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這樣,我直接去了關子昌的家,又走進了他的家中,在發現無人之後,又跑去問了他們的鄰居。果然,在我多番打聽下,有人告訴了我李宏波的電話號碼,說是這個叫李宏波的年輕人留下來的,上次忘記告訴我了。我還從他的口中得知,這個李宏波貌似是個很有錢的人,上次來的時候,開的一輛價值幾百萬的車子呢!

要來了電話號碼,我又發現了一個棘手的問題,我沒電話啊!也不怪我沒電話,即便給我電話,我也不知道打給誰,所以電話對我來說可有可無。

但是電話到了用的時候才知道很需要啊!不過雖然我沒有,可是給我電話號碼的的這位他有啊,於是我問他借了電話,然後按照這個李宏波留下的聯繫號碼便撥了過去。

不一會兒,電話通了,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道朝氣蓬勃的聲音

“喂!哪位?”

“請問你是李宏波嗎?”我謹慎的問道。

“對對?你是……”

“哦!你先別管我是誰,我想問一下,是你接走了關子昌的奶奶嗎?”

對方一聽我這話,連忙回道:“對對對!請問你是……”

“哦!我是關子昌的一個朋友,自打關子昌出事兒了後,我就一直記掛他的奶奶,請問她老人家還好嗎?”

“好是好!就是老喊着想她的孫子,不過我沒告訴她她孫子成了通緝犯。對了,我想問一下,關子昌這傢伙不像是個壞傢伙啊,怎麼就成了通緝犯了?”

聽對方這樣問道,我回道:“這個一言難盡啊!暫時說不得!”

“那你知道關子昌在什麼地方嗎?”對方又問道。

“他…哦!他去了很遠的地方,先避避風頭去了,等事情真相大白了,還了他清白,他就會回來!對了,這位李先生,你住在什麼地方,怎樣能找到你?”我又問道。

“如果你想要找我,可以來海天集團,我是做網站的,就一個程序員而已,不說了,我這手頭還有點業務,咱們有空聯繫?”

“好!你忙你的,方便的話我會去找你!”

說完,我就掛斷了電話。

程序員?程序員能開幾百萬的車子?我怎麼就那麼不信呢……

掛斷了電話後,我便拿着人家的電話準備離開。

“喂喂喂!年輕人,你怎麼把我的電話拿走了?”對方急了。

“電話?”

我一看我手裏還攥着人家的手機,於是忙說了句抱歉。可是一想到我有可能還需要用手機的時候,我便有了主意。

“這位大叔,你這手機我買了,多少錢?”

“你買了?這個是老年機,不值錢,我就是圖它電池抗用,而且打電話聲音大!”對方回道。

“電池抗用?我就適合用這樣的手機!”說着,我從我的錢包裏拿出了兩千塊錢,將錢放在了大叔的手中而後就揚長而去。

“喂!年輕人,用不了這些錢! 沙漠中的農場 喂!喂!”

任他怎麼叫喊,我都沒有搭理他。

在我走後,我清晰的聽到,那個大叔嘴巴里嘀咕着:“怎麼窮成這樣的老關家,最近這朋友都這麼有錢啊?之前的那個是開好車的,這個直接給我兩千塊錢要了我那個丟大街都沒人撿的破手機,這是怎麼個情況……”

將手機揣進了懷裏,我便直接溜溜達達的回到了陀螺山。我準備回來先美美的睡一覺,然後等着虞墨奶奶給我帶來的消息。

本來說好的石新和對方是明天見面,可讓我想不到的是,今天對方就等不及了。晚上十點左右,虞墨奶奶便回來找我了。

見到我後,虞墨奶奶便回道:“柳萍又派那個人來了!”

“怎麼說?”我饒有興趣的問道。

“柳萍在聽了石新的第一個要求,果真給他搞了一個貓女一個狐女,看的石新眼睛都直了!”

“我說奶奶,說重點!”我可不愛聽石新那些破事。

“哦!對方說,柳萍不答應石新的要求,說要聯繫石新她會親自找到他的。”

“那石新按照我交代的那一套話說了嗎?”我問道。

“石新說了,他按照你的告訴對方,他要直接面見柳萍,要是柳萍不肯見她,他就會把這個鑰匙交到一個名叫屠寬之人的手中。石新還照你的話說,只給柳萍兩天的時間,要是她不來見石新,那這個鑰匙就會落在你的手裏,然後將由你帶到鬼蜮森林去,永遠都讓她找不到的!”

