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王這個時候明顯鬆了口氣,一下子就癱坐在了地上,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看着黃傑說道:“我還以爲你們要送我上路了呢。”

黃傑倒是脾氣好,並沒有發什麼脾氣,而是耐着性子看着他說道:“坐下來一起吃飯吧,別在地上坐着了。”

司機小王這個時候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黃總,我對不住你,您還對我這麼好。”

黃傑跟着開口說道:“先坐下吃飯。”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你跟了我好多年了,即使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不會爲難你的,你放心吧。”

這個時候那個司機小王纔敢坐下來,他坐下來以後,劉媽的熱粥也端了過來,我們幾個人一邊吃飯,一邊聊着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等着我們吃完飯以後,我們這幾個人全部坐到了客廳裏,而司機小王此時就像是個犯人一樣,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的樣子。

等着劉媽收拾完東西離開了房間以後,黃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司機小王說道:“小王,說說吧,你爲什麼跟他們通風報信?”

司機小王跟着咬了咬嘴脣,擡起頭看着黃傑說道:“黃總,我對不起您,現在想想這個事情,我真的覺得我自己就是個畜生。”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顯然沒有什麼好脾氣,他們對於人命看的是非常的重的,只見柳三爺這個時候看着他厲聲的問道:“你可知道,因爲你的通風報信,導致死了一個工人?”

“我….”小王說了一個我字以後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什麼話可說了。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司機小王說道:“那個邪道士是誰,他們走了沒有,另外,你爲什麼會給他們通風報信,讓你通風報信的人是誰?”

我師傅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黃傑跟着點點頭說道:“都已經這個時候,你要是還不說的話,我也有辦法讓你開口的。”

司機小王跟着趕忙開口說道:“我說我說,我這就說。”說到這以後他跟着頓了一下看着黃傑說道:“這一切的事情都是趙總讓我做的,開始我沒有想太多,他說,如果有道士或者能人異士來這大樓裏了,一定要讓我只會他一聲,我開始以爲這裏根本沒有什麼惡鬼什麼的,甚至我覺得都是騙人的,所以也就沒有想太多,外加他給我的數字實在是誘惑到我了。”

黃傑跟着笑了一下,看着他問道:“你說的趙總是不是趙有爲?”

“對,就是他。”司機小王如實的說道。

黃傑跟着點點頭說道:“趙有爲這個人無惡不作,你居然也能相信他?他給了你多少錢?”

“十萬!”司機小王說道。

而這個時候黃傑聽到了這個數字以後,想了一下,看着他說道:“也不怪你,畢竟你在我這裏一個月才五千塊錢,十萬塊錢等於你兩年的收入了。”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但是趙有爲那個人是什麼人我相信你不會不知道吧?”

我師傅看了一眼黃傑跟着開口問道:“這趙有爲到底是誰啊?”

“趙有爲也是江川這邊的一個地產商,因爲有點黑色背景,所以他做地產基本上順風順水的,一般人也都不敢得罪他,當時他也競拍過我那塊地,但是我這人向來都是公平競爭,誰出的錢多,誰拿,他除了二百萬就不出價了,那塊地是我花了五百萬拍下來的,但是沒有想到這趙有爲居然在背後給我下絆子。”說到這以後黃傑也是頗爲生氣的樣子“我開始以爲他這種人不值得放在眼裏,卻沒有想到他這人居然如此的惡毒。”

而這個時候黃傑說完了以後,我們也大概明白了這個趙有爲是個什麼樣的人,說白了,就是一個混混然後坐到了地產商人的位置,可能是因爲他沒有競拍過黃傑,所以心生歹毒,纔會做出來如此的事情。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這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廢話,好人能做出來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嗎?”柳青兒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

黃傑這個時候看着司機小王繼續問道:“他給了你十萬以後都讓你做什麼事情了?” 310 茶樓會面(1)

司機小王撇了撇嘴繼續說道:“他給了我十萬以後就讓我監視你,後來就讓我監視三爺邱爺他們這一行人,說只要有人去了那個大樓我就得第一時間告訴他,我當時也就沒有多想,就都如實的跟他說了,後來工人又死了,我才知道,這個趙有爲不簡單,但是我想離開的時候,趙有爲跟我說,只要邱爺他們這些人走了,你放棄了這個工程了,我的事情就沒有了,而且還會繼續給我增加十萬塊的酬金。”

