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巴爾瑪如願見到了韓宇一行人,看着眼前這七個平均年齡不足二十歲的年輕人,巴爾瑪首先想到的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這句話。想想自己像韓宇等人現在這麼大的時候,那真是有種活到狗肚子裏的感覺。

“請允許我再次向你們表示感謝。”已經上了勇氣號的巴爾瑪向韓宇等人道謝道。

“不用客氣。在這裏,我也要感謝你們的慷慨。”韓宇客氣的謝道。原本韓宇一行人只是想要讓這支遇襲的探險隊爲勇氣號進行一次能源補給,卻沒想到這支探險隊那麼大方,不光是爲勇氣號提供了能源補給,其他方面比如食物、淡水、藥品等等也同樣進行了一次全方面的補給。

對方這麼大方,反而讓韓宇等人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覺得自己的行爲有點趁火打劫的意思。好在巴爾瑪很善解人意,趁着勇氣號進行補給的時候,提出想要上勇氣號上看看的想法。對於巴爾瑪的建議,韓宇等人並沒有拒絕,痛快的答應了巴爾瑪的要求。

爲了不引起韓宇等人的誤會,巴爾瑪沒有帶手下,獨自一人登上了勇氣號,在韓宇的陪同下開始參觀起了勇氣號。當然,巴爾瑪想要登上勇氣號是有目的的。他想要見識一下將那些該死的海盜打得落花流水的武器到底是什麼。

對於巴爾瑪的這個要求,充當嚮導的韓宇並沒有拒絕,爽快的帶着巴爾瑪來到勇氣號放置主炮的地方,指着鐳射炮對巴爾瑪說道:“你想要看得就是這個,它是我們的夥伴喬嫣兒獨立設計出來了。怎麼樣?厲害吧?”

“厲害,厲害……”巴爾瑪應承着韓宇的問話,心裏卻是吃驚不已。在他眼裏威力巨大的鐳射炮竟然是一個名叫喬嫣兒的人獨立設計出來的。這不得不讓巴爾瑪感到吃驚,原本還以爲這是花了高價從聯盟正規軍中私自購買的呢,沒想到啊沒想到……

巴爾瑪忽然很想見見韓宇口中所說的那個喬嫣兒,聽眼前這個韓宇所說的,這艘速度極快的勇氣號好像也是出自那人的設計,如果可以將其招攬到聯盟去,那對自己來說,將是一項重大的功勞。一想到可以藉助推薦喬嫣兒減輕自己回去以後要遭到的懲罰,巴爾瑪的心更加熱切了起來。 想法是美好的,但現實卻是殘酷的。巴爾瑪見到了喬嫣兒,但在韓宇的眼皮底下,他卻連開口招攬的話都沒機會說就被韓宇帶走了。想要和喬嫣兒多聊兩句,卻被喬嫣兒以正在研究,禁止打擾給半請半送的給趕了出去。

不過巴爾瑪沒有灰心,在巴爾瑪想來,自己背後的靠山很硬,只要自己對喬嫣兒稍微露出一點招攬的意思,那個喬嫣兒一定會上杆子的湊過來。現下需要解決的就是爲自己擔任嚮導的韓宇,只有把這個人支開,他纔有機會和喬嫣兒單獨談談。

有了這個不可告人的目的,便有了所謂感謝韓宇等人援手的慶祝會。對於巴爾瑪派人送來的邀請,韓宇不疑有他,畢竟收了對方大批的補給,就這樣不給面子的拍拍屁股走人,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慶祝會的氣氛是熱烈的,作爲這次慶祝會的主角,韓宇一行人受到了熱烈的歡迎。當然慶祝會也不是沒有瑕疵,就是慶祝會的食物不怎麼美味。經過一場海盜襲擊的千人探索隊,很不幸的,隊裏的廚子被幹掉了,以至於已經被石八方養叼了嘴的韓宇等人食慾不高,原本用來招待韓宇等人的食物基本上都進了劫後餘生探索隊隊員的肚子裏。對於那些沒出息的手下,巴爾瑪選擇了無視。

趁着韓宇等人被探索隊的隊員拉住的機會,巴爾瑪找到了獨自一人的喬嫣兒。

“喬嫣兒小姐,怎麼不下去和其他人一起慶祝呀?”巴爾瑪滿面帶笑的上前問喬嫣兒道。只是喬嫣兒的態度卻不怎麼好,見巴爾瑪過來以後,不動聲色的微微點頭之後就準備離開。巴爾瑪見狀連忙叫道:“喬嫣兒小姐,別急着走呀,我們聊聊。”

