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琪扭頭不理他,自顧自地吃著。凌柯知道她還有些生氣,也沒說什麼,畢竟是自己做得過分了,她不原諒自己也無可厚非。

中午時分,凌柯實在熬不住了,就將車停在路旁的樹蔭下,準備休息一下。

「你睡吧,有情況我叫你。」張琪看他眼睛都睜不動了,好氣又好笑地說,「你看你一個人出來,要是睡著了說不定就被喪屍叼走了!」

凌柯勉強笑笑,說:「你困了就叫醒我,我就睡一會。」

張琪看著他閉上眼睛,獃獃地看著他,一不留神就走神了,不由拍了拍自己發燙的臉,暗罵自己不要臉。

基地內的眾人可是急壞了,一大早,熙承發現凌柯竟然一晚上都沒回來,他沒有發現桌上的信,著急忙慌地在基地找了一圈。

他去告訴劉烽,劉烽將大家集合到一起,驚訝地發現張琪也不在。

楚夕驚嘆:「老大該不會帶著張琪姐私奔了吧?」

秦韻重重打了一下他的頭,嗔道:「別胡說!」

楚夕順著她的目光看到劉烽臉色陰沉,趕緊閉了嘴。

劉烽聯繫了范剛,范剛說昨晚凌柯急急忙忙地找自己要車,然後去倉庫拿了些物資就離開了基地。

「到底怎麼回事?」劉烽皺著眉頭聯繫防線那邊,這才確定了凌柯真的是夜裡開車出去了。

這時紅狼過來對劉烽說了事情的前因後果,熙承等人瞬間就明白了凌柯這一系列奇怪舉動的原因,不由都沉默下來。

「難道張琪也跟著一起去了?」張士木說。

「烽哥,老大留了信。」細心的秦韻去了凌柯的宿舍,找到了凌柯留下的信。

「你在哪找到的?」熙承驚訝地問。

「就在你們宿舍的桌子上。」秦韻對他無語。

信很短,只有十四個字「我去找青青,很快回來,不用來找我!」

紅狼提供重要線索:「只怕張琪醫生是跟他一起去了,當時我們說的話她都聽到了,是我對不起大家,不該亂說話的!」

劉烽閉了閉眼,揉著自己鼓脹的太陽穴,他已經撥了好幾遍凌柯的電話,可是都是關機狀態。

大家都看著他,等他做決定。

劉烽睜眼看著大家,問:「誰記得路線?」

熙承和楚夕舉手說:「我記得。」

「好,凌柯不在,我作為隊長,你們收拾一下,我們去找他們。」

紅狼說:「我也要去,都怪我多嘴,請允許我參與。」

「老大,我們還有任務。」疾風狼忍不住低聲提醒她。

紅狼皺眉,她知道自己的任務,可是凌柯的事也不能坐視不理,她決定了,對戰狼小隊的成員說道:「反正咱們跟上級已經失去了聯繫,任務就算完成了也沒辦法通知他們,可是凌柯現在有危險,他救過我們兩次,這次他出走又是因為我,我不能坐視不理。」

「好,老大,我們去救凌柯。」其他人聽她說完,都表示願意跟隨。

凌柯是傍晚時分醒的,張琪看他睡得深沉,並沒有叫醒他。

凌柯看了看時間,對張琪說:「你上車睡會吧,我來開車。」

張琪上了車,很快就沉沉睡去,她幾乎一天一夜沒有休息,凌柯盡量把車開得平穩些,他看了一眼她,心中很感動。

飛飛在他腦海里哭哭啼啼地說:「這麼好的女孩,我都看不過去了,你幹嘛不能好好對人家!」

凌柯說:「你不懂,我何嘗不想對她好一點,只是我過不了自己那關。飛飛,你說我是不是個爛人,我明明喜歡的是青青,可是看到張琪,我又忍不住想抱她,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很骯髒。」

「你真的還愛青青嗎?如果兩個人只能選一個人,你會選誰?」

凌柯沉默不語,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是愛青青的,不然不會拼了命也要出來找她,可是張琪呢?自己是何時開始對她有情的?

