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幼年的藍海辰很好奇,這個看上去很輕浮的男人能教自己什麼,不過藍海辰很快就明白了,在深深的恐懼中明白了。

庚樂晨玩世不恭的外表下,藏着一顆邪惡的心,他教藍海辰怎麼撒謊!

庚樂晨自稱是個心理學家,他讓當時才10歲的徒弟去撒謊,而他自己則去猜,若是猜對了藍海辰就要受罰。

一開始的教學很愉快,藍海辰當然不是庚樂晨的對手,所以時常被猜中。而懲罰也不過是彈一下額頭這種雞毛蒜皮的事。

幼小的藍海辰很好奇,老師爲什麼能猜中自己的祕密,就去詢問,庚樂晨就把這其中的祕訣告訴藍海辰。

庚樂晨果然是個高明的心理學家,他能通過你的眼神、動作甚至是心跳與血液流速來判斷一個人是不是在撒謊。還會用各種手段打亂你的心理防線,讓你在無意識的情況下犯錯,暴露出自己的本意。

這在當時的藍海辰看來簡直就是魔法,他很高興能接觸到這種本領,就興奮的繼續學習。

但好日子到此結束了。

庚樂晨這個心理狂魔開始一步步挖掘藍海辰最深的祕密,從以前幹過的囧事到男孩子心裏那些懵懂的小想法通通不放過!

很快藍海辰就覺得,自己在庚樂晨面前已經沒有任何祕密,就像是脫光了在人羣裏被示衆一般。

同時每次撒謊失敗的懲罰也變得可怕起來,庚樂晨會根據藍海辰心裏的想法,做出相反甚至破壞的舉動。

藍海辰藏着的零花錢或者珍藏品,庚樂晨會找出來全部毀掉。藍海辰對哪個女孩有好感,庚樂晨則會破壞藍海辰跟女孩的關係,甚至能讓女孩對別的男生有好感。

藍海辰害怕了,他跑去藍嶽之面前求助,結果卻被藍嶽之狠狠修理了一頓,繼續回到庚樂晨面前“學習”。

終於在庚樂晨的恐怖教學下,藍海辰學會了隱藏自己。從一開始輕易被庚樂晨識破,到最後庚樂晨不得不認真起啦,藍海辰已經成爲了隱藏自己的高手。

不得不說藍海辰能在殺人遊戲中有現在的表現,這種隱藏能力也起了相當大的作用。

現在想來,藍嶽之當年之所以把庚樂晨找來,很大程度也是在爲殺人遊戲做準備。而庚樂晨,似乎一直是藍嶽之的合作伙伴,爲藍嶽之偷偷做一些見不人的勾當。

今天,藍海辰再次見到了庚樂晨,幼時的可怕記憶再次浮現在腦海裏,甚至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

“冷靜,一定要冷靜,一旦我表現出哪怕一點不對勁,就一定會被他發現!”藍海辰在心裏告訴自己。

即便到了現在,藍海辰已經成年並參與了殺人遊戲,他依然沒有完全的把握騙過庚樂晨。所以藍海辰知道,這次自己絕不能有絲毫大意與失誤!

“把他帶到裏面去!”庚樂晨沒有再跟藍海辰廢話,他指着裏面的一間房間,對周圍的黑衣人說。

黑衣人架着藍海辰往房間走去,藍海辰已經處於高度戒備狀態,隨時準備應對庚樂晨的試探。

房門被打開,黑衣人一把將藍海辰推進去。藍海辰定睛看去,心裏頓時一緊。

這個房間十分凌亂,地上全是垃圾與廢紙,沒有什麼可以坐的地方。只是周圍都擺滿了一些生鏽的鐵皮櫃子,就好像更衣室一樣。

但這不會讓藍海辰緊張,真正可怕的是,這個房間雖然凌亂,但擺設卻幾乎與家裏的衣帽間一樣!

藍海辰一進屋就發現了這一點,那間衣帽間對他的影響實在太大,尤其是對面最右邊的那扇櫃門,他正是從那裏面發現了那些照片與合約!

而後,藍海辰的眼睛不自覺的,就想往右邊櫃門那邊飄去!