“……抱歉,我對年紀已經可以做我父親的男人不感興趣。”喬嫣兒丟下一句讓巴爾瑪差點吐血的話以後,轉身離去。巴爾瑪衝着喬嫣兒的背影伸了伸手,想要跟喬嫣兒解釋一下自己並不是什麼老不修,可又擔心自己追過去會讓喬嫣兒更加的誤會自己,左右爲難讓時間就這樣被浪費,當巴爾瑪下定決心的時候,喬嫣兒已經不見了蹤影。等巴爾瑪找到韓宇詢問的時候才知道,人家喬嫣兒早就回勇氣號繼續做他的研究去了。

就這樣放棄?不!巴爾瑪不是那種輕言放棄的人,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今晚過後,勇氣號就會離開,留給巴爾瑪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爲了招攬到喬嫣兒,巴爾瑪厚着臉皮跟着韓宇回到了勇氣號,目的就是跟喬嫣兒開門見山的談一談。

“喬嫣兒小姐,我希望可以跟你單獨談一談。”巴爾瑪一臉誠懇的對喬嫣兒說道。而喬嫣兒則是一臉厭惡的看了巴爾瑪一眼,隨即伸手一挽韓宇的胳膊,對巴爾瑪說道:“你別做夢了,我有未婚夫了。”

“啊?嘶~”韓宇倒吸一口涼氣,自己只是發出了一聲疑問就捱了掐,這個喬嫣兒,要不得!

雖然不知道喬嫣兒爲什麼突然說自己是她的未婚夫,韓宇還是聰明的保持了沉默,只等巴爾瑪離開以後再詳細的詢問喬嫣兒。

巴爾瑪沒有像喬嫣兒所想的那樣識趣的離開,反而一臉鄭重的對喬嫣兒說道:“喬嫣兒小姐,我想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對你這個人不感興趣,但我對你的本事極感興趣。請放心,我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了,幹不出那種老不修才能幹出的事情。我找你,只是想要邀請你加入聯盟所屬的科研院,我相信以你的才能,一定可以在科研院裏出人頭地的。”

話音剛落,韓宇不樂意了,這不是當着他的面挖他的牆角嗎?這個巴爾瑪看上去像是一個忠厚長者,但辦的事卻有點不地道啊。這個老不死的!因爲招攬喬嫣兒的關係,巴爾瑪在韓宇的心裏已經從忠厚長者變成老不死的了。

不過韓宇不擔心,他相信喬嫣兒不會離開勇氣號。而事實上也正如韓宇所想的那樣,在聽了巴爾瑪的話以後,喬嫣兒並沒有像巴爾瑪所想的那樣露出一絲一毫激動和不敢相信。反而神色淡淡的說道:“哦,原來是這樣,那我是誤會你了,抱歉啊,我會之前對你所說的失禮的話道歉。”

“沒關係,沒關係,不知道喬嫣兒小姐什麼時候動身和我一起回聯盟?”巴爾瑪連忙問道。

“回聯盟?我幹嘛要跟你回聯盟?我的同伴都在這裏啊。”喬嫣兒莫名其妙的看着巴爾瑪反問道。

巴爾瑪不由一愣,隨即露出不信的表情看着喬嫣兒說道:“喬嫣兒小姐,我要介紹你去的是聯盟所屬的科研院啊,那裏是隻有聯盟精英才可以去的地方,你難道不想要去那?”

“不想,我去哪做什麼?我的同伴在哪,我就在哪。”喬嫣兒搖頭答道。

“怎,怎麼會呢?你,你是不是不知道進入聯盟所屬的科研院代表着什麼?不知道沒關係,我可以告訴你……”

“抱歉,我想我剛纔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我的同伴在哪,我就在哪。”喬嫣兒打斷巴爾瑪的話道。聽了喬嫣兒的答覆,韓宇一臉的開心,決定不計較之前喬嫣兒掐了自己一把的行爲,得意的看着臉色有些難看的巴爾瑪。而巴爾瑪則是滿腦子的不敢相信,他想過很多可能,卻惟獨沒有想到眼下這種情況,這讓他之前想出的各種應對都失去了用武之地。

“巴爾瑪先生,時候不早了,我們明天還要出發,就不留你了。”說完喬嫣兒暗暗推了推被自己挽住胳膊的韓宇。韓宇會意的上前對巴爾瑪說道:“請吧,巴爾瑪先生。”

