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此,衆人都沒有多說什麼,更不會埋怨帶着大家以偷襲一次性消滅黑骨猿幾百人的暗血,甚至有人提議再偷襲幾次,不過被暗血理智地拒絕了,從那天晚上的表現來看,對方顯然不可能犯第二次錯誤。

不過,今天一天連續三次與報復性的黑骨猿大戰後,嘎嘎猿們對戰鬥的厭倦情緒也開始出現,都開始催促請求暗血儘快組織大家逃離。

不過暗血本來也是這麼想的,誰都不想再繼續待在這個地方了。

但讓衆人意外的是,連發三次報復性衝擊,卻沒有成功的黑骨猿,似乎突然間變了個人一般,完全地平靜了下來。

接下來一天,嘎嘎猿們都在緊張地守衛,但這些黑骨猿卻都窩在了他們的大營地,封鎖整個山谷的同時,卻沒有了任何的進攻意圖。

這讓暗血很不舒服。

“這些傢伙想幹什麼?見強攻不行,就打算圍困?”

但是,圍困確實也是對付峽谷嘎嘎猿們的一種方法。

即便不考慮還只能支撐六七天的食物存量,就算加上蛹化體飛出峽谷帶回的少量食物,這種沉默的壓迫感也會讓衆人無法忍受。

因爲大家都不知道,今天黑骨猿會不會一高興了就來場偷襲,導致暗血只能安排輪休。

所以,在幾位大隊長的不斷催促,加上自己也不想再這樣下去的情況之下。

乘着今夜天色較暗,暗血在囑咐衆人守好防線之後,就帶着一個小隊嘎嘎猿出來確認逃生路線。

而衆人從來就不會擔心暗血丟下大家跑掉,因爲她如果想走,黑骨猿們根本攔不住。

至於這個小隊中,爲什麼不用蛹化體,主要還是爲了隱蔽,因爲蛹化體的翅膀太顯眼了。

在這種隱蔽行動之中,對於很瞭解己方蛹化體飛行能力的黑骨猿們而言,每時每刻都至少有幾十雙眼睛關注着天空,一旦有蛹化體經過,這些眼睛的主人就會暴動,即便在樹林中,蛹化體的翅膀一不注意也會被看見。

最初暗血還很天真地想過,用蛹化體馱着嘎嘎猿飛出去。

但蛹化體顯然在力量上不能與暗血相比,他們一旦馱着嘎嘎猿,所能飛行的高度,根本躲不過來自下方圖騰隊長們的攻擊。

所以,在幾位曾經試驗過,而遭遇了慘敗的隊長們提醒之下,暗血及時地打消了這個‘逃出生天’的念頭。

至於讓她一個一個帶出去,到時候大家恐怕都餓死了。

而天空不行,地底如果有遁甲獸的話,其實是最好的選擇,但問題是,現在地表已經連一隻遁甲獸都找不到了。

所以,最終還是隻能從地表逃命。

峽谷的地形說來奇特,也不知道當初選擇這裏建立巢穴的先輩們是怎麼想的,整個峽谷崖縫羣,感覺就是塊標準的易守難攻,卻絕難逃命的絕地。

東西南北,只有西面這麼一個山谷小道,其它各面都是懸崖峭壁。

蛹化體或許還能飛出去,但帶着嘎嘎猿的話……杯具。

總體感覺就是個杯具。

這一刻,暗血對一衆先輩們的怨念,已經可以讓他們重新活過來在死一次了。

而現在的黑骨猿們,正守着唯一的通道山谷,要想逃出去,只能在對方眼皮子底下探路,還記不能攻擊他們,也不能被他們發現,危險可想而知。

“喵的,等咱以後帶隊回來,一定讓你們這些守着山谷通道的雜兵,親身體驗下這種滋味,西奈!”狠話什麼的,說起來反正木有危險,暗血正好用這個來緩解自己躁動的情緒。

事實上,還有一個可能的逃生通道。

那就是,峽谷谷底。

如果有二三十天的時間,即便很不想前往谷底,暗血也肯定會派人到谷底尋找可能的通道。

當然,這些人必須有膽識(才走的動)、有精神(纔可以探路)、有原則(纔會在走出去以後又回來)。

不過,現在已經沒這個時間了,所以暗血她們只能貓着腰在樹林中小心地穿梭,以儘可能確認隱蔽的道路。

“如果當時來的時候,就命令一些人去谷底找路那就好了。”

但這也只是說說罷了,(後悔什麼的才木有了!)