“等等,忍住!”藍海辰在心中提醒自己,強行控制住自己的行動,讓自己不往那邊去看。

“庚樂晨帶我進這麼一個房間,就是想試探我到底有沒有看過照片跟合約。

如果我一進門就往那邊看,就會暴露出我對那邊格外關注的心情。這樣一來就等於露餡了,立刻就會被庚樂晨察覺!”藍海辰在心中分析。

於是藍海辰連忙把視線移往別處,同時避免自己身體的任何部位下意識的朝向右邊櫃子。

“人在隱瞞某個位置時,身體的一些部位都會下意識朝向那裏。就像人們怕錢包被偷,就會不自覺的將手伸向錢包的位置確認一樣。”藍海辰心想,“千萬不能犯這種錯誤,一瞬間就會被發現!” 當年藍海辰在接受過庚樂晨的“教育”後,因爲內心的陰影太過可怕,生怕自己的心思被發現,還找過很多這方面的書籍去看。

從那些書籍裏,藍海辰學會了更多。現在藍海辰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任庚樂晨擺佈的孩子,他已經有了跟庚樂晨對抗的資本!

“喲,藍大少爺,對這個房間你有什麼看法?”這時庚樂晨突然湊過來,貼近着藍海辰的臉問,語氣依然輕佻的讓人厭惡。

藍海辰不說話,這種時候話越少越好。

“不要這麼冷淡嘛。”庚樂晨突然一把抓住藍海辰的手腕,將藍海辰拉到屋子中間,“看看這些櫃子,我在其中一個裏面,爲你準備了心動小禮物哦,你猜是哪個!”

庚樂晨加重了語氣,眼睛死死盯着藍海辰。

藍海辰不敢有絲毫大意,庚樂晨這麼做,已經把一個天大的難題擺在藍海辰面前。

“怎麼辦,他這麼一問我心裏就會一直想着那個位置,這樣遲早會暴露。”藍海辰心想,“而他拉着我的手腕,其實是在測試我的脈搏心跳。一旦我心裏開始緊張,心跳就會出賣我,就跟測謊儀一樣!”

“怎麼辦,我要怎麼騙過庚樂晨的試探?!”藍海辰遇到了至今爲止最大的危機!

情況緊急,藍海辰腦中飛快旋轉,他必須立刻想出解決辦法!

“喂,你有沒有在聽啊!”這時庚樂晨不耐煩的聲音傳來,語氣中帶着不悅。藍海辰這才發現自己剛纔精力太過集中,居然沒注意到庚樂晨剛纔又說話了。

“什、什麼?”藍海辰裝作緊張的說。

“你要是再無視我的話,我就讓你嚐嚐什麼叫真正的手段!”庚樂晨威脅道,抓着藍海辰手腕的手更用力了。

“好、好的……”藍海辰回答道。

“那麼現在,你來猜猜我爲你準備的心動禮物在哪個櫃子裏吧!”庚樂晨說着伸出手,指尖向着所有櫃子挨個劃過。

當指到右邊那個櫃子時,藍海辰用盡全力才讓自己沒有露出馬腳!

“這樣下去遲早會敗下陣來,該怎麼辦?”藍海辰心急如焚,“剛纔因爲走神已經引起庚樂晨不滿了,再犯錯的話天知道庚樂晨會做出什麼來。”

但下一秒,藍海辰腦中突然一閃,一個想法被他捕捉到了。

“有了,如果是這個辦法的話,應該可以成功矇混過去!”藍海辰心裏想着,決定就用這個方法,和庚樂晨比一比!

“怎麼樣,選好了嗎?”這時庚樂晨又開口了,藍海辰知道不能再拖下去。

“我就選我面前那個吧。”藍海辰先是隨便指了一扇門。

“不不不,這可不行!這樣驚喜就沒有意義了!”庚樂晨搖頭道,“這樣吧,我來指,你來猜是不是!”

庚樂晨說罷伸手指向一扇門。

“在那扇裏嗎?”

“不在。”藍海辰回答,臉上面無表情。藍海辰曾經看過一個節目,裏面也有一名心理高手通過這種方式尋找嘉賓心中的一個位置。

那名嘉賓回答問題時就始終保持單一表情,這樣能很大程度對試探者進行迷惑。

“不是呀,那是在那扇裏嗎?”庚樂晨又指了一扇。

“不在。”藍海辰又回答。

“那扇?”

“不在。”

“那扇呢?”

“不在。”

“那麼,那扇呢?”庚樂晨終於指向了放置合約的櫃子方向!

“不在。”藍海辰依舊回答。

庚樂晨沉默了片刻,他觀察着藍海辰的一舉一動,感受着藍海辰的脈搏心跳。

藍海辰也在同自己的意識鬥爭,努力用方纔想到的方法避免被庚樂晨看透。

“奇怪,當我指向合約所在的衣櫃時,他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不同。是他真的不知道,還是他已經到了能矇騙我的程度?”庚樂晨心中納悶,一時難以下判斷。他原本以爲,藍海辰在試探下一定會露出馬腳,沒想到什麼也沒查出來。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過去,雙方始終堅持着。

藍海辰是憑藉什麼瞞過庚樂晨的呢?

