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連他都在奇怪我爲什麼要這麼做,我只是說了幾聲謝謝,也沒有和他解釋什麼。

後面的四個警察全部站起來後,走到了我們這邊,問警察頭頭還要不要帶我去警察局,警察頭頭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說是今天可以先回去,明天自己再去警察局接受調查就好了。

錢樂聽後很開心地跳了起來,然後帶着我和錢玉明離開了醫院。

在回去的路上,錢玉明一直在埋怨錢樂,說她爲什麼一定要摻和到我的這件事情中來,這可是殺人案,又不是普通的案件。

而錢樂卻一直在替我辯護,說我不是那種人。

她越說,我就越感到慚愧,我這種人不值得錢樂信任,也不值得她那麼地爲我付出。

我想要對錢樂說出真相,其實那三個人都是我殺的,只是,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可仔細想了想,這種事,我說了,誰相信呢?

說出來,就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有誰殺了人自己卻不知道的,除非這人見鬼了吧,但是他們也不相信這世上會有鬼。

我好糾結怎麼跟錢樂解釋這件事情,最後還是忍住沒說。

到了錢樂家中,她讓錢玉明先去飯店幫忙,而且不許把我的這件事情告訴她爸媽,她怕錢玉明的嘴太快了,把事告訴她爸媽之後,她爸媽會對我有什麼看法。

錢玉明嘴上是答應了,但實際上,他還是說了。

因爲在半小時之後,錢樂就接到了她媽媽的電話,說是讓我趕快離開他們家,不要給他們家帶來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生意人嘛,就是不想惹到些不必要的麻煩,我還聽到電話那頭她媽媽說可以給我一萬塊錢逃走,也算是朋友一場的份上,但是千萬別說是他們家給的,不然的話就不給了。

聽到這裏,我在心中也是苦笑,他們也真是太搞笑了吧,我是那種會逃跑的人嗎?

雖然我不會去自首,但並不代表我會潛逃。

我來這裏的時候,就沒帶什麼東西,在錢樂還在打電話的時候,我就打算悄悄離開了。

看着錢樂背對着我,就趁着這個機會慢慢地走了出去。

門還沒拉開,就聽到錢樂叫了我的名字。

“趙小叨!你去哪?”錢樂拉長了聲音問我,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轉身朝她看去。

“嘿嘿,我就是想去外面溜達溜達,這裏空氣有點悶。”我知道自己的行爲被她猜到了什麼,但還是沒說實話,隨便編了個藉口。

錢樂叫我等下,她上個樓馬上就下來。

而我真的很聽話,在她上樓之後,我就站在原地一動都沒動過,等着錢樂下來。

在她下來之後,我算是明白了,她這是要跟我一起離開。

“樂樂你這是要幹什麼?”我趕緊上前拿住她的行李箱,不想讓她跟我一起走。

“小叨,幾年前我們的關係變得疏遠了,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讓我們的關係再次疏遠,所以我決定和你一起離開這個家,既然他們留不得你,那我就跟你一起共進退,我始終相信你不是兇手!”看到錢樂那堅定的眼神,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錢樂,你信錯認了。

爲了讓錢樂不後悔,這個時候,我才慢慢說出了真相。

在錢樂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完全傻眼了,她不相信人都是我殺的,也不相信這個世上會有鬼這種東西。

“我知道這一切你不能接受,我能夠說的就是,這些人是我殺的,但都是那個叫做米亞蒙的鬼附在我的身上乾的,樂樂,到現在,你還願意相信我嗎?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是完全沒有意識的,而且我也是直到幾天才知道人是我殺的。”看到錢樂那一臉的驚恐,我的內心也慌了,我害怕,害怕唯一相信我的錢樂也不相信我了,那我該怎麼辦呢。

錢樂的雙眼空洞地看着我,眼中都要快掉出眼淚了。

我抓着錢樂的肩膀,想要說些安慰她的話,可是話到了嘴邊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因爲有些事,畢竟是我理虧,人是我殺的,就是我殺的,還說什麼被鬼附身的話,錢樂一定以爲我在逃避,認爲我在找藉口,不承認自己殺人了。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如果你現在還要跟我一起離開的話,我一定不攔你。”看到錢樂表情的那一刻,我的心中差不多都已經明白了,她似乎是被真相給嚇到了,原本還這麼得相信我,現在卻被一個真相給徹底擊潰了。

我看了錢樂最後一眼,轉身就要離開,一雙手抓住了我的手臂,剛要跨出去的腳就停住了。

她爲什麼還要拉住我的手,不都說了我是殺人犯了麼?

