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寶兒越聽越覺得不可思議,雙眼睜大,一臉的難以置信。

“不會吧!”寶兒驚詫的開口問道。

“怎麼不會,你不覺得,很合適嗎?”雲瀾將寶兒一把抱了起來,走向大牀,在牀邊坐下,依舊還是將寶兒抱在懷裏。

低頭用自己的鼻子在她的鼻子蹭了蹭,聽到了她猶如銀鈴般燦爛的笑聲。

“還真挺合適~嗯~癢~你別蹭我。”寶兒不懂情趣,一直躲避。

沒有躲多久,被雲瀾給控制住了。

“我會讓你更加的癢的,你信麼?”雲瀾的眼底覆滿了柔情看着寶兒,開口問道。

“哪兒?”寶兒有些不解,爲什麼他要讓自己更加癢?

“這兒……”對方擡手,指着寶兒胸口所在的方向,開口說道。

“你要怎麼做?”寶兒一臉防備。

這純真可愛的小模樣,看的雲瀾心猿意馬,難以自控。

擡手之間,已經用結界將這個房間團團的罩住了,隨後,直接將寶兒壓到了大牀,開始輕輕的啃起了寶兒的嘴脣。

那種酥酥麻麻又親密的感覺,讓寶兒有種呼吸緊促的感覺。

剛想開口讓雲瀾不要這樣,可沒想到他趁着這個機會,直接將舌頭鑽了進來。

“唔~”這下,徹底的說不出話來了。

雲瀾滿眼動容的看着寶兒,氣息開始有些急促。

“之前我聽到漣漪說我醜,我真的難看嗎?”寶兒忽然想到了什麼,伸出手抵住了雲瀾的胸口,開口問了一句。

以前她小姑娘家家,沒心沒肺的,別人怎麼說自己丑都沒事。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是情竇初開的待嫁少女,被人說醜,她有些壓抑了。

“誰說的,這世,再無第二個像你這麼好看的女人。”她不過是戴了斂容寶石而已,如果拿掉了,任憑這世的任何一個人,都無法跟她的美貌所擬。

“我爹也這麼說……”寶兒頭一次對自己的外貌產生了懷疑,還是因爲昔日的雲懶的妻子說過的話。

“等我們成婚那日,是你拿下斂容寶石之時。”雲瀾也想起了什麼。

“爲何?我爹這東西不要拿掉的好。”寶兒非常聽林寒的話。

“沒能力的男人才保護不好自己貌美絕色的妻子,我是那樣的人嗎?”說完,雲瀾動手覆在寶兒的胸口處,大掌一抓,一顆閃着暗色光芒的寶石出現在了他的手心。 他們神域大陸的新娘,是不會戴紅蓋頭的,是佩戴一頂華麗的珠簾皇冠,可以讓新娘嬌美的容貌若隱若現,增添一份神祕感之餘,更是增添了一分朦朧的美態。

成婚當日,大陸之所有的有名的世家全部都來了。

在成婚前的這段日子,雲瀾和寶兒幾乎天天都在一起,除了沒有一起做羞羞的事情,該做的事情,全部都做了。只差——臨門一腳。

因爲雲瀾想要最珍貴的事情留到新婚之夜,他還花了一點時間去適應寶兒真正的樣子。

有了喜歡的人,加還是待嫁的美好女孩,林寶兒的真容已經到了連林家人自己看來都嚴重有些不習慣的程度,連嫂嫂們都說,三個哥哥明顯對變美之後的林寶兒越發的心了。

畢竟這麼貌美如花的妹妹,自然要好好的疼着的。

當然這些都只是開玩笑,林家人和不滅凰族的人對寶兒的外貌都是有免疫力的,不可能被她的外貌所蠱惑。包括雲瀾,也是身負不滅凰體,但是依舊還是在成婚這日被寶兒給驚豔到了。

寶兒在楠兒的攙扶下,穿着一身大紅色的喜袍。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配絕美的容貌。在出現的一剎那,讓全場的賓客陷入了沉默之。

因爲誰都沒有想到,這林寒的小女兒,竟然是一個這樣的絕色美人!

