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待得落神針再次電奔而動,後面滄源龍卻早已凝聚無數土球,紛紛砸來,饒是落神針速度迅疾,威猛無倫,面對這許多飽含靈氣的土球,也不禁被當面砸了幾道,不過片刻,便幾乎退回原來位置。

眾滄源龍卻仍是洶洶湧來,空中土色靈氣交錯飛舞,地面「咔啦啦」作響,無數土球凝聚、砸出,落神針顯然知曉不可力敵,終於選擇避讓,衝天而起,登時拔地數十丈。

一眾滄源龍望天怒吼,盤旋賓士,空中數十巨大土球交錯飛舞,卻無法追擊升天。

滄源龍無法飛行,御土之術雖然極富天資,可那土球乃是滄源龍以意念、靈力凝聚而成,一旦超出距離,便會自行崩解。

然而正是此時,山谷四壁之中又是「嗡嗡」之聲大作,那倒扣在山谷之上的巨大金色光鍾忽然沉沉壓下,光壁之中金色也愈發密集,顯是受人操控,漸漸收攏,光壁此刻只怕更是難以突破。

落神針似乎極為慌懼那金色光芒,再不敢衝擊,只得跟隨緩緩往下落去。

唐寧在山上瞧得分明,心中暗道:那些人當真好算計!

先以遊俠消耗落神針靈氣,同時又以遊俠殞命之血液魂魄逐步激活這縛靈陣,困住落神針。

隨即憑藉激活的縛靈陣截斷落神針靈氣來源,這便有如一個人的精疲力盡、一輛汽車卻沒有油,任憑落神針百般神通,也自然威力大減。

此刻又不知從哪裡尋來這數十頭滄源龍,滄源龍擅長御土成山,這些滄源龍更像是訓練過一般,竟能配合無間,那落神針乃是天降神物、先天之軀,善於攻擊,可滄源龍卻正是善於防守,以力破巧的典範,且滄源龍釋放的混沌靈氣正是各般先天寶物所懼怕的東西。

除此之外,只怕這些滄源龍還有一個用途——踐踏眾遊俠屍首,待得後來,便可對外宣稱,這些遊俠的確是在和滄源龍的爭鬥中殞命,自此將這黑鍋甩得一乾二淨,最多不過得個情報不明的指責。

當真步步為營,蓄謀已久!

只是如此構想、神通,只怕也只有中州那些絕頂的大人物才能做到了。

想到此處,唐寧心中又是微微一凜——這些人如此巧謀算計要拿下這落神針,只怕也絕非單單用於增加軒轅承明世子威望,畢竟威望這東西哪裡都能得到,無需冒這麼大的風險和代價,何況是在中州這片憑權勢說話的地方,威望著實起不了太大作用。

再想起邢清清方才所說,天下將亂……

唐寧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寒意。

正自猶疑沉思,只聽得山谷之中獸吼聲齊齊大作,放眼望去,原來是那落神針已被空中金光壓到離地面不過十丈,滄源龍又是齊齊發起攻擊。

。「呼!」宋輕沈微微仰頭,深深的吐了口濁氣,暗淡的目光看向走廊的拐角,開着的窗戶有輕柔的風鑽進來,吹動了他的衣角。

「二叔……」

宋輕沈抬手止住宋風之要說的話,他回眸,只是靜靜的看他一眼,話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

「阿之,你有捨不得放下的事情或者感情嗎?」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137他的光被砸碎了 平平被唐宇問的一愣,隨後就繼續瞪眼怒視唐宇,「對,我是被逼的,我也掙扎反抗了,可根本沒有用,做捕快就是我的命,我不認不行。」

「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唐宇噴出口煙霧,冷笑道:「我這裡不需要撞鐘和尚,你走吧,回去找黑金剛隊長,他會重新給你安排任務。」

「是部長讓我跟著你的,你沒權利趕我走。」平平暴怒,「就算是部長現在讓我走,我也不會走。我必須破了這個案子,這是我做捕快接的第一個案子,必須破。」

唐宇眉頭一挑,「破了這個案子就走?」

「是。」平平咬牙切齒的瞪著唐宇,「我才不願跟著你這個王八蛋。」

唐宇的雙耳自動過濾平平的後半句話,搖頭道:「你破不了這個案子。」

「我能。」平平怒吼,「有本事你讓我自己去查,我絕對能抓到那兩個殺手。」

「抓到又怎麼樣?」唐宇嗤笑道:「你只不過是個飛賊,懂得如何審訊嗎?他們死不開口,你能撬開他們的嘴?呵,你不能,你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能。」平平神色兇狠的咬著牙,「那兩個殺手要是落在我手裡,就算他們把嘴焊上了,我也能讓他們把我想知道的都說出來。」