巴爾瑪聞言苦笑了一聲,知道自己繼續留在勇氣號上也只會自取其辱,倒不如識相一點,這樣大家見面還能有點說話的餘地。苦笑了一聲後,巴爾瑪轉身離開了勇氣號。等巴爾瑪離開以後,韓宇回到勇氣號立刻就把喬嫣兒拒絕巴爾瑪招攬的事情告訴了正在忙着其他事的衆人。衆人聽說了以後都聽喬嫣兒的堅持表示高興。可這有人高興了,自然也就有人不高興。

回到了自己船上的巴爾瑪越想越不甘心,參觀過勇氣號以後,巴爾瑪十分清楚喬嫣兒是個很有價值的女人。如果可以介紹喬嫣兒進入聯盟科研院,那自己這次失敗的懲罰很有可能功過相抵,甚至還可能因爲招攬到了一個聯盟急需的人才而得到嘉獎。可現在,一切都隨着喬嫣兒的拒絕而化爲了泡影。等待自己的將是嚴厲的懲罰,這讓巴爾瑪很不甘心。明明機會就擺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卻沒有把握的可能,這種不甘心,就如同一把小刀一樣的割着巴爾瑪的心肺。一個魔鬼的聲音在巴爾瑪的腦海中不斷迴響,既然喬嫣兒那麼重視她的同伴,那就把她的同伴抓起來,到時候就不相信她不就範,乖乖的聽話。

被自己的慾望驅使的巴爾瑪下了一個讓他後悔一輩子的命令,抓捕韓宇一行人。得到了這個命令的探險者們都對這個命令表示不解。剛和人家喝酒慶祝過,轉臉就要去抓人家,這好像有點說不過去。更何況韓宇那些人是那麼好抓的嗎?

不管得到命令的探險者們如何反對,但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吶。在巴爾瑪的強令下,探險者們只得不情不願的拿着武器悄悄包圍了勇氣號。只是勇氣號彷彿對他們的到來早有準備。當探險者們包圍了勇氣號,準備攻進去的時候,韓宇和寧平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親眼看到了韓宇的火焰和寧平的劍技以後,探險者們很理智的放下了武器,向韓宇和寧平偷了降。一個超能力者,一個古武者,這兩個沒有一個是他們這些探險者能夠對付的,爲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還是趁早認輸比較好。

一場可能會爆發的戰鬥在探險者們的配合下,還沒有開打就結束了。韓宇問清了是誰下的命令以後,當即決定立刻出發。惹不起咱躲得起,不跟你玩了。

韓宇的這個決定出乎了巴爾瑪的預料,不過就算巴爾瑪預料到了,手裏沒有實力的他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勇氣號揚長而去,而且更讓巴爾瑪始料未及的就是,經過這件事情以後,這支千人探索隊裏的探險者看自己的目光都開始變得有點詭異,而自己所下達的命令,也開始有人陽奉陰違了起來。對於這些,巴爾瑪一點辦法也沒有,可以預見等巴爾瑪和聯盟的接應人員匯合以後,等待他的會是什麼。

壞名聲的事情不能做,一旦做了,那自己辛苦積累的名聲就毀了。而一旦名聲毀了,想要再建立起來往往要付出比毀掉自己名聲十倍以上的努力,還不一定能夠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名聲。

巴爾瑪此時很後悔,一時鬼迷心竅下達了那個攻擊勇氣號的命令。可世上沒有後悔藥買,巴爾瑪自己釀的苦酒也只有自己喝。爲了能夠體面一點的離開,巴爾瑪甚至已經想好等回到聯盟以後,自己就主動辭職,以免到老了反而晚節不保。

沒有人關心巴爾瑪的打算,探險者們更多的是關心他們自己。這次的探索失敗了,那和聯盟說好的條件自然就不能兌現。那也就意味着,他們即便回到了聯盟,等待他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爲了能夠好過一點,探險者中有門路的都在各自找着門路,拉着關係,哪有功夫要管一個結局已經註定的老頭。

※※※

連夜離開的勇氣號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航行,確定後面沒有追兵以後,控制勇氣號的林珂將勇氣號變成自動行駛,向着他們的目標,先知烏蘭圖的住處繼續前進。

對於喬嫣兒拒絕巴爾瑪招攬的舉動,韓宇等人都感到很開心。相處的時間久了,韓宇等人已經視其他人是自己的親人。先前蓮蓬的離開已經讓韓宇等人感到了後悔,要不是現在不知道蓮蓬的下落,韓宇等人早就去找蓮蓬了。

