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父,怎麼了?”見到中年警員怒罵出聲,那個蹲在地上整理工具的青年警員忍不住出言相詢。

“哼!”中年警員冷哼一聲,接下來做了一件讓我們魂飛魄散的事情,他居然一把抓/住炸彈的那些電線,一陣胡亂撕扯,竟然直接將炸彈扯了下來,隨手就往旁邊扔。

這廝是瘋子!

駭然大驚之下,我跟孔宣都是一個魚躍飛撲,瞬間就趴在旁邊地面,雙手緊緊的抱住腦袋。草,這麼小的房間,這麼大的炸彈,也不知道臥倒有沒有用。 鍾馗日記 380 全城戒備(六)

咣噹!

一聲脆響,炸彈落地.

媽的,老子的小命今天要玩完!

我抱着頭緊緊的貼在水泥地板上,心驚肉跳的等了好半天,卻沒有等到爆炸。

咦?怎麼回事?

湛紫靈:佞王休妃 我從抱住頭的胳膊肘縫隙望向孔宣,孔宣也正好從胳膊肘中露出一隻眼睛看向我,兩人交流了一個眼神,這才心有餘悸的站起身來,都是狠狠的瞪着中年警員,孔宣更是用手指着他,怒道:“你是不是瘋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這個炸彈是假的!我們走。”中年警員冷笑了一聲,招呼青年警察拎起大箱子,就這麼揚長而去。

假的?

剩下我們兩人面面相覷,楞了一會,我走上前撿起那個所謂的假炸彈,入手很沉,液晶屏幕上的數字依舊在一秒一秒的跳動,這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假的啊。但,這個拆彈專家竟然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撕扯電線,而且,炸彈被他這麼一頓亂搞後居然都沒有爆炸,又不像是真的炸彈。

孔宣走上前,三下五除二的將雷小宇解綁,衝我說道:“真的也好,假的也罷,反正炸彈已經不在雷小宇身上了,還看個毛,先離開這纔是正經。”

我笑了笑,正要將這個假炸彈隨手丟棄,腦中猛然冒出一個念頭:“孔宣,如果這個炸彈是真的,我將他丟到我的芥子墜裏面,會是一個什麼情形。”

孔宣笑道:“怎麼說呢,炸彈有傷害範圍,如果是胖子的那個空間袋,裏面放上一個炸彈,裏面的東西肯定會被炸得稀巴爛,但空間袋本身是不受影響的,至於你的芥子墜的話,你裏面的空間那麼大,隨便將炸彈丟到裏面一個偏僻的角落,完全不會波及到你芥子墜裏面的罈罈罐罐。”

說到這,孔宣停了下來,蹙眉沉吟了一會,猛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罵罵咧咧的說道:“草,以前我們怎麼就沒想到這回事呢。”

“什麼事?”我不解的看着孔宣。

“我們直接將炸彈丟到空間袋裏面不就完了麼?”孔宣懊惱的叫道。

“對啊!”我會意過來,也是忍不住拍了一下手掌:“反正炸彈也不能將空間袋炸燬,這特麼的就是一個天然無污染的拆彈器。這樣一來,錢先生的那些炸彈對我們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不過……”孔宣看了在一旁目瞪口呆的雷小宇,努了努嘴:“如果錢先生將炸彈綁在人身上,而且可以遙控的話,那就沒辦法了。我們可不能將活人丟進空間袋裏面去。”

一想到錢先生的手段,我忍不住又有些泄氣,隨手將手中的炸彈扔進了芥子墜,三人出了房間。

走到樓下,跟雷祖武打了個電話,讓雷小宇跟他爸爸說了兩句,然後讓雷小宇自行回家。

“接下來呢?”待得雷小宇走遠,孔宣問我。

我還沒回答,手中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婁巍打給我的。

“正南,現在雷小宇已經被救了吧?”婁巍沉聲問道。

“恩,拆彈專家說那個炸彈是假炸彈。”我笑着說道。

“人沒事就好,我打電話來要告訴你另外一件事情。”婁巍輕咳了一聲。

“啥事?”