“對方怎麼回答?”我問道。

“對方聽說石新要把鑰匙交給你,這一點上似乎並沒有覺得驚訝。但是在她聽說,石新要把鑰匙交給你,然後讓你帶到鬼蜮森林,讓鑰匙永不現世,這她聽到後,我在暗處明顯能感覺對方緊張了起來!”

我聽到虞墨奶奶的彙報後滿意的點了點頭。我知道要是硬跟柳萍拖時間,我拖不過她,七天時間一到,兩大高手到位,她就有了跟我力拼的實力。但如果她真的在乎這枚鑰匙的話,我直接放出這樣的話,我相信柳萍肯定會急的。看來我想的沒錯,這枚鑰匙確實不簡單。

從懷裏拿出了這枚古樸的鑰匙,我心裏泛起了嘀咕,這鑰匙到底意味着什麼?難道左關雲就是因爲這枚鑰匙至今生死不明?千妖島代表着什麼?古長青又表示着什麼?這好多的未解之謎還等着我去慢慢解開呢! 想要證明他不是上官狸,除非他真的不會煉丹,否則絕對就是上官狸,而且,沈若風更加想看那樣煉丹的上官狸,要如何改變煉丹手法,和正常的煉丹師一樣煉丹……

沈若風的心思,墨九狸自然清楚,她之所以跟來了,並非她真的怕了沈若風和夜瑾兮,而是因為她確實有事要離開黎城了,但是走之前必須解決掉沈若風和夜瑾兮兩個人,否則以後也會很麻煩的……

這才是墨九狸跟著來到沈若風和夜瑾兮來到煉丹盟的原因,而此刻他不過是在等罷了,等兩個人來,等一個時機罷了……

白未央覺得有些無聊了,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雖然不知道墨九狸賣的什麼關子,但是看墨九狸的動作,白未央就猜到墨九狸是在拖延時間了……

至於花無悔真的是盡職的做一個護衛,一直站在墨九狸身後一步之遙的距離,隨時都會保護墨九狸的!

花無悔的做法墨九狸也沒拒絕,本身她也並不是特別打算想讓花無悔跟著,但是既然已經認主了,她總是要看看的,如果不適合,到時候再解除契約也行……

墨九狸慢悠悠的把藥材選好,交給身邊的花無悔,好半天才選好了幾株藥材,這麼明顯一看就是在墨跡時間……

「你在搞什麼鬼?煉丹而已,你至於選個藥材還這麼慢嗎?」夜瑾兮實在受不了的直接坐過來瞪著墨九狸問道。

「我在找我認識的藥材啊,不然我那知道能不能煉製出來丹藥,炸爐可是會死人的!」墨九狸頭也沒抬的說道。

「你不是煉器師嗎?那個煉器師不會煉丹啊?直接拿幾個藥材去煉製就行了,我看你分明是在拖延時間,我告訴你,今天要麼你就自己發誓,證明自己不是上官狸,要麼別在這裡浪費時間,不管等會兒你煉丹后是不是上官狸,我都不會放過你的……」夜瑾兮冷冷的威脅道。

墨九狸聞言,去拿藥材的手一段,然後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藥材殘渣,看了眼花無悔手上托盤裡面的幾株,剛才被自己選擇出來的藥材,然後又看向了夜瑾兮……

唇角微微一勾,衣袖一揮……

「嘭……」的一聲輕響。

花無悔手裡的托盤被墨九狸打飛出去,直接對著的就是盯著墨九狸的夜瑾兮臉上……

「啊……你找死!」

夜瑾兮完全沒有想過墨九狸敢對自己出手,所以毫無防備,被墨九狸的藥材打個正著。

而且,也不知道為什麼,分明看起來幾株尋常藥材,刺到臉上讓她感覺皮膚灼熱無比,伸手一摸臉頰,一手的鮮血,讓夜瑾兮頓時瘋狂喊道……

沈若風,白未央,包括站在墨九狸身邊的花無悔,誰也沒有想到墨九狸會忽然間對著夜瑾兮出手,花無悔和沈若風不清楚墨九狸的手段,白未央可是十分清楚的……

看著夜瑾兮抓狂憤怒的模樣,白未央心情大好,早就看沈若風和夜瑾兮不順眼了,還是小狸兒粗暴,直接就動手了! 聽虞墨奶奶跟我彙報完這些後,我讓她速度回到了石新的身邊。我知道現在石新身邊離不開人,保護石新是我眼下的重中之重。而誰能保護石新,唯有虞墨奶奶這個鬼帥。我發現我白天身邊能用的上的好像也就虞墨奶奶和石新了。

但出乎我預料的是,只是過了一天,柳萍所派來的那個人便回話了,說是柳萍答應了石新,一天之後,柳萍會準時跟石新見面的!

