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快,他身體中那奇怪的衝動感快速褪去,突破第一階段的能量翻滾不止,其總量較之先前提升了一倍。

兩個卡槽前方,第三個卡槽快速成型。

看了眼托尼,心靈感應下,他正沉浸於自己過往無數次獲得研究成功后的自豪感和被各種人鋪天蓋地的誇讚當中,他堅定地相信自己可以做成任何事,也相信任何人的誇讚都是發自內心的。

念頭一起,托尼收回手臂,隨即又打開面甲。

賈維斯正在着急地呼喚,戰甲里傳出清晰的警報聲。

「先生,檢測到您的神經處於異常活躍狀態,需要我展開協助嗎?」

「先生,我不建議您這麼做,您正在將自己置於死亡危險當中。」

「先生……」

處於心靈控制中的托尼外表上沒有任何異常,他的目光同樣炯炯有神,只是臉上因為沒有表情所以看起來稍顯嚴肅。

洪非緩緩動了動身軀,同時說道:「賈維斯,別叫了。」

賈維斯頓了頓,旋即警報聲更加急促。

洪非:「賈維斯,關掉警報。」

賈維斯:「你沒有許可權……」

托尼:「賈維斯,關掉警報。」

賈維斯:「好的,先生。」

巷子裏安靜下來,月光晦暗,戰甲里的燈光異常明顯,把托尼的臉龐也照的分外清楚。

馬特悄悄走過去將盧克扶了起來,兩人都為突如其來的一幕感到震驚。

少頃,洪非長長吐出一口氣,扭了扭脖子,他邁步走向托尼。

「等等,你要幹什麼?」馬特開口道。

洪非沒理他,繼續靠近托尼。

馬特正要上前阻攔,盧克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小聲道:「別衝動,你不是他的對手。」

來到托尼面前,洪非先是好好地打量了一下他的戰甲,不得不說除了初代的鐵罐子外,之後的每一套戰甲都非常符合大部分人類的審美,在絕大多數男人眼裏,這也是一種純粹的浪漫。