“嫣兒,好樣的。”韓宇衝喬嫣兒豎起了大拇指誇道。

喬嫣兒微笑着接受了韓宇的誇獎,隨後向韓宇解釋道:“剛纔說你是我的未婚夫只是權宜之計,你不要當真。”

“行啊,我不當真。”韓宇笑眯眯的答道。

“未婚夫?什麼意思?”耳尖的韓夢馨一臉八卦的看了看喬嫣兒,又看了看自己的哥哥韓宇。

就見韓宇面色不改的解釋道:“也沒什麼事情,就是之前喬嫣兒誤會巴爾瑪那個老傢伙是想要追求自己,所以那我做了擋箭牌。可結果人家巴爾瑪並不是瞧上了喬嫣兒這個人,而是看上了喬嫣兒的本事,後來的事情你們已經知道了,我就不再重複了。”

“哦,原來是這樣。嫣兒姐姐,你怎麼就拒絕了那個巴爾瑪的邀請呢?要知道,聯盟所屬的科研院裏可是聚集了全聯盟最頂尖的人才,你能夠被他邀請,可以說這也是對你能力的一種肯定哦。”韓夢馨一臉不解的問喬嫣兒道。

一旁的韓宇聞言急忙說道:“夢馨,說什麼胡話呢?難道你想要讓嫣兒離開我們,去那個充滿了怪人的精神病院?”

“哥,我哪有說讓嫣兒姐姐離開我們,我只是有點好奇而已。”韓夢馨向韓宇解釋道。

“夢馨,我之前已經和那個巴爾瑪說過了,我的同伴在哪裏?我就在哪裏。你們是我的同伴,我的親人,我不會爲了個人的榮譽而不管不顧的離開你們。難道在夢馨你的眼裏,我不配成爲你們的同伴嗎?”

韓夢馨聞言急道:“嫣兒姐姐,我可沒有這麼說過。嫣兒姐姐能夠留下,夢馨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

“轟~”的一聲打斷了韓夢馨還沒有說出口的話,就見菲爾德一邊給主炮充能一邊大聲喊道:“各位,先把眼下的情況應付過去,然後我們再說別的如何?”

即便菲爾德不說,其他人也知道此時要怎麼做。通過偵查,發起攻擊的是海盜,而且還都是熟人。就是之前被韓宇一行人給打跑的那些海盜殘餘。海盜是不會跟人講有關道德方面的問題的。自被勇氣號給完虐了一次之後,已經被打破膽的海盜已經各自回家,各找各媽。可也有一部分已經無家可歸的海盜還留在原地。

思前想後,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虧的海盜們經過簡單的休息以後,想要報復壞了他們好事的勇氣號。

天可憐見,他們這邊剛有了這個念頭,那艘如同煞星一般的星船就出現在了海盜們的面前。原本海盜的計劃是很不錯的,利用對這一帶的熟悉,海盜們找了一個合適的埋伏點,準備突襲勇氣號。畢竟勇氣號的威力有目共睹,如果可以把勇氣號奪走,那就相當於增強了自己的力量。抱着這個目的,海盜們的攻擊基本上都是直奔勇氣號的引擎而去的,想要讓勇氣號失去機動能力。

但是,恰恰就是這個擔心,海盜們沒有想到已經進入自動航行的勇氣號會在航行的時候開啓防護罩,結果就是海盜們的攻擊不僅沒有建攻,反而激起了勇氣號的吩咐。令這些海盜感到膽寒的追擊戰開始了。原本是他們獵物的勇氣號氣勢洶洶的衝了過來,那道可怕的光束讓海盜們連考慮都沒有,直接調頭就跑,唯恐被勇氣號追上。可來時容易去時難,這幫海盜想要完全脫身,還要問問韓宇等人願不願意放過他們。爲了不偏離自己的航道,勇氣號在狂追了那幫海盜五公里之後,放過了那些海盜,看着勇氣號那艘煞星星船調頭,已經開始絕望的海盜們頓時有了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紛紛在心裏發誓,有生之年絕對不再和那艘煞星作對。

重新回到航道的勇氣號再次進入了自動航行模式,得到暫時自由的林珂伸手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肩膀。這段時間的航行讓林珂感到有點累。

一雙手落在了肩膀上,輕輕的捏着,林珂不回頭也知道給自己捏肩的是韓宇,眼睛微閉,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韓宇的照顧。誰也沒有說話,誰都不想打破這時的平靜。直到韓夢馨開口提醒韓宇,“哥,我們要到目的地了。不過看情況,我們需要等待一段時間。”

