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馬天通愣神的一剎那,奶奶屍王揮掌拍在了馬天通的後背上。

Www ¤ttk an ¤¢ Ο

馬天通“噗”的一聲突出一大口鮮血,一個踉蹌沒有站穩摔在了地上。

另外兩個屍王趁機猛攻馬天通。

童男童女看到秦巖跑了,立即對視了一眼,轉過身就像獵豹一樣,四腳着地向秦巖追去。

“給吾回來吧!你們的對手是吾!”李天霸雙腳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彈射出去,落在了童男童女身後,一把抓住這兩個小傢伙的腳腕向後扔去。

媽媽屍王怕李天霸傷害到她的孩子,“嗷”的一聲向李天霸撲去,同時揮掌向李天霸的後背拍下。

恰在這時,童男童女被扔到了媽媽屍王的面前。

媽媽屍王臉色大變,當即收回雙掌,並且接住了自己的兩個孩子。

李天霸哈哈大笑起來,趁機揮掌拍在了媽媽屍王胸口。

媽媽屍王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當即被拍的倒飛出去。

“嗷!”爸爸屍王看到媽媽屍王被打,憤怒無比地嘶吼起來,雙腳點地向李天霸撲去。

“吾去!你們以多勝少,太不要臉了!吾鄙視你們,不和你們玩了!”

李天霸轉過身雙腳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向秦巖所在的方向彈射出去。

媽媽屍王和兩個孩子對視了一眼,當即分頭向李天霸追去。 不到一分鐘,秦巖他們就被追上了。

不是李天霸跑的太慢,而是慕容雪菡飛的太慢了。

慕容雪菡雖然會飛,但她畢竟是鬼靈,她的速度不能和屍王相提並論。

“李天霸,接住主人,你們先走!”慕容雪菡將秦巖扔向李天霸,然後飄到路中間擋住了爸爸屍王的去路。

慕容雪菡準備用她瘦弱的身軀幫秦巖擋住爸爸屍王,爲秦巖爭取到哪怕片刻的時間。

在飄到路中央的那一刻,慕容雪菡轉過頭看了一眼秦巖。

主人,對不起,以後雪菡不能陪你了,希望你和周小雨能和和睦睦,美美滿滿。

“吾知道了!”李天霸接住秦巖,扛着秦巖向前面飛馳而去。

“快放下我!不能把雪菡丟下!”秦巖明白慕容雪菡和李天霸要做什麼,當即大聲吼起來。

“主人,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你……”

不等李天霸說完話,秦巖念動咒語,大喝一聲,拿出一道符紙拍在李天霸的背心上。

符紙“轟”的一聲被點燃了,一道金光在瞬間鑽進了李天霸的體內。

秦巖的道術雖然無法傷到李天霸,但是李天霸還是被秦巖這一擊打的全身顫抖了一下。

李天霸手一鬆,秦巖從他的肩頭上跳下。

秦巖一邊嚮慕容雪菡衝去,一邊頭也不回地說:“李天霸,對不住了!我不能丟下雪菡!”

“主人,不可!”慕容雪菡沒有想到秦巖爲了她居然放棄了生的希望,而選擇了和她並肩作戰。

不過這簡直就是找死!

如果秦巖跟着李天霸逃走,以李天霸的速度,這幾個屍王根本追不上他們。

剎那間,慕容雪菡的眼底溼了,淚水在瞬間模糊了她的雙眼。她心中明白,秦巖這麼做完全是爲了她。

主人,如果我們今天能逃過此劫,我必對你不離不棄。

看到秦巖不顧自己性命去救慕容雪菡,李天霸在心中嘆了口氣:

吾去!主人這是瘋了嗎?爲了一個醜逼居然連命都不要了。吾真是苦逼啊!居然認了一個傻缺當主人。不過吾爲什麼會有一些感動呢?

李天霸見過太多的主人爲了自己的利益而捨棄自己的僕從,就連他非常欣賞的唐明皇爲了龍椅都殺掉了楊貴妃。

在李天霸看來,秦巖這樣的行爲就是煞_筆行爲。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唉!算了!死就死吧!反正吾一千多年前就死過一次了,也不在乎這一次了!

“吾去!有本事衝吾來!”李天霸大吼一聲,向爸爸屍王衝去。

爸爸屍王根本沒有理會李天霸,揮掌向秦巖胸口拍下。

秦巖明明知道他不是爸爸屍王的對手,但是爲了慕容雪菡,他依舊拿出槐木劍,大聲地念動咒語:“天地問道,陰陽借法,三魂不滅,七魄不朽,殺!”