我跟着冷笑了一下,看着司機小王說道:“你該不會是真的信了那天我在車裏跟你說的話吧?”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司機小王繼續說道:“你真的好笨哦。”

柳三爺白了一眼柳青兒說道:“如果他聰明點的話,還不知道要繼續死多少人呢。”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看着黃傑說道:“現在看來事情已經真相大白了。”

黃傑搖了搖頭看着柳三爺說道:“還有一些事情要問一下,就是趙有爲爲什麼要這麼做?即使我拱手讓出來這個工程,怕是他趙有爲也吃不下去吧?”

而這個時候司機小王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其實那個趙總已經聯繫好了貸款公司了,只要你這邊一鬆口,他在一壓價,立馬就能資金到位,到時候全盤接手了您現在的工程。”

“你的意思是他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了是嗎?”黃傑看着他問道。

我師傅跟着在邊上看了一眼黃傑說道:“虧你還久經商場呢,人家不做足準備,怎麼能搞你呢?”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黃傑說道:“那個趙有爲不簡單,他請來的那個邪道士也不是一般人。”

而這個時候那司機小王聽着我們幾個人的談話,忍不住搖了搖頭說道:“至於你們說的那個邪道士什麼的,我是真的一點都不清楚,我只是負責監視你們的一舉一動了。”

柳三爺看了他一眼,隨後又看着我們說道:“行了,別問他了,問也問不出來什麼了,他知道的估計也就那麼點東西了。”

黃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司機小王說道:“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司機小王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他看着黃傑問道:“黃總,你的意思是你打算放過我嗎?”

“我沒有權利殺你,但是你現在被解聘了,這個月的工資你要是想要的話,就去公司財務拿就行了,就說是我說的。”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但是,在這之前,你給趙有爲打個電話,就說我約他,想必他也知道我是什麼意思。”

司機小王跟着點點頭說道:“黃總,我知道了,謝謝您這麼大度,還能放過我。”

我也覺得黃傑有些大度,如果這事情換做是我的話,即使不揍他,我也會臭罵他幾句的,畢竟像這種吃裏扒外的人是不值得放過的。捫心自問,我是做不到黃傑這種程度的,或許這就是黃傑一個生意人的大度吧,想到這以後我在心裏忍不住佩服了一下黃傑。

而這個時候黃傑跟着笑了一下“我也是從窮苦人走過來的,自然不會爲難你。”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看着我師傅問道:“老邱,老柳,我下午過去見見那個趙總吧,看看怎麼解決這個事情吧。”

我師傅跟着稍稍的思索了一下看着黃傑說道:“我和老柳跟你一起去吧,畢竟他身邊還有個邪道士呢。”

黃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還是不用了吧,畢竟現在已經屬於生意場上的事情了,你們在摻和進來就有點不合適了。”

我師傅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笑了起來“老黃,你什麼時候也學會客氣了?”

“是啊,誰知道那個趙有爲會不會對你出什麼餿主意呢,你可別忘了,他身邊的那個邪道士可不是一般的人呢。”柳三爺也跟着說了一句。

隨後黃傑看着我們幾個人開口說道:“那這樣吧,下午了老邱你跟我一起去,老柳,你跟着小貴他們就坐在一旁吧,別讓他以爲我帶了太多的人過去,畢竟這種事情沒法宣揚的。”

柳三爺跟着打了個響指,說道:“好的。”

黃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司機小王說道:“你現在去聯繫趙有爲吧,就說我下午要見他,我想他也知道是怎麼回事的。”

“好,黃總,謝謝您這麼大度。”此時的小王已經有些感激涕零了,畢竟黃傑這等於是已經放過他了,他或許也知道自己做了錯事,可是黃傑如此輕鬆的就放過了他。

能不感激纔怪呢。

隨後司機小王掏出來自己的手機找到了那個趙有爲的號碼撥了過去,跟着他在電話裏說了幾句以後,就掛斷了電話,他掛斷了電話以後看着我們說道:“他已經同意了,說是下午在老街茶樓見面。” 311 茶樓會面(2)

這服務員衝着我微笑了一下,點點頭以後拿着茶單就離開了這裏,整個大廳都非常的空蕩蕩的,總是感覺這個地方有些不太對勁。

而且這裏不光是沒有客人這麼簡單,我甚至感覺他這裏的佈局都有些陰森詭異的感覺,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四處打量着這周圍。

柳青兒這個時候從下面踢了我一下,看着我問道:“你在看什麼呢?”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你有沒有感覺這裏陰森森的?”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這周圍。

但是卻依舊是什麼都沒有看出來,或許我師傅他們待會過來了會發現點什麼吧?

