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居高臨下的望着張金財。

“去把這兩人身上的衣服全脫了,然後換上你的衣服。”

雖然不知道輕狂爲什麼這麼做,但張金財此刻只得乖乖照做。

毀屍滅跡,自然得不留下一絲破綻。

總裁大叔惹不起 輕狂雙手抱胸冷冷的看着只剩下裏衣的張金財。

“你,你答應過不……不殺我的……”害怕的不住後退着,好似只要同輕狂拉開距離,就能安全。

“呵呵……我當然不會殺你,我只會……”輕狂笑得很是無害。

停頓了一下後。

再次說道:“我只會讓山上的猛獸下來——吃了你”

張金財嚇得剛要張嘴尖叫,頓時就被輕狂一巴掌給拍暈了。

看着癱軟暈死在地上的張金財,輕狂勾起一抹冷笑,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上她,就別怪她以怨報怨。

輕鬆的擰起三個大男人,輕狂飛一般的衝出了院子,把三人丟進了很少有人上去的半山腰上,自從知道靈泉能引來各種動物後,輕狂便毫不猶豫的在三人的身上撒了不少的靈泉,藉此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深山上的猛獸給吸引過來。

片刻後,輕狂終於聽到狼羣的嚎叫之聲朝這邊逼近,藏在遠處看到羣狼圍着地上的三人瘋狂的撕咬後,收回了視線。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農夫和蛇的故事可是告訴了衆人:憐憫壞人,那可是會受到惡報的。

弄死張金財,輕狂心裏沒有任何的愧疚感。

一路狂奔回到家。

睡在牀上,輕狂久久不能入眠。

“接下來,估計平靜的日子不會太久了……” 秦穆然沒有任何憐憫地便是掐死了黑子男子,大床上面,貞子臉色蒼白地看著秦穆然,這一刻沒有了之前的風情萬種。

雖然說對於秦穆然冥王的名聲,貞子早就有所耳聞,但是親自接觸秦穆然,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困難,可是哪裡能夠想到對方會這麼的兇殘,就跟完全變了個人一樣。

「你……」貞子憤怒地看著秦穆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多少次,多少男人死在了她的身上,作為海皇殿的一名殺手,她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但是現在,面對秦穆然她的心裡那種恐懼是油然而生的。

在黑暗地下世界,他比誰都了解冥王在西方代表著什麼。

秦穆然看著床上得貞子,眼神之中沒有一絲的動容,這與剛剛進房時候的他判若兩人。

「貞子小姐,我很好奇一件事情。」秦穆然看著貞子一件鄭重地問道。

「你好奇什麼!」貞子臉色蒼白,輕微喘著氣,看著秦穆然問道,此時她的手臂傳來的疼痛,令她說話都有些顫顫巍巍。

「我就好奇,你就這麼想我上你?難不成你在你的那裡面也裝著毒藥?」

秦穆然看著貞子,上下打量著。

「你怎麼知道!」

貞子聽到秦穆然的話后,臉上露出了一抹的震撼。

「我說我有透視的特異功能你信嗎?」

秦穆然看著貞子,臉上微微一笑。

「冥王果然是冥王,看來海皇大人還是真的小看你了!」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貞子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釋然。

在與冥王打交道之前,所有人都以為冥王秦穆然這一路走過來都是靠著自己的一身本事,而他的智慧並沒有多高,屬於有勇無謀的那種,但是現在,貞子發現,海皇波塞冬對秦穆然的判斷完全是錯的了,冥王秦穆然,根本就是一個有勇有謀的人!

「我就真的很好奇,波塞冬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你們東瀛國的人竟然能夠死心塌地地為他賣命,而且他還一直針對我!好像我跟他沒有多少的交集吧!」

秦穆然看著貞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不解。

「呵呵,沒想到還有你冥王不知道的事情?你不是自認為很聰明嗎?但是,你也有不知道的時候,我跟你說,冥王,我們海皇殿是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

貞子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秦穆然,彷彿要將他給吃了一般。

「你要做什麼?」

秦穆然感覺到貞子的異樣,想要上前阻止,卻是發現,貞子的面色已經僵硬了,而她的嘴角已經溢出了鮮紅的血液。

百密一疏,秦穆然忘了貞子會咬舌自盡!

