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少爺,少爺!”阿福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看到葉銘沒事纔不由鬆了口氣。

尷尬地窖冒出強光可是下了他一跳,他還以爲地窖出了什麼狀況,所以待強光一消失他就急急忙忙衝了進來。

不過阿福隨後有再次呆滯了…

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心中的震撼,密室變化超乎想象,讓他短暫短路了。

自己不過纔出去一會,這密室怎麼又變大了?

“這…這…”阿福發現自己已經很難口齒清楚的說話了。

“什麼這呀那呀的,時候不早了,該回去了!”葉銘打斷阿福的話,向密室出口走去。

阿福急忙跟上,在此時他都已經將葉銘當做神明瞭,這麼多不可思議的事,給他帶來的震撼真的很大。

離開密室之後葉銘念頭一動,原本地上的通道消失不見,阿福又一次傻眼…

陣法是葉銘刻畫的,他在覈心陣圖留下了自己的意識,所以整座陣法都在他的操控下,隱藏密室這簡直是小菜一碟。

阿福今天算是長見識了,他不得不承認,光是半天時間,他所見難以置信之事比他半輩子見的還多。 回到葉家,葉銘先洗了個澡,忙活一下午,不自己搞得像個乞丐似的,葉銘感覺渾身不舒服。

“阿福,這本功法你先拿去修煉,不過記着,你成爲武者這件事先別讓人知道,也別表現出來!”葉銘洗完澡後叫來阿福,將造化煉體術給了他。

阿福沒有多震驚,經過下午的事,他神經明顯大條了一些,而且他也不知道後天武者不能修煉功法這事。

“多謝少爺,阿福一定謹記!”阿福倒沒想太多,他滿懷激動的結果“造化煉體術”,眼中露出感動。

功法他倒是聽說過,那是珍貴無比的東西,就算許多武者都沒有,而葉銘居然給了他一本功法,這能不讓他感動嗎?

經過下午觀察,葉銘發現阿福天賦還不錯,所以就打算好好培養他,不過最主要的還是阿福對自己忠心,這一點毋庸置疑!

若是明知道阿福隨時都可能背叛自己,葉銘還去培養他,葉銘啥呀?

資質在他眼中就是狗屎,走不走無所謂…

“好了,你先去琢磨下這部功法!”葉銘擺了擺手臉露溫和的開口。

等阿福離開,葉銘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哼着小曲向飯廳走去。

吃完晚飯,葉銘爲夢軒檢查身體時,發現夢軒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頭部筋絡已經再生,只是如今還很脆弱而已。只需等那根筋脈強韌起來,完全與大腦契合,夢軒就能完全恢復,而且時間不會太久了,最多三天時間就能恢復!

“葉銘哥哥,你給我的糖豆吃完了…”夢軒修煉完生生不息訣,擡頭眼巴巴的望着葉銘。

“嗯…好!明天我再幫你買,你先回屋睡覺吧。”葉銘如同在哄孩子一般,一臉親切的揉揉夢軒的小腦袋。

雖然葉銘三天前又幫夢軒煉製了一爐補腦丹,但夢軒還真將這丹藥當糖丸吃了,所以…

葉銘牽着夢軒的小手,送她回到自己的小院,隨後他纔回屋睡覺,這幾晚他皆是如此,但他卻對此不厭其煩。

第二天和往常一樣,葉銘早早就起牀來到演武場等待,想知道葉銘爲何突然變“勤勞”了,那就得問他爹的拳頭了…全虧他爹教育的好呀,拳頭政策十分好用!

今天晨練有所不同,沒有晨跑這一環了,其原因葉銘也知道。

這幾天磐石城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而且實力高深的武者也不少,葉家同樣怕鬧出什麼事故,所以能儘量少出門,環城晨跑也暫時廢除了!

葉銘倒是感覺這樣不錯,因爲他就有更多時間用來實戰,這幾天他開始喜歡上了與別人切磋,只不過卻苦了葉家其他同胞。

“葉銘,出手吧!”葉俊傷勢也已經好了,而這幾天晨練葉銘一半的時間都在與他對戰。

隨着葉銘戰力提高,他也漸漸逼得葉俊動用全力,而葉銘也終於明白葉俊的底牌是什麼了,葉俊居然已經練出了真氣,還修煉了一門基礎功法,實力很強!

雖然不及如今的葉銘,但擁有精湛的格鬥經驗,就算葉銘全力出手也不一定能夠取勝。


畢竟若是葉俊全力爆發,體魄力量加上真氣增幅同樣有兩千二百斤的力道,遠超普通後天七階武者!