這非但沒有讓我欣喜若狂,反倒是讓我更加警惕,柳萍就這麼輕而易舉的答應了?是鑰匙太重要,所以柳萍必須這樣冒險,還是這中間會藏着貓膩。

我已經不再是那個懵懂無知剛從大山裏下來的單純少年了,跟這種成了精的老妖怪打交道那就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同時要堅信,她們絕對不會白白讓我撿到便宜了。

既然聽到對方說柳萍要出現,我自然要親自過去瞧上一瞧,我倒要看看,柳萍是怎麼個出現法!

次日一早,我就在虞墨奶奶的指引下向着石新的落腳點而去。算算時間,這一天剛好是一週裏的第三天,拋去這一天,就說明留給柳萍的時間還有四天,這四天,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她拖下去,否則,所有的事情就都對我不利了!

往好了算,如果來的兩個高手都是七級鬼帥那樣的級別,我憑藉一個七級鬼帥的虞墨奶奶能是對手嗎?往壞了想,要是真出現了八級那樣了不得的對手呢?老頭子什麼時候突然出現我可拿不準,這萬一要是不出現幫忙呢?

所以說,能在七天之內解決了柳萍,我是絕不會手軟的!

不大一會兒,我在虞墨的帶領下來到了石新的落腳點。讓我大跌眼鏡的是,石新的落腳點居然是……

居然是莊雅以前住的那棟別墅!

按理說莊家破產,這別墅理當被封纔是,但沒想到這居然成了石新的落腳點。

更讓我無語的是,石新居然在這棟別墅裏當起了土皇帝,在我走進這個別墅的時候,這傢伙他也不知道在哪找來的一張帥氣小哥的皮囊,左擁右抱,享受齊人之福,不!是齊鬼之福!

摟着左邊的是一個有着貓耳朵的貓女,長的樣子看上去特別的青春,渾身上下散發着學生妹的味道。變態的是,石新居然給她穿上了女僕服。

右邊的是一個狐女,也是有着一對尖尖的耳朵,留着一條雪白的尾巴,顯得嫵媚多嬌,一顰一笑間更是媚態橫生。特別是她還穿着一套火紅色的裙子,更是讓人忍不住的吞着口水。只是這個狐女穿成了這樣,讓我想起了當初在賓館遇到柳萍的時候,她當時也是穿着一身火紅色的裙子。

當石新見我從別墅外走進來的時候,他連忙一把推開了自己身邊的貓女狐女,而後一臉敬畏的看着我道:“主人,你來了啊!”

我衝着石新笑了笑道:“你這個鬼東西倒蠻會享受啊!美女在懷左擁右抱,還真是風流瀟灑啊!”

石新見我這麼一說,尷尬的撓了撓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突然見石新這麼喜歡女人,我眼珠子一轉,又對着石新附耳輕聲的說了一些話。

當我傳達完我要說的話後,石新突然一臉邪笑的看着道:“主人,這樣行嗎?”

“怎麼不行?”我也是一臉奸笑的看着他。

“嘿嘿!要真是那樣,我可是求之不得了呢!”

看他那一臉淫蕩的樣子我也是服了,於是我轉移話題問道:“石新,跟對方約定好幾點見面?”

“中午十二點!”石新簡單明瞭的回答。

“中午十二點?”在聽到這個時間後,我看了看窗外的天氣。外面日出東方萬里無雲,是一個好的不能再好的天氣,相信到了中午十二點,那火辣辣的陽光足以烘烤着大地。

正午時刻,陽氣正足,這是有意在削弱陰暗之物的能力嗎?