柳青兒這個時候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你的靈覺是不是出錯了啊?爲什麼每次都這麼敏感呢?”說完以後柳青兒還一臉疑惑的看着我。

我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個事情,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服務員已經把茶端了過來,放在了我們的面前,我跟着看着服務員趕忙開口說道:“我自己倒就行了。”

服務員愣了一下,跟着點點頭以後退後了幾步,我自己拿着茶壺倒了兩杯茶以後,跟着輕輕的抿了一口這紅茶。

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以及黃傑他們三個人也都走了進來,只見我師傅走進來以後,也是微微皺眉,顯然我師傅這幅樣子肯定也是感覺到了這裏的異常了。

果然,柳三爺這個時候對着我師傅低聲的說了幾句話,因爲我離得太遠,並沒有聽清楚我師傅和柳三爺到底再說些什麼。

很快,他們就都坐在了我和柳青兒前面的那一張桌子旁,黃傑帶着我師傅他們坐下來以後,便看了一眼旁邊的服務員笑着說道:“去跟趙有爲說一聲,就說我黃傑來了。”

那服務員自從黃傑進來以後,她就一直盯着黃傑了,想來應該是那個趙有爲提前就已經說過了,果然,那個服務員這個時候衝着黃傑點點頭以後說道:“黃總,您稍等,我這就去通知趙總去。”

黃傑跟着點點頭擺了擺手,好像突然又想起來什麼了一樣,跟着開口說道:“對了,在給我來一壺綠茶,泡的不要太濃。”

那服務員點點頭以後,便對着邊上另一個服務員吩咐了幾句以後,她就轉身走了出去,想來她應該是出去叫趙有爲了,而且那個趙有爲肯定已經知道了我們到了這裏。

果然,黃傑那桌子綠茶光光端上來的時候,我就聽見了一陣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哈,黃兄弟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

我順着這陣笑聲回過頭看了過去,只見一個滿臉橫肉的人出現在了我的視線裏,而且他還非常的胖,看樣子得有二百多斤的樣子,而且一臉橫肉看起來就不像是什麼好人,一個大光頭,光頭上卻還有紋身。

那大光頭的身後還跟着兩個大漢,那兩個大漢一看就是普通人,但是我此時非常好奇的就是,那個邪道士爲什麼沒有跟着他一起呢?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疑惑的再一次看了一眼。

黃傑這個時候跟着雙手抱拳,禮貌性的迴應了一句“趙總,百忙之中能見我一面,也是我三生有幸了。”

“不敢當!不敢當!”趙有爲笑呵呵的說了一句。

跟着他便坐在了黃傑的對面,跟着那趙有爲突然看到了我和柳青兒這一桌子,我和柳青兒趕忙低下了頭,而趙有爲好像早就知道我是誰了一樣,他看了一眼黃傑嘴裏彷彿非常熱情的說道:“黃兄弟,你這都是一家人怎麼還分兩個桌子坐着呢?”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這個趙有爲怕是早就知道了,而且這裏也只有兩桌,趙有爲即使再傻也應該看出來了。

他這句話說完了以後,黃傑衝着我擺了擺手,笑着招呼道:“小貴,過來坐。”

我此時也知道,在裝下去已經沒有必要了,跟着我點點頭以後,便推了一下柳青兒,我們兩個人便起身衝着黃傑那一桌子走了過去。

好在這個桌子夠大,是個四方桌,我們幾個人坐在一起倒是也不擁擠。

趙有爲這個時候上下打量了我們幾個一翻以後跟着開口說道:“黃兄弟,不知道你今天來這裏是什麼意思,爲什麼還帶了這麼多人呢?”