這時,前面探路的嘎嘎猿那輕微腳步聲,突然停了下來,暗血立刻低下身子,通過精神力讓周圍的人全部靜止。

她的精神力掃描在確定圖騰隊長,可以通過圖騰棍使用感應精神力後,就很少在隱蔽行動時使用,一面反而通知對方自己的行蹤。

所以,現在暗血的精神力使用,在這種需要隱蔽的時候,都偏向於內部通訊之類的作用。

前方由遠及近傳來黑骨猿的聲音,探路小隊的嘎嘎猿們都緊繃着肌肉,而暗血則不斷地在精神力中安撫着衆人,以免在這種情況之下,因爲情緒失控而暴露己方。

現在衆人是在探路,殺前面的黑骨猿容易,就算隱蔽的殺掉都很容易,但這還是會暴露己方的意圖。

因爲,這裏已經是山谷邊緣,只要從前方几十米寬,上百米長的山谷通道衝出,嘎嘎猿們就可以遠走高飛了。

但如果在這時候被發現,只要敵人警覺起來,今天以後在通道口多佈下幾十人,嘎嘎猿一方要再想衝出去,恐怕就會遭遇和黑骨猿之前衝擊己方防線一樣的杯具情況了。

聲音由遠及近,暗血已經能清晰地感受到黑骨猿身體上,那與嘎嘎猿不同的磁場反應,甚至還能聽到他們的呼吸聲。

(幸好黑骨猿不是電能生物,否則就慘了。)

兩名黑骨猿看起來是類似遊動哨的存在,不一會兒,就從暗血和嘎嘎猿們的身旁經過。

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就在剛剛,他們還與敵人擦肩而過。

輕輕地舒了口氣,在暗血小心地用磁感感知了一下,確認敵人已經走遠之後,她才吩咐大家繼續前行。

山谷通道,是嘎嘎猿們出谷的必經之路,但因爲有了個幾乎堵住整個山谷的大營地,所以黑骨猿在這裏的人手並不多。

特別是經過幾天前的幾場大戰,導致黑骨猿方兵力大減。

由此一來,收縮兵力的黑骨猿,在這裏的巡邏隊人員就更少了,剛剛經過的兩名雜兵,也許就是守住這寬不過二十幾米的山谷通道,其中三分之一的人手了也說不定。

輕手輕腳、輕手輕腳……

走在隊伍最前面的風仁,小心地扒開面前的雜草,儘量控制着不發出一絲聲音。

看着前方的山谷通道,他的內心微微有些激動。

在峽谷戰鬥了這麼久,幾乎每天都看着身旁的同伴一個個死去,他覺得自己恐怕已經無法再忍受了。

此時,看着這條山谷通道,它幾乎已經成了如今峽谷嘎嘎猿們心中的生命通道,它現在離自己是這麼的近。

(好想現在就衝出去啊。)

但是他不能,這支隊伍是探路的。

是爲所有峽谷還活着的同伴們探路的隊伍,註定即便現在走了出去也要回來,而爲了峽谷裏的朋友和孩子,他在心中不斷地告誡自己,不能獨自逃走。

咬了咬牙,他擡頭看了看周圍的情況,心中默想着“這裏沒有敵人。”

然後,他小心地跨出樹林,更外面就是岩石堆了,那裏只有大塊的岩石可以隱蔽,所以需要更加小心。

幾十天前,己方和黑骨猿們就在這裏爆發了第一場大戰。

混亂的岩石羣,成了弱勢防守方的絕好場景。

如果沒有那些圖騰隊長,憑着地形和蛹化體們的遠程攻擊,嘎嘎猿們完全可以守住這裏。

但已經沒有了如果,看着岩石中某些還殘留着的暗藍色或者暗紅色血斑,風仁微微吸了口氣,然後繼續前行。

曾經,這裏堆滿了敵人和己方的屍體,但現在,這裏要成爲所有峽谷嘎嘎猿們的生命通道。

“隱蔽!”

