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女孩一點沒有吃驚的表示。

看來果然是Jackson猜測到的那種情況。

「呵呵,先生。真是那樣的話,倒也沒有什麼。不過,現在我的朋友,和我還談得很好啊。」

她居然是慵懶地對Jackson拋了一個媚眼。

像是在炫耀自己招蜂引蝶的魅力,也像是在感謝Jackson對她的中意。

而Jackson卻把她這樣的反應,當做是一種鼓勵。

一雙大手就是毫不客氣地沖著人家的胸部和腰肢襲了過去。

但這一次,Jackson屢試不爽的經典揩油動作,卻是吃癟了。

小女孩緊張地把Jackson的手打開。

「先生,請你不要這樣。萬一讓我的朋友看到,可就不好了。」

「還有,我們現在可是在馬路邊上站著呢,來來往往的人都是注意著的呢。」

不過,再看到Jackson有些尷尬的表情,小女孩卻又是變了臉。

換了一副溫柔的模樣,還嫣然一笑。

「先生,以後我們的機會還很多的啦,你也不用急於現在這一時嘛。」

「等我和朋友結束了,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那我可能會等多久呢?一天?幾天?一個星期,還是一個月啊?」

Jackson粗聲粗氣地問到。

「現在我也說不定。得看和朋友談的結果,還有看相處一陣以後的具體情況,才能夠確定的嘛。」

「我倒是建議你現在就甩了那個老傢伙,跟我走得了。我可是要比那個老傢伙年輕強壯多了去,不是嗎?」

小女孩噗嗤一笑。

「先生,你倒是說得好聽。不過,這生意也是要講究個先來後到的啊。我們這裡的規矩,就是先來的先享受服務哦。」

再看看MacDonald裡面,她就馬上變得有點緊張。

「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我得回去了。在外面呆太久,我的朋友會生氣的。」

「如果你確實對我很有意思的話,把手機號碼留給我就好。等方便的時候,我會主動聯繫你的。」

Jackson卻是又猶豫了。

只是沖小女孩揮揮手,示意對方可以離開。

一旁的Frank,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等小女孩剛剛回到原來的位置坐下,就忍不住責問起Jackson來。

「你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呢?是真要和那個老頭,為她爭風吃醋嗎?」

「但是,為什麼最後你又不把電話號碼留給她呢?」

Jackson就嘆了一口氣。

「起初我還是有點想法的。可能是受到了那個老頭的刺激吧。」

「但是看她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我又有些不太高興。」

「而且,看她的身體狀況什麼的,估計就是一個單身母親,迫於生計才做這樣的事情。」

「再想想她的複雜經歷,還有被那個老頭捷足先登的場景,於是我也就有些厭惡。」

「當然,也是嫌她太過於麻煩。」

「像是這樣的老頭,如果要包養她這樣的單身母親,一般就得是一兩個月的時間。我可沒有那麼多的耐心和時間,可以等下去的。」

女配她只想考科舉 Frank就更加吃驚了。

卻只是對那單身母親的說法。

「怎麼可能?她看上去這麼小。怎麼可能就成了單身母親呢?」

Jackson對他的驚詫嗤之以鼻。

馬上就反問到,

「怎麼就不可能?Frank,我告訴你吧,她要從事這樣的職業,唯一的可能,恰恰就是因為很不幸地成為了單身母親,才會迫不得已的啊。」

「你想想啊,好好的女孩子,又沒有家庭的負累,生活的負擔,又怎麼會走上這樣的道路?」

這樣的說法,倒是頗有幾分道理。

想想Frank也就默然無語,算是接受下來。

只是他對於Jackson這些奇言異行的動機,還是困惑不解的。

這是帶領他深入考察宿務社會現實的節奏嗎?

兩個人繼續往前走了幾步。

回到了Robinson門前的路口。

這個時候,Robinson當然已經關門了。

但這裡是一個吉普尼車站。

不少女孩子都站在那裡,排著稀鬆的隊伍,等著一輛輛吉普尼,把她們載回去位於不同地方的家。

不用說,看到這樣的鶯鶯燕燕一大堆的場面,Jackson的雙腳又是走不動的了。

而且,還是自來熟的那樣靠了過去。

打量一番之後,這傢伙就選擇了一個個子很高,顯得是鶴立雞群的女孩子,發起了進攻。

廢后不承歡 其實也算是騷擾了。

Frank可不覺得,這樣的女孩子,會對Jackson的荒唐行為有什麼好的態度。

因為看樣子,她們都是一些下夜班后趕著回家的打工一族。

意思就是個個都從事著正常的工作。

和那些站馬路或者酒吧出沒的職業工作者,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Jackson還要拿那同樣的招數,差不多的心態去勾搭,他就是只用腳指頭去想想,也都知道,是鐵定不會成功的了。

果然,那個高個子女孩,很快就拒絕了Jackson遞過去的紙條。

只是很禮貌地對Jackson表示感謝。

也不知道,對於這樣的騷擾行為,還有什麼好感謝的啊?

在Frank看來,倒是Jackson應該感謝人家,沒有找來Police控告其耍流氓的了。

而且,他現在真是對於Jackson,越來越缺乏耐心了。

雖然這傢伙要搞些什麼事情出來,其實和自己是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一再這樣被對方牽扯進去,還盡都是些莫名其妙,有頭無尾的行動,怎麼都會讓人覺得無聊嘛。

Frank已經是不想再對Jackson說那些沒有意義之類的抱怨了。

只是用一雙疲倦的眼睛看著對方。

他真心期待著Jackson能夠早點結束今晚的瘋狂行程。

儘管對於對方的瘋狂,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從昨晚開始,也是調整好了自己的生理時鐘。

要和Jackson這樣的瘋子在一起廝混,哪一天不會是凌晨才能夠得到休息呢?