黃傑跟着突然笑了起來“趙總,我今天來這裏的原因,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清楚嗎?”

那趙有爲跟着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晃了晃自己的脖子,一臉痞子相看着我們說道:“黃兄弟,不是你讓你的司機約我見面的麼?”說到這以後趙有爲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樣子看着黃傑繼續問道:“黃兄弟,你還是有什麼話就明說吧。”

我此時一眼就看出來這個趙有爲是在故意裝傻了,但是他爲什麼故意裝傻呢?

而黃傑並沒有跟他墨跡,看着他開口說道:“你在我的工程裏給我下了絆子,你該不會以爲我真的不知道吧?而且你還收買了我的司機小王對吧?”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你以爲你怎麼想的我不知道嗎?”

而趙有爲一聽黃傑的話,趕忙裝出一臉冤枉的樣子說道:“黃兄弟,你這可就過分了吧?我趙有爲也是正經的生意人,怎麼會給你下絆子呢?你這可就是冤枉兄弟我了。”

“你趙有爲是個什麼人,我黃傑心裏還能沒數嗎?”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你無非就是想着我做不了這工程的時候在低價交給你去做難道不是嗎?”

“黃兄弟,你這一來就興師問罪的是不是過分了?”那趙有爲不慌不忙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以後擡起頭看着黃傑說道:“你要是冤枉我,那咱們就沒話說了,如果你是來談談工程的事情,我倒是很有興趣跟你談談。”

我不得不說,這個趙有爲的演技是真的很厲害,都到了這個份上了,還能裝出來這個樣子,真應該給他頒發個小金人,畢竟這也算影帝了。

黃傑此時倒是也沒有剛剛那麼着急了,見他不承認,於是喝了口茶嘴裏慢條斯理的說道:“沒事,既然你不承認,那我也就無話可說了,但是你欠着信貸的貸款,那利息可是非常高的,我這工程死都不好交給你的。”

“黃兄弟,話說的別這麼過分了,你那工程在拖下去,要賠多少錢你心裏應該也知道,你就算再有錢,也扛不住這麼拖着。”說到這以後那個趙有爲淡笑了一下“你倒是可以交給我去做,這樣咱們兩個人都有得賺,我那點利息真的不算什麼,跟你這工程相比,那點利息九牛一毛而已。”

黃傑此時有些生氣了,我第一次看到黃傑生氣,他此時一句話都不說了,繃着一張臉,沉思了半天以後,黃傑看着趙有爲說道:“趙有爲,你真的覺得我拿你沒辦法是嗎?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一旦宣傳出去,你看以後誰願意跟你合作。”

“你大可以去宣揚去,看看有沒有人信你,而且話既然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我不妨告訴你,這個工程只有我能做,你如果想做,那還會繼續死人的,到時候名聲都臭了,錢也賠了,你也就算是到頭了。”趙有爲惡狠狠的說了這麼一句。

此時的趙有爲一臉橫肉,看起來已經是全漏出來了。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卻突然開口說道:“你這茶館倒是不錯,佈置了陰人陣法,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客人但凡來這裏跟你談生意,基本上百分之八十的生意都是能談成的對吧?”

而這個時候趙有爲愣住了,他顯然沒有想到我師傅會說出來這句話。

跟着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趙有爲,淡淡的說道:“其實如果想要破了你這陰人陣很簡單,陰人陣雖然算不上陰毒,但是也是撈偏門的,畢竟生意這種東西,是靠天緣,靠人脈的,而不是靠你這種陣法,你強行用陰人陣來控制人的意念,也算是有違天理,想破了你這茶樓裏的陰人陣,一盆黑狗血就足夠了。”

此時趙有爲聽完我師傅的這番話以後,臉色變得非常的難看,一陣紅一陣白的,想來他此時已經被我師傅說中了。

果然,趙有爲這個時候看着我師傅惡狠狠的說道:“你敢!”

“我一個修道之人,你以外我跟着普通人一樣嗎?你以外我會懼怕你嗎?”我師傅淡淡的說了一句。

柳三爺也跟着開口來了一句“老邱,老黃,別跟他廢話了,晚上找人先破了他的陰人陣,既然他不願意解除那大樓裏的陣法,咱們自己想辦法就是了。”

黃傑看了一眼這趙有爲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當真是不願意說出來怎麼破解大樓裏的陣法是嗎?”