不過我倒是不怕,雖然虞墨奶奶不能一整個白天都出現在外,但是頂一會兒赤炎的烘烤我估計她還是能受得了的。

就這樣,我和虞墨奶奶還有石新就在別墅裏等待着,等待着對方向我們傳遞消息。

大約十一點鐘左右,一隻白色的鴿子突然透過打開的窗戶飛進了別墅內,石新趕忙抓住這個鴿子,從鴿子的腿上發現了一張紙條。

“暈!信鴿?現在還流行這東西?他怎麼直到把信捎到這裏?”我好奇的問道。

石新回答道:“這個我不知道,反正我出現在哪裏,柳萍他們都知道,似乎是她在我的鬼身之上留下了什麼印記。”

“這樣啊!怪不得你們聯繫不到她她卻能聯繫的到你們,原來她早已對你們種下了印記,這個賤女人果然是不簡單,任何事情都做到滴水不漏!”

當石新打開了這信之後,信上是這樣寫道的

:來小巫山山頂會面

“小巫山?”聽到這個名字,我突然臉色一緊。

小巫山我知道,就在城市學院的後面,這個山並不大,但卻有一個特點,這個山頂是被軍隊修過的,當初給修成了反導彈基地,所以整個山頂是由水泥鋪平的!換句話來說,這是一個平頂山!

之所以我會臉色一緊,那是因爲這個平頂山面積不少,周圍根本就沒什麼遮擋體,也就是說,要是柳萍約見石新,我和虞墨奶奶是沒有辦法靠近的!

這可是一件麻煩的事兒,那樣的話我們就不能保證石新的安全了。

不過我摸了摸我懷裏的陰兵冊,一下子我就釋然了。既然我有陰兵冊在手,萬一石新要是真出了事兒,大不了我把他喚回來,這樣就可以確保他平安無事了。

不過這一趟我和虞墨奶奶還是要去的,既然不能登上山頂,那我們就窩在山底下偷瞄着,見機行事也就是了。

跟房間裏的貓女狐女來了個吻別後,我便跟着石新他們向着小巫山的方向而去。在走出了別墅的大門後,我突然衝着虞墨奶奶使了個眼色。

虞墨奶奶心領神會,而後便對着我和石新裝模作樣道:“這個你們先去,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情要辦,馬上回來!”說完,虞墨奶奶就裝模作樣的拄着柺杖向着遠處走去。

“誒? 秋平葉界 主人,這算怎麼回事兒?她不出面,那萬一出了事兒,咱倆不是白送人頭兒嗎?” 從九叔電影開始為僵 石新發着牢騷道。

“你放心就是,咱倆先走着,一會兒奶奶就能跟上了!”說着,我推着石新便向前走去。

虞墨奶奶當然不會有什麼事兒,而是早在之前,我便讓他留意了那石新左擁右抱的貓女和狐女!

我不是傻子,我知道石新好色,但還沒好心到考慮幫他問柳萍要貓女狐女。之所以我讓石新提出這個要求,那就是故意讓柳萍在石新的身邊下圈套!

我相信柳萍不會錯過這樣的一個機會,估計我們這前腳剛走出別墅,那個貓女狐女就開始忙着找人通風報信去了。

而我調走虞墨奶奶,就是回頭給我抓個現行!

果然,在我和石新剛走出沒多遠的路程之後,虞墨奶奶便火急火燎的飛馳而來。到了我們的面前,虞墨奶奶大喊道

“這趟不能去!”

“怎麼了?奶奶?出了什麼事兒?”我好奇的問道。

“那個後孃養的柳萍賤人請了一山的捉鬼道士,在小巫山上佈下了正陽焚煞大陣,就是等着我們過去。我相信等咱們去了,加上正午十二點,天火正旺,保證燒的連骨頭渣都不剩了!”

“啊?真的假的?老婆子,你怎麼知道?”石新問道。

“還不是從你身邊的那兩個狐女貓女的身後偷聽到的,然後那兩個傢伙被我給打死了!”

“打死了?我靠!”

“你靠什麼靠!正陽焚煞大陣別說我一個七級鬼帥,就是一個八級鬼王都不見得能對付,幸虧咱們小主人留了個心眼,要不然全得死光!”虞墨奶奶沒好氣的說道。

“那怎麼辦?”石新看向了我們。

我衝着虞墨奶奶道:“奶奶,你飛到小巫山的半空,離着小巫山遠點,小心安全,在半空中給我喊話!就說別讓他們擺什麼正陽焚煞陣了,要是下午二點鐘,柳萍那個賤人不來這個別墅跟石新辦狗事兒,這什麼鑰匙我就給她丟到鬼蜮森林,讓她到死都看不見!” 「該死的,你個賤人,竟然敢傷我,去死吧!」捂著疼痛的臉,夜瑾兮頭上還頂著一株藥材,憤怒的瞪著墨九狸吼道。

然後不等墨九狸開口,手裡浩瀚的靈力,便直接推了出去,大有直接滅殺墨九狸的意思……

沈若風想要阻止夜瑾兮,但是看著墨九狸,也覺得對方太過囂張了,給點教訓也好,於是站在一邊沒有動……

只是他不動,不代表別人不動!

