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一直以爲這個情景不會出現在現實裏,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人性的醜惡。

在我腦中瞎尋思的時候,場中的夏露露臉色慘白,咬牙切齒的盯着夏東海。

“你看什麼看,今晚我就要騎你,不然你就要死!”夏東海厲聲威脅道。

夏露露還沒回話,阿銀先是截話道:“她要是死了,我就一刀一刀將你活剮了!”

阿銀知道夏露露寧死也不會讓夏東海碰,所以他只能說出這樣的話。

“喲呵,那你牛逼。”夏東海眼珠滴溜溜轉了幾圈,忽然怪笑道:“那還是按一開始說的,讓露露殺了你吧……嗯,這個想法不錯,那就……”

“夠了!”

就在這個時候,鄭二月忽然斥了夏東海一句,隨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我救你,可不是讓你做這種齷齪事的,男人可以風流,但是不能下流,下來吧,這次大家都約定好了,誰都不會使用皇帝的權利,我們不能違約。”

鄭二月說着,已經走到了夏東海的面前,眼神平靜的注視着他。

夏東海眉頭一皺,被人命令的感覺讓他非常不爽,可是眼神忽明忽暗閃爍了半天,他還是有些忌憚眼前的騷包青年,便轉身回到了一開始的地方。

夏露露扶着阿銀回來後,我嘆了口氣,十分歉疚道:“不好意思,害你輸掉了遊戲。”

夏露露覆雜的看了我一眼,也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她其實知道我是想幫她,可是如果我不插手的話,她覺得是可以贏的,所以說一點都不怪我也不切實際,就是這種複雜的情緒,讓她有了現在的態度。

很明顯,這次的任務,讓我跟夏露露之間的同盟,出現了一絲縫隙。

就在我腦中胡思亂想的時候,最後一場對局就要開始了,這一場是陳旭對上鄭二月。

這場對決,對於別人可能不算什麼,但是對於我們小團體來說,卻非常重要。

這個叫二月哥的人,雙商可以說非常高,甚至遠遠超過了我和陳旭加起來的總和,如果陳旭可以贏他的話,至少在以後的比賽中,我們會佔據一些主動。 就在我暗自爲陳旭擔心的時候,他已經走到桌子邊,和鄭二月相對而坐。

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對視着,彷彿塵封的記憶,一點一滴慢慢泛起,涌上心頭。

半晌過後,只聽鄭二月聲音中帶着幾分笑意,道:“這麼多年沒見,你好像還是很恨我。”

陳旭沒有說話,緊咬着牙,昏暗光線下他的面容,顯得特別陰鬱。

鄭二月也只是看着他,兩人就像玻璃一樣,在第一次對話後,又是深深凝望了許久。

這一次是陳旭先打破的沉默,只聽他聲音平靜到聽不出來任何情緒,道:“我不懂,你有那麼多女人,爲什麼還要從我身邊搶走小柔。”

鄭二月微微一笑,道:“因爲你告訴我,她跟別的女人不一樣,我就想試試,結果發現她並沒有什麼不同,依然變心愛上了我,所以說女人愛的並不是人,而是套路,你到現在還不懂嗎?”

陳旭沒有說話,而是臉色蒼白,嘴脣微微顫抖,過了好久,纔再次開口道:“她現在還好嗎?”

“那誰知道,我很久沒見她了。”鄭二月聳了聳肩,接着他嘴角忽然揚起一絲弧度,道:“怎麼了,就爲了這麼點事情,把我拉到這麼個死亡遊戲來?想報復我?呵呵,你心裏的恨已經發黴了,這麼下去,你會被情緒左右,只顧喜怒哀樂,那麼你當初在我這交了4888的學費,就白學了?”

陳旭無言無語,不知道該說什麼。

鄭二月則是接着說道:“不過這也不能怪你,即便你從我這裏學了不少東西,你依然只是一個普通人,遇見了特別的東西,得到了,又匆忙的失去,會在你心裏留下疤痕,它讓你什麼時候疼,就什麼時候疼,你根本控制不了。”

щшш●ttkan●c o

說話間,他從桌上拿起卡牌,從兩副牌中抽出奴才、皇帝、以及平民三張牌來,在陳旭面前交叉晃了晃,同時打了個響指,淡笑道:“好了,我們不要再談往事了,我只是在幫你成長,你以爲你懂人心世故,但事實上你什麼都不懂,真正的人心比任何一種武器都要厲害,如果你能像我一樣掌控它,就可以輕易摧毀這世上的一切,包括人類的尊嚴、情感、信仰、一切的一切!”

