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算剩下還有著五個人,成功地逃走了。

但代表著這個戰隊,基本上也是徹底的廢掉了,不要說之後與胡彪他們繼續團戰;剩下的這麼三貓兩狗的實力,正常情況之下連任務完成都基本沒戲。

只能是一個任務失敗,被系統抹殺的結果。

就這樣,胡彪在轉動了腦筋的過程之中想到了一個可能性,當即就是對著系統吆喝了起來:

「系統出來說說看,你這次還會做出系統調整,偷偷地拉偏架么?」

然而面對著胡彪的這麼一個問題,系統像是打定了主意裝死一般,半天都沒有任何一點反應。

這讓胡彪感到無趣和失望,因為他還希望系統能夠給菠蘿地海戰隊拉拉偏架。

因為這樣一來,戰後就能繼續對著系統要補償了;主要是上次與楓葉戰隊的團戰後,系統給出的五選一補償,每一種都是那麼的誘人。

問題是本次團戰的情況,真如同胡彪想得那麼簡單么……

同一時間裡,同樣是在伏爾加格勒的城市中,不過是距離著胡彪他們所在的區域,有著差不多半個城市的位置上。

才是結束戰鬥的波藍戰隊,現在正是處於一場全體的狂歡之中。

因為他們進攻的區域,是伏爾加格勒的一處博物館。

雖然面對著德棍快速的撤退,毛子已經提前將博物館中的一應藏品打包,打算運往了安全的西伯利亞大後方。

但是因為運力、德棍來得太快等種種原因,還是有著一小部分留下了。

然後,看著這些在現代位面,完全能賣出了大價錢的藏品,剛剛解鎖了物資和商城的波藍戰隊上下,那是拚命地往身上裝。

但是其中最值錢的那一部分,都被他們的指揮官一一地收起。

主要是這貨手上,同樣有著一個空間戒指,還是容量達到了2立方、比中洲戰隊容量更大的一個。

然而很快之後,這些人才是發現更大的驚喜還在外面。

因為他們忽然收到了系統一個額外的任務,雖然不知道系統為什麼要這麼做,本次怎麼就這麼好說話了?

但是豐厚的獎勵,依然讓他們所有人的興奮了起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九尾啊嗚一聲,覺得不能逗下去了,有人要發飆了。

於是咳嗽了一聲,「那就你手裡這一條吧,我要吃麻辣的。」

「行,那就烤麻辣的。」

雲蕭上了岸,開始處理魚,這條魚很肥,目測二十幾斤重是有的。

雲蕭前段時間處理魚,處理出了不少經驗,所以處理起來很快,三兩下就掛掉魚鱗,處理好了魚。

沒時間回去尋帳篷,他重新拿出一個,撐起。

然後架著烤架,準備開始烤魚,這魚當真是肉質鮮美,光是這麼烤著,原味看著就很香。

但是九尾要吃麻辣的,所以雲蕭分出了一半,給它做成麻辣的。

辣椒是之前雲念給他準備的,就怕這種情況,之前在試練塔里,用掉了差不多一半,現在也沒剩多少了。

所以他往魚上撒得不多,九尾抗議,「我要辣一點的。」

「沒多少辣椒了,還不知道在這裡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娘親,所以以後你還想要吃的話,那就聽我的,懂我的意思嗎?」

九尾自然懂,它雖然是靈獸,可智力偏高。

「哎,真是口福都要被限制,不開心了。」

「嗯,確實是。」

一條魚烤好,九尾跟雲蕭,一人分了一半,吃得那是滿口流油,這魚當真好吃。

什麼也不放,吃著也不腥。

吃飽喝足,雲蕭就往帳篷里躺下,九尾竄進去,形體變小,窩在他脖頸邊,毛茸茸的,很暖和,昏昏欲睡。

雲蕭想了想,又爬起來,「我得先去碑文那邊留下一點記號,到時候娘親好認出我,我們則可以先暫時住在這裡。

這裡訓練方便,藥材也有,還有食物。」

那七彩果,他暫時不準備摘,似乎還沒有完全熟透,書上有記載,完全熟透的七彩果,會呈現出淡金色的色澤。

而現在,那些七彩果上都沒有,所以他認定,那些七彩果,還沒有熟透。

聽了他的話,九尾睜開眼睛「行啊,那你就先按照你的方式做,不行咱們在合計。」

「行。」

雲蕭單獨行動,才離開不久,九尾就聽到朦朧中,威嚴無比的聲音。

「九尾。」

「麒麟君。」

麒麟聲線渾厚,如遠古飄來,「你將人都盡數帶到這裡,你的使命算是完成了,往後,你不提點也沒關係,天道捕捉厲害,你也藏不住;

能不提醒,就不要提醒吧。」

「可是……」

麒麟,「我留下的七彩果,還未熟透,等你主人跟君上他們會合后,七彩果的成熟期,將會來臨,到時候君上恢復記憶;

我們離出來的時間,就不遠了,這麼多年,該跟靨算的賬,也該算上一算。」

「我聽麒麟君的。」

聲音消失,九尾透過帳篷看了一眼七彩果,內心無比安定,它等的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往後,不管什麼,都不能將他們再次囚困。