唐宇眉頭頓時一挑。

他就是在等平平說這句話,可沒等他開口說什麼,雪納瑞先對平平連連搖頭道:「千萬別亂來,公司嚴令禁止嚴刑逼供。」

平平瞥了眼雪納瑞,而後又看向唐宇,「我現在就把話撂在這裡,那兩個殺手落在我手裡,最好是痛快的交代,不然我保證用自己的方法撬開他們的嘴。只要能破案,就算觸犯公司的規矩,我也不在乎,大不了繼續做飛賊。」

唐宇心中暗暗的點頭,對平平的決心很滿意。

「既然你想破案,那我給你個機會。」

他轉身打開車門,探身將兩個殺手從車裡拉出來。

撲通……

兩個昏迷的殺手摔在平平面前。

「他倆……」

平平雙眼圓睜,滿臉的不敢置信之色。

雪納瑞和喬沐雪也都被驚到了。

誰也沒想到怎麼找也找不到的兩個殺手,竟然已經被唐宇給生擒了。

「總裁,你太厲害了。」喬沐雪興奮的大叫一聲,看向唐宇的目光中滿是濃濃的崇拜,就差點獻花要簽名了。

平平連忙追問道:「你怎麼找到他倆的?」

「我能越過信息部找到他倆,自然是靠自己的門路,我要是沒有門路,部長敢讓我只帶你們三個人辦這個大案?」唐宇一臉的高深莫測,此時不顯聖,等到過年嗎?

喬沐雪最吃這一套,激動的歡呼大叫。

雪納瑞臉上也浮現幾分崇拜之色。

平平卻是面露怒容,「說你是個王八蛋,一點也不冤枉你。你明明把人抓回來了,還和我說那麼多廢話,不知現在時間最寶貴么。」

「所以,我只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唐宇看向平平,「半個小時內撬不開他倆的嘴,以後就別跟著我了,就算部長開口都沒用,我手底下不需要只會說大話的廢物。」

「半個小時內撬不開他倆的嘴,算老娘輸。」平平最看不上唐宇這幅輕視她的嘴臉,想也不想就瞪眼撂下狠話。

可話一出口,她就有些後悔,倒不是沒信心撬開兩個殺手的嘴,而是不清楚唐宇的底線在哪裡,「審問時,我能用什麼手段?」

「你說什麼?風大,我沒聽清楚。」唐宇看白痴似地看了眼平平,而後看向雪納瑞,「你去茶館找茶梗談人生,有問過我能用什麼姿勢嗎?」

「我哪有找過茶梗談人生,上去茶館是和你一起辦案。」雪納瑞老臉通紅的狡辯。

「臉紅什麼?」喬沐雪滿臉鄙夷的嗤了聲,「江湖兒女不拘小節,去茶館消耗過剩精力有什麼可否認的?況且這事連我都知道,早就不是秘密了。」

屎了。

雪納瑞頓時捂臉,真沒臉見人了。

平平沒理會雪納瑞的事情,而是琢磨出唐宇話里的意思了……唐宇不是揭雪納瑞逛茶館的短,而是暗示她上不上手段自己做主,不明說是怕她在部里追查時甩鍋。

「你別瞧不起人,老娘不是那種沒有擔當的人。」

平平怒瞪唐宇,她行走江湖是義字當先。

「什麼意思?」唐宇茫然不解的看著平平,「我剛才有說什麼嗎?」

平平滿臉的鄙視,懶得和唐宇廢話,抓住兩個殺手的頭髮就向別墅內拖去。

「還剩下二十五分鐘。」

唐宇開口提醒,心中卻是暗暗一笑。

果然激將法對平平最有效。

之前讓平平刷碗,就是他對平平的試探,發現平平性子很野,脾氣也很大,而且在江湖上也算是有一號,非常看重面子,所以當時他就針對平平的性格,制定出激將的戰略方針……有些倔強的小毛驢,必須得用小皮鞭抽打。

「總裁,我去幫平平。」喬沐雪很是興奮,話音未落,就追著平平進了別墅。

唐宇絲毫沒有阻攔的意思,畢竟這個小丫頭可不是矯揉造作的深閨小姐。

「昨天競選比武鬧成那樣,總部已經對咱們分部很不滿了,這個當口要是再鬧出嚴刑逼供的醜聞,部長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雪納瑞滿臉焦急之色,「老大,攔……」