說着,鄭二月將牌又重新分成皇帝牌和奴才牌,然後將皇帝牌放在陳旭面前,沉聲道:“來吧,給你皇帝牌,讓你更有機會擊敗我,證明哪怕一次你比我強。”

陳旭顫抖着手拿起桌上的皇帝牌,咬着牙,不知道心裏在想些什麼。

“你放心,即便你輸了,我也不會讓你做什麼。”鄭二月淡定從容的取出一張牌,扣在桌子上。

陳旭皺眉看了他兩眼,久久,久久,忽然冷笑一聲。

接着他從五張牌中,抽出一張,直接拍下,口中篤定道:“你還是那麼自信,所以我猜你一定會在第一局就結束戰鬥,用速戰速決的方式,擊潰我的心理防線,所以你上來就會出奴才牌!”

“答對了,我確實是這麼想的。”鄭二月聳了聳肩,將手中的牌翻了過來,果然是奴才牌。

“呵呵!我就知道!”陳旭神情一震,猛地將自己的牌翻了過來,大喝道:“你一直都是這麼自信,從容,覺得什麼都在你的掌控之內,但是這一次,我贏了,我出的是平民。”

陳旭當時太激動了,把牌翻過來的時候,幾乎是吼着喊出這句話的。

而當他喊完這句話,忽然發現一屋子人都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樣看着他,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疑惑道:“你們看我做什麼,平民牌大於奴才牌啊……”

是的,他說的沒錯,平民牌確實大於奴才牌,但是他出的是平民牌嗎?

我當時真的被眼前詭異的一幕,弄的驚呆了,衝他喊道:“你在說什麼,你手裏拿的是皇帝牌啊!”

我不知道陳旭到底看到了什麼,但是在我的視角里,陳旭拿着皇帝牌,卻一個勁的說自己拿的是平民牌,那種詭異的感覺,讓我脊樑骨騰起了一股涼氣。

而陳旭聽到我的話後,也呆住了,他將手裏那張牌放在眼前,反覆看了看,又看了看……

直到鄭二月站起身,再次打了一個響指後,陳旭才發現,他眼前那穿着樸素衣服的卡牌人物,彷彿突然換上了一身華麗的皇袍,同時呆滯空洞的眼神也變得無比桀驁。

這一瞬間的變化,讓陳旭懵了,他訥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鄭二月微微一笑,解釋道:“只是很普通的催眠而已,在我拿起那三張牌,在你面交叉的一瞬間,你的視覺神經已經被我催眠了,僅此而已。”

陳旭聞言,癱坐在椅子上,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趙安靈趕緊跑上去安慰他。

而其他人也都被鄭二月這神乎其神的一手,震得頭皮發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說實話,陳旭在我這裏就夠恐怖的了,可以通過別人的微表情讀出他的心。

而這個鄭二月更是個怪物,竟然可以直接催眠別人,控制感官,我現在都懷疑他是不是人類。

這時候,鄭二月走到我面前,掃了我們小團隊的人一眼,然後朝我伸出手,禮貌道:“你好,我叫鄭二月,你就是吳小白吧,這幾天裏,我聽到了很多關於你的事,很期待接下來的任務,你會有何表現。”

我不知道面對這種人,該跟他說什麼,最後只是握了握手。

而鄭二月跟我握完手後,又掃了一眼我身後的人,片刻之後笑道:“不錯的團隊,你們這支隊伍應該是有能力活到最後的,只是這位朋友,你和你女朋友好像不是真心相愛吧。”

聽到他的話,我怔了一下,隨即順着他的目光轉過頭去,發現他在看的人竟然是程智。

程智也知道說的是他,冷哼一聲,道:“你這話啥意思,什麼叫不是真心相愛的。”

這時站在旁邊的歐陽娜也焦急道:“就是,你在亂說什麼。”

鄭二月聳了聳肩,無奈道:“沒什麼,我話裏的意思就是字面意思,你們只是在裝着聽不懂而已,既然這樣,我說明白一點……”

鄭二月的表情忽然變得無比嚴肅,他先是看了看歐陽娜,最後將目光放在程智臉上,一字一字道:“她不喜歡你,跟你在一起是因爲別的原因,聽懂了嗎?” 隨着鄭二月的話音落下,一場陰霾無聲地籠罩在我們周圍。

程智和歐陽娜身體皆是一僵,特別是歐陽娜,她眼中明顯閃過一絲慌亂,即便是我都看見了。

歐陽娜被衆人注視,臉一紅,氣急敗壞道:“你胡說八道,你有什麼證據?”