後天六階就練出真氣,葉俊無疑是真正的天才,就算再整個帝國,這樣的人都不會太多。

兩人交手,就如兩頭蠻龍撞在一起,用最狂野的姿態硬悍,雙方都竭盡全力比拼,此次在沒任何留手。

葉銘實力更強一線,但葉俊戰鬥技巧遠超葉銘,所以兩人打得難分難解,出手時造成的氣流如同狂風一般肆虐,拳掌碰撞形成的聲音如同響鼓一般震耳。

演武場的地面是由堅石打造的,不然葉銘與葉俊的戰鬥早就把演武場擊裂了。


雖然這樣的戰鬥,這幾日每天早晨都有,但還是吸引了不少同族觀摩,不過他們都站得很遠,一是怕被誤傷,其次是不想影響兩人的對決。

兩人交手過百招,最後還是葉俊依靠豐富的戰鬥經驗擊敗葉銘,險勝!

葉銘沒有絲毫不甘,他現在和剛開始相比已經有極大進步了,不是說實力,而是戰鬥技巧!

他不厭其煩的四處挑戰,戰鬥經驗每天都在進步,長進的速度讓葉俊都感覺震驚。

他戰鬥經驗如此豐富,是因爲他已經被人暗中稱呼爲“戰鬥狂”三年了,而葉銘嘞?不過才當幾天戰鬥狂,戰鬥經驗都已經快趕上自己了,這如何不讓他震驚!

下午,葉銘去聚寶閣煉丹,隨後拿走新一批籌集的材料,當鋪還在建設當中,還需要大量材料。

葉銘此次煉製了兩爐丹藥,一爐是夢軒的零食“補腦丹”,另一爐是具有洗毛伐髓功效的洗髓丹!

一爐洗髓丹只有一枚,但足以再次讓姬雪糾結與抓狂,因爲洗髓丹可以改善武者體質,讓武者今後修煉更加順暢,能夠在修煉一途走得更遠!

這樣的丹藥絕對是供不應求,若是擁有,只要不是傻B都不會想着賣掉,都會留給自己用!畢竟誰不想將自己的資質變得更好?天賦與資質這東西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只有極少數的天材地寶與珍貴丹藥才能改變一個人的天賦。

不過…葉銘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他要讓聚寶閣親手賣出去,體會一下痛並快樂的感覺!

雖得到大量財富與榮譽,但卻只能看着一件件至寶從自己手中流出!這種感覺一定很精彩,不過葉銘卻沒經歷過,原因無它,落在他手中的寶貝還沒有吐出去過的例子。

“翎老,你馬上彙報總部,讓總部調集資金,這次拍賣會我們也要親自參加!”姬雪終於是坐不住了,在看到靈品洗髓丹後,她果斷給翎老下達一個命令。

姬雪現在心中也糾結了,她不知道自己該高興還是鬱悶,葉銘煉製的丹藥越好,那聚寶閣分配到的利益就越多,這絕對應該感到高興。

但當葉銘煉製的丹藥好到一定程度,連聚寶閣自己都眼饞時,那就讓人糾結了,若是可以他們會更願意暗中花費大代價購買,而不是和其他勢力在拍賣會爭奪。

“呃…”翎老一愣,他不禁無語,聚寶閣舉報拍賣會,結果最後自己還要參加,寶物由聚寶閣拍出,最後還要聚寶閣買回…

這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了,以後多半也不可能再發生了!

不過雖然驚詫,但翎老還是利落的動身去準備,他也知道這次拍賣會的分量,出現的丹藥絕對可以用驚天來形容,整個天藏帝國都會因此次拍賣會而震動,只因這次拍賣會出的好東西太多了! 新的材料到手,葉銘再次和阿福投入到建設之中,不過大部分工程還是他自己包攬了,阿福則淪爲打下手了。

畢竟後續工程,除了各區域建築物,最主要的是銘刻各種陣法。

阿福纔剛踏入修行,連陣法是什麼都不知道,葉銘自然也就不指望他能幫上什麼忙!

當鋪屋舍葉銘只是用建築材料搭建了一個框架,然後直接刻畫陣法將其鞏固,所以進度十分快。

若是中規中矩修建,那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完成!而且繁瑣的工序葉銘也是不清楚,畢竟他不是搞建築的。

雖然修士也有煉製自己隨身屋舍的習慣,但那些都是法寶,真正懂建築的還真沒多少!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修士去某山頭開闢洞府了,現在都成爲修煉界的一項傳統了。

用一上午時間,葉銘將地下城的模塊大致勾勒出來了,隨後只需要買進各種設備充實內部!

地下城正面有一間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大殿,這就是當鋪了,牌匾無字,還未命名!

隨後就是:煉丹室、功法閣、丹藥閣、兵器庫、修煉塔、藥材園。

這裏的一切都由葉銘腦海中的規劃排列,可以說這裏完全變成了一個試煉之地,若不是場地不大,將之稱爲試煉之城也不爲過!

雖然葉銘只原計劃是修建一個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當鋪,但也有給葉家創造一個試煉之地的打算,讓葉家能藉此崛起強盛!