賈維斯:「先生,你現在很危險,是否……」

洪非:「閉嘴!」

賈維斯:「你沒有……」

托尼:「閉嘴。」

賈維斯:「好的,先生。」

望着托尼的臉,洪非真的很想把他也關起來每天打一遍。

「賈維斯,你應該有緊急避險的許可權?」洪非突然問道。

賈維斯:「無可奉告。」

洪非笑了笑,腳下一踩一挑,橫刀入手。

瞬間,鋼鐵戰甲的能量核心倏地亮起,呈蓄勢待發之狀。

「告訴他,以後再這樣見面,我就朝他的腰子、脖子甚至腦袋上捅一刀。」說話間,洪非手腕一轉,反握刀柄,鋒利的刀尖從打開的面甲處傾斜著插入托尼的肩頭。

剛插入一半,托尼面部陡現痛苦之色,眼神迅速恢復清明。

同一時間,賈維斯主動激活戰甲後退,面甲哐當一聲合下,洪非剎那收刀後退。

雙掌脈衝炮接連激發,洪非身軀靈動地跳躍着閃避開來。

醒來的托尼痛得咧牙咧嘴,戰甲內生命維持系統迅速給他注射藥劑,賈維斯也道:「先生,您正在快速失血。」

托尼後知後覺,驚怒地問道:「剛才發生了什麼,我不是控制了他嗎?」

賈維斯將剛才的事情快速轉述一遍,托尼亦是震驚莫名。

地面上,洪非朝天空揮了揮手。

「這個混蛋,他居然又捅了我一刀!」

托尼憤怒不已,正要進攻,卻聽賈維斯快速說道:「先生,對方或許擁有精神攻擊的手段,剛才您很可能被控制了,我建議暫時撤離,等尋找到應對方法后再展開進攻。」

洪非只見戰甲忽地往下一衝,可隨即又返回空中,不多時,托尼抽着涼氣開始放狠話。

「嘶……你等著,我記住今天了!」

洪非不慣他的毛病,朝天豎起中指:「你可別裝了,你要記住的東西太多了,趕緊回去治治吧!」

只聽托尼重重地哼了一聲,戰甲立刻掉頭遠離。

目送他消失在天邊,洪非轉頭看向馬特和盧克。

兩人同時倒退半步,繼而嚴陣以待。

洪非卻擺了擺手,「走吧,我們打完了。」

馬特一動不動,盧克也有些驚疑不定。

「怎麼,想吃刀子?」

刀鋒一轉,風聲犀利。

眼看馬特還要說話,盧克連忙一把捂住他的嘴,一邊拖着他倒退,一邊道:「沒有,你忙,再見!」

兩人轉眼消失在街角,洪非摘下技能卡,回身衝進黑暗中快速消失。

因為托尼說過他在地獄廚房安置了許多隱藏攝像頭,所以洪非一路上非常小心地隱藏自己,即便離開地獄廚房,他仍在城市裏繞了大半天才真正離開。

回到莊園,洪非摘下頭套,抹了把汗,隨即滿面笑容地走進浴室。

長島別墅。

托尼卸下戰甲后,拖着鮮血淋漓的臂膀走進房間。

佩珀迎了上來,頓時捂著嘴發出驚呼,旋即,她趕忙上前攙扶著托尼躺下,而後在機械臂的幫助下完成了簡單的縫合與包紮。

短暫地送了口氣,佩珀又立馬嚴肅地道:「托尼,我們應該去醫院。」

「醫院?不,不行,完全沒有必要。這點小傷根本不算什麼,你處理得非常好,我相信很快傷口就能徹底痊癒。」

托尼連連搖頭。他不可能去醫院的,否則相信明天就會有消息說大名鼎鼎的鋼鐵俠托尼·斯塔克被不明身份的人捅了一刀住進醫院,那他的臉可就全丟完了,從今以後大概經常會有人拿這個污點來嘲笑他,想想就有些不寒而慄。

他寧願待在家裏疼死,發炎感染死,都絕不會去醫院! 原來當夜五大門派和八十世家秘密開完會以後,王玉博擔心夾在中間的菲絮會傷心難過,特意深夜前來探望菲絮。

菲絮見了許久未見的老朋友喜出望外說道:「玉博哥哥,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王玉博道:「我聽說你大哥在這裡,尋思著你肯定也在這裡,便前來看望你一番,給,這是給你帶的荔枝,記得你很喜歡吃。」

菲絮見到吃的更是高興,她忍不住泯著嘴笑著接過荔枝,說道:「謝謝你,那我就收下了。」

王玉博說道:「難得你這個時候還能笑得出來。真是難為你了。」

這無由頭的話菲絮聽著一臉蒙圈,問道:「為難什麼,我現在跟大哥,四哥在一起非常開心,而且很快我們兄妹五人又能並肩作戰了,雖然危險,但只要我們五人同心,肯定能戰勝任何困難?」

「五人同心,難道她還不知道她大哥、四哥和二哥、三姐分屬兩個不同的陣營?」於是試探著詢問道:「你知道這次我們的敵人是誰嗎?」

菲絮一邊吃一邊說道:「當然知道,魔族,就算他們有九大宗師,但是我父親、師伯、師叔還有哥哥姐姐也都是大宗師,再加上雙劍聖姑、鶴仙人和楊長老,肯定能打過他們?」

王玉博心中一驚:「果然,她但現在還不知事情?若是她突然得知我們攻打的是玄冥教,她能受的了嗎?看來我必須留在他身邊保護她。」

王玉博假意應和道:「對,你哥哥都那麼厲害,又有五至神器,肯定能攻無不克戰無不勝。」話音剛落,背後便傳來煥奕的聲音:「怪不得我去琅琊王氏的營帳找了個空,原來你在我妹妹這裡,這也省事了。」

菲絮見煥奕、浩軒進來,起身叫到:「大哥,四哥,這個荔枝甘美可口,你們嘗嘗。」她抱著荔枝衝到煥奕面前,卻不料被煥奕的定身術定住,她瞪著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問道:「四哥,你在幹嘛。」

煥奕並沒有理會菲絮,而是繞過他問道:「那個王什麼博,你是不是喜歡我小妹。」王玉博本也疑惑煥奕為何突然對菲絮出手,更是一臉疑惑煥奕為何會突然如此發問,他望了一眼浩軒,心中想無論如何,決不可錯失表白的機會,雖然上次被浩軒嚴厲警告過,但也不能因此而退縮。

