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王爺冷笑起來:“區區防護罩,也能擋住我的去路。”

劉王爺同樣冷笑起來:“兄弟,咱們兩個人將這防護罩破掉吧!”

張王爺應了一聲,和劉王爺同時念動咒語,向防護罩指去。

只聽見“轟”的一聲,他們兩人強大的魂力攻擊在防護罩上。

防護罩不堪重負,裂開了上百道裂縫。

張王爺和劉王爺公司哈哈大笑起來。

張王爺說:“看來這防護罩水平太次了,居然一下就被我們打開了。”

“是啊,的確是太次了,我們合力在十分鐘內絕對可以攻破他。”

“那還等什麼?一起攻破它啊!”

兩個王爺相視而笑,同時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向防護罩攻去。

經過幾分鐘的全力攻擊,防護罩最終在“砰”的一聲中碎裂成無數塊。

他們兩人手下的士兵看到這一幕,紛紛高聲大喊起來。

“劉王爺,請!”張王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張王爺請!”劉王爺也做了一個手勢。

兩個人緊接着並肩而行,向王城內走去。

他們的手下跟着他們走進了王城裏。

當他們走進王城內後,才發現王城空無一人。

兩個王爺特別驚訝,搞不明白爲什麼會這樣。 “奇怪?人呢?”張王爺好奇的說。

劉王爺也驚訝的說:“莫非他們跑了?這不可能吧?他們如果不在王城,能去哪裏呢?”

“算了,我們還是把這件事情告訴仙皇吧!他會處理的。”張王爺對劉王爺說。

劉王爺點了點頭,一邊命令士兵們進城,一邊和張王爺離開了王城。

當他們兩人倆來到仙皇身邊,同時畢恭畢敬的說:“仙皇陛下,秦巖不在城中。他就像消失了一樣。”

聽到這兩人的話,仙皇露出了深思的樣子,然後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王城裏面。

看到王城空無一人,仙皇詫異無比:莫非秦巖將城中的老百姓也都擄走了嗎?

其實仙皇根本不知道秦巖並沒有將城中的老百姓擄走,而是老百姓們都跟着秦巖走了。

曾喜歡你的我 因爲秦巖是一個愛民如子的好王爺。

不一會兒,張王爺和劉王爺也進來了。他們來到仙皇身邊,給仙皇請安。

仙皇點了點頭說:“走,我們去建安城。說不定秦巖就在建安城裏面。”

兩位王爺覺得這個可能性極小,因爲建安城沒有王城大,秦巖不可能待在建安城裏。

不過仙皇既然這樣說了,他們肯定不能反駁,只能乖乖的跟着仙皇。

經過幾個小時的長途跋涉,仙皇他們來到了建安城外。

建安城城門大開,城門口沒有士兵把守,而且也沒有老百姓進進出出,就像是一座空城。

奇怪?莫非秦巖也不在建安城裏?

想到這裏,仙皇對兩位王爺說:“你們去裏面看看是怎麼回事?”

兩位王爺點了點頭,帶着士兵進入了建安城。

他們在建安城裏面轉了一圈,發現建安城和王城一樣空空如也。

不但看不到一個士兵,連一個百姓都看不到。

“奇怪?你說秦巖這小子能跑到哪裏去。”

“我也不知道,不過他肯定跑不出仙皇的手掌心。”

藺家小福寶 “那倒是,咱們仙皇英明神武,想殺他簡直是易如反掌。”

“沒人嗎?”仙皇這時來到了兩位王爺的身邊。

看到仙皇后,兩位王爺立即畢恭畢敬的向仙皇請安。

“你們說秦巖會去哪裏?”仙皇一邊問兩位王爺一邊露出了思索的眼神。

張王爺想了想說:“仙皇陛下,我覺得秦巖肯定還在他統治的這些城市裏,只不過他現在躲在了其中一個城市裏,我們不如分頭去找吧!這樣的話肯定能找到他。”

劉王爺也點了點頭,非常贊同張王爺的話,但是仙皇卻搖了搖頭:“不行,我們不能這樣做,秦巖這傢伙奸詐異常,如果我們分開了,極有可能被他各個擊破。當然了,我是不可能被他擊破的,但是你們就不一定了。不要忘了,他之前是怎麼走上自己現在的位置的。”

聽到仙皇的話,兩個王爺覺得非常有道理。

秦巖能走到今天,一直是利用分割包圍的戰略,先是殺掉了幾個侯爺,然後又殺掉了趙王爺。

“仙皇,那我們該怎麼辦?”劉王爺露出了請教的眼神。

其實劉王爺知道該怎麼辦,他又不是傻子,但是他這樣說是爲了給仙皇一個裝叉的機會。

仙皇想了想說:“我們還是合兵一處,到各個地方找他們吧!他們肯定就在這幾個城市裏。”

緊接着,仙皇又帶着大軍直奔安國城。

因爲建安城距離安國城最近。

當仙皇他們來到安國城外幾公里的地方時,他們看到安國城的城市上空居然佈置了一個巨大的防護陣。

這個防護陣是天仙巔峯級的防護陣。

看到這裏,仙皇擰起了眉頭,兩個王爺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劉王爺難以置信的說:“這是怎麼回事?安國城上怎麼會有天仙巔峯級的陣法?”