錢樂,快放手!

我閉上眼睛,努力使自己的情緒保持平穩,錢樂抓住我手的那一刻,內心說不出的激動和澎湃。

我沒想到,沒想到在她知道真相後還願意跟我走。

“趙小叨,你怎麼可以就這麼走了呢?”我的身體一下子就僵住了,這個聲音?

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要快起來了,這個聲音不是錢樂的。

身體完全僵直了,人慢慢地往後轉過去,卻看到了安雅的臉!

“啊!!!!!!!!!!!!”身體還是錢樂的,可是那張臉卻變成了安雅的,那張臉上全部都是鮮血,雙眼還在留着血淚。

我被嚇到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錢樂呢?許安雅的頭爲什麼會在錢樂的身上?

“嘿嘿嘿,趙小叨~你終於承認是你殺了我的,我要讓你,償命~!”安雅用低沉的聲音說着,然後伸出雙手要朝我這邊衝過來。 在許安雅的手還沒碰到我的脖子之前,我就快速蹲下了,因爲我知道鬼的眼睛只能看前面,他們一般都不會看下面的,所以蹲下後,我就悄悄的拉開了玻璃門,一點點地走出去了。

“趙小叨!你給我出來!你要是再躲着的話,我就讓錢樂這個賤女人死!”許安雅找不到我後變得十分的急躁,她開始利用錢樂來威脅我了,可是錢樂不是已經被許安雅給殺了麼?拿到她還活着?

想到這裏,我的心就開始蠢蠢欲動了,如果錢樂還活着的話,那我就應該去救她呀!

越想越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逃跑了,怎麼得也要爲了錢樂而留下來,我要是就這樣走了,就算錢樂已經死了,但是她的家人還會回來,許安雅要是對錢樂的父母也做出什麼事情的話,那我豈不是對不起錢樂對我的信任了?

最終終於鼓起了勇氣去面對許安雅,其實內心十分的害怕,我回去面前許安雅,不就是去送死的麼,可想到錢樂的父母,我還是覺得自己應該回去,我已經把錢樂給牽扯進來了,現在不能連她的父母也一起被捲進來了。

我來到了門口,許安雅很快就看到我了,她嘴角微微一樣,衝着我笑了笑,“哼,你和錢樂果然是情深意重啊!當初在學校的時候,錢樂可費了不少的勁來拆散我和秦天啊,可最終都是失敗,你說這個丫頭傻不傻?”說完,許安雅就在那邊開始大笑了起來。

我一直都不知道錢樂竟然在背地裏爲我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還一直誤以爲她不想和我做朋友了,原來是因爲她把時間都花早了拆散他們的身上。

“小叨你快走!不要管我!快走啊!”我意外地聽到了錢樂的聲音,她還沒死!原來許安雅說的都是真的,錢樂真的沒死!

“樂樂!你還在身體裏嗎?樂樂你等着,我會救你的!相信我!”我試圖說一些安慰錢樂的話,讓她相信我會救她的,其實我真的有救她的打算,雖然我不行,但是我還有戒靈米尼。

財閥大人的心尖寵 如果求一下米尼的話,應該就會有勝算了吧。

錢樂還是對着我喊趕快走,而我依然站在原地,想要等着把許安雅趕出錢樂的身體。

許安雅對着我一笑,這一次,她沒有像剛纔那般朝我衝過來,而是一步一步緩緩地來到了我的面前。

“趙小叨,我從來都沒想過,你會想要殺我。”許安雅擡起手摸上了我的臉頰。

我看着她的手順着我的臉頰一路摸下來,最後在下巴的地方停了下來,她擡起我的下巴,朝着我嘲笑道,“你一定是嫉妒瘋了吧?秦天竟然會拋棄你和我在一起,你知道這是爲什麼嘛?”

