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白趕緊點了點頭,對着凌夕說道:“那我們就去把剛纔沒解決完的陰靈給解決掉。”

分完工後,我們就各自朝不同的方向走去。

我和雲離則是跟着蔚軒。

雲離一直用憤恨的眼神看着蔚軒。

由於幾隻巨大的陰靈被解決了,所以我們上去比較簡單。

蔚軒一隻手抱住我,一隻手抱住十七。

很快就到了林源村。

明爺的宅子現在已經被封,成了村裏的鬼宅。所以沒人進入。

毫無阻礙的找到了血池。

在宅子深處,單獨有一個封閉的屋子,屋子了面唯獨只有一個血池。

血池四周都貼着符紙。

剛進入屋裏,就感覺一股惡臭撲面而來,而且屋子裏寒冷刺骨。

但現在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先把十七放進血池裏再說。

在弄好一切後,雲離要留在血池,勸了好久她依然不改變主意。

最後只好依他,我和蔚軒找了間房間坐下。

“蔚軒……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很痛苦?”

蔚軒看着我,沉默了半天。說道:“最痛苦的時候早就已經過去……”

低着頭,心臟抽搐了一下,他說的最痛苦的時候,應該就是他被佘姬殺的時候。

“能把你和佘姬之間的事告訴我嗎?”

他看着我,臉色慢慢變得陰沉下來,而且表情越來越痛苦。

眉毛越擰越緊,牙齒咬着,緊握着拳頭。

冷汗從額頭上慢慢下滑着。

第一次看到蔚軒這個樣子,現在已經過了千年,回想起來還是這麼痛苦。

那當時的他到底是怎麼樣承受這份痛苦的。

我握住他的手。說道:“對不起,不該提起的……”

我不知道他會這麼大的反應,要是早知道,打死也不要說那句話。

拒婚神祕老公 蔚軒面目猙獰的看着我,我把他攬人懷裏。摸着他的頭。

“不管以前我怎麼樣對你,但現在,我不會再背叛你,相信我。”

霸道總裁野蠻妻 這句話剛說完,蔚軒揚起頭。雙脣吻住我的脣瓣。

雙臂緊抱着我,雙手用力的抓住我的背,越來越用力。

他的吻也是充滿了狠,讓我的脣瓣都有些發燙。

我沒有反抗,儘管他的這些舉動讓我很難受,但此時的他,比我更難受。

心痛比身痛更難受。

許久後,他慢慢移開嘴脣,鬆開快雙手。

看着我焦疼的嘴脣,說道:“以後不準再提那個女人的名字。”

我兩眼泛着淚光。看着他,看到他眼中的恨意已經消失,有的只有傷感和痛楚。

一定要找到回想起來的方法,也許……小白會知道。 一定要找到回想起來的方法,也許……小白會知道。

說完他就朝房門走去,我一個人呆在房間裏,看着有點紅腫的嘴脣,想着剛纔蔚軒發火的模樣。

雲離突然跑了進來,興奮的說道:“十七哥哥他的身體有變化啦!”

聽到她這樣說,我趕緊跟着她來到血池。

看見十七確實有了不少變化。

乾枯的皮膚慢慢飽滿起來,原先痛苦的表情也平和了下來。

笑着對雲離說道:“我們先離開這裏,十七他很快就會恢復的,這裏太難聞了。”

雲離嘟着嘴,說道:“不要……我要一直在這看着,萬一有誰想害十七哥哥怎麼辦。”

“怎麼會呢……”

再次勸了半天。她還是選擇留下。

蔚軒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我一個人待在房間看着道法書。

現在想要捉我的人越來越多,得多學點本事。

就憑火符合幻術根本無法自保。

突然聽見院子裏有動靜。

出去一瞧,看見小白和凌夕擰着一個大型油布袋子。

而且……蔚軒跟在他們後面。

我趕緊跑過去,說道:“哪來的袋子?”

小白說道:“他拿去的。”

邊說邊用眼神瞟了蔚軒一眼。

我意味聲長的看着蔚軒,沒想到他會注意到這種細節。

入骨暖婚:楚少獨寵嬌妻 看了下袋子裏,裏面放着一個大型石盒。

想必陰血是裝在石盒裏的,此石盒有保存陰血的功能。

這個石盒應該也是蔚軒鬆去的。

“對了。小白,剛纔我去看了下十七,他好轉了許多。”

小白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好。我還擔心沒效果,我去看看。”

凌夕則對蔚軒說道:“軒王……妖界也開始行動了。”

蔚軒臉色瞬間變了,小白的步伐也停頓了一下。

“爲什麼都要抓我?”