“你那天給我的網站,剛纔第九研究所的人打電話給我,說是已經破解了。那個網站的產品很是先進,甚至可以這麼說,有些產品已經超越了我們這個時代的科技。”婁巍緩慢的說道。

“然後呢?”我有些不解。我知道哪些都是高科技,可這跟我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根據推測,這個網站可能是一家由黑社會控制的研究機構,但他們不跟黑社會發生直接往來,開發出各種產品也都是發佈在網站上,黑社會看中了哪一款,直接輸入密碼以後,該研究機構就會自動發貨。”婁巍說到這,沉吟了一下,這才接着說道:“那個雷小玥,就是無意中瞎蒙到了麻痹符咒的密碼,這才弄到了數張麻痹符咒。”

“你的意思是……”我輕咳一聲:“錢先生就是這個黑社會的頭目,他的那些道具都是在這個網站上買的?”

“差不多就是這樣。”婁巍輕咳了一聲。

“你們查到了收貨地址沒?”我急聲問道。

“查到了,是位於天地大廈的三好餐飲公司,收貨人叫錢大毛。”婁巍沉聲說道。

“三好餐飲?那不是周沐陽的公司麼?這個事情又跟周沐陽有什麼關係?難道這一切都是周沐陽在搞鬼?” 釣鰲 我說出了自己的疑惑。媽的,這個錢大毛又是誰?這名字怎麼這麼彆扭?

“這個不好說,因爲那個時候三好餐飲的總部已經搬去了平安大廈,整個樓層都空無一人,也不知道這個收貨的錢大毛又是從哪鑽出來的。我覺得啊,這個收貨人很可能就是在天地大廈上班的。呃……這個錢大毛會不會就是錢先生?”婁巍分析道。

“有可能。”我苦笑一聲:“搞不好這一切都是錢先生的障眼法。”

“對了,還有一個事。”婁巍似乎想起了什麼。

“什麼事?”

“這個錢先生還訂購了一臺微型盾構機。”

“燉狗機?”我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燉狗機是什麼玩意?用來打狗肉火鍋的麼?”

“盾牌的盾,構造的構,盾構機,全稱是盾構隧道掘進機。”婁巍哭笑不得的解釋:“挖隧道的時候,把這個機器開過去,轟的一聲,就鑽出來一個大洞,說白了,盾構機就是打洞機!主要用來挖隧道,挖地鐵……恩,錢先生訂購的這臺微型盾構機,挖掘的直徑是兩米。”

聽婁巍這麼一說,我突然就想到了在金山路附近看到的市政維修車隊,那臺被拖掛車拉着的古怪裝甲車,車頭那巨大的鑽頭直徑就差不多兩米,難道那個就是微型盾構機?

連忙問婁巍盾構機是什麼模樣,婁巍形容了半天,最後說道:“你給我的網站上面就有圖片,你自己去看啊。”

“我這沒有網址,你把鏈接發給我。”

掛了電話,待得婁巍給我鏈接以後,點擊鏈接進入了網站,翻了幾頁,一眼就看到了在金山路見到的那臺模樣古怪的裝甲車,再一看產品名稱,果然是微型盾構機。

上面的說明是這麼寫的,超強合金鑽頭,不管是混凝土還是鐵板,都能鑽出洞來。

看到這的時候,我腦中隱約有一個模糊的念頭,似乎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直被我忽略。不過,這個念頭一閃即逝,就好像不小心被風吹起來裙襬的老/處/女,你還沒有反應過來,她便尖叫一聲便將裙子捂住,留給你的只是那驚鴻一瞥的白。

究竟是什麼事情被我給忽略了呢?