我根本就不想知道這是爲什麼,我只當是自己瞎了眼,竟然會和秦天這種人談戀愛。

“哈哈哈哈哈,你個永遠都不懂男人心的女人,男人談戀愛是爲了什麼你都不知道嗎?真是蠢極了!虧你還去日本留學,連日本最基本的文化都不懂,還好意思去日本。”起初我還不明白許安雅是在說什麼,在她說後半句的時候,我才明白,原來秦天和她在一起的原因。

如果一個男的爲了肉體的生活而背叛了自己的情侶,那麼,女的怎麼和這個男的共度一生?

我在心中苦笑,秦天啊秦天,原來這就是你背叛我的原因!

心中十分的憤恨,爲什麼自己會看上這種男人,不過還是把眼淚嚥進了自己的肚子,我不能讓許安雅看到我流淚的表情,這樣會顯得我很狼狽的。

在許安雅把手放開的瞬間,我擡起自己帶着戒指的手,對着戒指親了一下,我記得上次叫米落出來的時候就是做了這個動作,米落才現身的,現在把這個方法用到米尼的身上,應該行吧。

我抱着僥倖的心理去試了一下,結果真的行了。

米尼穿着一身亞麻色連衣裙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米尼冷着一張臉問我叫她出來有什麼事情,如果沒事的話,她就要回去睡覺了,大白天可是她誰美容覺的最好時間。

我趕緊對米尼說有事,而且還是十分重要的事。

剛纔還一副懶洋洋樣子的米尼,在聽到我說的話之後,就完全打氣了十二分的精神,問我到底什麼事情,她好速戰速決。

我身後只想了許安雅所在的那個位置,跟米尼溝通了一下,她的視線從來離開過許安雅身上,我也把許安雅附身愛我好朋友錢樂身上的這件事情和她誰看右邊。

聽完我的敘述之後,米尼一直在那邊點頭,然後表現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好!你等着,我一定會把那個不要臉的女人趕出你朋友身體裏的。”米尼說着就朝許安雅走了過去,我看她氣勢洶洶的樣子,給我一種很靠譜的感覺,“前提是你的身體借我一下!”

我肯定會說沒問題的,可還沒等我回答,米尼就一下附到了我的身上。

米尼把我擠到了一邊,她開始控制我的身體了。

她在我的食指上咬破了一層皮,手指上漸漸流出了鮮血。

米尼拿着食指在另一隻手的手掌心寫了一個字,這個字,我看不懂,因爲看上去好像不是現代文字。

亂七八糟的劃了幾筆,根本看不清是什麼。

之後米尼什麼都沒做,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安雅,安雅看我叫來了救兵,先是冷哼一聲,然後就說我請來的救兵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米尼完全被安雅給看扁了,可她臉部的表情卻沒有任何的波動,還是那麼冷冰,給人一種不能靠近的感覺。

因爲安雅完全沒有把米尼放在眼裏,所以她毫無顧忌地來到了我的面前,對着我的身體就是要攻擊,在安雅的手還沒落到我的身上之前,米尼就擡起了那隻寫了奇怪字體的手,掌心對準安雅的臉部,之後,安雅的臉就開始腐蝕了!

好神奇!米尼分明什麼都沒做,只是擡擡手的動作,就讓安雅痛苦成這個樣子了。

我在心裏暗暗慶幸了起來,安雅疼得在地上直接打滾了,還不斷地喊着疼。

“許安雅,勸你在一分鐘內離開這個身體,不然的話,我會讓你灰飛煙滅的。”米尼一開口就說出了很狂傲的話,就連我都被她的話給嚇到了。

其實我只是想讓米尼幫我把錢樂給救下來就好了,根本就沒想過讓安雅灰飛煙滅。

“米尼。”我試圖想要幫安雅求情,可是卻被米尼一句給吼了回來。

“臭女人你給我閉嘴!想要我幫你,就安靜地看着就好!”我一下就不敢吭聲了,因爲我害怕,怕因爲自己說話了,米尼就不幫我了,錢樂也就救不出來了。

在一陣疼痛之後,許安雅站了起來,但是此刻的她差不多已經有半張臉被毀掉了。

“我都已經死了,還怕什麼灰飛煙滅麼?我死也要拉着趙小叨!”許安雅說着就朝我這邊撲過來,雖然我的身體現在是米尼控制的,但是我還是會產生害怕的心理,看到許安雅那個樣子衝過來,我立馬就閉上了眼睛。

等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許安雅已經被米尼抓在手裏,並且還是抓着一顆人頭。

我驚得都快叫出來了,怎麼會是這樣?