鄭二月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緩緩道:“我說的話不需要證據,因爲都是儼然存在的事實,你可以否認,其他人也可以裝作不信,但你們心裏都應該有一個聲音,告訴你們那就是事實。”

此時,程智的臉色最難看,他喘着粗氣,目光直視着歐陽娜。而歐陽娜感受到他的目光,神色慌亂,一個勁的搖頭:“不是的,不是的,這個人他騙你,我是真的喜歡你。”

說着說着,歐陽娜竟然哭了出來,委屈的小臉上滿是淚水。

程智趕忙抱住歐陽娜,還不停輕拍她的背,道:“好了,別哭了,我相信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嗚嗚……”歐陽娜靠在程智的懷中抽泣道:“程智,你個死沒良心的,我都和你那個了,你居然還懷疑我,寧願相信一個外人也不相信我。”

程智臉色一陣變化,抱着歐陽娜,咬牙切齒道:“我知道……以後我只信你一個人。”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總覺得歐陽娜有問題,但我的立場又不好說話,因爲我曾經跟她那個過,這件事一直是我、程智、歐陽娜之間的尷尬點,雖然住一起這段時間,彼此都心照不宣的沒提過,但終歸如鯁在喉一般,在這個敏感的時候,我還是不發聲比較好。

歐陽娜扭頭瞪着鄭二月,滿是淚痕的小臉上充滿了仇恨,指着他喊道:“你說這些話就是爲了離間我們,我們是不會上你當的。”

“對!我們不會上你當的。”程智也怒氣衝衝瞪着鄭二月。

鄭二月只是笑着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就轉身走了。

待得他離開,我們小團體的人彼此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該說啥了,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我皺了皺眉,對眼前的局面有點頭疼,從這個鄭二月出現,我們小團隊就一直出現問題。他先是瓦解了我和夏露露的同盟;緊接着正面擊潰了我們的大師陳旭,給他留下了心裏陰影;再然後幾句話弄的我們面和心不和,相互之間都有了芥蒂。

而現在這個局面,他僅僅只是說了幾句話而已。

如果這個人成爲我們敵人的話,我簡直不敢想象。

以前我一直覺得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可以無視智商,也就是所謂的力大破巧,但是他出現後,我改變了想法,他讓我相信,真正主宰這個世界的不是力量,而是雙商。

可以說從他出現開始,我的世界觀已經被改變了。

沉默持續了好一會,最後還是林素道:“大家都別站着了,這次任務好歹我們完成了,回去休息吧。”

“對,我們不要多想了,先回去吧。”墨羽也附和一句,然後我們一衆人就離開了夜總會。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面露凝色,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我也是如此。

不過無論怎樣,這次的任務都結束了,沒有人死亡,也沒有人使用皇帝權利,一切看起來好像還不錯。

晚上入睡前,我跟林素又是說了幾句情話,然後就進入了大家最喜歡的啪啪啪模式。

這裏沒什麼可以贅述的,不外乎就是解鎖幾個新姿勢,完事就抱在一起,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只是不同以往,這次我做了一個夢。

那是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中我坐在金鑾殿的龍椅上,一身龍袍,頭戴九旒冕,兩個俊俏的宮女,手持日月扇,呼呼扇着風。

我俯視着大殿下方,跪伏在我面前的文武百官,眼神中滿是迷茫。

我不記得我坐在這裏多久了,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會坐在這裏,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在做夢,可是明知如此,我卻無法醒來,更確切的說,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醒來。因爲這個夢太真實了,真實到我分不清這裏是現實,還是睡着前的地方是現實。

入暮知歸途 莊周夢蝶,亦是蝶夢莊周。

我動了動身體,忽然發現在我的右手邊,放着一部白色的IphoneX。

手機和金鑾殿,有一種強烈的違和感,讓我覺得這個夢很奇怪。

我皺了皺眉,將手機拿起,點開屏幕的瞬間,瞳孔登時一縮。

【第十七個任務】:皇帝夢。

【任務說明】:在夢中尋找活着的意義。

【任務獎勵】:脫離死亡遊戲。 寥寥三行字,讓我思維一僵,陷入了長久的呆滯。

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我不知道現在這個任務是我主觀意識夢到的,還是死亡遊戲真的出現在我的夢中。

但是我知道,如果是真的,那麼這次任務成功,毫無疑問可以直接脫離死亡遊戲!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太監模樣的人走到我身邊,恭聲道:“陛下,該退朝了。”

聽到太監的話,我擡頭一望,赫然發現這個太監竟然跟程智長得一模一樣。

“程智,你怎麼出現在我夢裏了?”我一把抓住太監的手,急呼道。

太監被我抓住手,神色驚惶,趕忙跪地求饒道:“奴才該死!奴才該死!”