轉頭看向孔宣,見到他正皺着眉頭,不由問道:“孔宣,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恩。”孔宣若有所思的點頭。

“說出來聽聽!”我心中一動。

“不好吧。”孔宣斜着眼睛看着我,神情古怪,似乎我這個要求很猥瑣很下/流。

“有什麼不好的。”我有些訝異他這種眼神。

“你這個人很是奇怪了,難道我上廁所這種事情也要說給你聽?不行了,憋不住了。”孔宣飛一般的衝去了筒子樓的廁所。

媽的!

不一會,孔宣猶如獸性大發的小白兔,瘋了似的跑了回來,口中大喊:“正南,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我斜着眼睛看着孔宣,嗤笑道:“你想到你沒帶紙了?”

孔宣卻不跟我開玩笑,口中大聲說道:“我在尿尿的時候,突然就想到了錢先生爲什麼要弄這些玄虛。”

我聞言一愣:“爲什麼?”

玄幻之葬天神帝 “錢先生根本就不是要贖金,而是通過幾起爆炸案來轉移我們的注意力。”孔宣雙眼放光的看着我,彷彿他就是傳說中聰明的一休哥:“周志雄也好,張昊天也罷,這些都是一個幌子。”

“幌子?什麼幌子?”我愕然問道。

“通過周志雄跟張昊天等人的綁架,然後引爆炸彈來證明,他確實有炸彈,而且炸彈的威力還不小。”孔宣急聲說道。

“然後呢?”

“當我們知道雷小宇身上有炸彈,而且炸彈是在一所學校裏面的時候,我們就會全城戒備,將所有的警力都投入到搜索炸彈中去。就算這樣,錢先生還生怕警方不夠重視,在論壇裏面發帖子,引發了星城學生家長的恐慌,這樣一來,幾乎所有的路口都造成了堵塞。”孔宣口沫橫飛的說道:“這個時候,星城的警力捉襟見肘,完全不夠用。而這一切,只不過是他的調虎離山之計,目的就是方便他實行他的計劃。”

“調虎離山?”我眉頭緊蹙:“他又想實施什麼計劃?”

“我問你,在星城市中心,哪一條路上沒有學校的?”孔宣大聲的問我。

“靠,我怎麼知道哪一條路沒有學校!”我搖頭。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金山路,金山路上沒有學校。”因爲激動,孔宣的臉上都些發紅。

“金山路?”孔宣這麼一說,先前我腦海中的那一抹念頭頓時又隱隱約約的浮現了出來。

“我們用贖金交換張昊天的時候,當時那輛商務車停在哪?”孔宣見我還不明白,大聲問道。

“在人民銀行……”剛說完這幾個字,我腦海中轟然一響,在這一瞬間,我終於猜到了錢先生的目的。 鍾馗日記 相親 381 驚天陰謀 無憂中文網

孔宣說的沒錯,綁架什麼的都是幌子,錢先生的目的就是人民銀行!

人民銀行雖然沒有儲蓄,沒有貸款業務,但是,它有黃金。

位於金山路的人民銀行,地下是一個巨大的地下金庫,金庫裏面,是價值連城的黃金,說價值連城並不是信口胡謅,省級人民銀行的黃金存儲量,都是用噸來計算的。曾經有權威人士透露,在清湖區金山路的人民銀行地下金庫裏面,最少有35噸黃金。

35噸黃金是個什麼樣的概念?按照現在黃金的行情,每克260元來計算,每公斤是1000克,也就是260×1000=26萬元,每噸是1000公斤,也就是26萬x1000=2.6億,35噸就是35=91億……媽/了/個/逼/的,我可以說粗話麼?不可以?你憑什麼不讓我說粗話?草!難怪錢先生不把一百萬放在眼裏,他看中的是價值近百億的黃金。

想到了這一點,很多事情就都能想通了,之前發生的各種綁架各種炸彈爆炸案只不過是幌子,錢先生這麼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將金山路人民銀行地底的下水道炸塌方,再利用炸彈事件將所有警力都抽調去學校附近路段,在這全城動盪的時候,錢先生再大搖大擺的打着市政工程的名義,開着小型盾構機以及挖掘機,以下水道塌方處爲起點,直接挖掘出一條通往金庫內部的通道,至於那三臺大型的泥頭車,不用說,是用來裝黃金的。

