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幾點了?”馬癩子迷迷糊糊道。

朱鵬還是沒有回答馬癩子,馬癩子拿出手機一看。

槽。

上午九點了。

馬癩子看向朱鵬鋪在面前的那張畫卷,上面已經被畫的密密麻麻。

但粗略一看,居然是個八卦的樣子。

馬癩子推了推朱鵬。

“喂,這個什麼來頭啊?”

朱鵬這才反應了過來,其實到了他這個修爲,一宿不睡根本沒什麼大事,事後打坐一會兒便能恢復精神。

可朱鵬的雙眼卻佈滿了血絲,整個晚上,他的眼睛一下也沒眨。

他已經驚呆了。

被馬癩子這麼一鬧,他重重地閉上了眼睛。

“太厲害了,以八卦佈局便能產生變化,配合着不同的陷阱使用,共計八八六十四個變數。”

“還好我們昨晚沒急着現身,不然就不知道他們的詭計了。”

馬癩子着急道:“靠,那咱們怎麼辦?他們都走了嗎?直接去把陷阱都挖出來不就行了?”

朱鵬重重地搖了搖頭。

“恐怕沒這麼簡單,這已經不僅僅是陷阱那麼簡單了,而是陣法,強大的陣法。”

“當心世上能擺出如此精妙絕倫的陣法之人,根本沒有多少人。”

馬癩子皺眉道:“那咱們能不能通過這個陣法,得知一些事情呢?”

朱鵬點頭道:“當然可以啊。據我所知姜家有屍陣,也就是燕京十八騎,但這絕對不是姜家的東西。”

“如果我沒說錯的話,咱們可以通過這個陣法查清楚有關黑衣人的事情,這對董事長來說絕對會有很大的幫助。”

馬癩子火急火燎道:“那還等啥,趕緊下去啊!”

本章完 能不着急嗎?

他們可是帶着任務來的,如果能完成任務至於,再獲取一些敵方情報信息。ψ

這尼瑪直接就立功了呀。

輕塵公司對於有立功表現的同志也是相當大方的。

不僅僅獎勵金錢,更是會在年終時獎勵功德點!

功德點是啥?

這東西能轉換成陽火值,這尼瑪滿滿的都是修爲啊!

當然,撇開獎勵不說,光是爲公司做出一點貢獻也是他應該做的事情。

朱鵬拉着馬癩子說道:“不着急,再沉澱一下,他們剛走沒多遠,萬一陣法被我們破壞了,也許他們能察覺到的。”

“而且我們應該好好地想一想了,能一眼之間弄出如此陣法的,絕對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存在。”

“這樣的一個組織,如今卻站到了公司的對立面上,更要命的是董事長居然全然不知。”

“想想吧,這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

馬癩子不爽道:“媽的你這能墨跡?平時不是五大三粗的嗎?我……”

沒等馬癩子說完,朱鵬一本正經,不苟言笑道:“癩子!你記住了,這是戰爭,不能有半點麻痹大意。”

“一子落錯滿盤皆輸的典故在歷史上重演了一次又一次,我們必須吸取教訓!”

“你是公司最年輕的主管,也是最有前途的主管,你天賦高,學習能力強,我爲你感到高興。”

“但太年輕就得志並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再這樣心高氣傲下去,我真的怕你有一天會吃虧。”

“我們現在出來執行任務,那就是實踐,你必須在一次又一次的實踐中領悟出一些東西來。”

“如果每個人都能做到這一步,我們公司是不可能衰敗的,只會越來越強盛,你知道了嗎?”

馬癩子沒急着反駁,而是回想起最近的事情來。

通過和李青雲一戰,雖然被他打得跟狗似的,差點連命都沒了,但馬癩子的確收穫了很多。

也是通過那一戰,馬癩子纔有了最新的提升。

雖然朱鵬的話實在長篇大論,是在囉裏囉嗦,但不得否認的是。

句句在理。

甜寵蜜戀:覃先生,別撩我 馬癩子無力反駁。

“知道了,放心吧。你先休息一會兒,這邊我盯着,時間差不多了我叫你。”

看到馬癩子這樣朱鵬也感到十分欣慰,大有一種輕塵公司後繼有人的感覺。

雖說出門前張順爻說這一戰輕塵公司不會死人,頂多缺胳膊斷腿。

但朱鵬能相信嗎?