但如果偶爾可以早點閃人離開,不也是好事一件嘛?

還好,估計因為連續受到了打擊,現在Jackson也是覺得自己那一套,確實已經行不通了。

不等Frank開口說出什麼。

馬上就決定了,要去宿務最大的那一家賭場。 也就是之前提到過的那家新開的WatterFront酒店參觀。

當然這樣的決定,不可能是出於什麼良心發現。

因為Jackson居然振振有詞,說是現在這個時候,正是去參觀大賭場的最佳時機。

懶得和這個瘋子爭論什麼。

蘿莉老婆萌萌噠 Frank只是在心裏面暗暗嘀咕到,要去那賭場哪裡還會需要什麼最佳不最佳的時機啊?

那樣的地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哪一天不是開門營業,只怕客人不上門光顧的呢?

而且,那營業的每一天,那二十四小時裡面的每一分每一秒,難道不都是什麼

好時機嗎?

既然是認為存在著什麼時機的說法了,那為什麼之前還要鬧著跑回來這Mengo廣場,專程去小賭場體驗一把呢?

不過,在夜深時分,去那樣的大賭場,也還是一個比較明智的選擇。

至少比老是這樣在風化區的街道上晃悠,來得更加安全的吧?

其實就算Jackson不做出這樣的決定,Frank也都打算要提醒一下的了。

走在Mengo的街道上面,他可會老是想起之前那一群J國小哥的遭遇來的。

新的WaterFront大酒店,就是建在ITPark附近的一座小山包上面。

而ItPark,顧名思義,也是一個宿務發展IT產業的集聚地。

如果把設在購物中心裏面銷售電腦及相關器材的店鋪,還有網吧和電腦遊戲中心,算作是IT產業的範疇的話。

對了,還有宿務人引以為豪的呼叫中心。

所謂的呼叫中心,其實也就是米國等發達國家,轉包給宿務,甚至是整個的F國的服務外包產業。

宿務,乃至於整個F國,可是有大把大把的人口,從事著這方面的工作。

聽說也算是米國在F國投資最大,解決就業人數最多的領域。

其中具體的業務過程,簡單地說起來,就是類似於通過電話,為購買了產品的客戶們提供售後服務,技術支援。

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客戶遇到了這方面的問題,任何時候都可以撥打廠家的服務電話。

而接聽這些電話的人,就是呼叫中心裏面的F國人啦。

男男女女都有。

這樣的工作,其實倒是蠻適合她們的。

最起碼的,英語交流是沒有半點的問題。

可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存在時差。

不少歐美的顧客都是在自己的白天時段,打那些求助電話。

但是擱在宿務這裡,可就是從夜裡一直到第二天的上午了。

好吧。

呼叫中心這樣的存在,倒還勉強算是和IT產業掛得上一點鉤。

但是,把WaterFront這樣的大酒店,或者是說大賭場,也設在ITPark裡面,就有些讓人看不懂了。

難道這樣的做法,是為了替真正的IT產業提供智力支撐?

還是說WaterFront裡面的設施和營運流程,本身就是充分運用IT技術的典型啊?

估計多半也都還是打著那IT產業的擦邊球,為了享受相關的優惠政策吧。

不過,WaterFront也真是一個集賭場、酒吧、看秀、餐飲住宿一體的大酒店。

本身就是一個巨無霸那樣的存在。

類似於Ayala集團。

確切地說,WaterFront也是一家連鎖性質的大型綜合集團。

它家在整個F國,不少的城市裡面,都開設了了很多的分店。

這WaterFront的名字,其實也像SM或者Ayala一樣,都是一個統一的大品牌。

也和SM類似,裡面離不開華裔的身影。

SM集團的老闆,妥妥的就是華裔。

而WaterFront,聽說其實也就是某港人士擔當的大老闆。

既然是華裔投資的產業,怎麼都會是財大氣粗的做派。

這開在ITPark區域的新店,才正式開始運營不久,就已經號稱是宿務城首屈一指的銷金窟了。

剛從計程車走下來,就可以感受到那富貴逼人的氣息了。

撿個金主成個家 果然也還是一棟相當大的建築體。

為你鬧翻全世界 比起機場附近那一家老舊的分店來,就真是要大上很多很多。

簡直就是巨無霸和袖珍版的區別了。

雖然看起來不是很高。

目測不會超過六層樓。

但是它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佔地極廣的一座大型宮殿。

雄踞在這座山頭之上。

連帶那附屬的花園小區,還有蜿蜒而上的盤山公路。

不要說是宮殿了。

就是叫做城堡,也都是一點不為過的。

按照本地人的命名規則,或者稱呼的方式,這整座小山,應該都是叫做WaterFront吧?

現在的WaterFront正是燈火通明。

可就就是和宮殿一般無二的富麗堂皇嗎?

這樣的富貴氣質,不要說其他的特別之處了。

估計單單就是通過燈光的映射,就能夠遠遠地吸引到異國旅客的目光吧?

還不要說,那大門口一對高大威嚴氣勢不凡的石獅子。

同樣高大厚重得不像話,鑲金嵌玉流光溢彩的玻璃木門。

Frank現在甚至覺得,連那門口的保安還有門童,都要比其他地方,比如他住過的同在宿務的BlueRadisson,還有那Marriott酒店什麼的,都要來得更有氣勢。

一個個都身材高大,又制服筆挺。

當然也都還不失熱情和禮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