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四個小時,也不知道情況到底如何了,我連忙打電話給婁巍,快速的說出了我的推測,要他馬上通知公安局局長萬大海,封鎖所有的路口。

婁巍一聽,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二話不說便掛了電話,過了兩分鐘又打了電話回來,說萬大海已經在安排。

“現在怎麼辦?”孔宣看向我。

“先去人民銀行看看!”我扶起了電動車,招呼孔宣上車,電動車一溜煙般的竄了出去。

從巷子出來,拐過三條街就到了金山路。等我們到達金山路的時候,發現金山路依舊沒有任何封鎖的跡象,不由暗罵出聲,這萬大海到底是怎麼做事的,隨便在附近的街道調動幾個警察過來很難嗎?

到了之前那段下水道塌方的地方,發現地面已經被挖掘機挖了一條通道出來,這段塌方原本就在街道中央下沉了一個大坑,經過挖機一挖,竟然弄出來一條可供大型車輛進入的道路,我甚至在泥濘處看到了巨大的輪胎印。不用說,這是那三輛大型泥頭車行駛的痕跡。

兩人對視一眼,下了電動車,沿着車輛的痕跡走了下去,剛走沒多遠,就發現有一輛挖機停在下面,在它的前方,竟然是被大量泥土封住的通道,很顯然,錢先生用挖機將通往地下金庫的路給堵死了。

“這是什麼意思?”孔宣愕然問道。

“他在給他自己爭取更多的撤退時間!”我想了好一會,才澀聲說道。

草,這個錢先生的腦袋到底是什麼做的,都這關頭了,他還能有條不紊的進行善後——在他們拿走黃金以後,就算有好事者下去查看,也會因爲什麼都看不到而悻悻然返回。只要銀行那邊沒發現,就不會從其他的環節上暴露黃金失竊的事情,這樣一來,他們就有更多的時間帶着黃金遠走高飛。

“你的意思是,他們已經拿到黃金走了?”孔宣問道。

“廢話,要不然,他們將自己封在裏面等你來抓麼?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萬大海那邊能夠將道路封死。恩……我們先去銀行看監控。”我跟孔宣原路返回,又跟婁巍打了一個電話,說了這邊的情況,問他萬大海那邊是怎麼回事。

婁巍也是有些惱怒,罵罵咧咧的:“那個萬大海就是一個傻/逼,到現在都還沒見封鎖路口,要他調派直升飛機也沒音訊,只知道說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這個萬大海到底會不會做事啊?”我也是有些鬱悶的掛了電話。換做凌風的話,這事早就辦妥了。

快步走進人民銀行,遠遠看見一個保安,我揮手招呼:“保安!保安!”

這名保安一臉不爽的走了過來:“什麼事?”

“你們隊長在不在?”我問道。

“你找他做什麼?”保安狐疑的打量了我一眼,皺着眉頭問我。

“我找他……靠!”情急之下,我突然懵住了,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說。

孔宣見狀,冷哼一聲,衝上前一把就掐住保安的脖子,直接將他放翻在地,騎在他身上,掄起拳頭就打。

“你做什麼?”我大驚,連忙伸手去勸阻孔宣。

“這纔是讓保安隊長最快出現的辦法!”孔宣一邊揍着保安一邊衝我說道,說歸說,但我看得出來,他下手還是很有分寸的,全部是招呼在無關緊要的部位。

呃,似乎也是這麼回事。如果你去派出所報警,不一定馬上就有警察出來招呼你,但是你在派出所門口將傳達室的民警打一頓,不要十秒,絕對會衝出來一大羣警察。

果然,纔打了七八秒,就有三名保安從大廳某個角落怒吼着衝了過來,手中都是揮舞着膠棒,氣勢如虹。

“站住!”我厲聲喝道。

“站你/媽/了/個/逼!”爲首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一棍子就敲向我的頭部。呼呼的風聲撲面而來,如果我一下沒能閃開的話,肯定會被這一膠棒被直接敲成腦震盪!