只是幾秒的時間,許安雅的頭就被拿下來了,那錢樂怎麼樣了呢?

急着想要知道錢樂的情況,可是身體卻不受自己的控制。

我拼盡全力想要拿回控制權,然後猛地一下,竟然把米尼的靈魂給擠出了我的身體。

“靠!臭女人!下次再也不幫你了!”米尼留下這句話後,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而我根本顧不上米尼說了什麼,趕緊丟下手中的人頭,來到了錢樂的身邊。

錢樂暈倒在了地上,我把她扶了起來,搖晃了幾下,錢樂才漸漸醒過來。

這個時候,我的注意力全在錢樂的身上,根本沒去在意那顆人頭。 “樂樂,樂樂!”我搖晃着錢樂的身體,擔心她現在的狀況,就在我的心思全部都在樂樂身上的時候,我突然感到肩膀被什麼東西給咬了一口。

轉過頭看去,竟然是許安雅,她怎麼又能動了?米尼難道沒有把她完全制服麼?

許安雅發現我看到了她,於是就又用力咬了下來,她這是在用盡力氣想要把我的肩膀給咬斷!

我忍着疼痛,慢慢地把錢樂的身體放到了地上,然後用剛纔米尼寫了字的手朝安雅的頭拍去。

在手接觸到她頭的那一刻,安雅發出了很慘的叫聲,她的嘴巴終於鬆開了,我的肩膀也得到了解放。

隱隱感覺到被咬的那個地方好像被咬得很嚴重,骨頭都在隱隱作痛,但是我並沒有立刻倒下,而是站了起來,在最近的地方找了一個防身的工具,邊上也沒有什麼東西,我就看到桌子上有一個勺子,想都沒想就拿在了手中,對準了許安雅。

她的頭一點點,慢慢地飄了起來,浮現在了我的面前,露出了一個奸笑。

我的心中有些害怕,雙手在也不斷地顫抖着,嚥了一口口水,看着許安雅。

她陰笑了幾聲,就朝我這邊飄過來了,我單手拿着勺子,就衝着她的臉不斷地戳着!

只有一個頭的她對我根本就做不了什麼,反而我卻可以對她動手動腳。

所以許安雅現在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我瘋了一樣地戳她的臉,而她也在不斷地求饒,讓我不要再繼續下去了。

直到我聽到了錢樂微弱的呼喊聲,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小叨。”腦子很快就傳達到了這個信息,原本要下去的手一下就停在半空中。

錢樂在叫我!我放開了安雅的頭,扔掉手中的勺子,來到了錢樂的身邊。

她用虛弱的聲音跟我說,放過安雅吧,她都已經死了,讓我不要再毀了她的臉了,一個女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臉了,如果她的臉現在被毀了,那麼到了陰間肯定是死前的樣子,那肯定很醜,要是閻王都嫌棄她,那該怎麼辦呢。

我一下就被錢樂說的話給逗笑了,這都什麼時候了,她還在爲許安雅考慮,要不是她許安雅傷害了錢樂,還咬傷了我,我也不會這麼不顧情義地去傷她的臉。

我把錢樂的話,全部都聽進去了,轉頭就對許安雅的頭說,她可遠離開了,以後不要再來找我們的麻煩了,不然的話,下去就把她剩下的半張臉一起毀了,讓她以後都沒臉見鬼!

許安雅灰溜溜地就飄走了,一句話都沒說。

我把錢樂給扶了起來,然後送她回了房間,放到了牀上。

幫錢樂處理好一切之後,我就打算自己先離開這裏了,可是卻被錢樂給拉住了手。

“小叨,我們還是好朋友嗎?”我一下就給愣住了,好好地,錢樂幹嘛要問這個問題,這不是廢話嘛?

