何相識的時候,一五一十的全說了。

Issac眼色使的眼睛快抽筋了也沒把秋波傳送到Reid的腦頻道上。

Kiven當時並沒有表示什麼,還用合乎長輩的言行給Reid留下了不錯的印象。當然,Reid離開後,就是Issac被算總賬的時候了。

“這麼大的事也不和家裏人說,Ike,你到底在想什麼?”Kiven和照顧Wood的護工交代好,離開醫院回到臨時住的賓館裏,才把一直隱忍的怒火爆發出來。

“我不是沒事嗎?而且事情已經圓滿解決了,沒必要讓你們再擔驚受怕一次。”Issac看向Kiven,讓自己看起來要多無辜有多無辜。

“我是你父親。”Kiven將心比心,如果自己出了這麼大事,爲了不讓家人擔心,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會盡力隱瞞下來。可是,同樣的情況,如果他的兒子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遭遇了危險,而他對此一無所知,他卻只感到了不被信任的難過,以及難以抑制的後怕。

“我是你的兒子,Dad。”Issac主動抱住Kiven,“你們平時工作已經夠忙的了,而且工作壓力那麼大,我真不想你們再爲我擔心。而且,這次的綁架也不全是壞事,至少,我覺得自己身上的枷鎖被打開了,有種重獲新生的自由感。”

Kiven沉默片刻,“現在我知道了,所以,你沒有必要再隱瞞了。我要知道全部過程。”

Issac的講述從那次公路旅行開始,以巴爾的摩的遭遇結束。“不管怎麼說,我現在很好,而且還知道自己有超能力了~”Issac開了個玩笑。

“那你要去拯救地球嗎?”Kiven揉了揉兒子的腦袋。

“那是超人該乾的,我不和他搶業務。”Issac一本正經。

“這一次算你過關,我會幫你保守祕密。”Kiven看着Issac喜出望外的樣子,毫不客氣的給他潑了一盆冷水,“明天一起去銀行,把你的信用卡掛在我的名下。”

“我是經濟獨立的成年人了!”Issac抗議。在中學時期就靠在雜誌上發表短篇小說賺錢的Issac的一大驕傲就是未成年時期就達到經濟獨立,他怎麼能夠忍受自己已經告別校園時期即將踏入社會的時候再次退回雛鳥狀態。“而且,試圖把經濟制裁當做懲罰手段的都是不通情理的傢伙,Dad你最開明瞭不會做這種事對嗎?”

“真可惜,我是最固執的不肯出一絲偏差的法官。”Kiven不爲所動,“我不會對你進行經濟制裁,但是,每筆超過兩千歐元的賬單我必須知道它的用途。”

“爲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