趙有爲此時有些爲難了,他本來還想着從黃傑手裏得到那工程呢,卻沒有想到被我師傅幾句話就將軍了,現在他的他顯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312 茶樓會面(3)

過了半晌,我師傅這個時候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你說不說都無所謂的,我本來就是修道之人,想要破解大樓裏的陣法,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所以你可以不管的。”

趙有爲此時頓時陷入了兩難了,他此時有些猶豫了,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而此時我師傅說到那陰人陣的時候,我在之前聽說過這陰人陣,這陰人陣,實際上是一個風水陣,但是風水陣是有講究的,有陽有陰,一般都是陰陽結合,才叫風水,而陰人陣則是用陰氣陰物匯聚在這房間的四周,產生的一個小型陣法,說是陣法,但是說是風水陣可能更貼切一點。

而這風水陣的作用便是左右人的思維,要知道,這個世界的產生,則是因爲人的念想,和選擇所構成的,你的每一個選擇都可以改變一些東西,說句不誇張的,改變你的未來都是有可能的,而趙有爲之所以在自己家茶樓里布置這麼一個陰人陣,便是因爲這陰人陣可以左右人的選擇,所以他把人叫來來這裏談合作談項目,除非意志特別堅定的人,但是一般情況下都會在這裏簽下他想要的合作項目。

這也就是爲什麼他會佈置一個陰人陣,但是這陰人陣對於我和我師傅這種人來說是沒有影響的,因爲我們常年和剪紙打交道,觸碰的都是陰物,所以這陰人陣裏的陰物對我們產生不了絲毫的影響。

而普通人就不一樣了,比如黃傑這樣的生意人,很容易受到這陰人陣的影響,所以說到這的時候我不得不說這個趙有爲是一個很精明的人,他把黃傑叫道這裏來談事情,對他是非常有利的,不過他應該沒有想到我師傅和柳三爺以及我跟柳青兒也都會來到這裏。

而陰人陣的構成就是用裹屍布,死人指甲,還有死人頭髮,這些都是有要求的,這些陰物的主人必須都是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人才能佈置下來這樣的一個陰人陣,至於這些材料藏在了什麼地方,怎麼佈置的,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我師傅此時肯定是一眼就看出來這個陰人陣了,而我的道法還是差了點,觀察力也差了點,只能感覺到這裏陰氣很重卻看不透這些東西到底在哪裏藏着的。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趙有爲看着我師傅突然開口說道:“這個我說了不算,我得跟人商量一下。”

黃傑聽到這的時候跟着打量了一下趙有爲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趙有爲跟着嘆了口氣說道:“總之這個事情我得考慮考慮,隨後給你們答覆。” 豪門孽戀:高冷老公,再見 此時的趙有爲已經被我師傅看破了他的陰人陣,所以自然也不像剛纔那般了,相反態度反而放低了不少。

像趙有爲這樣的人,屬實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人,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把生意做起來的,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的搖了搖頭。

跟着我師傅翹着二郎腿擡手點了一支菸,叼在嘴上,吸了口煙以後緩緩的吐了一個菸圈看着趙有爲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要跟你身後的那個邪道士商量的吧?”

趙有爲聽到這的時候一臉震驚的樣子,隨即表情緩和了許多,他嘆了口氣說道:“對,畢竟是我把人請來的,所以這個事情需要商量。”

柳三爺這個時候突然看着他開口說道:“你還想商量呢?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人了?”

趙有爲看了一眼柳三爺,嘴裏有些不屑的說道:“這人害死了又如何?他們都是一些小人物,死了就死了,不足爲重。”

我聽到這的時候突然有些憤怒了,當他那句話說完的時候,我的腦海裏一下子就涌現出來王釗慘死時候的樣子了,我跟着緊緊的攥着拳頭看着這趙有爲緩緩的說道:“你會爲你做的事情付出代價的。”

“代價?”趙有爲跟着搖了搖頭,臉上有些不相信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傢伙,這是個人吃人的社會,你還是太年輕了,我還活着呢,他卻死了,我付出什麼代價?不怕告訴你,他死了對我沒有一點影響,我即使不接手這個生意,我還有別的生意做,照樣活得瀟瀟灑灑的。”