槐木劍上飈射出一道金光,金光“嗖”的一聲刺進了爸爸屍王的體內。

爸爸屍王毫髮無傷,依舊揮掌向秦巖的胸口拍下。

秦巖閉上了眼睛,等待着自己被打成殘廢。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慕容雪菡飄到秦巖背後,抓住秦巖的胳膊向後拉去。

秦巖的胸口雖然躲過了爸爸屍王的雷霆一擊,但是他的左腰依舊被爸爸屍王拍了一掌。

但是就在這一刻,奇蹟發生了,當爸爸屍王一掌拍在秦巖左腰上的時候,一道金光從秦巖的左腰上亮起,還響起了“叮鈴鈴”一聲。

爸爸屍王就像被某種巨大的力量擊中了一樣,整個人向後倒飛出去,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之後,“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由於去勢未減,爸爸屍王順着地面又滑行出去好幾米,還揚起了不少塵土。

聽到“叮鈴鈴”的響聲後,秦巖在瞬間狂喜,激動無比地自言自語起來:“三魂陰陽鈴!”

該死的!我怎麼把這麼一個寶貝忘了。

之前秦巖從古墓中拿到三魂陰陽鈴後,就封住了它,怕走路的時候發出叮鈴鈴、叮鈴鈴的聲音。

李天霸最怕聽到這聲音,聽到之後不但頭疼欲裂,而且就像喝醉了酒似得走不動路。

“破屍王,有種你來啊!”

秦巖拿出三魂陰陽鈴,“叮鈴鈴叮鈴鈴”地搖起來。

爸爸屍王當即捂住耳朵痛苦地在地上翻滾起來。

李天霸也一樣,就像喝醉了酒似得搖來晃去。

媽媽屍王和兩個小屍王看到秦巖手中的三魂陰陽鈴,嚇得立即向後退開,遠遠地站在一邊。

特別是兩個小屍王,“嗖”的一聲竄到了媽媽屍王的肩頭上,抱住媽媽屍王的脖子嚇得瑟瑟發抖,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兇悍之氣。

“主人,趕快殺了這個屍王!”慕容雪菡飄到秦巖身邊。

“嗯!”秦巖點了點頭,左手搖鈴,右手揮起槐木劍向爸爸屍王的胸口刺去。

“噹”的一聲,槐木劍不但沒有刺進爸爸屍王的胸口,反而還響起了一陣金鐵交鳴聲。

秦巖這纔想起來,他的槐木劍還無法刺穿屍王的皮膚。

不過這難不倒秦巖,他放下槐木劍,拿出幾張符籙,貼在爸爸屍王的胸口,念動咒語再次向爸爸屍王的胸口刺下。

“呲”的一聲,槐木劍刺進了爸爸屍王的胸口,但是那種感覺就像用一根木棍在捅一塊豬肉一樣。

即便想往裏面刺一分一毫,都需要耗費極大的力氣。

好在雖然耗費力氣,但是槐木劍依舊一點一點地向裏面刺去。

看到爸爸屍王被秦巖制住,媽媽屍王站在遠處不停地亂跳,想過來救她老公又不敢,不救吧又不甘心。

兩個小屍王則“吱吱吱”地叫起來,那聲音淒厲無比,聽了令人心酸。

但是秦巖知道,他不能心軟,他如果放了爸爸屍王,爸爸屍王卻不會放過他。

一分鐘後,在秦巖累的滿頭大汗之後,槐木劍終於“噗”的一聲,刺穿了爸爸屍王的背後。

“轟”的一聲,爸爸屍王的胸口燃起熊熊符火,眨眼間就將它吞噬了。

看到這一幕,媽媽屍王悲傷無比地看着爸爸屍王,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與此同時,它淒厲地叫起來,叫聲中充滿了濃烈的心痛。 秦巖拔出槐木劍,轉過身向媽媽屍王以及她肩頭上的兩個小屍王望去。

看到秦巖冷冽的眼神,媽媽屍王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看了一眼快要化爲灰燼的爸爸屍王,咬了咬嘴脣轉過身就跑。

“追!”秦巖大吼一聲,向三個屍王追去。

只是人和鬼和屍不一樣,人的道術再厲害,即便達到了天師,百米衝刺的速度也不會超過八秒。

但是鬼和屍就不一樣了,它們的速度會隨着等級的提升而提升。

剛追了兩步秦巖就發現,媽媽屍王帶着兩個小屍王都快從他的視線裏消失了。

“李天霸,你幹什麼呢?趕快……”秦巖轉過頭向李天霸望去。

李天霸此刻坐在地上,雙手捂着腦袋目光呆滯地看着遠處。

嗯?這是……

秦巖有些迷糊,不知道李天霸這是怎麼了!

“主人,吾腦仁都要炸了!”李天霸委屈無比地指了指秦巖手中的三魂陰陽鈴。

秦巖恍然大悟,這纔想起來李天霸也怕三魂陰陽鈴。

秦巖轉過身,將李天霸從地上拉起來,不好意思地說:“天霸,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你也怕三魂陰陽鈴了!”

“主人,沒關係!只要你沒事就好!”李天霸拍了拍身上的土。

揉了揉太陽穴,李天霸說:“主人,那些殭屍恐怕早就跑了,咱們肯定追不上,還是回去吧!”

“不行!我必須找到駝背,同時還要確認馬天通死沒死!”

聽到秦巖的話,李天霸嘿嘿嘿地笑起來,大有深意地問:“主人,駝背被丟下的時候,你爲什麼不救他,雪菡這個醜鬼被丟下你卻奮不顧身?”