“少爺,這真的只是我們兩個人做的嗎?” 重生之妃常完美

葉銘看着已經初具規模的“地下城”也露出滿意之色,前期工程已經完成,後面只需要填充各種器物就行了。

“好了,走吧!明天我們還有得忙,真正的勞累明天才開始…”葉銘推了一下還在發愣的阿福,臉露無奈的開口。

雖然“地下城”雛形出來了,但內部卻十分空虛,如今“地下城”也只是一個空架子而已!

雖然建有煉丹室,但裏面連個丹爐都沒有,純粹就是掛着煉丹室牌匾的密室一間!而其他的兩閣一庫一園也是如此,只有修煉室塔已經刻下聚靈陣可以投入使用。

等葉銘走出“地下城”時,天已經黑了,今下午工程量大,所以他和阿福都忘記了時間,這下看來連晚飯都趕不上了…

兩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這幾日,磐石城的夜晚明顯少了往日的熱鬧,只有零散幾個酒醉的外來武者在叫囂。

“唉…世道變了!”葉銘不禁感嘆,他以前也經常逛夜市,而磐石城的夜市是十分繁華的。

“你們都讓開!”

葉銘突然聽到一聲熟悉的嬌喝,雖然相隔很遠,但葉銘還是能聽出發聲者的怒意。

葉銘面色當即冷了下來,陰沉似黑水,眼中更有殺意閃爍。

葉銘瞬間提速衝了出去,在黑夜只有宛若一道鬼影,幾經輾轉消失不見。阿福見狀也立即跟了上去!

武者的聽覺要比普通人強上太多,所以儘管爭吵隔着幾條街,但葉銘還是察覺到了。不過阿福實力偏弱沒有耳聞,所以心中多少有些疑惑!

葉銘趕到事發地,看到有三名武者正圍着一位少女,少女臉色露出羞惱但他們卻毫不在意。

那少女正是夢軒,葉銘很疑惑這麼晚了,夢軒怎麼會在外面遊蕩?

“你們在幹什麼!”葉銘咬牙寒聲開口,目光不善的盯着三人。

夢軒早就是葉銘內定的女人了,這三個混蛋竟敢調戲她,調戲自己女人,簡直是找死!

“葉銘哥哥!”夢軒看到葉銘,立即歡呼一聲跑到葉銘身前直接來了個擁抱。

三個武者先被葉銘吸引了目光,如今被夢軒鑽了空檔跑出了包圍,當即就惱怒了,更有一股被羞辱的感覺!

“小子,你TM找死嗎?”一個體態威武的中年男子轉身怒斥,神色不善充滿殺機。

葉銘原本就很氣憤,如今更是被氣笑了,將夢軒拉到自己身後,不屑開口“你可以來試試!”

“找死!”那人怒瞪雙眼喝道,同時一掌劈向葉銘。

他雖然也只是帝國最底層武者,但這幾日來到磐石城也算是作威作福囂張慣了,心中看不起這個沒落的小城市,現在被人如此不屑哪能不怒?

龍有逆鱗,人有底線!若越過一人心中底線,那和觸摸龍之逆鱗一般。而夢軒無疑就是葉銘的底線,這三人好死不活的找夢軒麻煩,葉銘是不可能放過三人的!

葉銘不想殺人,因爲那樣會結因果,不過他卻不是不會殺人,越過他底線的人他是一個都不會放過!至於因果?去TM的吧!

嘭…葉銘擡手擋住那人攻擊,形成的氣浪將他長髮吹起,白袍也是颳得獵獵作響。

“夢軒,你先去阿福身邊!”葉銘看到阿福此時趕到,對躲在身後的夢軒說道。

經過剛纔簡單交手,葉銘能琢磨出那人的實力,後天七階武者,一掌力道有一千三百斤左右,不過這應該是沒有動用真氣的結果!


“嗯…葉銘哥哥你要小心!”夢軒幼稚的小臉露慎重的點點頭,心中很擔心葉銘受傷。

中年武者很震驚,他沒想到葉銘居然能擋住自己這一擊,就算沒動用真氣也不是七階以下武者可以抵擋。不過隨後他就怒了,看到葉銘在和自己交手時還分心和少女“談情說愛”,這絕對是對自己的侮辱。

中年漢子瞬間提氣,真氣開始運行,手上的力道也不斷加重。不過葉銘沒有絲毫變色,臉上帶着詭異笑容,無論他怎麼用力,葉銘都是穩穩接住!

“呀!”中年人收手,大喝一聲,甩腳抽向葉銘,這一次動用全力,懷着殺意攻擊!

哼…葉銘冷哼,同樣一腳抽向對方,靈力與體魄力量爆發。

葉銘這一擊猶如蛟龍擺尾,蒼勁有力,靈力與體魄共同爆發,力道達到驚人的三千斤。

因爲腿部力量的爆發性更強,所以葉銘一腳的力道遠超手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