這傢伙下手也太毒了,權衡利弊之下,我也顧不上如孔宣般的留有分寸了,飛起一腳將其踹倒在地,又補了一腳。正要招呼另外兩名保安,卻發現孔宣已經長身而起,彭彭兩聲,這兩名保安被孔宣放倒在地,瞬間,地上就躺下了四名保安,遠處傳來一陣騷亂,有男子的驚慌怒罵聲以及女子的尖叫聲。

“你們隊長呢?”我也不管裏邊是什麼情形,一把抓/住肥頭大耳保安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奪過他手中的膠棒,厲聲說道:“馬上叫你們隊長過來,要不然,我就這麼一棍!”

說完,我拿着膠棒猛力往地上一砸,直接將地面的大理石砸得四分五裂。威脅人,就要用雷霆萬鈞之勢將其內心的信念瞬間摧毀。

可惜,這個胖子內心的信念被我摧毀得太快了,還沒等我再說兩句狠話,這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嗝兒一聲,很是乾淨利落的暈死了過去。

媽的,看來只能問別的保安了。

正將目光移到其他三個保安身上之際,肥頭大耳肩膀上的對講機傳來一道渾厚的男聲:“胖子,胖子,收到回答!”

孔宣眼睛一亮,取下對講機:“隊長,隊長,呼叫隊長。”

“隊長,隊長,呼叫隊長。”

咦?我居然聽到了迴音。

緊接着,疑似迴音的方向處傳來一陣腳步聲,有四五條大漢手持膠棒衝了過來,爲首是一個黑臉大漢,遠遠看去,一張臉跟個鍋底似的。只見他右手拿着一根鐵棍,左手拿着一個對講機,我剛纔聽到的迴音,只不過是從他對講機中所發出來的聲音而已。

“你們是誰?”黑臉漢子距離我還有五米的時候緩下/身形,大聲問我,拿着鐵棍的手一舉,身後的四條大漢都是放慢了腳步。

“你是保安隊長?”我大聲問道。

“是的!”黑臉漢子等人在距離我不到兩米的時候,停了下來:“你到底是誰?在這鬧事是什麼意思?恩,我已經報警了,我想,你還是乖乖的等警察過來吧,要不然,我們這可是有武警的。”

武警?

對了,看守地下金庫的肯定是武警,保安最多是負責外圍的秩序。想到這,我走上前,出手如電,直接就抓/住了黑臉漢子的肩膀,黑臉漢子大驚失色,厲聲叫手下:“小李,小周!你們馬上……”

沒等他說完,我另一隻手直接扼住了他的喉嚨,這個時候,實在是不能再拖延時間,湊到他耳邊,低聲的說道:“我是警察,現在地下金庫可能已經失竊,你馬上幫我聯繫守金庫的武警,聽見沒?”

黑臉漢子臉色劇變,好一會,艱難的點了點頭,我這才鬆開他脖子上的手。他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衝手下幾個人揮了揮手:“你們先退在一旁,我去有事!”

吩咐手下將地上那些保安攙扶起來,黑臉大漢帶着我們走進一個電梯。進了電梯以後,黑臉漢子從身上摸出一張磁卡,在電梯的感應區刷了一下,感應區發出滴的一聲輕響以後,黑臉漢子再在電梯按鈕上摁下了-1層。

跟孔宣對視了一眼,瞬間反應過來,這個電梯應該是運送黃金進出的專用電梯,因爲在這個電梯的按鍵板上,並沒有其他的樓層,只有1和-1。

電梯到了-1層以後,黑臉漢子邁步走出,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條長達三十米的通道,通道高三米,寬兩米,拱形結構,通體都是大塊的青石,看上去異常的堅固。

在通道的這頭有一道手腕粗的合金柵欄,而通道的另一頭則是熠熠生輝的合金大門。柵欄的背後,站有兩名持槍武警,見到黑臉漢子,其中一名方臉武警眉頭微微一皺:“劉東輝,你來做什麼?” 山海八荒錄 鍾馗日記 382 洗劫一空

“我……我……”黑臉漢子劉東輝‘我’了半天,最後衝我一擺手:“還是這位先生跟你說吧.”