“是。”我背對着錢樂回答道,而此時卻已經淚流滿面了,一想起錢樂爲了我所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那就麻煩你留下來照顧我,可以嗎?”我沒想到,錢樂說那句話的含義竟然是要留我下來。

可是她的爸媽在電話裏都說的很清楚了,一定要我走,我也不能這樣賴在他們家,許安雅是被趕走了,可是秦天呢?

既然許安雅可以變成鬼來找我算賬,那秦天肯定也會有這個可能的,我不想再給錢樂帶來麻煩了,這樣我的心裏會感到十分不安的。

豪門蜜戰,首席溫柔點 “留下來,好嗎?”錢樂抓着我的手搖了搖,我的心也開始產生動搖了,留下來的話,錢樂就會有危險,不留下來的話,瞬間就感覺自己無處可去。

“在外面找個地方呆着可以嗎?我不想牽扯你的家人。”這是我最後的退讓了,雖然錢樂已經被我捲進來了,但是我並不希望就連她的家人也被牽扯進來。

錢樂聽完我說的話,很快就答應了下來,她說沒問題。

於是我背上錢樂,離開了她的家,打的來到了一個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

在來到這裏之前,錢樂先去存款機裏取了錢,爲我們接下去的生活而準備一下。

我查看了一下自己卡中的錢,還有一萬存款,看起來是挺多的,但是對於現在我這個無業遊民來說,根本就不夠花銷,更何況這錢是我在日本留學的時候省吃儉用存下來的。

這裏只是一個小村落,想着開銷應該不會很大,就取了一千留着用了。

至於錢樂取了多少錢,我根本沒去過問。

到了地方,我和錢樂就開始在這附近找房子租,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既便宜又看得順眼的房子。

只是這個房子以前死過人,我是不介意的,轉身問了下錢樂,從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很明顯的嫌棄,可當我問起的時候,她很快就說挺好的。

我看到了她的表情,所以對着房東說還是算了吧,失落地想要離開了,錢樂卻拉着房東說這房子我們租了,就是加了個條件,因爲這裏死過人,我們租下也算是給房東解決了一個煩惱,所以就麻煩房東不收我們水電費,當然我們不是那種會浪費的人,還跟房東打了個保證。

在錢樂的軟磨硬泡下,最後房東終於答應了下來,最後我們就用每月100元的價錢租下了這個房間。

霸道總裁來PK 這個房間是朝南的,每天都可以曬到太陽,房間很大,還可以在裏面做飯什麼的,可以節省很多。

我們就在這裏住了下來,但是第二天,我們就看到了當地警察局張貼出來的告示,上面的內容是尋找殺人犯,而那個殺人犯就是我!

上面寫得十分清楚,他們已經在死者身上找到了足夠的證據證明人就是我殺的,而在這個時候我卻消失不見了,那就充分說明我知道自己犯了殺人罪,所以潛逃了。

舉報者可以得到獎金兩萬元。

只要舉報就能得到那麼都錢,一般人看到了都會眼紅,更何況是這種小鎮呢,在這種鎮上,估計要用一年的時間才能賺到這麼多的錢吧。

我看到那些看告示的人一個個都在議論紛紛,而這個殺人犯此刻就站在他們的身後,他們卻渾然不知。

因爲每天出門的時候,不喜歡別人總是朝我這邊看,於是就去藥店買了口罩戴着,結果幫上了大忙,逃過一劫。

目前知道我長什麼樣子的,也就房東一人了,幸虧這房東不住在這裏,他住在市裏,這是他老家最後一個房間還沒租出去了,現在租到了我們的手裏,他就暫時不打算回來這裏了,估計他也不會看到那個告示,所以我現在還是安全的。

手中拿着從菜場買回來的菜匆匆回到住的地方,錢樂還不知道這事,回到家的時候,她還在掃地。

“小叨,你回來啦!”錢樂看到我回來,趕緊迎了出來。

我把在回來路上看到的事情全部和她說一遍,還勸她趕緊回去好了,跟我這種人在一起會受牽連的,可是她卻怎麼都不肯走,說是作爲朋友得仗義,她要陪我到底!

後宮笙色 對於錢樂的做法,說實在的,心裏是真的很感動,我是最在乎朋友的了,看到她對我那麼好,我都快感動哭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