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巨大的、黑色的絨布被我猛地扯落,鋪天蓋地的落下來。

怪物和看臺上的觀衆木偶全都被這塊絨布籠罩在裏面,幾乎爬不出來。而我抓着這塊布猛地一撕,撕出一道小口來,從中間鑽了出來。

爬出來的我,再仰頭看向天空,整個景色就譁然而變。

我這才發現我目前的狀況就好像處於一個密封的水晶球中,透過透明的玻璃往外看去,是我之前落下的那個大廳。

只是整個房間包括裏面的擺設,都變大了無數倍。南宮雲還站在一開始的原地,而麗娜夫人也坐在寶座上,只不過他們的體積也變得無比巨大,就像是神話中的巨人一樣。

麗娜夫人看到我扯落了黑絨布,好像顯得很驚訝。然後趁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南宮雲突然跑了過來,然後一把抱住這個困住我的水晶球,猛地將其摔在了地上。

然後我“碰”的一聲被彈了出來,從水晶球破裂的那一刻,我的身體就在不斷地恢復正常的大小,最後終於落到地上,重新恢復了自由。

“你在做什麼!”麗娜夫人生氣的叫道,“好啊,我就知道,你果然是不想跟我結婚!”67.356

麗娜夫人衝着兩旁的騎士猛叫:“來人,給我把他們都抓起來!”

騎士們開始向着我們圍了過來。

我湊到南宮雲的旁邊,跟他悄悄說了一句話:“我發現了一件事情。”

“什麼?”南宮雲一邊戒備地看着那羣慢慢圍過來的騎士,一邊問我。

“我明白怎麼控制這個夢境了。”

“真的?”南宮雲驚訝的問。

我點了點頭。

這是我之前在那個鬥獸場裏發現的。

當我第一次打敗那個怪物的時候,那些看臺上的觀衆人偶停止歡呼不是因爲驚訝,而是我不想再聽見他們的聲音。

這件事我一開始沒有注意,後來才隱隱感覺自己好像能控制一些小木偶。

他們就像一個沒有思想的機關,誰變得更強,誰就能操控他們。

雖然當時能感覺到我能控制他們的時間只有幾秒鐘,可我也不會認錯這種感覺。

而且這讓我還想到了一開始我進入這個夢境中的情景。

當時我遇見了一個對我趾高氣昂的女僕,但是在被我殺死一次後,她也是重新復活。但復活後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當我徹底殺死她,讓她不能再復活之後,路上遇見的其他女僕,就開始稱呼我管家……

現在想想,會不會是因爲我頂替了那個被我徹底抹殺的女僕身份呢?

如果這種情況是真的,那麼是不是就證明說,只要我們打敗更多的夢境人物或者怪物,甚至打敗麗娜夫人本身,我們就能代替麗娜夫人,成爲這個夢境的主人?

“那麼按照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就不能逃,要想辦法殺了這些騎士嗎?”南宮雲聽了我的猜想,馬上明白過來問道。

“沒錯,就在這裏跟他們拼了。”我也咬了咬牙。

下定了決心,我們再看向那羣騎士的目光就充滿了兇惡。

“抓住他們!”寶座上,麗娜夫人仍舊一揮權杖,趾高氣昂的下達命令。

然後那羣騎士蜂擁而來,我和南宮雲儘量靠在一起,拼命攻擊着對方的弱點。

當其中一個騎士開始倒下去,我這回細心體驗,果然察覺到了我對於這個夢境,有了一絲細微的感應。

不至於讓它“甦醒”或者直接“掌控”,但是卻能對其產生一定的影像,讓它往對我們有利的方向變化。

於是原本空曠的大廳,瞬間變得怪石林立,突出的石頭形成了一道道迷宮,我和南宮雲穿梭在裏面,和剩下的那些騎士進行着捉迷藏,形式開始變得對我們有利起來。

“混賬,你們對我的城堡做了什麼!”