張王爺緊接着說:“莫非秦巖邀請來了高手嗎?”

仙皇搖了搖頭:“不,秦巖現在就是天仙巔峯高手。只是我沒有想到他剛剛晉升到天仙巔峯就可以佈置天仙巔峯級的陣法,真是一個人才啊!”

聽到仙皇的話,兩個王爺被嚇了一跳。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這麼厲害,都達到了天仙巔峯。

與此同時,他們在心中十分嫉恨仙皇。

在進王城和建安城的時候,仙皇居然讓他們兩個一起進去,當時他們還以爲秦巖不過是天仙后期高手,那樣的話他們兩人也能對付秦巖。

但是秦巖居然是天仙巔峯高手,他們兩人根本不是秦巖的對手,這說明仙皇讓他們進去那就是在打頭陣。

該死的仙皇!居然不把我們的命當回事。

兩個王爺憤憤不平的在心中暗想,但是他們卻不敢說出來。

“你們去試一試這個天仙巔峯級的陣法。”仙皇對兩個王爺說。

兩個王爺不敢怠慢,當即點了點頭,念動咒語向陣法攻去。

一條火龍和一條水龍分別被兩個王爺招出,這兩條巨龍在半空中大聲咆哮起來。

然後“轟”的一聲,撞擊在陣法的防護陣上。

防護陣微微顫抖了兩下,並沒有任何損傷,但是兩條巨龍卻在撞擊的時候變成了碎片,消失在半空中。

看到這裏,兩個王爺心驚膽戰,沒有想到防護陣居然這麼厲害。

仙皇點了點頭,走到兩個王爺的身邊:“這陣法果然精妙,不過還是擋不住我的攻擊。”

說罷,仙皇大喝一聲,舉起雙手像是在凝聚什麼。

不一會兒,仙皇的手中亮起了一個指甲蓋大小的圓球。

腹黑權少獵嬌妻 這個圓球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了足球大小。

突然仙皇大喝一聲,雙手舉起手中的圓球向防護陣丟去。

圓球旋轉着飛出去,然後“轟”的一聲撞在防護陣上。

防護陣的防護罩在瞬間裂開一道道裂縫,而且整個防護陣在這次撞擊下劇烈的顫抖起來。

不過當圓球消失後,防護罩上的裂縫又在瞬間聚合在一起。

仙皇冷笑起來:“這陣法雖然厲害一些,但是也很一般嗎,一會我動手的時候,你們在旁邊助攻。我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將這個防護陣打破。” 看到防護陣差點被攻破,秦巖等人立即擰起了眉頭。

其中最擔心的就是狐小仙了。

她嘆了口氣說:“秦巖,你的防護陣好像不管用啊!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秦巖想了想說:“現在沒有任何辦法,只能慢慢的等了。”

秦巖也沒有想到仙皇這麼厲害,居然僅僅一招就將防護陣打的差點崩塌。

如果其他人和仙皇配合,防護陣用不了多久絕對會被仙皇摧毀。

與此同時,躲在城中的士兵和百姓們看到這一幕嚇壞了。

“這可怎麼辦啊? 愛你,別躲我 如果被仙皇攻進來,我們可就玩完了。”

“是啊!當初我們跟隨王爺,就是想過上安穩的好日子,如果王爺擋不住他們,那我們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

“希望我們不要有事。”

原來在這個世界上,像這種情況老百姓極有可能被屠城。因爲這屬於叛國行爲。

“安國城中的百姓們,士兵們,我勸你們速速投降,並且在城市裏面做我的內應,否則我一旦攻破安國城,絕對會將你們殺盡。”

就在這時,城外響起了仙皇的聲音。

聽到仙皇的聲音,所有人都嚇得瑟瑟發抖。

其中有一些人更是萌生了想叛逃的想法,因爲他們不想死。

秦巖的士兵在高長老、卞良虎以及童貫的帶領下,來到了市民當中。

他一邊將市民聚集在一起,一邊對大家大聲說:“大家聽好了,千萬不要做出對不起王爺,對不起安國城的事情,否則的話你們將死無葬身之地。”

市民們都嚇壞了,一個個蜷縮成一團,不敢說話。

與此同時,仙皇在城外依舊在大聲的勸降,希望有人能配合他,將城門打開,將他們迎進去。

張王爺在一邊說:“仙皇陛下,既然咱們能攻破防護陣,咱們沒有必要和這些小老百姓說話吧!”