此時趙有爲給我的感覺像是一個毫不在意人命的人,而我相信善惡終有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像趙有爲這種人老天自會有辦法的。

跟着我準備開口反駁的時候,我師傅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說話了,我跟着點點頭沒有說話。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一眼趙有爲以後嘴裏緩緩的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慢慢考慮吧,那個大樓裏怎麼出現的惡鬼,爲什麼會有惡鬼,我都會一一查清楚的。”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那就只能說明一點,這個事情沒的談了,而趙有爲此時跟着開口說道:“隨你,說句難聽的話,你們這些人能護着黃傑一時,保護不了他一輩子,這次我做的事情是在他的樓盤上下手腳,下次也許就是他家裏了。”

趙有爲這句狠話一說出來以後,跟着黃傑就憤怒了“趙有爲,你這是欺人太甚,本想跟你好好談談,看來咱們是沒的談了。” 313 依計行事

柳三爺看見我們過來了以後,笑着說道:“你們兩個晚上也一起去吧。”

我一聽當即就來了興趣了,笑着說道:“行啊,我還想看看三爺是怎麼將這些惡鬼找出來呢。”

我師傅跟着看了我一眼說道:“行了,別光顧着高興,晚上要注意安全,知道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師傅,你放心吧,我明白了。”說到這的時候我在想想我師傅剛剛那個語氣,跟着有些好奇的問道:“師傅,那你晚上不跟着我們一起去嗎?”

“我晚上還有別的事情要做,調查惡鬼的事情,你和柳三爺以及青兒,你們三個去就行了,晚上我還要去做點別的事情去。”我師傅看着我說道。

說完以後我師傅也沒有解釋什麼,我想問來着,但是看我師傅那個表情,我還是忍住了沒有問,畢竟我師傅想說的話肯定會告訴我的,他不想說,我現在問估計也問不出來什麼。

而這個時候黃傑也走了過來,看着我師傅說道:“老邱,你讓做的都已經做好了,就等晚上一起行動了。”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笑着說道:“好的,那就這樣定了。”

而這個時候劉媽走了過來,看着我們說道:“黃總,請用餐吧。”

黃傑看了一眼劉媽,擺了擺手說道:“好的,我知道了。”說完以後黃傑看着我們說道:“行了,先吃飯。”

隨後,柳三爺放下手裏的羅盤以後便起身了,我和柳青兒也衝着用餐廳走了進去,到了用餐廳以後我們幾個人坐下來便開始吃了。

一邊吃飯一邊聊着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就在大家正吃飯的時候,柳三爺突然開口說道:“老邱,晚上你也注意安全,畢竟那趙有爲雖然只是個普通人,但是保不準他會做出來什麼事情的,你小心點爲好。”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笑了一下說道:“行了,老柳,晚上你也得操心了,你可比我乾的這活危險多了。”

黃傑也在一旁點點頭說道:“老柳,你就放心吧,晚上我們會小心的,老邱說的不錯,倒是你,你帶着兩個孩子要小心點,注意安全,畢竟不是和人打交道。”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輕笑着說道:“小意思了。”

我聽着他們的談話,心裏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這到底是要做什麼啊,爲什麼還會有危險呢?我看着我師傅又看了看黃傑,結果他們兩個人的表情告訴我,他們並沒有想要把這個事情告訴我和柳青兒。

而柳青兒此時也是一臉疑惑的樣子,現在只能等着待會出門以後,我找柳三爺問問了,或許柳三爺可以告訴我點什麼呢。

想到這以後我便把自己的心思放了下來,開始低下頭吃飯了。

諸天最強肉盾 吃完了晚飯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了,我師傅和黃傑並沒有着急出門,而我和柳三爺以及柳青兒已經換好了棉服,因爲江川這邊晚上比較冷,而且那大樓裏有四處通風,所以我們穿的厚一點還是有好處的。

柳三爺看見我和柳青兒已經穿戴整齊了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咱們先出發吧?”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好!”

臨走的時候我師傅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晚上要注意安全,那裏的惡鬼很兇悍,你們要謹慎一些,切不可大意,知道嗎?”

我心裏頓時一暖,我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師傅,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