砰……

唐宇不等雪納瑞說完,抬手就敲了個暴栗,冷著臉道:「你叫誰老大呢?誰是你老大?當老子是混社會的?記住了,以後叫頭兒,明白?」

雪納瑞揉著腦袋,連連點頭道:「明白了,頭兒。」

唐宇神色瞬間緩和,沉吟一下后說道::「這個當口應該以破案為主。撬不開兩個殺手的嘴,怎麼知道皮皮狼的下落?找不回皮皮狼,就是犯了比嚴刑逼供還要大的過錯。」

「頭兒,你太偏激了。」雪納瑞皺眉看著唐宇,「破案很重要,可破案的同時也應該遵守規矩,如果我們不守規矩,又如何要求別人守規矩?」

唐宇有些意外,沒想到雪納瑞會說出這麼一番話。

這番話,更像是出自老賀同志之口。

他看向雪納瑞的目光,頓時發生變化。 「嗷嗚!」

那隻青光神獅獸大吼一聲,整個身軀又再一次的暴漲起來,此刻它周身的綠光更為強烈。

「看招吧!武神!」

話落,那青光神獅獸舉起右爪,朝着楊澤揮舞著,瞬間一道綠色的光芒朝着楊澤襲來。

這綠光宛如一把可以開天闢地的巨刀,光芒里還帶着滋滋作響的閃電,氣勢洶湧。

這一回楊澤不選擇抵擋,而是選擇了奔逃,他知道自己的那個保護罩根本無法抵擋住這青光神獅獸的攻擊。

他將內力灌注進瞬步腿上,整個人快如一道光,在這光刀還未來到自己身邊時,就已經躲得遠遠的。

楊澤衝到了更高的天上,此時他正躲在一雲層之中,俯瞰著那一隻青光神獅獸。

「我雖然能躲過它的攻擊,但也無法對它進攻,這樣一直躲,根本不是辦法,得想個法子將它擊敗才行。」

楊澤看着它那巨大的身軀,思考着一切能將它打倒的法子。

「對了。」

楊澤一拍手。

「若是將能量全部注入到它體內,說不定,它會因為吸收不了而暴斃。」

楊澤腦中突然想到了這個方法。

他推測這一隻青光神獅獸剛剛吸收了那些「翡珍石」的能量,此刻體內定是能量澎湃,它這樣不斷的暴漲身軀,估計就是難以消化體內的能量。

若是再有能量注入體內,恐怕它這神獸的身軀也是承受不了。

這時候,楊澤透過雲層看到了一道道綠光又朝着自己襲來,且每一道光芒的力量都比之前的要更加大一些。

這隻青光神獅獸是將體內的能量都附着在這攻擊技能上了。

楊澤接着閃躲,他遊走在這些雲層中,反覆橫跳。

此時,他將體內的金陽心經運轉到極致,將那一股股劈天裂地的強大內力全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掌中。

他跳出了雲層,將雙手藏在背後,來到了這一隻青光神獅獸的面前。

「怎麼?不躲了嗎?」那一隻青光神獅獸跟楊澤說道。

楊澤搖搖頭:「不躲了,再躲下去,你我之間根本無法分個生死來。」

「好!總是躲躲藏藏的也無甚意思,面對面打,那才是戰鬥。這一次,我可不留你的小命了。千年之仇,也該做一個了解了。」

那隻青光神獅獸對楊澤說道。

「放馬過來吧。」

楊澤集中精神,準備等下找一個突破口,將內力傳輸到它體內。

「武神,接招吧!」

話落,那一隻青光神光神獅獸舉起雙爪,雙爪中頓時聚集起一個綠色的光球。

「這是我最新發明的絕招——翡珍石氣功彈,好好嘗嘗吧!」

說完,那隻青光神獅獸將那綠色的光球拋向了楊澤。

「就是這個時候。」

楊澤抓住了時間,一個瞬步腿移動到了這青光神獅獸的肚子下面。

由於它雙爪抬了起來,肚子那一塊是沒有防備的。

楊澤來到它的肚子下面,舉起雙手,將凝聚在自己手上的那一股強大內力通過傳功武技將其全部輸送到了這青光神獅獸的體內。

這一番操作完畢后,楊澤又一個瞬步腿逃離了。

那綠色的光球沒有擊中楊澤,而是朝着遠方飛了過去,到達另一座山的時候,直接爆炸開來,整座山直接被夷為平地。

楊澤此時又回到了這隻青光神獅獸的面前。

「你的攻擊雖然強大,但是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青光神獅獸一臉的不以為然:「無妨,在絕對強大的力量面前,速度算得了什麼,我殺了你,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楊澤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是么?」

就在這時,楊澤眼前的這一隻青光神獅獸感覺到了體內有兩股力量在相互排斥着。

它那張巨大獅子臉上閃過了一絲痛苦的神色。 「夷九族……不知沈氏如何得罪鄭喬,居然落得這麼個下場?」沈棠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倒不是她受刺激獲得身體記憶,純粹是被震驚的。御史中丞如此跟鄭喬對著干,龔氏疑似藏匿國璽,兩家下場也只是被發配而不是夷族——發配是很慘,但好歹還能苟活兩日啊。

輪到沈氏就是直接夷九族?

誰知田忠卻是搖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