其實他卻不知道剛纔仙皇雖然差店攻破防護陣,但是那是仙皇集中了所有的魂力,施展出的雷霆一擊。

仙皇想要再施展出這種攻擊,至少需要休息十多分鐘,否則的話他根本無法施展出這麼厲害的攻擊。

仙皇爲了隱瞞這件事,裝出一副仁慈的樣子說:“你們懂什麼?這些人都是我曾經的子民,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被殺掉。”

停頓了一下,仙皇接着說:“如果他們願意再次投入我的懷抱,我非常願意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聽到仙皇這樣說,張王爺趕快恭敬的說:“仙皇陛下果然是仁慈。”

劉王爺緊跟着拍馬屁:“是啊!仙皇陛下,你實在是太仁慈了,難怪能稱爲仙皇,而我們差了您一大截。”

仙皇對於這樣的馬屁十分受用,她點了點頭笑着說:“這就對了,你們接着幫我喊。”

兩個王爺愣住了,沒有想到仙皇讓他們幫着喊,這實在是太有失身份了。

不過仙皇既然這樣說了,他們也不敢說什麼,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喊起來。

十分鐘後,仙皇覺得自己的魂力恢復的差不多了,她立即站起來對兩個王爺說:“好了,不要喊了,既然這些傢伙不願意投入我的懷抱,那我也就沒有必要再給他們改過自新的機會了,你們兩個跟着我一起攻擊防護陣。”

“是!”兩個王爺恭敬無比的說。

仙皇舉起雙手,大喝一聲,念動咒語開始積蓄魂力。

他的手中立即凝結起一個拇指大小的圓球,這個圓球越凝聚越大,最後形成了足球大小。

“準備好了嗎?”仙皇對兩個王爺說。

兩個王爺點了點頭,恭敬的說:“陛下,我們準備好了,就等您了。”

仙皇點了點頭,突然大喝一聲,將手中的圓球推了出去。

圓球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轟”的一聲砸在防護陣上。

防護陣“啪啪啪”的裂開無數道裂縫,似乎馬上就要崩潰了。

就在這時,兩個王爺同時大吼一聲,念動咒語分別召喚出一條火龍和一條水龍,向防護陣攻去。

又是“轟轟”兩聲,火龍和水龍分別攻擊在防護陣上。

但是火龍和水龍的攻擊力度極小,和仙皇拋出的圓球無法相提並論。

剛纔仙皇拋出圓球的時候,那是驚天地泣鬼神,但是兩個王爺拋出的火龍和水龍就像是在給防護陣撓癢癢一樣。

不過即便如此,防護陣在兩個王爺的助攻下搖搖欲墜,似乎馬上就要崩塌了。

可是就在這時,秦巖等人紛紛飛出,落在陣法上。

有的站在了陣眼上,有的站在了陣心上,分別將自己的魂力輸送進陣法中。

陣法得到了他們的維護後,那些裂開的裂縫立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

看到這裏,仙皇立即擰起了眉頭,他不願意功虧一簣,當即大喝一聲,向陣法攻去。

同時對兩個王爺說:“給我攻陣。”

“是!”兩個王爺同樣大喝一聲,跟着仙皇開始拼命的攻擊陣法。

這一刻,仙皇他們拼命的攻擊陣法,而秦巖他們則拼命的維護陣法。

原本黯淡的陣法在雙方的魂力催動下開始一閃一閃,就好像霓虹燈一樣。

不過這霓虹燈有些太大了,它將這座城市都罩住了,那樣子看的壯觀無比。

“秦巖,你不要再做無畏的抵抗了,我很快就能攻破你的陣法了。”仙皇一邊攻擊陣法,一邊大聲說。

秦巖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等你攻破了再說吧!”

“哼!”仙皇冷笑起來,“好,看我攻破你的陣法,怎麼收拾你。”

“秦巖,你趕快投降吧,仙皇是一個非常仁慈的人,如果你投降了,她會放你一條生路的。”張王爺爲了拍馬屁,立即對秦巖說。

劉王爺不甘示弱,在一邊也拍馬屁:“秦巖,只要你一心向善,歸順了仙皇陛下,陛下是不會計較你的過去的。”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哄鬼去吧!他如果不殺了我那纔有鬼呢!

“咔咔咔”就在這時,防護罩上再次裂開了一道道裂縫,每一道裂縫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由短變長,由細變粗。 看到這裏,秦巖等人馬上催動魂力,開始瘋狂的修補陣法。

但是他們修補的速度似乎沒有仙皇破壞的速度快。

此消彼長之下,防護罩上的裂紋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密,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龜殼。

“秦巖,不好了,陣法馬上就要被攻破了。”狐小仙擔心的說。

神祕戀人:首席的週末情人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秦巖,你有什麼辦法嗎?”

秦巖搖了搖頭:“目前還沒有辦法,等一會再說。”

其實秦巖已經想到了一個辦法,但是他並不準備告訴狐小仙,因爲這個辦法屬於鋌而走險的辦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