腦海中突然傳出一個聲音,風仁心中一驚,立刻靜止下來。

但很快,他就想起這裏不是樹林,如果不找大塊岩石躲避,這樣的靜止只會讓自己成爲巡邏隊最清晰的目標。

於是,他一個轉身向前方的一塊大岩石後方撲去。

很輕微的聲音,並沒有引起兩個黑骨猿的注意,就連暗血也自認爲是幻覺而已。

等了好一會兒,暗血纔看到兩名黑骨猿走了過去,她不滿地啐了一口。

“看來這裏警戒的人員不少,該死,從一開始接近這裏到現在,都已經遇到四波了,而且全是不同的黑骨猿,這些傢伙到底在這裏警戒個什麼?我記得之前進來時,這裏才兩個巡邏兵啊?”

來不及多想,在確認暫時沒有黑骨猿接近之後,暗血才命令部隊繼續前行。

但是這時,她突然發現精神力連接中少了一個人。

“該死,誰把精神連接斷開了!各自報名!”

“長門”、“涼宮”、“朝倉”、“鶴屋”、“三無”、“團長”、“兵嬌”、“強氣”

“還有呢?”

“報告,沒有了。”

“……”

暗血突然冒出一絲冷汗,這次出來總共只有九人,加自己十人。

風仁出了什麼事,爲什麼自己連一點感應都沒有?

“全部警戒,退入樹林等候,我去前面看看,風仁是排在最前面的吧!”

“是的。”

定了定神,暗血知道,很多時候恐怖的事,其實都是人自己嚇自己而已,所以,暗血不斷地告誡自己,不要擔心,不要亂想。

當所有探路成員都安靜下來之後,暗血纔再一次查看身周,確認沒有任何黑骨猿接近,也不會有那種在精神力中隱性的圖騰隊長們伏擊之後,她這才小心地緊了緊翅膀,一步步向前走去。

(血腥味!)

用小鼻子對着空氣嗅了嗅,周圍傳來一絲微弱的血腥味,暗血心中暗叫不妙,風仁恐怕已經凶多吉少,而且死的時候甚至沒有發出一絲聲音,這敵人到底是什麼?

遲疑了一下,暗血看到前方的一塊大岩石,最近一次掃描時,風仁似乎就在這塊大岩石附近,剛剛吩咐隱蔽時,他應該就是像岩石後方躲避。

小心地踩着地面,暗血一步一步控制着力度不發出一絲聲音,這對精煉身體的她而言並不困難。

終於,她走到了岩石後方,血腥味傳出的地方。

“這是……”

這個時候,暗血突然覺得鼻子有些發酸。

沒有想象中的強敵,沒有想象中的伏擊者,有的,只是一個簡陋到粗鄙的陷阱,和陷阱中已經斷氣的風仁。

從現場來看,對方應該是爲了躲起來,而一時情急不查,掉入這種只要注意就不會出問題的粗鄙陷阱。

而按這個陷阱的深度來看,如果是一個普通人,在掉落的途中,肯定會抑制不住恐懼地大聲求救。

如果當時風仁這樣做,肯定會導致衆人被莫名增加人手的山谷通道中,那些巡邏的黑骨猿們發現,進而暴露衆人探路的意圖。

但是,此時已經被陷阱下方那些木刺扎穿的風仁,雖然在已經凝固的面容中帶着痛苦的神情,但自始至終,暗血等人都沒有聽到對方發出一絲聲音。

不,也不是沒有。

暴君,我來自2059! 這時候,暗血想到了之前那一聲如同幻覺般的‘噗’,那是落地時木刺刺入肉體的聲音吧。

“所有人注意,山谷通道有陷阱,風仁遇害了。”

忍住內心的難過,就算大戰中大量嘎嘎猿死亡也面無表情的暗血,突然感到心情稱重。

而這時,她忽然間意識到,這種血腥味必須儘快去除。

否者,如果發現陷阱攻擊到的風仁,衆人需要保密的探路依舊會被曝光。

仔細確認陷阱的情況,暗血發現,這是一個建造了有一段時間的陷阱。

其中有一點峽谷那道防線上的陷坑外形,但從手法上可以看出,並不是嘎嘎猿做的。

不是嘎嘎猿,那就是黑骨猿了。

(居然學會了我們的陷阱,雖然還很粗陋,卻已經帶着一絲陷阱的效果,這些黑骨猿!)

