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爺我就是心軟而已,當不得什麼大仁大義,還他娘的大慈大悲,你們當我是菩薩嗎?」

一行人說說笑笑的到了南鎮撫司,蘇超直接找到徐晃徐百戶,很快就幫金穗把手續辦了,然後跟徐晃約好了後日一起喝酒,跟著就回了北鎮撫司。

一到北鎮撫司,蘇超便對金穗說道:「二哥,你去程大人那裡一下,跟他說,晚上請他到我家裡來,我請他喝酒。」

。 「什麼!」

當小西的聲音在大廳內響起時,所有人都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刷成了是什麼意思?

陳天龍那張銀行卡,全款購買C區江景豪宅……真的買下了?

劉桂蘭落在門把手上的右手立馬一僵,縮了回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小西的身上!

「小姑娘年齡不大,可真會開玩笑。」

宋芬芳面部肌肉抖了抖,嗤笑道:「剛實習,想要在老員工面前耍耍威風,可以理解。但這種玩笑,未免開得太大了些。」

「就是!」

柳小葉冷笑道:「該不會是陳天龍給了你好處,讓你幫她演一場戲吧?」

「我沒有!」

小西立馬憋紅了臉,搖晃著手中的發票,道:「真的刷卡成功了!」

「我看看!」

侯雯雯目光陰沉,一把奪過小西手中的幾張票據。

看了看,果然是財務部打出來的,其中還有一張發票!

陳天龍……竟然真的支付成功了!

確認了票據的真實性后,侯雯雯兩眼一黑,險些跌倒在地。

那可是價值四千多萬的江景別墅啊!

銷售員的提點,可以高達上百萬!

本來陳天龍是她負責招待的,但她卻親手將這幾百萬推了出去,而且還推到了一個實習生的身上!

「唰唰唰!」

銷售區的其他銷售們也紛紛瞪起眼睛,快速圍攏了過來!

「居然真的刷成了?」

「那可是C區最後一套江景豪宅了!」

「老總可是說過,誰能將那一套賣出去,除了提成,公司還會額外獎勵一百萬!」

「這……小西這是撿了大便宜了!」

聽著同事們的議論聲,侯雯雯更是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她看了看小西,又看了看陳天龍,實在很想給自己一巴掌!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後悔葯,她一定會不顧一切,一把吞下!

只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

「最後一套江景豪宅,是哪位先生購買的?」

這時,售樓部門被推開,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興奮地沖了進來。

他快速衝到銷售區,急忙問道:「小西呢?客人呢?」

小西怯生生地站了出來,道:「總經理,那位陳天龍陳先生,就是江景豪宅的購買者。」

雖然小西僅僅是一個實習生,但總經理萬大光還是激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便向陳天龍走去。

「陳先生!真是太感激您對我們天府的認可!」

萬大光激動地和陳天龍握了握手,道:「江南市像您這樣闊綽的人,真是少見!恨不能早點與您這樣的豪傑相識啊!」

看著激動的天府總經理,此刻紀秋水和宋芬芳等人全都傻眼兒了。

如果說小西跳出來說刷卡成功,可能像柳小葉說的那樣,是在配合陳天龍演戲。

但屋裡有那麼多客人,總不可能所有銷售都配合陳天龍演戲吧?

而且眼下連天府的總經理都來了。

這位總經理會配合陳天龍演戲嗎?

看他激動的模樣,陳天龍顯然刷卡成功了!

宋芬芳和柳小葉瞠目結舌!

她們本是來羞辱劉桂蘭的,怎麼結果卻……

「刷成了?居然刷成了?」

此刻,紀秋水和紀峰也瞪大了眼睛,眼中寫滿了震驚之色!

他們實在不敢相信,陳天龍竟然能拿出四千多萬來買江南市最昂貴的江景豪宅!

陳天龍哪兒來的錢?

他不是連工作都沒有的流浪漢嗎?

劉桂蘭此刻也很震驚,但她並沒有將這震驚表達出來。

因為現在,她眼中只有宋芬芳和柳小葉!

剛才,這對母女對她的羞辱,可是令她刻骨銘心啊!

劉桂蘭看向宋芬芳和柳小葉,嘲諷道:「宋芬芳啊,你們家是挺大,但比得上我們的新家嗎?」

「還有你那個女婿,婚房是什麼房來著?」

「碧園小區一套僅有兩百平的房子?售價兩百多萬……」

「區區兩百萬的房子?那也是房子嗎?」

宋芬芳和柳小葉登時怒火中燒。

但她們此刻卻什麼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

因為陳天龍的房子,足有六百多平米,售價四千多萬!

這讓他們一家拿什麼比!

張麗麗站在一旁,眼看劉桂蘭和宋芬芳母女二人,好像是角色互換了一樣。

前一刻還是宋芬芳母女趾高氣昂,滿是羞辱言論。

這一刻,又變成了劉桂蘭居高臨下地羞辱宋芬芳母女了。

剛才劉桂蘭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這哪裡用得了三十年啊?

…… 在張文海身後的張家兩位長老,一看見張鎮隆目光便再也移不開了。

看清楚來人長相之後,二人終於忍不住,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看向張鎮隆。

「老祖宗,真的是您嗎?」二人帶着哭腔,不敢相信地問道。

聽到二位長老地話,張文海二人當場呆在了原地,腦子裏一片空白。

這二位老者可是如今張家輩分最高的二人,乃是文州張家第一代家主一輩的人物,也就是張文海的爺爺輩,今年也將近兩百歲了。

連他二人都稱呼來者老祖宗,可想而知其年歲有多大了。

看着跪下的二人,張鎮隆也是一時無措,不確定地問道。

「是奕良,奕杭嗎?」

聽到張鎮隆地話,二人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老祖宗,我是奕良啊,這是奕杭,老祖宗還記得我們吶。」

大長老指著哭得稀里糊塗地二長老,向張鎮隆說道。

看着痛哭流涕的兩人,他再也忍不住,渾濁的眼淚從雙目中流出。

瞬間他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二人面前,將兩個老人扶起。

看到他這一手,張文海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根本沒有感受到一絲真氣波動,但張鎮隆卻憑空出現在了二老面前。

他雖不知什麼是身融天地,但就這份返璞歸真的修為,就令人驚嘆不已。

「老祖宗,這麼多年了,我都沒想到還能有再見到您老人家的一天吶!」

二長老握著張鎮隆的手,泣不成聲。

「奕良,奕杭,這麼多年,苦了你們了。」

他嘆了一口氣,看向二人,由衷地說道。

「能在見到您老人家一面,再苦也值得,老祖宗您快請上座。」

大長老說罷,便請張鎮隆坐到主位上。

他也不矯情,直接在主位之上坐下。

「文海,文彥,還愣著幹嘛,還不快來拜見老祖宗!」二長老看着呆立在殿內的二人,訓斥道。

聽見二長老的話,他二人不敢怠慢,立馬上前行了一個大禮。

「文海(文彥)見過老祖宗。」

「起來吧,其實都是一家人,不用那麼多禮,你二人坐下吧。」

張鎮隆揮揮手,示意二人起身。

張文海二人不敢怠慢,連忙起身找了個側位坐下。

「元廷呢?怎麼不見他?」

聽見老祖宗的話,大長老二人面面相覷,顯然是不敢說話。

張鎮隆看見二人的表情,心中也已經明白,但還是示意二人說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