他根本不相信。

他太瞭解戰爭的,而且以這種規格的戰鬥,不死人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麼說吧。

輕塵公司vs姜家+黑衣人。

這絕對是華夏道門中的頂級決戰了,無論是誰也弄不出這麼大的陣容。

雖然輕塵公只有那麼幾個人,但仔細一想,這一戰不僅有京城許家,還有陝溪李家,更有強大的妖族援軍。

至於姜家。

他們自身就十分厲害,如今又加入了這樣一個黑衣人。

通過昨晚的陣法,朱鵬還能猜測到黑衣人背後也站着一個強大的組織。

輕塵公司在江湖上可以說是名列前茅的組織,也是一流強者。

但姜家與黑衣人強強聯合,光憑輕塵公司也有些不夠看。

至於幫助輕塵公司的那兩個家族都是異類,許家閉門造車,一心養蠱,長老都死光了後實力也是一落千丈。

李家唯有一個李青雲,除此之外就連李振海也是個二流貨色。

江湖上看李青雲是江湖前輩,而且李青雲這些年也很低調,基本不出門,與大家也沒有什麼矛盾和利益衝突。

如今這樣的一戰可以說是勢均力敵,不論怎麼說,張順爻推算出來的不會死人。

朱鵬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但他卻在馬癩子身上看到了希望。

“那行,你過一個小時後叫我。”

朱鵬坐直了身子開始打坐,他必須要恢復一下,然後才能去弄清楚下面的陣法。

馬癩子也深呼了一口氣,朱鵬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自己有時候就是太飄了。

他知道自己有毛病,可就是改不過來。

剛纔朱鵬直接涉及到輕塵公司的未來,馬癩子也深思了起來。

唉,不管了,以後低調點吧,走一步看一步,打完這一仗之後董事長應該就能稱霸江湖了。

一小時後。

馬癩子輕輕搖了搖朱鵬,朱鵬瞬間睜開了雙眼。

“下去吧。”

馬癩子召出了一隻老鷹,按照朱鵬吩咐的方向飛去。

朱鵬不太懂八卦,但他也知道此時他們在“坤位”。

“老朱,現在怎麼弄?直接開挖?鏟子我都畫好了。”馬癩子詢問道。

朱鵬搖了搖頭。

“不着急,三眼最懂八卦,我打個電話問問他。”

很快,手機就通了。

“三眼,我和癩子觀察了衣袖,敵人已經先我們一步佈置好陷阱了,整體呈現八卦的形狀。”

“我想把他們的陷阱挖出來,在別的地方換成我們的陷阱,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你那邊有數嗎?”

電話那頭的張順爻沉吟了一陣。

“你先別急,這個東西就跟挖zhà dàn似的,一個挖的不好全特麼給你炸了,你們現在在什麼方位知道嗎?”

朱鵬就料定是這樣,辛虧自己給張順爻打了電話,否則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坤位。”

“好,坤屬地,五行屬土,土能克金,如果這裏被輕易攻破後,屬金的乾位和兌位的陷阱可能也會自動開啓。因爲缺少了壓制。”

“乾代表天,兌代表澤,這兩個方位的陷阱要是同時開啓,那肯定能要人命的。”

朱鵬問道:“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只要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機關,才能知道黑衣人究竟屬於什麼勢力,這樣也就能獲取到更多的情報。

光影交錯1998 “好辦,坤屬土,在地下嘛,你只要挖一個通道,保證機關上方有土,那麼機關就不會發動。”

“等你把坤位的陷阱拆掉後迅速離開,躲起來,然後讓癩子炸了坤位,泥土一旦消失,坤位失守,其他方位的陷阱都會炸開來。”

“這東西講究一個環環相扣,只要你們跑得快,什麼屁事兒都不會有,行了,我們就保持通話,有問題你隨時和我說。”

本章完 說實話,電話那頭的張順爻也是心驚動魄。&

他算出姜家也會提前去設置陷阱,但他沒想到姜家的速度這麼快。

不僅如此,姜家更是利用八卦擺下瞭如此一個牛逼陣法。

這尼瑪已經不是普通陷阱的範疇了。

這完全就是針對於戰爭的大型術法!

