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英雄,你好。”那幾個看起來很有禮貌,實則面無表情,冷漠不堪。

張不凡這想了半天才想起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鐵牛和白虎啊。

先是嘿嘿一笑道:“哎呀,是什麼風將我兒子吹到這裏了,原來是祝賀我的,那就不用了,我張不凡也不是什麼大人物不是。”。

說話間已經掃視了一週,大概得有兩百人左右,心想:“真的是來者不善啊。”。

“哈哈,你打敗了小日本,這全城人都當你是英雄,我們兩兄弟過來這也是表示表示,不過,我們打算要在這裏呆上幾天啊,不知道張老弟換不換呀。”左邊的白虎哈哈笑道,說着冷冷的看了一眼張不凡。

“這樣啊,原本呢我是喜歡結交各路豪傑的,但是這個你也看見了,出了點事情,怕是沒有這個心情,到時候掃了兩位大哥的雅興那可不好,要是這兩位大哥這怪罪下來,我可擔當不起啊。”張不凡笑道。

“無妨,無妨,我們也就幾百人,整天雞鴨魚肉招呼,最主要的是還有美女看不是,肯定不會無聊,怎麼會生氣,要是老弟你割愛,將美女讓我們玩玩,我們兄弟就會樂上一陣子了,怎麼會怪罪兄弟呢。”右邊的鐵牛身體一震,胸前的肌肉跳了跳,然後朝陳心涵色眯眯的看了看,口水都快溼了褲子了。心想:“這張不凡也是徒有虛名吧,打敗個日本人還以爲有什麼本事,原來就是個騙子,三年前就納悶,這次還不是乖乖的。”。

“什麼,你說什麼,別的,我張不凡還忍受得了,你說出這句話,你會後悔的。”張不凡原本沒打算和這幾百人起衝突,但是似乎對方就是有備而來,還出言侮辱,對象還是自己的愛人,這不是找死嗎?孰不可忍,這不能忍,要能忍,不是人是神。

這時,陳朝開見張不凡殺氣重重,眼神直視那兩個人,這等殺氣,在之前自己也見過,說明恨意很濃。 “哈哈,忍不住了吧,我還當張不凡真是什麼神人,這還不是會發怒啊。”左邊的白虎紋身的人一直在笑,就差點沒成爲那張臉就是笑的樣子了,不過這要是冷起臉來,那是相當的可怕的。

說時遲那時快,張不凡這時已經衝了過去,因爲這人侮辱了自己的愛人,這是不應許的,一點一分一毫都不可以有,有那下場只有一個,就是倒下。

那個鐵牛見張不凡向着自己衝了過來,不由臉色僵硬起來,剛準備要笑的他,這時立即反應,準備將腰間的刀拔出,然後向前飛出。

不過還沒來及拔刀,張不凡已經一拳,這是憤怒的一拳,力量可想而知,一拳重出,鐵牛飛出數米,砸在了他身後的人身上。

鐵牛這下終於知道張不凡不是浪得虛名的,這一拳已經將他震得想吐血。

擦了擦嘴角的血,說道:“不錯,是個對手。”。

然後嗜血的笑,心想:“我鐵牛可是一身鐵布衫,居然能被震傷,這說明這張不凡確實實力恐怖啊。”,不過正是因爲這樣,他才覺得有意思,這說明沒有白來。

張不凡這下怒氣頓時消散而去,背個手,留個背影給鐵牛,然後冷冷道:“你武功,不弱,侮辱,不該。”。

這時一旁的白虎,見狀跳了離張不凡兩米左右,剛纔那他是親眼所見啊,速度之快,那無法形容,只是眨眼的功夫,自己這都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這鐵牛就倒下了。

“哼,我來會會你。”鐵牛突然從那人身上起身,然後揮拳向着張不凡後腦勺打來。

張不凡根本就沒看,而是聽着這鐵牛的腳步,還有一步之遙,張不凡一跳,在空中一個轉體,一腳踢了過去,鐵牛用手擋住,這下有了防備,鐵牛的身體還真的是如鐵一般,張不凡只感覺腳生生的疼,然後這腳還搭在這鐵牛的身上,另外一隻腳順勢踢出,方位正是這鐵牛的的脖子處。