時間回到庚樂晨指認櫃子前,藍海辰因爲走神而受到警告。藍海辰捕捉到了腦中的一個想法,決定用這個辦法來矇騙庚樂晨。

……………………

“剛纔因爲走神,我的注意力被分散,所以庚樂晨對我的影響就小了很多。

這樣的話,如果我想些別的事,將集中在合約上的注意力分散,就不會那麼被動了!”這就是藍海辰的辦法,用一個念頭代替另一個念頭。

想到辦法,藍海辰立刻掃視周圍的衣櫃,他在這裏住了那麼多年,發生的事情着實不少。

“想到了,雖然這件事很羞恥,但確實是印象深刻啊!”藍海辰想道。

藍海辰的目光落在左邊最中間的一個櫃子裏,開始回想發生在那裏的舊事。

那是很多年以前,藍海辰身體正飛快發育成熟時候的事,當時藍海辰遇到了一個男孩子都會遇到的可怕事件!

某一天早晨,當藍海辰起牀後,發現自己褲衩里居然多了些奇怪的液體。對,藍海辰第一次夢遺了!

年幼無知的藍海辰驚慌失措,生怕被父母發現,就想把褲子藏起來。

於是他選擇了衣帽間進門左邊靠中間的那扇門。但這個祕密沒有保守多久,很快就被馮若媛發現了。

這可是藍海辰生平三大恥辱之一,今天爲了瞞過庚樂晨才拉下臉皮分享出來。

藍海辰拼了!

藍海辰就是用這種方法,將心裏的目標轉換,將放合約的衣櫃變成放褲子的衣櫃來瞞天過海,庚樂晨才查不出有什麼不妥!

……………………

庚樂晨實在看不出藍海辰有什麼不妥,終於決定不再沉默。

“那是那扇嗎?”庚樂晨換了一個目標,繼續問道。

“不在。”藍海辰還是那個回答。

而後庚樂晨又指了幾個,藍海辰依舊面不改色。

“那這扇呢?”這時庚樂晨突然又指向合約所在的方向。

“不在。”可藍海辰依舊沒有反應。

“我說你啊,老這樣回答很無趣的。你是故意耍我,還是說……你在隱瞞什麼?”庚樂晨板着臉說。

“我怎麼知道你會放在哪裏,剛纔我已經猜過了。”藍海辰有些不耐煩的解釋說,裝得跟真的一樣。

庚樂晨不甘心,他仔細觀察藍海辰的動作細節,發現藍海辰身上的所有線索都指向了一個衣櫃,藍海辰曾經放褲子的那個。

“是那扇?”庚樂晨嘗試着問。

這次藍海辰有反應了,表情明顯變得有些……尷尬?

庚樂晨奇怪的看着那個衣櫃,他根本不知道藍海辰的那些羞恥往事,所以他必須承認,這一局他敗了!

“好吧,其實我剛纔已經提醒過你了,驚喜就在那裏。”庚樂晨說着打開原先裝着合同的衣櫃,從裏面掏出一個盒子來。

黑色的,像鞋盒一樣的小盒子。

藍海辰早已經料到會有這種盒子,因此依然保持鎮定。

“我來告訴你爲什麼今天把你叫到這。”庚樂晨打開盒子說,“你老子惹到人了,他有一個來路不正的重要所得,現在正放在一個保險櫃裏。知道密碼的人很有限,恐怕只有藍嶽之夫婦,再就是你!”

“我?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密碼,你問我也是白問!”藍海辰立刻說。

“我有可靠的消息來源確定你知道。”庚樂晨說,“當然,你老爹有可能是用一些你們都清楚的數字,但不明確告訴你那就是密碼。比如,重要的日期或是編號!”