但是寶座上的麗娜夫人憤怒地一揮權杖,我和南宮雲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障礙物就又被她一瞬之間清空。

但是就這麼一段時間也足夠我和南宮雲又殺掉了幾個騎士。

而當障礙物全都消失的時候,我們和那幫騎士又重新回到了原先的對峙局面。

南宮雲的目光在那幫騎士的身上打量了一眼,然後悄聲跟我說道:“不行,他們的人數沒有減少!”

“因爲會復活。”我簡短的說。

同時也感覺到有些皺眉。

雖然說打敗這些騎士能有助於我和南宮雲在夢境中增強力量了。

但是我們卻不知道他們究竟能復活多少次。

如果無限次復活,那麼除了我和南宮雲能完全掌握這個夢境,不然就等於要被他們一直糾纏下去。

而想也知道,想要光靠這些騎士就能變成夢境的主人,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

我的目光又落到了端坐在寶座上的麗娜夫人。

“不行,現在的我們,根本打不過她的!”南宮雲勸阻我。

“是啊,所以武鬥是不行了,必須智取。”我說。

“什麼意思?”南宮雲問。

我看向麗娜夫人,突然高聲叫她的名字:“讓你的人都住手,你不想看看這是什麼嗎!”

說着,我高高舉起了一個牛皮紙的本子。

而南宮雲看見了,臉上頓時露出微妙的表情。

麗娜夫人被我的喊話叫得詫異,她沒讓騎士停手,但還是開口詢問了:“那是什麼?”

“你應該認識,好好看看!”我說道。

麗娜夫人像是沉思了一下,然後終於揮手讓那些騎士們都停了下來。

然後騎士不再向我們襲擊,我也就停在了原地,將自己手上那個東西的封皮露了出來。

“那、那是……”麗娜夫人的臉色突然產生了變化。

“爲什麼你會有我的日記!”她的臉上浮現出了憤怒的神情。

“你說呢?”我反問她。

“我明明將它交給了布魯斯公爵!爲什麼現在會在你們手上!”麗娜夫人顯得十分配合。

我和南宮雲相互驚訝的對望了一眼,這還是我們第一次聽到黑衣公爵的名字。

不過……

我對着麗娜夫人挑起眉毛:“這本日記,是你交給了布魯斯公爵?”

“廢話,不然你們能從哪裏得到這本日記!”麗娜夫人顯得十分惱羞,眼睛中已經開始冒出了殺意。

我看了一眼南宮雲。

原本我還以爲在這個鏡中世界的麗娜夫人,並沒有遇上過黑衣公爵,所以之前纔會想着要跟南宮雲結婚……但是現在既然證明他們兩個已經相遇,而且看反應麗娜夫人還是喜歡他。

那麼爲什麼,麗娜夫人想要與南宮雲結婚呢? “將我的日記還給我!”麗娜夫人繼續喊道。

“可以,但是我們之間要談個條件。”我說。

“哈,你們以爲你們能跟我有要求價碼的權利嗎?”麗娜夫人怒極反笑,“我只要讓我的士兵殺了你們,日記就能回到我的手上!”

“那可不一定,”我說,“黑衣……布魯斯公爵能將日記交給我們,自然就給了我們能保住它的辦法,恐怕你對此根本無能爲力。”我嚇唬她。

出乎我的意料,麗娜夫人聽了我的話,居然真的在臉上露出了猶豫的表情。

然後她的神情幾番變化,終於下定了決心,衝我們瞪眼:“我不怕你說的,”她說,“我知道布魯斯公爵神通廣大,但是唯有他的承諾一文不值。”

麗娜夫人露出嘲諷的笑容:“你們這麼信誓旦旦,但在我看來,有很大的可能你們也只是被騙的可憐蟲,要不然怎麼會來到我的面前!”

什麼?