很顯然,秦小受很鬱悶,按道理說現在的他已經和美女在溫存酣暢淋漓的大戰了,但是因為這件事,原本的興緻也是沒有了。

「看來我得行蹤是暴露了,一些仇家也來摻和了啊!」秦穆然喃喃自語道。

看了眼床上得貞子和地上的黑衣男子的屍體,秦穆然便是離開了酒店。

此時已經是深夜,罪惡之城依舊是燈紅酒綠,霓虹閃爍,秦穆然走在路上,心裡卻是在想著接下來的對策。

身份被海皇神殿的人發現了,這給罪惡之城之行帶來了更多不定性的因素,原本一個言諾康已經夠他麻煩頭疼的了,現在又多了一個海皇波塞冬,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嘛?

不過,秦穆然也是仇多不怕找,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再說了,現在在罪惡之城他可不是一個人,他有冥王殿這麼多人幫忙,不用再像在華夏那般處處掣肘。

「明早得找言諾康的地方,去會一會,早日完成,早點回國。」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說著,便是手一伸,攔了一輛計程車向著冥王殿的營地開了過去,至於曲天馳,他都懶得過問,肯定是和哪個美女溫存一夜去了。

轉眼,便是天明,此時曲天馳還沒有回來,想來昨夜沒少折騰,肯定是累的精疲力盡了。

秦穆然醒來以後,便是直接向著看押桑康乍薩的地方走了過去。

整整一夜,冥王殿的人都在折磨著桑康乍薩,讓他飽受著心靈與身體的折磨!

那種慘痛,真的是非人一般的感受。

當秦穆然來到這裡的時候,冥王殿的精銳正在給桑康乍薩進行著一項最沒有人性的逼問,這項刑罰算起來,還是秦穆然發明的,他美其名曰「要不得」。

只見在桑康乍薩的面前,正放著一個投影儀,上面正播放著一男一女做羞羞事情的畫面,而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看到這個都會有反應,這個時候,冥王殿的人就會突然放出《午夜凶鈴》的畫面,讓原本有反應的桑康乍薩嚇的又不敢動了。

就這麼,一來一回,讓桑康乍薩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苦到了極致,難受的要炸裂。

「老大!」看到秦穆然來了,冥王殿的幾個精銳們也是將畫面給停頓了下來,對著秦穆然打招呼地說道。

假面閻羅情人 「辛苦你們幾個了,怎麼樣,招了嗎?」秦穆然看著已經被折磨的身心疲憊的桑康乍薩問道。

「還沒有,嘴硬的很,都這樣了都沒說。」一名冥王殿的精銳回道。

「行!一個晚上辛苦你們了,你們先去休息吧!」秦穆然看了眼低著頭,有些萎靡不振的桑康乍薩,對著冥王殿的精銳們說道。

「不辛苦老大,那我們先去休息了。」秦穆然不說還沒有什麼感覺,現在一說,一股困意便是有如潮水般涌了過來。

「嗯!」秦穆然點了點頭,後者便是離開了這裡。

秦穆然向著桑康乍薩走了過去,看著低著頭的桑康乍薩,此時哪裡還有堂堂太國軍方參謀長的樣子,這跟路邊行乞的人有什麼區別。

「桑康參謀長,你確定還不交代言諾康先生的地址嘛?」秦穆然看著桑康乍薩,冷冷地說道。

桑康乍薩聽到秦穆然的聲音微微抬了抬頭,便是繼續低著頭不理會他。 京城。

深冬之際,天氣整日都陰沉沉的,今兒頗爲難得,居然罕有的陽光明媚,着實讓人心生歡喜。

然而,城東的燕王府內,上至所有主子,下至全府的奴才,全都神情沉重,臉上無一絲輕鬆。

一名掃地青衫丫鬟,見好姐們從世子的院落裏出來,頓時目光急切含着擔憂的悄聲詢問。

“世子今日又不肯進食嗎?”

提及這話,粉衣丫鬟頓時就一聲長嘆,小心翼翼的瞄了四周一眼,查看到並無別的人經過之時,這才滿眼的擔憂的低聲說着。

“可不是……若不是王妃哭着以死相逼,估計世子真就……就這麼絕食而去了……”

語畢!