凌柯說:「飛飛,我不想成為一個爛人,如果能找到青青是最好,如果她真的死了,我就自己一個人過好了。」

「所以你是選青青了?你果真是個榆木腦袋,你一個大男人難道還想立貞潔牌坊?」

凌柯失笑:「你怎麼還知道貞潔牌坊啊?」

「咱倆腦波相連,你知道的我都知道。」飛飛要是還有眼睛,一定會送他個大大的白眼。

凌柯說:「好了,不說了,不管怎麼樣,張琪對我有恩,我以後會對她好一些的,只是對她的深情,我只能當作從沒有發生過。」

「唉,我懶得說你,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反正我是控制不了你。我要是你我一定會選張琪的。」

凌柯又看了一眼身旁熟睡的張琪,她睡得不是很安穩,眉頭微微皺著,睫毛輕顫,似乎是在做夢。

「喂喂,停車!」飛飛發出預警。

凌柯看到前方停了許多車,把道路擋得嚴嚴實實,忙踩剎車。

張琪也被這一腳剎車震醒了,她睜開眼睛,眼眶微微有些紅,可能是夢中驚醒的原因,她還有些迷糊。

「怎麼了?」她揉揉眼睛,看到前方的路都被堵住了。

「抱歉,吵醒你了。」凌柯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走不通了嗎?」

「嗯。」凌柯準備下車查看,車門還沒全打開,就看到前方有一些喪屍跌跌撞撞地往這邊跑。

「靠!」凌柯看得非常清楚,這些喪屍數量還不少,他一把帶上車門,掛上倒擋,一腳油門就踩了出去。

越野車極速後退,撞到幾個從路邊晃悠到馬路上的喪屍,噴濺的血跡糊住了後車窗,凌柯打開後車窗的雨刮器,結果越描越看不清,他索性坐直身體,只從兩邊倒車鏡看著後面,一番驚險的操作之後,越野車轉了個彎,朝另一條路疾馳而去。

張琪緊緊抓著頭頂的把手,猝不及防一頭撞到了右邊玻璃窗上,好在安全帶起到了一點緩衝作用,才沒有撞得太狠。 「不死神葯榜第二名:神凰不死葯。」

神凰不死葯當年跟隨不死天皇。

後來,落入了無始大帝的手中。

而無始大帝飛升之後,也沒有帶走這株不死葯。

所以,神凰不死葯就留在了北斗星域。

他對葉依水和五色仙凰都非常親近。

因為這兩人分別繼承了不死天皇和無始大帝的血脈。

在這兩人成長的過程中,也有神凰不死葯的身影閃現。

如果哪一方被重創了,他就會適時的出現,並且擠出幾滴精血出來。

有神凰不死葯的精血加持,受傷的葉依水和五色仙凰,很快就能修復,並且重新參與到戰鬥中。

而現在,隨着仙光灑落,然後,就看到神凰不死葯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下一刻,神凰不死葯身上光芒一閃,已經變成了一個身穿五彩仙衣的女童。

這是神凰童子。

「兩位兄長,我在仙界等你們。」

只看到神凰童子對着北斗星域拱了拱手。

北斗星域之上,有兩道神光直衝鬥牛。

這兩道神光的主人分別是葉依水和五色仙凰。

這兩人本來以為自己會搶先一步進入仙界。

可是誰能想到,原本給他們賦能的不死葯竟然搶先一步進入仙界了。

神凰童子的話音落下之後,仙界的門戶轟然洞開。

然後,就看到神凰童子的身軀冉冉升起。

最終,她的身軀進入了仙界之中。

「不死神葯榜第一名:真龍不死葯。」

真龍不死葯是所有不死葯中數一數二的存在。

原本是太古皇族萬龍巢所有。

被萬龍巢的古皇帶到了北斗星域。

後來,狠人大帝佔據混沌龍巢。

因此,這株不死神葯開始跟隨狠人大帝。

狠人大帝飛升之後,這株不死神葯出現在了荒古禁地之中。

隨着仙光閃爍,真龍不死葯發生巨變。

不多時,就看到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出現在了荒古禁地的上方。

他是真龍童子。

真龍童子化為人形之後,對着不死神葯榜的方向拱手。

自從狠人大帝飛升之後,他的日子其實非常不好過。

因為萬龍巢的人一直想要把他抓回去,讓他為萬龍巢繼續提供靈氣。

這是真龍童子非常不喜的事情。

而現在,他終於不需要有這方面的煩惱了。

因為他可以直接飛升成仙,進入仙界。

很快,就看到真龍童子的身軀冉冉升起。

接着,就看到他一路向著仙界去了。

隨着十大不死神葯相繼出現,這次的不死神葯榜也圓滿完結。

當然,一些沒有列入榜單的不死神葯明顯有些不服氣。

比如說菩提不死葯,生命不死葯,何首烏不死葯。

「我們也想要登上榜單。」

「這張榜單不應該被人霸佔,每一株神葯都應該有資格登上榜單,享受榜單的福利。」

一道道意識升騰而起,傳入了不死神葯榜中。

同時,也傳入了姬玄的腦海里。

很顯然,這些不死神葯被巨大的利益打動了。

他們也渴望化成人形,渴望飛升仙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