“哇~人還真是不少呢。”韓宇看着顯示屏中的景象,不由感嘆的說道。聽了韓宇的話以後微微皺眉,輕聲說道:“不知道有沒有辦法讓那些人離開。”

“還是老實點吧,一般來說,向先知這類人,基本上和精神病差不多,不犯病的時候和正常人差不多,可一旦犯病,那就會做出人人不解的事情來。”

聽了韓宇的話,林珂忍不住輕笑了起來,提醒韓宇道:“這話你也就在這裏說說,可不能傳出去,否則你就要倒黴了。”

“嘿嘿……我知道,也就是跟你們這麼說而已。”韓宇嘿嘿一笑後說道。 先知烏拉圖,但凡是在死亡星域討生活的人都知道的名字。原因無他,就是因爲烏拉圖是唯一一個從死亡星域內圈活着回來的人。原本許多人都指望從烏拉圖的口中得知有關死亡星域內圈的事情,可烏拉圖卻三緘其口,對於死亡星域內圈的事隻字不提。倒是對死亡大沙漠的事情有問必答,並且每每使用自己的預知能力,躲過一場又一場祕密抓捕。

當對一個人無可奈何又有求於這個人的時候,拉近彼此的關係是最好的選擇。不管是聯盟還是海盜,都不敢將烏拉圖得罪。而且不僅不能得罪,反而要對烏拉圖的要求有求必應,只爲了有一天可以打動烏拉圖,讓他說出有關死亡星域內圈的事情。烏拉圖也彷彿知道這點似地,無論是聯盟還是海盜,全都保持着若即若離的關係,久而久之,烏拉圖成了死亡星域一個特殊的存在,說俗點就是,烏拉圖是個黑白通吃的人物。

因爲名氣的關係,來找烏拉圖的人很多,有聯盟資助的探險者,也有做着無本買賣的海盜,烏拉圖來者不拒,只要付夠見面費,那就可以見到烏拉圖本人,並且請求烏拉圖利用占卜的能力爲自己占卜吉凶。

在等待了一天一夜之後,總算是排到韓宇等人了。看到只有七個人的冒險團,其他還在等候或者已經見過烏拉圖的人不由暗自偷笑,就這種小規模的冒險團也來找烏拉圖?不知道能不能走進烏拉圖家的大門?

只是當韓宇等人走到烏拉圖家大門口的時候,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烏拉圖,見一面都要交錢的烏拉圖,竟然親自開門迎接韓宇等人,並且在一見面,就激動的看着韓宇等人說道:“我可把你們等來了,快快請進。”

韓宇等人一頭霧水的跟着烏拉圖進了家。烏拉圖家的大門剛剛關上,外面的人就議論開了,紛紛猜測能夠讓烏拉圖親自到門口迎接的那羣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進了屋以後的韓宇等人和烏拉圖分賓主落座,屁股剛挨着椅子,烏拉圖就開口對韓宇等人說道:“你們的來意我明白,但想讓我告訴你們答案,你們必須幫我去辦一件事。”

“公平交易,很和我的心意。請說你的條件吧。”韓宇點頭答道。

聽到韓宇的回答,烏拉圖咧嘴一笑,說出了自己的條件,“替我找到陰陽鏡。”

“陰陽鏡?”

“沒錯,陰陽鏡。”

“……那你知道具體的位置嗎?”

“當然,就在死亡沙漠中的一座地下陵墓之中。只要你們把陰陽鏡給我帶回來,那我就可以回答你們的任何問題。”烏拉圖一臉肯定的答道。

韓宇和林珂等人商量了一下,點頭對烏拉圖說道:“我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不過我們希望你可以儘量多給我們一點有用的情報。”

“沒問題。”烏拉圖滿口答應了下來,隨即開始了自己的長篇大論。“所謂的先知,說白了就是通過泄露天機從而幫助他人或者自己躲避災禍的一種手段。這種手段因爲是泄露天機,所以會遭到所謂的天譴。當年我爲了活命,窺探了太多次的天機,以至於現如今天譴纏身,除了用陰陽鏡消除我中的天譴外,沒有別的辦法。爲了方便你們找到陰陽鏡,我利用自己的占卜能力爲你們準備了一副地下陵墓的地形圖,希望可以對你們有所幫助。你們看看還有什麼需要準備的,我可以馬上替你們辦。”

“還有一個問題?”

“請說。”

“你爲什麼要挑中我們?”