對着蔚軒問着,但他沒有回答。

要讓蔚軒回答問題太難。只能找個時間問下小白。

蔚軒跟凌夕在一起商討,而我根本就聽不懂。

軟妹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只好自己找點事做,在練習了一會道術後,就到血池看了下十七。

他現在比剛纔的狀態還要好。

小白在一旁,說道:“放心,大概再過幾個時辰就可以把他一出血池了。”

雲離高興得跳了起來,笑道:“還是少主厲害,比那個不會笑的好多了。”

說這話時,雲離用眼睛瞟了眼我。

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她在告訴我,小白比蔚軒好。

但……我的心沒有選擇小白。

“對了,小白,我有點事想要問你。”

小白一臉迷茫的看着我,然後又點了點頭。

找了處僻靜的屋子,跟小白兩個在,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他一直對我笑着,我用餘光瞟了他兩眼。

鼓起勇氣說道:“我想知道,佘姬跟你們之間的事。”

小白依然笑着,沒顯得有多吃驚。

“你是想知道佘姬跟蔚軒之間的是吧。”

我趕緊擺手說道:“不是,不是的……我真的是想……”

他打斷我的話。笑着說道:“好啦……開玩笑的,事情太多,你想知道哪個方面的。”

我想全知道,但這不太現實。猶豫了半天,說道:“佘姬……爲什麼要殺蔚軒。”

小白一愣,笑臉馬上變得一臉陰沉,說道:“誰說是佘姬殺了蔚軒?”

我驚訝的看着小白。疑惑的說道:“凌夕……說的。”

小白頓了一會,說道:“我看到的不是這樣的,當時我正好有事情回了冥界,等我回來時,一切都變了,蔚軒死了,而你,則整天以淚洗面。精神不振,想要跟着蔚軒一起走,是蔚軒拋下了你。”

心快速跳動着,不斷喘着粗氣……

怎麼,兩個人說的不一樣,到底是哪出了問題。

“那之後呢,之後佘姬怎麼樣了?”

小白低下頭,頓了下。說道:“沒怎麼樣,我一直陪在她身邊。”

把小白剛纔說的那些話理了一遍。

小白沒有全部說實話,既然佘姬想跟着蔚軒走,那爲什麼不自行了斷。反而一直讓自己痛苦下去。

這中間一定有什麼事情小白沒有說出來。

但小白說的有一半又是真的,那就是,小白回人界時,蔚軒已經死了。

因爲小白一直認爲是蔚軒先拋棄佘姬的。

可是蔚軒卻說是佘姬殺了自己。

兩個人說的完全是反的。

瞬間感覺自己腦子都快炸開了,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或許找出這中間的原因就能讓蔚軒不再這麼痛苦的活下去。

就在我考慮的時候,小白突然把我的腰摟住,直接把我攬入懷中。

“你知道你當時有多痛苦嗎?在一旁看的我的心又有多痛,如果換做我,我纔不忍心讓你那樣。”

我用力的推着他,但推不開。

他低聲吼道:“爲什麼你每次都只能看到他。”

他把我越抱越緊,頭慢慢下俯,在他還沒親到我時,我趕緊把頭扭開。

“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只把你當哥哥。”

他自嘲一聲,說道:“知道嗎?以前的你也這樣說過,千年來。還是沒變。”

我抓着他的胳膊,一直在用力,想推開他。

把他的袖子都提了起來,依然無法把他推開。

突然看見他帶手套的那隻手腕處有大塊大塊的黑斑。

而且……好像還在隱隱發着紅光。

“小白……你。”

他順着我的視線看了過去,之後便感覺鬆開我,收回手。

不過現在他的那隻胳膊顯得有些僵硬。

“沒什麼,對了……雲離一直留在血池對她不好,我們去把她叫出來。”

看着蔚軒帶手套的那隻手遲疑的點着頭。

他那隻手先去只是在手心出現了一小塊黑斑。怎麼現在連手腕上都有了。

而且……他爲什麼要瞞着大家。

那黑斑到底是什麼。

小白一直都是全身白,他好像很討厭黑是。

他身上突然出現黑斑,肯定不是什麼好事,不瞭解情況的我又不知道怎麼幫他。

跟着小白一起勸雲離勸了好辦天,好不容易纔把她勸出血池。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剛出血池,見蔚軒和凌夕剛談完話。

兩人都看着我,然後凌夕突然拉着我就往房裏走。

邊走邊說道:“跟我來……”

我回頭看了蔚軒和小白一眼,隨後便一臉迷茫的進了屋。

凌夕拿出一隻手電筒。問道:“你最近有注意過自己的影子嗎?”

我搖了搖頭,最近都是在到處跑,很少會注意到影子。

“我的影子怎麼了嗎?”

她沒有說話,只有一臉嚴肅的把手電筒的光對像我。

“你回頭看一下牆上。”

我剛一回頭,就被下了一大跳,腦袋瞬間嗡了下。

結結巴巴的問道:“我……我怎麼……會有兩個影子。”

的確沒看錯,是兩個影子,一左一右。

凌夕的情緒沒有多大波動。瞟了我一眼,說道:“因爲她已經甦醒了。”

說完她便收起手電筒,繼續說道:“她會動搖你的意志,你的信念一定眼堅定。不然……”

她突然說到一半就不說了,我着急的問道:“不然怎麼樣?”

她依然沉默着,過了許久後又說道:“總之,她很會迷惑人。你最好對自己自信點。”

之後語氣變得更加陰沉的說道:“一般人很難困住她。”

“你口中的她是什麼?如果沒控制好會怎麼樣?”

“會變得很糟糕。”

說完她就朝外面走去,邊走嘴裏邊埋怨道:“真不知道軒王喜歡她哪點……”

我沒跟着她出去,而是留在房裏研究自己的影子。

怎麼以前都沒有發現自己有兩個影子,及得以前喜歡看着牆上的影子做動作。

看了兩個影子是最近纔出現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