看了看陷阱中的風仁,暗血眨了眨眼睛,小心攀附着將對方的屍體從木刺中拖出,然後放到陷阱一角,最後,她輕聲地開始向裏面堆土。

攝政王的將門寵妃 這種時候,如果帶着風仁的屍體回去,只會在沿途留下血腥痕跡讓敵人追蹤,所以,風仁最好的歸屬,還是用這個陷坑作爲墳墓。

以這個陷阱的新舊程度來看,黑骨猿恐怕並沒有保養陷阱的想法,建在這兒就沒有再動過,這就讓暗血的行動短期內不至於被發現,時間不需要很多,兩三天就可以了。

“放心吧,我一定會帶着大家出去的。”

最後小心地合上風仁的雙眼,暗血用泥土蓋住對方腦袋,如此一來,陷阱中看起來就只是邊緣落下的泥土蓋住了其中一角。

現在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否者時間一長,她堆泥土的聲音,也會暴露出己方的情況。

匆匆將泥土稍稍實了實,暗血迅速退回樹林。

不一會兒,又有兩個黑骨猿雜兵經過。

空氣中似乎還有一絲微弱的血腥氣息,其中一名黑骨猿警惕地停了下來,聳動着鼻子,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這讓暗血等人,頓時緊張起來。

旁邊的黑骨猿雜兵問了幾句,那名警惕的雜兵又回了幾句,然後,警惕的雜兵,似乎有過去看看的想法。

見此情況,暗血覺得自己都快要崩潰了,如果風仁的犧牲毫無意義,那自己該怎麼辦?暴露的話,這裏的黑骨猿們一個不留,反正那樣一來逃亡意圖肯定會被得知,索性破罐子破摔。

這時,另一名雜兵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指了指周圍,對着那名警惕的雜兵說了句什麼。

而這名警惕的雜兵頓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似乎還非常不滿地踹了踹身旁帶着血斑的岩石,最終還是沒有走過去查看,而是和同伴轉身繼續前行,不一會兒就離開了這裏。

“呼。”衆人都小心地舒了口氣。

“走吧,通道的防衛確認了,現在就只剩下山谷通道周圍的情況了。”

說完,暗血帶頭走在了前面,小心翼翼地吩咐起後面的嘎嘎猿們,要處理好行走的痕跡,然後繼續對周圍進行探測,漸漸離開了這裏。

……

在暗血等人離開後不久,山谷通道迎來了新的客人,是三名圖騰隊長和二十幾名近衛兵。

巡邏的黑骨猿強悍的視力立刻發現了不加任何掩飾的來着,他們頓時一陣騷動,然後前往迎接三名圖騰隊長。

但還沒等他們趕到,其中兩名圖騰隊長就帶着所有的近衛兵,完全無視趕來的黑骨猿雜兵,迅速通過了通道走出山谷。

餘下一名圖騰隊長,則大刺刺地站在通道一塊大岩石上,看着離開的兩名同事,臉上顯露出複雜的表情。

然後,他轉頭看向趕到的黑骨猿,冷哼一聲,走了過去。

而就在他之前所在岩石下方不遠處,就是埋葬了風仁的陷阱,果然如暗血所預料的,這些已經建好的陷阱,完全沒有受到黑骨猿們關注。

或許,他們以爲陷阱就是建在哪兒,等着敵人進去的吧。 幾個負責人徹底石化。

腦子裡瞬間有一萬隻蒼蠅在響。

秦漢秋擬好了合同。

就同秦管家開口帶陸知行等人上去查看工作環境,詢問一下陸知行需要改善的地方。

「秦部長,剩下的面試你處理,我先帶他們上去看看。」秦漢秋爭取了陸知行的同意,才同秦部長說了一聲,帶著陸知行這幾個人出去。

秦部長點頭,「您放心。」

他雖然也想跟陸知行他們一起上去,但後續還有面試者要處理。

陸知行跟在秦漢秋後面,走了幾步,他又想起了什麼,往回退了一下,把一份單薄的紙交給了秦部長:「我這裡還有份簡歷,她人沒來,合同可以代簽,你們先看看,要是沒問題,等我下來就簽。」

陸知行說完,就跟上了秦漢秋。

他們走完,辦公室內又安靜了好半晌,才有人第一個開口,「秦部長……雲光財團的人為什麼集體跳槽到我們秦氏啊?」

瘋了嗎,這群大佬來他們這個連世界排名都沒有的秦氏……

秦部長搖頭,他也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