“我的能力告訴我,能夠幫助我解除天譴的,就是你們。”

韓宇:“……”

對於先知這種神祕的職業,還是不要過多瞭解的好。反正現在雙方已經談好了條件,那就抓緊時間完成對方提出的條件好了。

事情說完後,韓宇等人起身告辭,按照烏拉圖所給的地圖前往藏有陰陽鏡的地下陵墓。 纏情總裁深深吻 既然能被烏拉圖看中,那面陰陽鏡想必是件寶物。而能夠讓這麼一件寶物成爲陪葬品,那擁有這件寶物的主人生前相比不是皇帝也是一名地位顯赫的王爵。而但凡是王陵,那陵墓中的兇險是無法想象的。

修建帝王陵墓的時候,安置的陷阱那講究的就是一個狠字,最好可以將盜墓賊一擊必殺,至於是不是有違天和,這不是設計陵墓的人需要考慮的。

考慮到地下陵墓中的兇險性,韓宇決定還是和原先一樣,韓宇和寧平去拿陰陽鏡,剩下的人勇氣號內待命,隨時支援韓宇和寧平。

計劃就是這樣,但有句話說得好,計劃趕不上變化,當韓宇一行人按照烏蘭圖所給的地圖找到那座地下陵墓的時候,卻發現沒有進入地下陵墓的通道。

“難道要自己動手挖通地下陵墓?”韓宇一臉苦笑的說道。

按照烏蘭圖地圖上所提示的,地下陵墓應該就在眼前這片綠洲的下方。可想要進入地下陵墓,首先得找到門在哪才行呀?連門都找不到,那還進個屁呀。

將綠洲翻了個底朝天,令人失望的沒有找到入口。

“會不會是要等到什麼特定的時候纔會出現出口?”寧平突然出聲說道。

經寧平這麼一提醒,韓宇想起了之前轉生神殿的事情。的確,當夕陽出現的時候,神殿憑空出現在了韓宇的面前,印象深刻。

不管怎麼說,寧平的話只是一種猜測,爲了驗證這種猜測,韓宇一行人留在了那座綠洲之中,只等着在某個時間段會出現類似轉生神殿的情況。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無目的的等待是最讓人感到浮躁的。爲了緩解心中的浮躁,韓宇要給自己找點事做。

漫步在綠洲之內,觀察着四周圍的植物,和其他的綠洲不一樣,生長在這裏的植物比其他綠洲的植物更加高大,也更加粗壯。如果不是綠洲外的沙漠提醒,韓宇幾乎以爲走進的是雨林。

走了大約半個小時,韓宇無意中的一次擡頭,發現了一點不尋常的東西。

一隻不知道是什麼的動物被倒掛在一棵樹的樹梢上,這隻動物的身上,沒有皮。看到那個動物以後,因爲擔心林珂等人看到會害怕,韓宇便準備放火燒掉拉倒,卻意外的發現,那具沒有了皮的動物彷彿,好像在韓宇放火之前看了自己一眼。就這樣一眼,就讓韓宇感到有點心驚。

韓宇雖說膽子不小,但猛地遇到這種情況,還是讓韓宇吃了一驚。不過隨即韓宇就明白過來,自己那是自己在嚇唬自己。

一把火燒掉了掛在樹梢上的那具無皮屍體,韓宇準備返回勇氣號和衆人匯合,卻在回去的路上,意外發現了又一具屍體,和前面發現的一樣,也沒有皮毛。韓宇沒有多說什麼,再次一把火將屍體燒了個一乾二淨。

因爲已經有了兩次的經驗,韓宇在接下來的回程中,特意關注了一下那些高聳的樹木頂端,果然不負韓宇所望,在距離第二具無皮屍體不到三百米的地方,同樣掛着一個不知名的生物,不過據韓宇猜測,這些無皮的屍體,十有八九是人類。

在見到第四具屍體的時候,看到那具皮沒有剝乾淨的屍體,韓宇確定,之前他遇到的那三具屍體都是人類。同爲人類,看到自己的同類遇到這種殘忍的對待,不免讓韓宇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默默的將第四具屍體也給火化以後,韓宇低頭向勇氣號走去。

回到了勇氣號,韓宇將自己的發現向衆人一說,衆人聽後也是唏噓不已。不過唏噓歸唏噓,衆人也提高了對這片綠洲的警惕。四個被扒掉皮的人類絕對不是自己扒自己,更不可能是自己找人扒的,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什麼強大的存在生活在眼下這片綠洲之內,說不定此時正躲在暗處觀察着韓宇這些人。一想到這裏,韓宇忍不住安慰身邊的林珂道:“別擔心,我會保護你們的。”