麗娜夫人說的話引起了我的興趣。

我敏感地察覺到好像在她的話裏,隱藏了什麼重要的訊息。

“你不信任布魯斯公爵?”旁邊的南宮雲突然開口向着麗娜夫人發問。

而他話一出口,我也恍然。

的確,就從剛纔麗娜夫人的話中來看,她好像對布魯斯公爵的態度並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種喜歡。就是這種變化,才讓我感覺到最違和的所在。

“我曾經信任他,可他欺騙了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問話的是南宮雲,所以麗娜夫人說話的態度明顯變得溫和了起來,劇烈起伏的胸也重新平緩,整個人慢慢開始放鬆下來。

“他騙了你什麼?”

所以我明智的開始一語不發,看着南宮雲套麗娜夫人的話。

麗娜夫人剛剛平復下來的心情,隨着南宮雲的問題再一次的暴怒起來:“所有!”

她咆哮着,然後大廳中突然颳起了一陣陣的龍捲風,我和南宮雲竭力站在原地抵禦着這陣狂風。而那些騎士和僕從,則全都被這陣狂風捲走,然後瞬間化爲煙塵消失。

等狂風散開的時候,整個大廳裏已經變得空空蕩蕩。沒有那些金銀的擺設,沒有華美的地毯,沒有璀璨的吊頂。

有的只是孤零零的寶座,和站在上方的麗娜夫人與我和南宮雲。

麗娜夫人發泄了一通,此時正在高臺上不停地呼吸起伏。

南宮雲這時候還能保持着冷靜的態度,就像之前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若無其事的問道:“所有事情?”

他說:“你確定?”

“我很確定!”麗娜夫人咬牙切齒地說,“他當年對我說的一切都是假的……什麼都是假的……包括愛情……”

“你愛他。”南宮雲肯定地說,他從我的手裏拿過了麗娜夫人的日記本,翻了開來然後看着麗娜夫人,“但他不愛你。”

“不要看我的日記!”麗娜夫人惱羞成怒。

“好,我不看。”南宮雲合起日記本,“但這仍舊改變不了你愛他但他不愛你的事實。”

“你知道爲什麼布魯斯公爵會把這本日記交給我們嗎?”南宮雲說。

“因爲他覺得厭煩了你,所以想要再找一個合他心意的。但是你的日記成了他的阻礙,他已經不想再看到任何有關你的一切,所以……”

他說着說着,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所以說,你多麼可憐。爲他殺了那麼多少女,做了那麼多的努力,結果仍舊是個被嫌棄,不被接受的女人……”67.356

“不,纔不是這樣!”麗娜夫人聽了南宮雲的話,果然反應十分的激烈。

“他當初纔不是那樣!是他先來勾引的我!”麗娜夫人狂叫着。

“他說他愛我!他說我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嬌花,他讓我愛上他!但是這一切都是騙局,是精心計劃好的謊言!”

麗娜夫人已經喊得竭嘶底裏:“他只是想要利用我!”

我和南宮雲對視了一眼,對於麗娜夫人話語中吐露出的事實真相有些驚訝。

雖然對於黑衣公爵不愛麗娜夫人這件事早就知道,甚至對於可能是黑衣公爵先招惹麗娜夫人這件事也隱隱有所感覺。

但所謂的利用……

“他利用了你什麼?”就在我心中剛剛冒出疑惑的時候,南宮雲就適時地開口詢問了。

麗娜夫人一雙血紅色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們,正確來講,是盯着南宮雲一個人。

而他則面不改色的和她對視,絲毫不退避。

但從我的這個角度,才能看到他放在身側的拳頭,握得有多緊。

“我爲什麼要告訴你,”麗娜夫人慢里斯條地說,“你又能給予我什麼。”

麗娜夫人的話讓我們兩個都愣了一下。

“你想要什麼?”南宮雲問。

“你。”麗娜夫人直接說道,“你必須留下來,永遠陪着我。”

我砸了咂舌,看向南宮雲。

而南宮雲的臉上則還是一副驚愕的表情,像是沒想到到了現在,麗娜夫人仍舊對他不死心。

這的確讓我更加感覺到疑惑,爲什麼麗娜夫人這麼堅持要留下南宮雲。

但是隻看見南宮雲沉默了一會,就開口答應道:“好,我答應你。”他說。

我衝他打了一個眼色,詢問他是真的打算留下來嗎?