不過效果不是很好,這傢伙的脖子也如鐵一般,只是將鐵牛給踢退了好幾步。

張不凡腿微微的抽了一下,心想:“這傢伙罩門在哪?”,一般鐵布衫都有罩門,可是罩門都不一樣,這要根據個人的修煉而定,對牛逼的就是會隨時轉移的罩門,這種罩門最難確定。

而白虎在一旁,笑了笑,心想:“看來這張不凡也不過如此罷了。”,準備伺機而動。

鐵牛冷冷一笑道:“哈哈,果然身手敏捷不過你傷不了我。”。

wωω¤ тт kán¤ ℃O

“是嗎?我就不信你沒有罩門。”張不凡看了一眼陳朝開,暗示他留意,然後找到罩門所在。

陳朝開點了點頭。

“哈哈,罩門,有啊,不過等你找到,恐怕已經不行了。”鐵牛這下也不怕,因爲自己的罩門很是隱蔽,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保護範圍之內,不可能擊中。

“看招,無影腿。”張不凡使出無影腿後就開始留意,因爲這每一腳踢的是不同的位置,就要看鐵牛護的是什麼地方了。

不過沒有收穫,鐵牛中了數腳,居然像被抓癢癢一般在那笑。

張不凡看了看陳朝開,陳朝開也搖了搖頭,這下張不凡可不想和這傢伙浪費時間,還就不信傷不了你。

默唸御龍九重天,力量猛然增加,能量不停的從張不凡的雙手中流進去。

瞬間,張不凡的眼睛變得紅了起來,然後冷冷的看了一眼這鐵牛說道:“是嗎?”。

降龍御龍一出,一條火龍先是在空中饒了幾道,留下一火舞的軌跡後,迅速的往鐵牛的身體裏鑽。

不過這張不凡的掌法已經在上邊了,可以說這時火龍已經帶着自己的掌法,圍繞這鐵牛一週,全身上下都要被章一遍。

鐵牛頓時覺得是被火燒了一樣,渾身難受,感覺是千萬隻手在同時攻擊自己一樣,這他哪裏見過這樣的武功,大驚,眼睛掙得老大,突然感覺胸悶,一嘴鮮血噴出。

“我看你還不破,什麼鐵布衫,扯淡。”張不凡知道這鐵牛已經被破了鐵布衫,現在肯定能砍進去。

鐵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張不凡,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不過張不凡的後招已經而至,鐵牛被一拳,重重的砸中,然後倒了過去。

“兄弟,怎麼樣嗎?”白虎見鐵牛倒下,而且還口吐鮮血,這有些不可思議,冷冷的看了一眼,知道這張不凡不是那麼好對付了。

шωш▪ тTkan▪ ¢ O

陳雄,陳朝開等見打贏然後笑了起來,那個陰霾不見了一般,這時那個淫dang甲也看了過來,有些驚訝,心想:“要是這一拳打在自己身上,那豈不是已經沒命了?”,他也看出來了這個傢伙一身鐵布衫,刀槍不入,根本就傷不到,但是還是被張不凡傷了,這說明張不凡的實力相當的強悍。

“哼,這就是下場,你等山賊,就等着警察的抓吧。”張不凡冷冷道。

“兄弟們,上啊,拼命了,速戰速決,拿錢走人啊,反正這下警察來了也不會放過我們。”這時白虎叫道。

原本不敢動的那羣人,沒有這鐵牛的命令沒有動,可是聽這白虎這一說都騷動起來。

早就聽說這白虎和鐵牛上山當老山賊,這下山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下聽說什麼拿錢走人,張不凡就明白了,原來是有人指使,這指使的人不是花家就是朱家,這個自然。

一陣騷動後,終於達成一致協議,準備殺掉張不凡。

紛紛衝張不凡上來,手裏拿的都是刀,就像是着了魔一般,提刀瘋狂的砍來。

“張不凡見狀也沒有害怕,這樣的情況自己見過,只是後跳,躲過這來勢兇猛的一砍,然後笑道:“校長,淫dang雙煞,這些人可就靠你們保護了。”。

說完就迎了上去,白虎則是趁機扶起鐵牛。

“怎麼樣?”