通過電話後他必須在第一時間讓姜超知曉此事。

這一次的戰鬥絕對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朱鵬走到了10米開外的地方,跺了跺腳說道:“就這兒,挖一條地道,一直通向那邊。”

馬癩子一愣。

“臥槽,我們是來拆zhà dàn的還是來挖金礦的呀?等這通道挖完天都特麼黑了!”

雖然說的有些誇張,但這的確是一個不小的工程。

通道要允許兩個人容身,如果太淺的話,頂上的泥土勢必會掉下來。

那就需要用木頭搭支撐架,如果太深的話,那這工程量可就不小了。

“你畫幾個穿山甲出來不完了?哪兒那麼多屁話?”朱鵬不爽道。

昨晚表現還挺好的,今天就又抱怨這個抱怨那個。

說到底不還是爲公司做事嗎?

所少人想來幹這事兒還幹不了呢。

馬癩子心說有道理,拿起畫卷就開始畫巨大版穿山甲,一隻足以。

他的手速很快,穿山甲的動作更快,不一會兒一個地道就形成了。

因爲不是自己幹,馬癩子可以讓穿山甲挖的比較深,這樣就不需要搭建木頭支架。

兩人鑽進了地道中,馬癩子拿出自己的手機照明,走了約莫十米的距離後發現了一隻只圓形的木球,跟特麼地雷似的。

“老朱,這東西不會就是敵人的陷阱吧?這玩意兒也不像zhà dàn啊,能bào zhà嗎?”

朱鵬也是搖頭。

“我當初行走江湖那麼多年,基本都是和武林中人打交道,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我也不清楚。”

“三眼,你聽得到吧?你知道這些圓球是幹什麼用的嗎?”

電話那頭的張順爻都快瘋了。

“大爺,您拍個照片過來好不好?就算我不懂我也可以問董事長啊。董事長不懂還能諮詢地府啊,咱們擱這兒瞎猜什麼?抓緊時間。”

有道理。

朱鵬雖然暴脾氣,但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發作。

完成任務是最爲重要的事情。

他掛了電話後便拍了一張照片過去。

表面上看上去這就是一個圓圓的木頭,該有的木紋也有,分量也在正常範圍之內,他們實在弄不懂這是個什麼玩意。

張順爻收到照片後就發給姜超了,並且說明這是朱馬二人在牛頭山挖出來的陷阱。

地道中。

“老朱啊,不如咱們把這個劈開來看看,裏面到底是什麼吧?”馬癩子問道。

朱鵬當然搖頭。

“你動腦子想想啊,能被敵人埋在這裏的,又被三眼說的那麼玄乎,肯定是個十分厲害的東西,你要是不怕死的話就劈開吧。”

馬癩子的五官都聚在一起了。

他這人好奇心重,想知道的事情不能知道,這種感覺還不如讓他去死。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啊?”

朱鵬不以爲然道:“當然是等三眼那邊的消息了,貿然行動只會帶來不必要的損傷,你永遠給我記住這句話。”

“絕對不是膽小,人的膽量根本不是面對未知事物時該有的東西,你這叫莽撞,知道了嗎?”

從昨天起馬癩子就開始聽朱鵬長篇大論,囉裏囉嗦地就跟個老太婆似的。

“知道了!膽大哥!可僅僅這一個方位就要這麼等,等八個方位都特麼挖完,咱們再裝上自己的機關,這尼瑪要多長時間啊?”

朱鵬發現,馬癩子這一身的臭毛病太麻煩了。

“你就不能有點耐心嗎?我昨晚盯了一宿一個屁都沒放,你呢?小不忍則亂大謀。”

“現在是生死時刻,即便我們還沒有和敵人正面交鋒,但也不能疏忽大意,你就等着吧,他們有消息就會傳過來。”

蘇洲,許葉雯家。

看着手機中的圖片姜超也是一頭霧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