“嗯,我相信你。”林珂輕聲答道。

話音剛落,勇氣號的外面就傳來了一陣類似夜梟一般的叫聲,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韓宇一把抓緊林珂的手,沉聲說道:“我會保護你們的。”

鬼醫逆天妃:魔帝,放肆寵 “嗯,我相信你。”林珂反手抓住韓宇的手說道。

……

一夜無事,當黎明到來,太陽重新照耀大地的時候,負責值夜的菲爾德急聲叫醒了正在休息的韓宇等人。

“菲爾德,出了什麼事?”韓宇揉着眼睛問道。

“入口,入口出現了。”菲爾德指着顯示屏對韓宇說道。

一聽入口兩個字,韓宇的眼睛頓時一亮,睏意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眼睛死死的盯着露出的入口。只是還沒等韓宇去找寧平一起出發,就見那個入口慢慢的消失在眼前。

“這是怎麼回事?”韓宇有些納悶的自言自語道。

“或許是有時間的限制。總之明天這個時候說不定還會再次出現入口。”菲爾德聞言說道。

韓宇點頭同意菲爾德判斷。不過這一天的準備時間,好像有點過長。爲了預防自己和寧平不在的時候可能會襲擊勇氣號的怪物出現。韓宇和寧平決定主動出擊,先把潛在的威脅給幹掉了,然後就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辦自己要辦的事情了。

心動即行動,韓宇和寧平稍微準備了一番之後,離開勇氣號去找隱藏在暗處,喜歡扒人皮的怪物去了。留下菲爾德等人繼續監視綠洲。

綠洲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想要在這種地方找到藏身在內的怪物,這並不是一件輕鬆容易的事情。走了沒有多一會,寧平就向韓宇說道:“韓宇,這樣下去不行,我們走對方也會走,更何況敵明我暗,誰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碰上?有沒有什麼辦法沒有?”

“唔……你說的也有道理,只是想要短時間內想到辦法……有了,乾脆我們一把火把這裏燒成灰燼,讓那些藏身在這裏的怪物無所遁形。”

“會不會影響找尋地下陵墓入口?”

“厄……不清楚,要不咱們的毀林計劃暫時不實行,等找到了那面勞什子的陰陽鏡以後再考慮好了。對了寧平,你聽說過陰陽鏡嗎?”

“沒有。不過從字面上看,這個陰陽鏡應該和聯通陰陽有關,否則幹嘛要叫陰陽鏡呢?我倒是很好奇那個烏蘭圖幹嘛一定要得到陰陽鏡。”

“別人家的隱私你少管,我們只要拿着陰陽鏡就可以了,其他的不是我們需要考慮的……寧平,你拉我胳膊做什麼?”韓宇話說到一半,被寧平拉扯胳膊的動作弄得有點不爽,不由不滿的問道。只是當韓宇看到寧平所看的東西以後,頓時眼睛一亮。原本還擔心找不到扒皮兇手呢,現在可好,不用自己去找了,他們主動送上門來了。

一共十來人,身高大約半米左右,綠皮膚,紅頭髮,手裏攥着巴掌大的小鐵片,露出一嘴的尖牙正在威懾韓宇和寧平。可惜那種威懾卻對韓宇和寧平沒有絲毫的作用。相反的,看到這幫衝自己和寧平齜牙咧嘴的小矮人,韓宇不由心裏納悶,這幫矮矬子是怎麼把屍體掛到樹上去的?

眼見自己的威懾沒用,矮矬子們發出一陣刺耳的嘶吼,揮舞着手裏的小刀片子,直播呢韓宇和寧平衝了過來。韓宇見狀也不廢話,伸手衝矮矬子們的必經之路上扔了一把火牆。而那些矮矬子簡直就是缺根筋,不僅沒有躲避,反而向着韓宇和寧平悍不畏死的衝了過來。只是這種矮矬子只是少數,大多數都被韓宇的火牆嚯嚯燒死,而衝過火海的幾個矮矬子也沒有衝到韓宇的面前就被寧平給輕易解決了。

“感覺有點太容易了。”韓宇輕聲嘀咕道,一旁的寧平贊同的點頭道:“的確感覺有點太容易了。這一次會不會只是一次試探?”