“我操,這張不凡是真心厲害,不過我有辦法了,你的人去抓走這陳心涵,這是之前朱驚濤要求的,這樣也能威脅張不凡,也能拿着錢,不過要少一點,這張不凡太厲害了,我們根本就殺不了他。”鐵牛口吐鮮血,然後看着自己兄弟一個個的被打倒,驚恐的說道。

“好,走。”

白虎一吆喝,身後的兄弟就跟着他往陳心涵這邊靠過來。

張不凡照管不過來,這一百多人還在圍攻自己,稍有不慎就被砍了。

陳朝開見狀,不由小心了起來,站在了最前邊,這時,淫dang雙煞和那些兄弟也跟了過來,看着這一百多人正要過來,站了出來,畢竟現在是共同對付敵人的時候。

“不自量力,你們覺得你們會是我對手嗎?”白虎冷冷道,眼光直視陳心涵,心想:“美女啊,難怪這朱驚濤特別招乎了要這個。”。

“你們後退。”陳朝開衝陳心涵,陳雄,還有張不凡的父母說道。

“找死。”白虎猛烈的一出拳,陳朝開之前就受了不少傷,幾招就被白虎打趴下。

“真是不自量力。”白虎從陳朝開的身體上跨了過去。

淫dang雙煞根本就保護不過來,對方人太多,處於拼戰狀態,無奈最後還是被抓走了一人,似乎他們目標很是明確一開始就是這陳心涵一樣,抓到陳心涵後就迅速的退卻。

當容那些人如潮水一般的退卻,張不凡全身是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血還是對方的,地上倒着許多的人,還在納悶,就聽見陳心涵的求救聲。

張不凡單槍匹馬追了出去,可是這時對方已經上了車。

張不凡迅速的上了跑車追了上去,還是沒來得及追上。

失魂落魄的回到別墅,這時花有文李不二等已經來了。

“老大,我們來晚了,對不起。”花有文聽說這事情後,顯得很失落。

“老大,別太傷心,我們一定早早查出來,然後救出大嫂。”李不二說道。

“你們倆怎麼這麼慢啊。”張不凡流着淚,心裏空蕩蕩的,感覺這失去了陳心涵就好像什麼也沒有了一般。

這時警察趕來,許小妹見張不凡這樣子,知道是發生大事了,一問才知道有人殺來,帶走了陳心涵,不由有些想哭,因爲張不凡的心情影響着她。

“不凡,別傷心,我們警察會全力追捕這一羣人的,這羣人,很多,在這城市裏肯定會有動靜。”許小妹說道。

“好了,不管你們的事情,這事情我會搞定。”張不凡很失落的回道臥室,先是洗了洗澡,吃飯的時候都沒有出去,因爲他很失落,很傷心。 夜晚做了個夢,夢見陳心涵在哭,哭得很傷心,面目猙獰,很是狼狽,張不凡這醒了,這下他也睡不着了,想着陳心涵生死不知,那有什麼心情什麼理由在睡。

“親愛的老婆,你一定要撐住,我會很快來救你的。”張不凡說着給花有文打了電話。

“老大,這半夜的,要幹什麼?”花有文其實也睡不着,不知道爲什麼。

“趕緊召集人,給我去各幫派,然後懸賞,誰要是救出陳心涵,要什麼都可以,速度的給我查到底是花家還是朱家,我想弄清楚這情況,我要救出陳心涵。”張不凡沒有半句廢話,聲音很冷。