難怪,難怪身爲全神域第二個的天道修爲的雲瀾會千方百計的娶她。這樣的女人,的確應該用最好的東西來迎娶。

大陸之知名的大家都來了,唯獨只有一戶沒有來,那是雲家。

不過魔家也來人了,魔家派來的正是魔敖,當魔敖看到去除了斂容寶石的林寶兒,這才猛的想起了曾經自己寶兒起過的非分之想和荒唐的心思。

雲瀾會願意在大婚之日讓寶兒以真正的面目示人,純粹是爲了打臉漣漪。

那日漣漪說寶兒的美貌不如她時他想要反駁了,但是口頭說說的反駁,打臉來的不夠痛快。所以乾脆等,今日是最好的時機。

雖然她沒來,但是今日的事情,她必定還是會去打聽的。

楠兒依依不捨的將女兒的手放到了雲瀾的手。

雲瀾緊緊的握住了寶兒細若無骨的小手,然後牽着寶兒的手,來到了大廳之。

林寒坐於高位,身爲岳父,自然受得起雲瀾的這一拜。

“一拜天道。”伴隨着旁邊開始喊口號的下人的一聲話語,寶兒雲瀾轉身,朝着天際的方向,跪拜了一下。

“二拜家父。”然後,又是一聲喊話,兩人轉身,朝着林寒跪拜了一下。

神域大陸的規矩,成婚有三拜,一拜天道,二拜家父,三拜雙方。如若家父不在了,那讓嫡母位坐在面供新人跪拜。

“夫妻對拜。”一聲夫妻對拜說完,林寶兒的臉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其實這些日子她跟雲瀾之間,該說的,該做的都做過了。差那最後一下了。她也知道,那傳說的最後一下,在今晚會來。她緊張的手心都有些出汗了。

“送入洞房!”神域大陸的婚宴習俗,儀式完成之後直接送入洞房,新郎可以自行選擇要不要去陪那些賓客喝酒。如果不陪,可以直接回房間去陪新娘。

雲瀾基本是在對方一落下,拉了寶兒離開了前廳。

寶兒一手被雲瀾拉着,一手提着裙襬,兩人一前一後消失在了原地。

也沒有回到這個所謂的洞房,再次出現時,雲瀾和寶兒出現在了凡間的一棟海邊別墅的大牀。

這是用來規避那些鬧洞房的人的最好辦法,雲瀾可不願意被任何人打擾到他最美好的新婚之夜。

“雲……”寶兒一身紅衣和身下的那潔白無瑕的牀單榮威了一體,寶兒顫抖的開口,剛剛想要喊雲瀾的名字。卻發現雲瀾已經開始幫她拆掉頭的沉重的頭飾了。

然後,好似在收自己的禮物一般,一層一層的將她的衣服給脫下來。

“你明明可以直接用靈力變沒有的,你這麼麻煩做什麼!”寶兒有些惱了,這混蛋是想要幹嘛?

這麼折磨自己。

“丫頭。你急什麼,我們之間,有的是時間,到時候可別跟我喊累。喊累,我不接受。”雲瀾勾起一抹邪笑,挑起寶兒的下巴,低頭無限柔情的吻了她的紅脣,“看來讓你來凡間來錯了,總是喜歡說粗話,日後,再從你的嘴裏聽到一句髒話,我用我的嘴來堵住你的嘴。”雲瀾開口威脅。