兩名武警戰士的目光都看向我,另外一名濃眉大眼的武警下巴微揚,示意我開口說。

我也懶得跟他說事情的前因後果來龍去脈,直接說道:“地底金庫可能已經失竊。”

聽我這麼一說,方臉武警戰士先是驚訝的瞪大了眼,隨即神情輕鬆下來,嘴角掠過一些嘲笑:“你是誰?憑什麼說這句話?進入地底金庫唯一的通道就在我們身後,如果金庫失竊的話,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我們倆都死了。”

“是嗎?”我冷笑道:“如果有人把金庫的牆壁挖開呢?”

“這根本不可能!我們的金庫不僅有厚達五米的混凝牆體,更有厚達一米的鋼鐵牆面,我不知道能有什麼東西可以將這麼堅固的牆壁挖開。”濃眉大眼的武警戰士皺眉道:“而且,在金庫裏面還有全方位的監控,就算是一隻蒼蠅飛進了金庫,也會被監控發現,更何況,我們的金庫根本連蒼蠅都飛不進去。”

“不知道你們聽說過挖隧道的盾構機沒有?”我嘆息了一聲:“好吧,不說這個,如果可以的話,你們能聯絡一下監控室的戰士麼?”

方臉武警正要拒絕我,那名濃眉大眼的武警卻是皺了皺眉頭,輕咳了一聲:“這位先生,這麼跟你說吧,每隔五分鐘,我們都要跟監控室聯絡,如果超過五分鐘沒有聯絡,系統就會通知總部進入警戒狀態。換句話說,就算有人挖通了牆壁,並且第一時間控制了監控室,只有五分鐘的時間,他們能幹什麼?”

五分鐘就聯絡監控室一次?按照眼前這位武警的說法,錢先生如果要將金庫洗劫一空的話,就必須在五分鐘之內完成,要不然,就會被守門的武警發現異常。

這怎麼可能?35噸黃金可不是35斤黃金,不是拎着就可以走的。再說了,從武警戰士的對話中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他們跟監控室之間的聯繫就沒有停止過的,也就是說,監控室那邊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爲了證明他沒亂說,濃眉大眼的武警拿起對講機:“走道一號呼叫監控室,走道一號呼叫監控室。”

頃刻,對講機裏面就傳出來一道男聲:“我是監控室二號,我是監控室二號。有事請講!”

“例行彙報!我這邊一切正常!”

“我這邊也一切正常!”

濃眉大眼的武警放下了對講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而旁邊那名方臉武警卻是一臉嘲笑,也不說話,手中的衝鋒槍衝着我們揚了揚,意思很明顯,趕緊回去,別在這胡說八道了。

我跟孔宣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是濃濃的不可思議,難道錢先生所做的一切不是爲了金庫裏的黃金?他費盡心思策劃了這麼幾起綁架案,還訂購了那麼多高科技道具,難道只是爲了用挖機在下水道里轉一圈?這怎麼可能?

在武警戰士帶有威脅的目光注視下,我們只能轉身走進電梯,就在電梯門即將關閉的時候,我腦中電光一閃,猛然想到了一種可能,靠,那個網站上不是有一種可以任意變化聲音的道具麼?會不會監控室裏面的人已經不是武警戰士,而只是綁匪們在冒充原先戰士的聲音?

想到這,我閃電般的一伸手,就將手插進即將合攏的電梯門中間,帶有感應器的電梯門頓了一下,再次打開,我則閃身出了電梯。

見到我又從電梯裏面出來,兩名武警臉上頓時寒霜遍佈,不約而同的舉起了衝鋒槍,方臉漢子厲聲喝道:“警告,你再往前一步,我馬上開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