庚樂晨說着打開盒子,從裏面拿出一張合約樣的東西。

“我們已經把範圍縮小在了這張合約上,相信密碼就在裏面。剩下的就要看你了,告訴我密碼是什麼,這決定你能否從這裏安全出去!”庚樂晨說着將那份合約展示給藍海辰看。

那合約令藍海辰心中一驚,不談裏面的內容,它的格式與遊戲所提供的合約完全一樣。整張合約看起來就像畫了一個法陣般。

“這次他又想幹什麼?”藍海辰心想。

這次庚樂晨不給藍海辰任何思考機會,只見庚樂晨掏出一把匕首,貼着藍海辰的臉滑動了兩下。

“你最好努力一點,否則刀子可不長眼睛。”庚樂晨說罷將刀刃抵在那個黑色盒子上,用力切割起來。

鋒利的刀刃像電鋸一樣瞬間割裂盒子的外皮,毫無阻礙的向內繼續前進。庚樂晨不斷上下拉扯匕首,刺耳的摩擦聲充斥在屋內,讓人心煩意亂。

藍海辰心中暗叫不好,他最擔心的不是刀子本身,而是刀刃拉扯盒子的聲音。

在庚樂晨的有意控制下,那聲音極爲有規律,而且速度很快。給人感覺就像是有人在催促你快些行動一樣,擾人至極。

在這種聲音的干擾下,藍海辰的思維會不自覺的被催促,從而容易在慌亂中犯下致命錯誤!

只見庚樂晨拿起那份合約,遞到藍海辰面前。

“快,現在就告訴我,究竟是不是這樣一張合約!”庚樂晨的語速很快,配合着刀刃的聲音一起打亂藍海辰的思維。

在雙重影響下,藍海辰險些露出馬腳,直到回答前的最後一刻,才發現這個問題中的陷阱! 方纔在庚樂晨的逼問下,藍海辰險些就開口回答“不是”。還好在最後一刻,藍海辰及時反應了過來,制止了自己下意識的回答。

方纔庚樂晨問的是“是不是這樣一張合約”,這個問題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不妥,但卻在暗中設下了陷阱。

因爲這個問題成立的前提,是藍海辰知道有這樣一張合約。在這個前提下,庚樂晨問“是不是這樣一張合約”才成立。

如果沒有這個前提,庚樂晨的問題應該是“有沒有見過這張合約”或者“從這張合約裏你看到了什麼”。

娶一送一:神秘老公惹不起 藍海辰當然見過類似的合約,因此下意識的就想回答“不是”。

如果藍海辰真的那麼回答了,就鑽入了庚樂晨設下的思維陷阱,就表明藍海辰確實見過這麼一張合約!

到那時候,庚樂晨就可以百分百肯定,藍海辰有問題!

“這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跟本沒見過這種鬼畫符!”藍海辰在最後一刻改口道。

“好險,險些就露出馬腳了!在這個庚樂晨面前果然不能有絲毫鬆懈,指不定哪裏就會給你來個陷阱!”藍海辰心裏很擔憂,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到最後。

“你見過這麼一張東西吧?”庚樂晨又問,語速依然很快。

“沒有見過。”在刀刃摩擦聲的催促下,藍海辰不得不跟隨庚樂晨的節奏。如果藍海辰擅自打亂節奏,紅髮黑衣人的拳頭一定會毫不留情的落下來。

“這個合約是在櫃子裏找到的是不是?!”

藍海辰剛要開口回答,腦中的紅燈突然又亮了起來,這個問題裏同樣有陷阱,而且是兩層!

這個問題也有一個成立前提,那就是藍海辰找到過合約。

如果藍海辰敢說出“不是”,就表明他承認這個問題的成立前提,也就是說他確實找到過合約!這個陷阱就跟第一個問題一樣。

有過之前經歷的藍海辰當然不會上當,因此他下意識的想回答“我不知道”。但這幾個字剛要出口,藍海辰又發現了不對!

庚樂晨問的是“這個合約是在櫃子裏找到的是不是”,而庚樂晨剛纔確實是從櫃子裏找出的這份合約。

也就是說,庚樂晨這個問題其實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一個藍海辰已經看到的事實。

如果藍海辰根本不知道合約的事,他會第一時間認識到這一點。

而如果藍海辰回答“我不知道”,那證明藍海辰其實已經想多了,也就說明他知道一些“別的事情”!

“好陰險!差點着了他的道!”藍海辰臉上流過一絲冷汗,這個庚樂晨真是令人防不勝防!

“這不是你拿出來的嘛。”還好藍海辰在最後一刻反應了過來。但他的擔憂更深了,這樣下去自己真的能撐到最後嗎?

“這個你見沒見過?”庚樂晨又指向那個拿出合約的櫃子。

“沒有。”藍海辰說,儘管他明白庚樂晨指的是家裏的衣櫃。

“但我們得到消息你是見過的。”庚樂晨還不死心。

“我沒見過。”藍海辰搖頭道。

“你到底見沒見過!”庚樂晨又問,語氣裏已經有些憤怒的意味。

“我沒有!”藍海辰也很煩躁。

“見沒見過!” 萬界鎖妖塔 庚樂晨吼了出來。

“沒有!”

“再問一遍見沒見過這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