一時之間,兩丫頭情緒都異常的低落。

要知道,世子可是王爺和王妃唯一的兒子,要是有個好歹,這王爺和王妃,可該如何是好……

燕世子這個昔日頂天立地的鐵血男兒,堂堂戰神。

這個一直讓世人仰望,崇拜,才華灌滿的優雅男人,就這麼猝不及防的從雲端狠狠的摔了下來。

從高高在上,瞬間跌入了泥地,變成了被世人同情,感嘆,惋惜,鄙夷的弱勢羣體。

如此之大的落差,試問尊貴驕傲的燕回世子又如何能承受得了。

難怪燕回世子不想苟延殘喘的活着。

汀泉院。

燕回世子的院落,裏面有着京城罕有的溫泉池。

十八年前,這裏本是皇家別院。

一次宮宴中,體弱多病的燕回世子和三個皇子發生了摩擦而打鬥,沒先到身體孱弱的燕回世子居然憑藉着一股狠勁,硬是以一敵三,在自損八百傷敵一千的情況下險險勝出。

對於小孩子間的打鬧,皇帝自然不會責罰,玩笑之間調侃這小傢伙如此彪悍,詢問是否長大了要上戰場打仗,沒想到,剛滿七歲的燕世子卻如同找到了知音一般,狂喜不已,小胸脯一挺,便脆生生的說道,長大後要當大將軍,幫皇伯伯打壞人,更是厚臉皮的想求趁機弄來一把寶劍。

皇帝聽後龍顏大悅,小孩子家家的,寶劍自然是不能給,但卻把緊挨着燕王府不遠處的溫泉別院賜給了燕世子。

六學要眇 美名其曰,先多泡泡溫泉,養好身子再習武。

這事兒當年可把宮中衆多皇子,以及皇親國戚給眼紅得不行,不過卻礙於皇帝和燕王的面,只得憋屈的受下。

從那以後,燕回世子果然沒有辜負皇帝期望和燕王爺的栽培,十五歲便隨同父親上陣殺敵,一戰成名,十年的戰場磨礪,讓燕回成爲了大燕國的不可缺少的棟樑之才,更是成爲了敵國聞之色變的煞神。

如今,恩賜依舊。

但人,卻早已今非昔比。

坐在軟榻上的燕回,雙腿蓋着厚厚的被子,幽深的眸子目視前方,神情渙散而空洞。

曾經那被世人驚爲天人的容顏,英姿勃發的氣勢,再也找不到。此刻整個人身上只瀰漫着一股頹廢的死氣。

好似靈魂早已脫離了軀體一般。

燕王妃舀起一勺子飯菜,遞至兒子的嘴邊,憔悴的臉頰上,原本水汪汪的杏眼,早已佈滿了無數的血絲,哽咽的乞求着。

“回兒……聽母妃的話,把這碗飯吃下去成嗎?這可是娘一早天不亮就起來親手給你做的……”

溫熱的水滴,滴濺在燕回那幾乎只剩下一層皮包裹的手背上,終於,靈魂被這溫度燙得回籠。

側頭對上母妃那極力隱忍着的顫慄表情,燕回空洞的雙眸,終於有了一絲聚焦。

“母妃,讓你費心了,兒子很喜歡……”嘶啞低沉的嗓音,辨不出喜怒。

“回兒……”燕王妃聽聞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兒子。

這是自從兒子受傷歸來後,第一次對她說這一番話。

收回目光,燕回面無表情的摸了摸被子下殘廢的雙腿。

“母妃,兒子長大了,雖然雙腿殘廢了,但是,兒子的雙手並沒有殘廢,兒子自己可以的……”

語畢。

燕回便伸出乾癟的雙手,從燕王妃的手中接過碗勺,在燕王妃和身旁貼身隨從的驚愕呆愣的目光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他吃的很快,雖然動作依舊優雅,但是,卻好似只爲了吃飯而吃飯,整個人如同按照指令行事的人偶一般。

母子連心,燕王妃何嘗不理解兒子此刻的心中的痛苦。

但是,作爲一個母親,哪怕她的孩子病了,殘了,老了,傷了,在一個母親的心裏,只要孩子活着,活生生的活着,就是最大的安慰,以及精神支柱。

“慢點吃,別噎着了……若是不夠,母妃再給你去做……”

燕回三兩口的把碗底最後一點飯菜吃完後,隨從趕緊接過去,燕回優雅的掏出手帕擦了擦,側頭再次看向滿眼愧疚之色望着他的母妃。

“母妃,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午睡一會吧!兒子想一個人在這裏曬曬太陽靜一靜……”

“好,回兒,你能想開,母妃……母妃真的很高興……”燕王妃不敢把兒子逼得太緊,只得含淚帶笑的頻頻點頭,然後起身離開。

“你也暫且退下吧!”