王玉博說道:「不是喜歡,是深愛,我願意用一生一世守護令妹。」

煥奕笑著說道:「好,記住你說的話,你現在就帶我小妹離開,用一生一世保護她。她日後若是少了一根頭髮,我燒了你琅琊王氏一族。」

菲絮焦急的問道:「大哥,四哥你們要幹什麼呀,我不走,我要和你們並肩作戰。」

浩軒道:「明日之戰,你不參加也罷。」

王玉博立刻領悟到浩軒、煥奕是擔心菲絮捲入這股浪潮而受到傷害,所以遲遲沒有告訴她真相,如今更是在大戰前將她託付於自己,以免的她夾在中間為難,甚至在痛苦中絕望。他此刻更是心中更是揚起一股慶幸和欣慰,沒想到臨危之際,菲絮的兩個哥哥能如此信任自己,他懷著感激之情說道:「若有人敢傷令妹,除非踏過的我屍體。」

菲絮趕緊辯解道:「我不走,我就是要和你們在一起,再說二哥說了五至神器只有在一起才能發揮出最大威力,我不能走,四哥,快放開我。」

煥奕看著眼前楚楚可憐的菲絮,說道:「五至神器是不會合在一起了,你跟著王玉博離開,從此絕跡江湖,永遠不要在回來。就當從來不認識玄冥教,從來沒有過兄弟姐妹?」

菲絮還在疑惑不解,小八突然從一滴淚中出來問道:「大公子,四公子明日你們要攻打玄冥教而不是魔族是不是?所以怕主人夾在中間為難,所以才出此下測?」

小八話一出,浩軒和煥奕同時用犀利的而延伸怒瞪小八,菲絮這才反應過來問道:「玉博哥哥你剛說我為難,指的是這件事情,對嗎?」

王玉博點了點頭,菲絮瞬間情緒激動的說道:「為什麼要打玄冥教,不應該是魔族嗎?」

煥奕說道:「玄冥教和魔族蛇鼠一窩,狼狽為奸,我們先消滅了玄冥教,在滅了魔族。」

菲絮說道:「誰說的,玄冥教是玄冥教,魔族是魔族,你們肯定誤會了,不信問二哥,他一定可以解釋清楚地。」

浩軒道:「莫寰宇,他比你還要靈頑不靈。馬車已經備好,你們先走吧。」

菲絮喊著淚水情緒激動的警告道:「大哥,四哥,你們要是敢傷害父親、母親還有三姐,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們,放開我。」

浩軒說道:「你既然殺了我的家人,我自然可以殺你的家人,我們從此兩清,互不相欠。」

菲絮辯解道:「我沒有,我從來沒沒有傷害過你的家人,放開我,我要去通知父親玄冥有難。」

「廢話真多」煥奕順手打暈了菲絮,然後抱起她往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道:「王玉博你出來。」煥奕就將菲絮放進馬車后一邊囑咐一邊威脅道:「憑小妹的修行,每個兩天一夜是無法沖開這個穴道的,等她沖開之時,大局便已定。你一定要保護好她。她若有什麼閃失,天涯海角我也會將你挫骨揚灰。」

小八跟說來說道:「大公子,四公子,肯定有什麼誤會,你們和玄冥教無論哪一方出事,受傷的都是主人,她醒來后怎麼受得了。」

煥奕說道:「你閉嘴,再多話我把你烤著吃了,保護好你主人,趕緊走。」小八被煥奕嚇得一哆嗦,也不敢多說,只好乖乖回道一滴淚中。

王玉博和浩軒、煥奕兩兄弟道別之後,便馬不停蹄的帶著菲絮離開,小八則想盡辦法讓昏迷的菲絮醒來。終於三個時辰過後,菲絮漸漸有了意識,小八激動的說道:「主人,主人,你終於醒來,四公子的穴道太強勁,我解不開。」

菲絮無力的問道:「小八,我們到了哪裡?」

小八說道:「不知道,這馬車已經跑了三個時辰了?」

菲絮閉著眼睛嘗試重開穴道,始終無果,心中慌亂無比,有了上次浩軒攻打玄冥教的經歷,她這次考慮周全的多,她知道萬不可讓王玉博知道她醒來之事,但是她又必須馬上通知玄冥教,囑託道:「小八,你馬上回玄冥教通知我父親,五大派和八十世家即將攻打玄冥教,讓他早做準備,最好是及時解釋期間的誤會。」

小八問道:「我走了,你怎麼辦?」

菲絮道:「有玉博哥哥保護我,不會有事,我會趕緊重開穴道返回玄冥教,你趕緊走,別讓他發現,一定要敢在我大哥之前,快呀。」

小八連忙應下:「好,主人,您別擔心,我馬上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