秦巖被問的十分尷尬,他乾咳了一聲,沒好氣地說:“你如果被丟下了,我也會留下來救你的!”

在駝背這件事情上,秦巖的確存有私心。

畢竟秦巖和駝背不怎麼熟,充其量只是一個普通朋友,他是不會因爲駝背而冒生命危險的。

但是慕容雪菡和李天霸就不一樣了。

如果他們遇到了生命危險,秦巖會奮不顧身去救的。

聽到秦巖這樣說,李天霸調侃的笑容頓時凝固在臉上,他沒有想到自己在秦岩心中的地位這麼高。

主人對我真好! 日月同輝 吾以後一定也要對主人好!

李天霸在心中暗下決心。

“是不是有點小感動啊?走吧!我們回去找駝背和馬天通去!”秦巖一眼就看穿了李天霸的心事。

“切!吾纔不相信你的話呢!”李天霸撇了撇嘴口是心非地說,將秦巖提起來背在了後背上。

不一會兒,李天霸揹着秦巖來到了馬天通和爺爺屍王、奶奶屍王鬥法的地方。

地上滿是殘肢斷臂,碎肉鮮血,濃重的血腥味嗆人至極。

馬天通除了頭顱比較完整外,全身上下都被撕成了碎片。

秦巖怕馬天通的魂魄逃走,撿起地上的一塊碎肉,拿出符紙念動咒語開始招魂。

馬天通魂飛魄散,什麼也招不到。

秦巖鬆了口氣,也嘆了口氣。

鬆氣是因爲馬天通魂飛魄散了,嘆氣是因爲馬天通畢竟是自己的師伯,最後卻落得這樣的下場。

“我們走!”秦巖跳到李天霸的後背上。

來到寺廟,駝背還躺在地上,他的身下流了一大灘血,眼看就要因爲失血過多而死了。

秦巖幫駝背簡單的包紮之後,立即給唐小夢打電話,讓她帶着救護車趕來。

秦巖讓李天霸揹着駝背趕快往山外面走。

十多分鐘後,他們來到了山口外面的路上,這時唐小夢帶着警車和救護車也來了。

救護車將駝背接走了。

警車上面跳下來三個警察,隨秦巖又返回了山裏面,處理事故現場。

一直折騰到凌晨兩點多,警察們纔在現場取證完,並且將現場收拾好。

好在秦巖和唐小夢關係比較好,他沒有被帶回警局做筆錄,還被唐小夢送回了學校。

學校晚上早就關門了,秦巖不得不翻牆回宿舍。

好在秦巖現在有慕容雪菡和李天霸,別說是翻牆了,就是翻樓都是簡單加輕鬆。

翻過圍牆,秦巖進入了學校北面的小樹林。

小樹林裏面顯得十分寧靜,一旦有風吹過,樹葉就會響起“嘩嘩譁”的聲音,樹葉的影子則在地面上搖來晃去。

以前的秦巖,打死也不敢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走這種路,他怕走進裏面被嚇死。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秦巖根本什麼都不怕。

走了一會兒,秦巖突然聽到有“嗯嗯啊啊”的聲音。

這種聲音和動作片裏面的聲音一模一樣,不過沒有動作片裏面的聲音大膽放浪,好像在故意壓抑自己的聲音。

嗯?這是……難道有男鬼和女鬼在這裏面做苟且之事?

秦巖覺得人是不敢在這個時候,在這麼陰森的地方辦這種事情。

秦巖拿起右手,將食指豎在嘴脣上,示意大家不要出聲,然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躡手躡腳地向發出聲音的方向走去。

李天霸緊緊地跟在秦巖身後。

慕容雪菡不好意思跟過去,怕看到令她尷尬的一幕,悄聲給秦巖傳音:“主人,我就不過去了!”

“好的!”秦巖給慕容雪菡傳音。

當秦巖走到目的地的時候,他看到一男一女兩個人緊緊地抱在一起,他親着她的脖子,她親着他的脖子。

我去,居然是人,這兩個傢伙膽子也太大了吧!難道不怕鬼嗎?

而且他們明明沒有做羞羞的事情,但是發出的聲音爲什麼那麼令人浮想聯翩呢?

親個脖子至於嗎?有那麼銷魂嗎?

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準備轉過身離開,他也不想打擾這對野鴛鴦。

萬一把對方嚇的不舉可就麻煩了。

男人嘛!什麼都可以不行,就是那裏不能不行。

不過緊接着秦巖發現這個男的背影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

咦?他是……

女的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擡起頭向秦巖這裏看來。

當秦巖藉着月光看清楚女孩的臉後,心中驚訝無比:不會吧!怎麼是她!

與此同時,秦巖還看到女孩的嘴裏面有四顆犬齒,犬齒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陰森的寒光,而且上面還沾着鮮血。 她怎麼變成殭屍了?這怎麼可能?

秦巖以爲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再次向對方看去。

我去,居然真的是她!這也太離譜了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