“……是,爺。”

當院落裏只剩下燕回一個人時,擡頭眯眼看向頭頂耀眼的陽光,身上卻感受不到一絲的暖意。

……

皇宮內。

“今日替燕世子把脈,情況可有改善?”皇帝批完奏摺後,照例每日宣太醫問話。

“回皇上,燕世子他……鬱結攻心,這段時間雖然燕王妃以死相逼勉強用了少許膳食,但是,若燕世子不解開心結,長此以往,恐有……有性命之憂……”太醫顫抖着身子,低着腦袋,小心至極的斟酌着用詞回稟着。

皇帝聞言,眸子裏滿是痛苦,呼吸略微不穩的仰頭閉上了雙眼。

屋子裏,頓時寂靜壓抑得令人窒息。

好片刻後,皇帝這才緩緩睜開了雙眼,早已平息了剛纔心裏的悸動。

就在太醫以爲將會承受接下來皇帝的雷霆震怒之時,沒想到,卻聽到皇帝再次冷聲的詢問。

“張貼出去的皇榜,依舊沒有民間醫者前來應徵嗎?”

“回稟皇上,還不曾有。”

其實,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皇家的好處,豈是那麼容易就能拿到的。

若是真有幾分真本事的人,大多性格乖張,刁鑽,不受禮法教條所束縛,既然有一身好醫術傍生,自然就不愁弄不到銀子,何必要來趟皇家這一趟渾水呢!

而有些半吊子醫術的人,就更加不敢前來了,銀子雖然重要,但是,卻比不過腦袋重要,若是醫治不好,那可真就是有去無回了。

“燕世子的傷情,你們太醫院多多下功夫鑽研着,一月不成,就一年,一年不成,三年,五年,總會想到辦法的,有什麼困難,就直接來找朕,退下吧!”

“是,臣明白,微臣告退。”

送走了太醫,皇帝疲憊的閉上眼靠在龍椅上,片刻後,終於衝身旁的培安道。

“培安,你說,燕世子真的就只能這麼廢棄了嗎?朕,不甘心……若是讓國師出面占卜燕世子的未來,你覺得如何?”

培安頓時一驚。

如此敏感的話題,他可不敢輕易發表意見,君心難測,伴君如伴虎,培安斟酌了一下,最終保守的回答着。

“……皇上,這……奴才覺得,若是國師能出手占卜未來之事,自然對皇上大有助益,可現任的國師,性情古怪……”

培安的話還沒有說完,皇上長長的吁了一口氣,猛的站了起來,隨即大手一揮,做出了決定。

“培安,即刻宣國師進宮覲見……” 秦穆然見桑康乍薩不理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特么的,這都叫什麼事兒,昨天晚上好不容易遇到個妞,你說睡了就睡了,還特么是海皇殿派來暗殺自己的!

更加可恥的是竟然還在那裡放了毒藥,要是秦穆然真的一個沒忍住,那自己豈不是要鬧大笑話了?成為第一個死在女人身上的西方天神了!

一想到這裡,秦小受就是不爽了,他不爽,怒氣自然都發泄到了眼前的桑康乍薩身上。

「媽的,讓你給老子裝逼!」秦穆然一腳直接就揣在了桑康乍薩的身上,當然,這一腳,他肯定是留力了,要是不留力氣的話,秦穆然絕對相信,這一腳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嘔!」即便秦穆然這一腳留力了,可依舊讓桑康乍薩很是難受,當即一口黃膽水便是嘔吐了出來,空氣中瀰漫著難聞的氣味,令秦穆然好生厭惡。

「桑康乍薩,你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言諾康在哪裡了嗎?作為罪惡之城的毒.品大亨,我想應該有不少的人知道他的蹤跡吧!你不說,會有人說! 修真路人甲 但是你現在的表現,讓我覺得,你真的是一個混蛋,那麼對付混蛋,我就要用混蛋的方法,比如說,你的家人……」

秦穆然看著桑康乍薩,強忍著那股難聞地氣味,對著桑康乍薩說道。

「你…你要做什麼!這跟他們沒有關係!」

原本秦穆然說話,桑康乍薩覺得沒有什麼,但是現在聽到他的話,反應卻是如此的激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