而南宮雲則輕輕掃了我一眼,示意我稍安勿躁。

“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

得到南宮雲承諾的麗娜夫人,看起來心情好了許多。

或許是她完全不害怕我們逃跑,所以她慢慢的重新坐回了寶座上,同時輕輕一碰權杖,在我和南宮雲的身後,居然都出現了一把椅子。

於是我和南宮雲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打算聽麗娜夫人講她的故事。

“那是一個下雨的晚上,”麗娜夫人開始訴說,“布魯斯他來到我的城堡中,說要請求避雨。我看他衣飾不凡,又相貌堂堂,就同意了他的請求。”

“然後他……”

麗娜夫人說的內容,和日記上我和南宮雲看的幾乎差不多。

之後的內容,幾乎就是很冗長的戀愛故事。在麗娜夫人的美化和描訴中,簡直成了一個典型的莎士比亞悲劇。麗娜夫人時而說的咬牙切齒,時而變得憂愁傷感。

我幾乎都要感覺到昏昏欲睡了,她從終於說到了正題。

“我當時多想每日每夜都和他在一起,甚至我想直接嫁給他!但是他卻告訴我不行,因爲他不是人類,而是一個血族,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在一起。”

麗娜夫人說:“那是他第一次跟我吐露他的身份。但是我聽了他的話,並沒有害怕之類的情緒,震驚過後,則是爲自己不能與他在一起的悲傷和擔憂。”

“於是我問他,就沒有能和他永遠在一起的方法了嗎?他說有,他可以爲我進行初擁,但是必須讓我爲他收集到足夠的鮮血。因爲只有這樣,才能給我最完美的從人類到血族的蛻變。”

“所以你相信他了?”

聽到麗娜夫人說到這裏,南宮雲也來了精神,急忙問道。

“沒錯。”麗娜夫人咬牙,“我相信了他的話,於是開始四處尋找我領地內的少女,我只要年輕的,漂亮的,並且一定要是處女。我要她們的鮮血,然後將她們全都送給了布魯斯。”

“之後呢?”

“之後,”麗娜夫人露出冷笑,“之後,這樣的日子過了很長時間。我越來越沒耐心,因爲我不斷地爲他尋找合適的少女鮮血,但是他卻始終沒有給我進行初擁的打算。於是我不斷逼問他,究竟什麼時候願意替我初擁,讓我也變成一個永生不死,可以永葆青春的血族。”

“布魯斯他貌似不耐煩了,但當時的我並沒有注意這一點。”麗娜夫人說着,臉上露出了黯淡和懊惱的神情,“我被他矇蔽,以爲他終於鬆口同意爲我進行初擁了。”

“但是他卻把我帶到浴室的鏡子面前,將我關進了這裏!”

麗娜夫人的情緒又開始接近激動,南宮雲急忙開口轉移她的注意力:“那之後呢?你就一直被關在這裏?”

“沒錯!”麗娜夫人說,“我一開始哀求他放我出去,可是總是得不到迴應。後來,我發現在這個鏡子中的世界,我是唯一的活人,所以我可以操控這裏的一切。”

“我成爲了這個世界中的女王,一切應有盡有,但是唯獨沒有能與我一起說話的其他活人。”

“那你現在想出去嗎?”我突然插口問道。

麗娜夫人掃了我一眼,這回並沒有露出敵意,而是一種古怪的微笑:“出去?爲什麼要出去?”

午夜直播 她說:“我說過了,我在這裏什麼都有,是至高無上的女王。我欠缺的只是一個可以陪伴我的奴隸或者丈夫,其他的我什麼都不需要,也不會再擔心老去……這裏簡直就是最完美的天堂。”

“尤其是今天,你們闖了進來。”麗娜夫人看着我和南宮雲大笑,“我連最遺憾的地方現在都可以實現了,我還有什麼想要出去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