“是的,老大,我也睡不着啊,我趕緊找老李,老謝,大家一起找。”花有文說道。

張不凡聽着這不由覺得心裏暖暖的,然後掛斷了電話,分析起來。

這花家和這朱家有聯繫,很有可能聽從這朱家的調遣,可是完全沒有必要,因爲他們家自然不會特別的依賴,那可能性最大的就是這朱家了。

第二天早上,張不凡直接召集了人,準備去朱大帥家要人。

“老大,這個相當的不好,要是被對方落實,反咬我們一口,那事情不妙啊。”謝天幕很冷靜,他也分析了一晚,也讓兄弟們去找了一晚,可是還是沒有半點結果。

“老謝,你還想不想救打嫂了。”花有文質問道。

“想,我怎麼不想,可是這是啊,我們不能無根據就去要人,這人是白虎和鐵牛抓的,我們怎麼知道這兩人是不是和這朱家有勾結,要是去找不到,我也懷疑找不到,可能早就不知道關什麼地方了,不過可以確定,應該沒有生命危險,我想對方這是要威脅老大,在某些地方做出讓步。”謝天幕分析道。

“不錯,謝天幕說的不錯,我也這麼認爲,不凡,小涵是我女兒我也很擔心,但是這個時候越是要當心,一字錯滿盤皆輸啊。”陳雄雙眼發紅,昨天在見陳心涵被抓的時候,就覺得事情不是這麼簡單,一定是有人指使,不然沒有這麼囂張,居然大庭廣衆下槍人。

“你們都說的對,可是,一天不見陳心涵,我就擔心,那就說明不安全。”張不凡不是不冷靜,但是這個擔心總是少不了,經過自己的分析,可以確定這幕後黑手就是朱家。

“老大,我們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們要完完整整的勝利,不要人沒救出來,我們反倒是進去了。”謝天幕說道,這時花有文聽這一說也是同意的點點頭。

“老大,我有辦法,我們明裏暗裏行動,朱家嫌疑最大,我派人監視一舉一動,要是這朱家有異常,我們也殺進去。”張不服混過社會,這想的辦法卻是黑吃黑的那種,不走正道。

李不二也是點頭同意,“老大,不如可以一試,放心出了事情我們絕對不會連累公司,我們提前準備好辭職書,只要一出事,你立即簽名,開除我們,這樣不會連累,你看這樣行不行。”。

“可是,這太冒險了,這朱家可是藏龍臥虎,高手如雲,你們去就是送死,我看這辦法還是不要用的好,不過監視還是要的,立即監視。” 傾世紅顏 ,不過不看好這辦法,這朱家可是養了不少的打手殺手,所以這個太冒險,就算是硬闖,估計還救不出陳心涵,就已經損失了兩員大將了。

“記住,沒有我的命令不準亂動,我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了。”張不凡這下靜下心來,因爲這不是自己一個人在戰鬥,說白了這是公司在戰鬥。

接下來就是比誰更加的有耐心了,不過張不凡始終是坐不住。

只要一睡下就會夢見那個夢,陳心涵的求救,哭泣。

這是自己唯一深愛的人,這次對方是真的抓到自己的死穴了,自己感覺心亂無力,因爲不能失去她,失去後就不知道這生活還有什麼意義了。

這時謝天幕氣喘的跑了進來。

“怎麼回事?是不是有消息了。”張不凡似乎滿懷期待,多希望是好消息。

可是失望了,而且簡直就是壞透了的消息。

“老大,朱驚濤來了,在前邊等你,說有事情要找你。”謝天幕先是一愣,心想:“從來沒見老大這樣過,看來老大是真的喜歡動真情了啊。”。

看着張不凡這欣喜的表情變得失落低沉起來,多想將那兩個傢伙抓回來大卸八塊泄憤啊。

“在哪?看來是來者不善。”張不凡眼神一冷,原本喜色變得冷峻起來,有幾分的嚇人。

“就在客廳,身邊還有幾個人,你說要不我們抓了這小子,讓他老爹交換,你覺得怎麼樣嘛?”花有文出了個主意,心想:“我這主意貌似還不錯的樣子。”。

“不,我沒有他們那麼卑鄙,我想這朱驚濤肯定是帶什麼消息來了,準備好錄音和監控。”張不凡說道,心想:“原本我可以那樣,不過似乎那樣我和你們有什麼區別,我張不凡一定會用自己的方式救出自己喜歡的人。”。

шшш▲ T Tκan▲ ¢Ο

“好的,就讓這小子多得瑟幾天。”花有文似乎有些失望。

張不凡和花有文來到客廳,謝天幕和李不二正和朱驚濤對視,似乎情況一下就會變壞然後打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