嚇得寶兒立馬擡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猛的搖搖頭,意思是自己不敢了。

“晚了,其實我也蠻喜歡你這種突如其來的髒話的。”雲瀾笑着拉開了她的手,開玩笑,這兩片紅脣今日是他的所有物了。

“爲什麼?”寶兒不懂。

“因爲可以想怎麼親,怎麼親~親親老婆~我來了。”說完,化爲餓狼,直接撲向了寶兒。

房間裏傳來陣陣的尖叫聲和歡笑聲,不過一會兒變成了粗重的喘息聲和悶哼聲~

夜纔剛剛開始~

經次一役林寶兒才發現,所謂的斯啊!溫柔啊!全部都是假象!雲瀾這廝徹徹底底的是餓狼!額不對!是猛虎!足足將她禁錮在了在房間裏一個多月,簡直到了食之味髓程度。如果不是兩人都是修仙體質,怕是真的要撐不下去。加他們的兩個的修爲都很高,高到根本不需要吃飯休息之類的。

而且他們神做這種事情那叫靈脩還能增長修爲的。

一個月之後,雲瀾發現自己和寶兒的修爲都得到了質的飛躍。

這更是給雲瀾找了一個藉口,一個日日可以纏着寶兒做羞羞事情的藉口。

寶兒是痛並幸福着,嫁給一個這麼如狼似虎的男人,她表示,自己一腳踩進了賊坑裏,苦逼到家了。 李峯有一句麻麻批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雲瀾居然會坑自己!

不過他也沒有什麼可坑的,起別人,他兩袖清風,獨此一人,在哪兒待着不是待呢。

他甚至沒有想過再回到神域大陸,直到天道的兩年之期快要結束的時候,有人闖了來,將他的位置給頂替掉了,他才被迫加一臉懵逼的回到了神域大陸。

這一回去,那是已經過去了千萬年的光陰,他去了一趟李家,發現李家已經被妹妹和妹夫生的孩子做了家主。應該是沒有自己的什麼事情了,又去別的地方都逛了逛,發現大家都過的很好很好。壓根沒有自己什麼事情。

這讓李峯覺得自己很挫敗了,感覺誰都不需要自己啊!還不如在天道待着,死了活了還有一本書可以鑽研鑽研,看一下。

話說他那本書也纔看了一半,還沒有研究透徹……

他本來要去找雲瀾的,結果用自己的天道修爲的感應力籠罩了整個神域大陸,都沒有找到雲瀾的蹤跡。這隻能說明,那小子躲起來了,極有可能還是躲到了自己找不到的地方。

其實這小子沒有必要的,他又不報復他。得虧了他,不然他還做不成天道,一直都是一個半死不活的家主了。

找不到雲瀾,只能去找魔敖,結果發現魔敖跟自己的妻子正在濃情蜜意。這讓孤家寡人的李峯更加抑鬱了,特麼的!感覺走哪兒都是成雙成對,自己形單影隻啊!

“歡迎回來,李峯。”在李峯漫無目的的在大陸瞎逛的時候,忽然一道聲音從他的耳邊傳來,李峯大吃一驚,轉過身,滿眼激動的看向聲源。

“林寒!”李峯沒有想到,自己離開天道之後,第一個來找自己的人竟然會是林寒。一時間感動的不知所言,只差沒有衝去一把將林寒給抱住了。

“這些年你受苦了。”林寒看着李峯,開口安慰了一句。

“苦什麼?我在那頭無事可做,沒事看看書,擺弄擺弄神域大陸的版塊問題。”李峯把那個桌子的神域大陸版塊圖當成了拼圖在玩,這千萬年的時間下來,神域大陸的版塊總是會發生怪怪的變化。其實這一切林寒都看在眼裏,也知道都是李峯做的。

“……”林寒可以想象到李峯無聊到去弄版塊時的場景,差點沒有直接笑出來。

“我沒地方可去了,我發現我外甥這李家家主做的挺好的。我也好不容易在那頭呆了兩年纔回來,我打算去好好的雲遊四海一番。”孤家寡人,那也有孤家寡人的好處,李峯以前總是將李家,將李家利益掛在嘴。在那天道呆了兩年之後,他看透了許多的事情。

尤其現在妹妹的孩子這麼有出息,幫他擔負起了李家的重任,他決計當一個閒雲野鶴,當初逛一下。畢竟依照他現在的能力,想要去哪兒不是問題呢?