寧死不困。

這些年,真的太漫長了。

雲蕭回到石碑那邊,用匕首在碑文之下刻了一把蕭,只要雲念看到,就能知道他來過這裡,看了看,深感滿意。

他這才轉身離去。

順道收走了自己的帳篷,這可是好東西。

不能浪費。

……

軒轅執自從來到這地方后,虛弱得厲害,總覺得有什麼要衝破他內臟掙脫出來,靈力是他壓不下去的亂。

雲念只能不斷的給他灌下丹藥。

可治標不治本,她們還得繼續找儘快出去的辦法。

這些天,重明鳥們都沒閑下來,都在不斷的尋找出路,可探遍了,也沒能找到,除了破開頂上的封印,沒有其他辦法。

雲念對陣法是有一定的造詣,但是並不是說精通無比,她別的也做不了,只能試試。

她給了軒轅執足夠的丹藥,坐在陣法之下,觀摩起了陣法來。

封口的陣法,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她錯覺,在她觀察的同時,陣法居然也在教導她。

她眨了眨眼睛,覺得自己魔愣了。

讓善羽來看看,這個陣法是不是會動。

善羽看了好久,堅定無比的搖頭,「不會動。」

神奇。

就,離譜。

難道這陣法只針對她?

雲念也顧不上其他,既然陣法教人,她自然要學啊,空閑下來,就去跟軒轅執說。

軒轅執看著他眉飛色舞的臉,微微笑,「你開心就好。」

「可這陣法有點多,我學不完,你豈不是要一直在這裡受折磨?你傷心難過嗎?」

「並沒有。」

雲念心滿意足,「你放心,我會儘快的,你臉色實在是太難看了,給你這麼多丹藥,都沒什麼用。」

軒轅執笑笑,「沒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算了,跟你說不明白,你這人向來都不怎麼在意其他東西,你聽我的,好好吃藥。」

「嗯。」

雲念敞開手做事,總是格外專註,這種專註力讓重明鳥一族的長老們都自嘆弗如。

善羽則不放過一次機會對阿五進行特訓,還教導阿五重明鳥一族的絕技。

白四重黑等人現在也非常努力,因為之前阿大幾人說他們臉上有毛實在是奇怪,現在兩人都是俊秀少年郎。

重明鳥一族,就沒有丑的。

所以阿大幾人還忍不住吐槽,早知道你們這麼好看,就讓你們繼續丑著,不然這麼一襯托,我們就巨丑無比。

白色幾人哭笑不得。

阿大伴隨著修鍊,伙食吃得也好,滿身肥膘居然輕減了幾分。

不僅如此,有了雲念的丹藥加持他修鍊上也精進了不少。

阿三阿二阿四,見阿五和阿大都十分uli

ix,自然也不會放任自己腿部,訓練起來,那都是不要命的訓練。

雲念瞅著大家也努力,長長分發丹藥。

她跟個寶庫一樣,讓大家都有種她丹藥巨多且用不完的錯覺。

對此雲念表示,「你們可真是天真。」

眾人:「……」

即便如此,雲念的丹藥供應,依然很充足,雲念給他們的一個忠告就是,不要太過依賴丹藥而提升實力。

不然得不償失。

這道理,大家都懂,所以對丹藥倒是慢慢的敬而遠之,只有突破階層的時候,需要借力用一下。

那時候,雲念是不阻止的。 經過這場比賽,沙爾克04是不是會考慮換帥?

目前看好像不太可能,但其實也是很難說。

賽季開始前,沒有人會想到過去4個賽季在奧格斯堡有口皆碑的魏因齊爾會在新東家遭遇如此慘淡的開局。

聯賽前兩輪全敗且0進球,本場比賽還凈吞4球。

由此,年僅41歲的魏因齊爾成為沙爾克隊史首位一上任就遭遇聯賽兩連敗的主帥。

沙爾克04上一次開局兩連敗是在6年前,時任主帥馬加特最終未能堅持到賽季結束,朗尼克在賽季結束前兩個月接手。

那個賽季,擁有勞爾的沙爾克04最終排名第14,僅比倒數第3名門興格拉德巴赫多4分。

但「礦工」在德國杯奪冠,歐冠還歷史性殺入半決賽,看上去更像是個成功的賽季。

如今,魏因齊爾想要拯救自己和球隊,似乎也要寄託其他兩項賽事。

在歐聯杯小組賽首輪,沙爾克04客場1比0完勝了如今的法甲領頭羊尼斯,無論場面還是結果都堪稱完美。

按照賽程安排,沙爾克本周末要做客霍芬海姆,接着下周中要在歐聯杯小組賽第2輪主場迎戰薩爾茨堡。

目前霍芬海姆前兩輪也是一勝難求(全平),狀態平平,而薩爾茨堡的實力遠在沙爾克04之下。

如果這兩場能全部拿下,魏因齊爾與球隊都有望卸掉巨大的心理包袱,觸底反彈。

到了10月中下旬,三條戰線全面鋪開,沙爾克04在德國杯第2輪要做客目前在德乙墊底的紐倫堡,這同樣屬於一場可以拯救(或者毀掉)魏因齊爾的比賽。

而楊白起則再次「邂逅」了EHK電視台的美女記者米婭。

這個身材高挑,擁有傲人大長腿的美女顯然是專門等著採訪楊白起。

「楊,我們又見面了!」

米婭開始了套近乎。

「是啊,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楊白起笑着回答道。

「中國文化真是博大精深,你隨便說一句話都有深刻的哲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