“先回去看看吧。”韓宇想了想後提議道。

……

等韓宇和寧平回到勇氣號的時候,留守在勇氣號的人一個也沒少,壓根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勇氣號內的衆人見韓宇和寧平回來,難免問起了二人的收穫如何?二人自然是如實回答,聽到那些矮矬子的外貌,林珂輕聲說道:“我記得曾在一本書上看到過,有一種生物的記載和韓宇你們見到的那種小矮人很相似。不過那種小矮人已經宣佈絕種,沒想到在這裏還沒碰上。”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小矮人?”韓宇追問道。

林珂聞言答道:“嗯,那種小矮人是食人族的一種,具體叫什麼已經沒有人知道了,書中記載,那種小矮人喜歡把抓住的動物扒皮以後掛在樹上,等風乾了以後再進行食用。”

“啊?這個習慣有點變態啊。”聽了林珂的講述,韓宇低聲說道。

“對啊,也正是因爲這樣,人類世界纔不認可這些小矮人是人類,反正對其進行了捕殺,原本以爲已經殺乾淨了,沒想到竟然還有殘餘。這種小矮人是羣居動物,我們既然動了他們,那他們就必定會來報復。”

林珂的話一語中的,次日當第一縷陽光照下來的時候,通往地下陵墓的入口再次出現,早已準備完畢的韓宇和寧平立刻以百米衝刺衝向了入口處。可就在韓宇和寧平即將到達終點的時候,襲擊突來。數十個小矮人衝樹叢中殺了過來,目標就是韓宇!眼湊着在付出一天代價之後已經出現的入口逐漸的消失,韓宇心裏那個叫氣呀,怒視着襲擊自己的小矮人會,殺氣四溢。

一旁的寧平見狀也不是一個吃素,當即拔出了青雲劍。小矮人們不約而同的感到了後悔,早知道說什麼也不在這個時候出現。可惜後悔已經晚了,這些小矮子在承受了韓宇和寧平的雙重打擊以後,就註定了被消滅的結局。

只是消滅了這些小矮子,卻無法改變入口已經消失的結局。爲此韓宇只能無奈的宣佈,再等一天。

……

又過了一天,終於等到了入口的再次出現,這次韓宇和寧平總算是成功進入了地下陵墓,看着韓宇和寧平的身影逐漸消失,林珂等人返回勇氣號靜等韓宇和寧平的通訊。沒有讓林珂等人着急太長的時候,過了大約五分鐘,通訊器裏傳來了韓宇的聲音。

“林珂,林珂,聽到了請回答。”

“韓宇,我是林珂,你和寧平現在感覺怎麼樣?”林珂連忙抓起通訊器問道。

“一切正常。林珂,你不用擔心我們。告訴菲爾德他們,勇氣號的警戒不要放鬆,不要外出,對那些小矮人,我和寧平還沒有徹底解決,你們待在勇氣號內別出來。”

“我知道,你和寧平也要小心。”林珂不放心的叮囑道。

“放心吧,我和寧平心裏有數。”韓宇答應一聲,關閉了通訊器。

※※※

地下陵墓很大,這是地下陵墓給韓宇的第一印象。既然陰陽鏡是件寶物,那這件寶物被安放的地點就有三個,一個是在陪葬品裏,一個是在藏寶室裏,還有一個,就是這座地下陵墓的主人墓穴中。

地下陵墓的第一層看擺設是用來祭祀用的,並沒有什麼好看的。韓宇比較感興趣的是藏寶室以及陵墓主人的墓穴。按照價值來說,這兩個地方的東西都比較值錢。在第二層,簡單的看了一下陪葬品,沒有發現,隨後韓宇找到了藏寶室,依然沒有。那剩下的唯一一個地方,就是陵墓主人的墓穴了。

陵墓主人的墓穴不在第二層,韓宇和寧平不得不繼續往下走,到了第三層,卻讓韓宇有點失望。第三層不是墓穴安放的地方,也是一個廣場,比第一層還要大的空間。這個空間看上去就像是點兵場,一列列排列整齊的士兵,全副武裝的目視前方的點將臺,想必墓穴主人在生前應該是個喜兵的人。否則他不會在自己的墓穴的中放這麼些個士兵的石像。

這些士兵石像每一個方陣就代表着一個兵種,大致分爲步騎弓三類。當韓宇靠近了以後才發現,這些士兵石像每一個都刻畫的很逼真,讓人誤以爲這些士兵就是真的。

“喀嚓~”一聲輕響,韓宇和寧平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向後一跳,隨即距離韓宇最近的一名的士兵石像突然動了,向着韓宇拔出了武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