“是嗎?有一個地方我推薦你去玩玩,不過在那裏你需要收斂自己的靈力。”林寒聽到李峯的話,覺得這是破了天荒,這雲瀾去了一趟天道,想通了許多的事情。

這李峯也是如此,去了一趟天道,想通了許多的事情。

“什麼地方?有趣嗎?”李峯只關心有趣無趣。

“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你一定會喜歡的。”林寒露出了一個神祕的微笑,對李峯說道。

“你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李峯一臉的迷惘,不過很快,他反應了過來,“你說的可是你出生的地方,那個鐵盒子可以在天飛在地跑的地方?”李峯也是聽說過林寒的故鄉的。

“對。不過你自己是天道,應該知道,不能干涉那裏的事情吧。”去之前,林寒還需要警告一下李峯。

“知道知道!嘿嘿,我還能有什麼不知道的。”李峯燦爛的的笑了笑,沒有注意到林寒眼底一閃而過的狡黠。這麼撕破空間,跳入空間裂縫,消失不見了。

“李峯,我送你的,可是一份大禮~”嘴角勾起愉悅的笑容,林寒更加覺得,那兩個玩物喪志到不知道家爲何物的人,也該回來了。

所以他使用靈力,對那其一人傳了一句話過去。

那話穿出不過片刻的功夫,兩道身影齊刷刷的出現在了他面前。

“李峯迴來了?人呢?”是雲瀾和寶兒,這兩個人跑遍了每一顆的星球,用了千萬年的時間,過的日子那叫一個瀟灑。

只是瀟灑夠了,是否應該回來做一些事情了呢?

“我知道這兩年你害怕我把寶兒送去當天道,現在已經有人代替寶兒去了,你們可以安心的回來住一段時間了。一段時間之後,咱們靜候佳音。”林寒神祕的衝着他們眨了眨眼睛。

雲瀾和寶兒一個激靈,感覺全身都有些毛骨悚然。

“你打發李峯去哪兒了?”雲瀾知道,這李峯迴來了,自己在神域大陸感覺不到他的氣息,應該是他不在這裏了。

“地球啊……”林寒理所當然的回答,“寶兒,你該去陪陪你藍衣姐姐了,她來尋你的。你將她一人獨自丟下這麼長的時間。她總跟我埋怨你重色輕友,你可以帶她去李家走走,找你的丹鳳小弟弟玩玩。”林寒唯恐天下不亂的跟寶兒說了一番。

“……額,我這去。” 長生四千年 寶兒這才發現自己冷落了藍衣太久了。

“藍衣的修爲怎麼樣了?”雲瀾自然不可能管藍衣叫姐姐的,所以直接稱呼了對方的名字。

“我給她融合不滅凰族的身體,她現在也是我們一族的一員了。”林寒解釋了一句。

“那女人有百合傾向,你把我老婆你女兒介紹過去讓她帶着她出去是什麼意思?”雲瀾是一個記仇的人,還記得千萬前前,藍衣說過疑似喜歡寶兒的事情了。

“你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那丫頭如果是個百合,你還是個基佬。”林寒毫不客氣的回答。

惹得雲瀾差點噴他一臉口水。 “你特麼都當老祖宗的人了,這種成芝麻爛穀子的事情能不拿出來說嗎?”恥辱!赤果果的恥辱,重點是林寒的林家已經壯大到了曾曾曾曾孫輩了,簡而言之,林寒已經成了老祖宗,然後這個當了老祖宗的男人,說話還是這麼直白的讓人想要吐血。

“沒辦法,畢竟我這麼優秀,當年懵懂無知的你喜歡我這麼一個男人,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林寒一副沒有辦法,我太受歡迎的樣子看的雲瀾忍無可忍,擡腳直接將林寒給踹飛了。

這一腳,絕對是用足了力道。

林寒顯然也沒想到千萬年不見,這雲瀾居然變得這麼簡單粗暴了。

到底是誰改變了他的性子?