看到他那驚慌失措的模樣,我愣了一下,很顯然他並不是程智,只是長得像而已。

下意識的,我又轉頭掃了一眼下方的文武百官,赫然發現他們都是我現實裏認識的人。

陳旭、墨羽、蘇飛、白山、夏天、張若風、阿銀、夏羽、丁海、宋章……

不論是跟我關係好的,還是有仇的,此刻都以我臣下的身份站在那裏,他們看我的眼神中充滿了敬畏、崇拜還有一丟丟的疑惑,大概是我愣神的樣子,讓他們有些無所適從。

此刻見我皺眉掃視他們,一個個皆是面色驚惶,跪地齊呼道:“陛下息怒!”

我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眼前的一切,讓我有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

不過不管是夢,還是真實,我都必須擺脫目前這個困境,去查個明白。

一念及此,我站起身,掃了文武百官一眼,學着宮廷電視劇裏的皇帝,衝着太監喊道:“退朝。”

太監聞言趕忙站起身,衝着文武百官大喊道:“退朝!”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文武百官說着,齊齊跪地,朝我叩首。

我又是皺了皺眉頭,朝着那個長得像程智的太監,勾了勾手,道:“你跟我走。”

然後我就走出了大殿,朝着後殿走去,路上太監、宮女見到我盡數跪地朝我行禮,口稱陛下,心裏的震撼實在複雜難言。

“龜龜!這個夢也太真實了吧!”

老實說,以我現在的立場來看,這裏纔是現實,而所謂的都市生活,死亡遊戲,更像夢。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忽然感覺腦中一陣劇痛!

塵封的記憶,自大腦深層中潮水般襲來,巨大的衝擊力差點讓我昏過去……

半晌過後,我終於消化完了那突然涌入我大腦中的記憶。

只是這份記憶,卻是讓我驚得說不出話來。

萌妻嫁到:高冷總裁別太壞 我現在所在的國家,叫吳國,不是春秋時期的吳國,而是一個我完全不知道根由的國家。

我甚至不知道這個星球,這片大陸叫什麼,我只知道這片大陸有二十三個國家,而離我最近的兩個國家,分別是夏國和鄭國。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開 我現在所控制的這具身體,是吳國的國君,吳王小白,沒有關於父母和子嗣的記憶,只有一大堆後宮的嬪妃。

“陛下,奴才看你精神不太好,需要傳太醫嗎?”

這時候,太監討好的聲音傳來,肥油油的大臉上滿是諂媚之色。

我看着他,腦海中忽然涌出一股熟悉之感,脫口道:“你是小程子?”

“奴才在!”

太監小程子貓腰小跑到我面前,就要跪下。

我卻是趕忙拉住了他,沉聲道:“你不用沒事老跪,我很喜歡你,從今天起你就是大內總管了。”

“多謝陛下!陛下聖恩!”

小程子一聽升官了,高興的再次跪下,嘴裏說了一大堆誇讚我的話,雖然我平常挺煩這種溜鬚拍馬的人,但恭維對象換成我後,那感覺真的是很爽啊!

“陛下,我們現在去哪啊?”小程子問道。

“去哪?”我定了定神。

不管這裏是不是夢,我都要把任務先給他搞定了,而任務是讓我尋找活着的意義。

這個任務說明太籠統了,我完全沒有頭緒。

我尋思了半天,最後衝着小程子道:“我餓了。”

這不是謊話,我發現即便我在夢裏也會感覺到飢餓。

末世全能劍神 “啊!是奴才的疏忽!小的該死!”小程子抽了自己一個嘴巴,賠笑道:“我這就讓人準備去。”

說着,小程子將我引到了吃飯的地方。

……

這是一間挺風雅的閣樓,在我的面前,擺滿了琳琅滿目的菜餚,香氣撲鼻,勾人饞涎。

我拿起筷子,眼神在所有的菜品上來回轉了好幾圈,最後夾起一塊扣肉,放進嘴裏。

嗯!味道真的很棒,比五星級大廚做的還要好吃。

我當時真的收不住筷子,左來一筷子,右來一筷子,回頭還要來碗湯,這裏的湯非常好喝,我不知道是怎麼做的,看上去好像米露似的白汁,帶着酸酸甜甜的味道,相當開胃。

就在我狼吞虎嚥的時候,閣樓外忽然傳來了一道驚呼聲!

“君貴妃駕到!”

隨着這聲音響起,閣樓內的侍膳太監以及一衆宮女全部朝着門口跪下。

而我則是皺了皺眉頭,就在剛剛,我梳理了一下關於後宮的記憶,這一梳理,嚇了我一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