墨九狸看到夜瑾兮的攻擊,絲毫未動,白未央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身影一晃來到墨九狸的身邊,伸手一環將墨九狸帶著來到一邊,連帶著把愣住的花無悔也給踢到了旁邊,輕鬆躲開了夜瑾兮的攻擊,另外一隻手還直接打了夜瑾兮一掌……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白衣飄飄的跟個神仙下凡救世似的,帥的不要不要的……

只是一開口子,瞬間謫仙形象就蕩然無存了!

「小九,你找死啊,沒看到別人打你,你還不躲!」白未央將墨九狸放下說道!

「她是高手,我又躲不開,再說什麼都我做,你跟來當擺設嗎?」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行吧,看在你誇我的面子上,我原諒你了!」白未央十分滿意的說道。

可是夜瑾兮和沈若風的臉色卻變得無比難看,沈若風臉色難看是因為白未央動了他都沒反應過來,更加沒有察覺到,直到看到白未央的身影才知道……

夜瑾兮不僅是臉色難看,簡直就是狼狽不已,被白未央的一掌雖然沒打的如何,卻是直接將她逼退了數步,要不是她站穩了,搞不好就跌倒在地了……

如果在這裡被人打倒在地上,她還有什麼顏面啊,真的是丟盡了九重天夜家的臉了……

「你是誰?」夜瑾兮站穩后,瞪著白未央問道。

「你老年痴獃嗎?之前不是告訴你了,我是我們家九少爺的老師!」白未央嫌棄的看著夜瑾兮說道。

「你來自九重天!」夜瑾兮瞪著白未央問道,雖然是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能在她暴怒時輕鬆救人,還能擊退她的,說是二重天的人,打死她也不信,她又不是傻子,這個白衣男子,絕對是九重天的人!

「你說是就是吧,總之今天我在這裡,不管你們誰,也別想動我們家小九一根頭髮,否則就算你們是丹神府的人,我也照殺不誤!」白未央終於霸氣一次的說道。

「呵呵呵……你想跟我夜家還有丹神府為敵?」夜瑾兮聞言冷笑的看著白未央問道。

「你覺得是那就是吧!」白未央無所謂的說道。

「風哥哥,你聽到了嗎?這些人分明就不是什麼上官狸,而是來自九重天的!」夜瑾兮看向一邊臉色難看的沈若風說道。

沈若風的臉色可以說是黑如鍋底了,當初一個上官狸就是被一個黑衣男子救走的,但是當初那人被夜瑾兮給打傷了,顯然實力不如夜瑾兮,可是這個白衣男子的實力,很有可能跟自己和夜瑾兮差不多…… 狗急了還跳牆呢!我本以爲到了這個時候,我事事都牽着柳萍的鼻子走,但沒想到,這個老女人還真是能算計,處處給我下套子,這要是我一個不小心再進去,尼瑪,後悔一輩子!

所以我也實在是忍無可忍了,直接對着虞墨奶奶下達命令道。

虞墨奶奶也不囉嗦,直接沖天而起,如黑色的鬼魅一般向着小巫山的方向而去。

等虞墨奶奶走後,石新對着我問道:“主人,什麼叫辦狗事兒?”

“你這麼風流你不知道?”我瞪着眼睛看着石新。

石新裝作一副很不解的樣子。

“就是讓你把柳萍這個賤女人給我上了!就像那晚對貓女莊雅那樣!”

“啊?真的啊!你之前在別墅裏不是說,讓我們見面我再跟她提這個要求嗎?”石新問道。

石新說的沒錯,剛纔在別墅裏,我是偷偷在她他耳邊說道,要是真見了柳萍,就讓他說,讓柳萍伺候他一宿,等伺候他舒服了,就可以考慮給她鑰匙這碼事兒了。可是柳萍實在是太不是東西了,我要是不精明點,差點着了她的道。所以我纔會突然火大。

見石新一副喜出望外的樣子,我衝着石新問道:“你很喜歡柳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