好不容易從萬里之外的地方趕回來時,發現雲瀾的身邊站了一個小蘿蔔頭,正在睜着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看。

那一張小臉蛋,像極了寶兒年幼的時候。

“這是……”林寒的聲音有一絲顫音,這孩子是……

“我兒子。”雲瀾滿頭黑線的回答,“你說你這個做外公的在我兒子面前胡言亂語,我踢不踢你嗎?”他說呢,雲瀾的脾氣怎麼會變成這樣,原來是寶兒給他生了一個兒子。

林寒簡直想說,女兒,幹得漂亮!

這世不是有一句話嗎?

如果你恨一個男人,那你給那個男人生一個兒子……

“這是我的小女兒。”林寒正一臉欣慰的想要將那個小傢伙抱過來看看時,更加驚悚的一幕發生了。雲瀾的懷裏又出現了一個大約才兩歲左右的女娃娃。

這女娃娃像極了雲瀾,睜着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盯着林寒。

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小夫妻……

出門千年,給自己帶了一個外孫一個外孫女回來了。

雲瀾的脾氣差他能理解了,怕是這兒子頑劣不堪,將他給惹毛了,所以脾氣日漸差了起來。

至於這小孫女,一定是很可愛乖巧的。

林寒素來喜歡女孩多一些,主要是覺得男孩太調皮了。所以他的手硬生生的轉移了一個方向,放到了小孫女的面前。

“會說話了? 重生之大亨崛起 小傢伙?”林寒笑的“慈眉善目”,一副那種我總算做了外公的自豪感。

其實他這個外公已經做到不要不要的,但是做小孫女的外公還是少的可憐。因爲他們家,男丁興旺,女丁單薄,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事情。

雲瀾的嘴角閃過一絲壞笑,毫不猶豫的將這孩子塞給了林寒。然後將兒子給抱了起來。

“好看的帥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啊?”萬萬沒有想到,小傢伙一句問題,直接將林寒給炸的裏嫩外焦,感覺這熊孩子無敵了。

“對了,以後小云雲在你家住一段時間,我帶小玉玉去別的地方逛逛了。”雲瀾家的兩個兩字,大兒子叫雲玉,小女兒叫云云,

大兒子乖巧懂事聽話,跟自己小時候一模一樣。

小女兒從小無法無天,她孃的小時候更加厲害。

這也是爲什麼雲瀾待見自己的兒子多過待見自己女兒的原因。

他恨不得將這女兒塞到肚子裏回爐重造一下,因爲這小丫頭太壞太壞了。

看着雲瀾倉皇逃走的方向,林寒很快意識到了一件事情,這特麼是一件陰謀!一件,赤果果的陰謀!

懷裏抱着這個小云雲,還沒開口向這丫頭糾正,自己是外公,不是帥哥哥的時候。

小丫頭衝着自己露出了一個陰惻惻的笑容,“我知道你是誰~爸爸說,讓我回來好好的折磨折磨你,外公,你要慘嘍~”說完,發出了咯咯的燦笑聲。

從來都只有他林寒整別人,何時別人惡整過!

如今居然栽在了這個女娃娃的身,簡直是恥大辱啊!

林寒感覺毛骨悚然之餘,在想着是否要把這玩意給丟到神域大陸任由別人撿了去。

算了算了,到底是自己的親外孫女,以前寶兒小時候跟這丫頭不遑多讓,忍忍吧。

林寒這樣想着,只能抱着丫頭往林星跑了。

–分界線–

這是林寒曾經生活過的世界?

李峯聽了林寒的話從神域大陸經過時間空間的跳躍,來到了林寒曾經住過的世界。

才發現這是一個非常妙的事情,妙到不需要任何靈力。鐵盒子可以在路疾馳,還能天。燈光是五顏六色的。一座城市的繁榮,哪怕到了深夜,都依舊絢爛。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前所未見的世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