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不知道。

因爲我自己都被嚇到了。

跟着奶奶這些年,小鬼厲鬼我都見過。

也包括很多死人。

可今天是第一次,第一次有個人在我面前活生生的將自己的撕裂。

鮮血噴射,令人作嘔。

雙腿一抖,我跌坐在地上,不想看,可眼睛卻移不開。

“嘿嘿,好吃。”

鬼魅的女聲依舊徘徊在房間裏,林晴倒在地上抽搐,鮮血不斷地從身體裏涌出。

慢慢的。在她身體下方,匯聚成了一個紅色的圓圈。

所有的血都慢慢的靠近,像是又生命一樣。

沒過多久,噴射出去的血液都聚在了一起,以林晴爲中央,包圍了。

林晴抽搐了幾下,就一動不動了,雙目瞪大。

在她光潔的額頭上,慢慢的浮現出了一個?色的符文。

然後林晴的魂魄就從頭部滲出,往上飄去。

“第四個了。”

我看到在林晴的正前方,飄出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她一把抓住林晴的魂魄,就像嚼肉一樣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我倒吸了一口氣,“凌、凌雅兒。”

一身血紅,披散着頭髮,她聽到我的聲音,轉過身來,一雙眼睛,鮮紅如血。

在這樣的環境下,泛着詭異的邪氣。

“還有吃。”

她朝我一步步的靠近,走過的地上,泛起着寒霜,卻是紅色。

我大驚,不斷地往後退去。

奶奶說過,厲鬼凝聚的戾氣有時候會轉變爲冰霜。

而一旦爲紅霜,則爲大凶,遇見,必定難逃一死。

當時她說的兇,所以我一直都記得。

眼下看來,這就是她的戾氣凝聚的紅霜了。

紅霜越明顯,證明她的戾氣越重。

“你,也一起吧!”

她衝我伸出了手,我立刻就感覺到自己的右手開始不受控制的往左手臂上伸去。

那是一種難以言說的力量,包裹着我,令我無法控制身體。

僅僅只是碰到,就感覺到肌肉被拉扯的疼痛。

我看着還死在地上的林晴,終於控制不住的大哭起來。

“燭照,救我,救命!”

“小熒,林晴的情況怎麼樣——”

我身後一直打不開的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打開。

樑思思一臉好奇的走進來,但看到面前的場景時,整個人都呆住了。

然後發出控制不住的尖叫聲,吸引了外面的人的注意。

也就這麼一個小插曲,我發現自己的身體鬆了鬆。

最重要的是凌雅兒不見了。

房間裏只留有林晴的屍體,和泛着恐怖詭異的死狀。

我原以爲自己已經嚇死了,可沒想到樑思思比我還不經嚇,躲在我的懷裏,大哭了起來。

我一顆心怦怦直跳,心不在焉的安慰着她,然後就被一個寬厚的懷抱擁在了懷中。

“燭照?”

我一看是他,心終於落了下來,放開樑思思,撲倒在他的懷中,大哭起來。

我真不當小白臉 “不怕,沒事的。”

“你爲什麼不來?我差一點就死了,嗚嗚……你壞人,嗚嗚……”

我哭的稀里嘩啦。將眼淚鼻涕都往他身上蹭,他倒也不生氣,抱着我,好生的安慰。

“我感覺到你有危險,回來的時候遇到了養鬼師的阻攔。抱歉,是我來晚了。”

燭照緊緊地將我抱住,第一次耐着性子安慰我。

一直到我緩解過來,這才配合警方的調查。

因爲我和樑思思都是學生,沒有什麼不良記錄,所以警方就錄了口供讓我們回家了。

樑思思因爲害怕,所以燭照把她送了回去。

我則去了奶奶那裏,爲了不讓奶奶擔心,我整理了好一會兒情緒纔開門進去。

“小熒,你怎麼哭了?”

進去後才發現爸爸也在。

“我在來的路上,看到同學死了,那樣子太可怕,所以就哭了。”

“是誰?”

“林晴。”我看了去接電話的爸爸一眼,走到奶奶身邊說,“已經是第四個了。還有一個錢楓。可是他今早出門後就不知去向。”

我說的小聲,是不敢讓爸爸聽到。

他雖然不反對我接觸這個,但要是有危險,他絕對不會讓我碰的。

奶奶也憂心的看了爸爸一眼,嘆了口氣。

好在爸爸沒發現什麼,收了電話,對我說,“小熒,你回家還是陪着奶奶?”

“陪奶奶。”

“那好,今晚爸爸要回去加班。凌家倒戈又突然興起,對公司有些影響,所以我要回去開會,估計明天也回不來,你乖乖的,不準亂跑。”

“凌家興起?”意外地,燭照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他抄着手看着爸爸問,“凌家只有凌汛一人,現在他死了。是誰讓凌家興起了?”

“是他妻子。”

“她?”

我皺起眉,隱約記得樑思思曾對我抱怨牢騷的時候,說到過凌雅兒的媽媽是個除了會花錢玩樂外什麼都不會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怎麼能夠撐起一個公司的?

而且凌家的產業不大也不小呀!

“我也覺得奇怪,她一個家庭主婦,突然間就有了大把的資金,讓凌家的公司重新運轉。最近的苗頭不小,還一併收購了好幾家小型公司。不說了,時間來不及了,我先走了。”

不與君言夏 爸爸拎着公文包就走了。

“我記得蘇霽煜的父親和凌家有生意往來。”燭照的聲音在我的頭頂響起,“你去問問他,最近凌家的情況。”

我覺得我想的和燭照想的是一樣的,所以立刻聯繫了蘇霽煜。

直到第二天,蘇霽煜纔給了我回復。

凌家最近生意火的不得了,我不懂他們做生意人的說法,總之非常的賺錢就是了。

而且凌家也都是凌雅兒的母親李梅做主的。

蘇霽煜也覺得奇怪。

“她那樣一個不會做生意的女人,突然間可以令一家公司風生水起?還偏偏是在丈夫女兒都死了之後?”

“或許和他們的死有關。”

我心不在焉的喝着飲料,今天是週末,要再找不到錢楓,等他今天一死。九陰血陣必成。

我臨走前也問了奶奶,要是陣法沒完成之前,是否會增加他人的運氣。

奶奶當時給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但必須是至親,否則必定要等陣法完成之後。

重生之鑽石豪門 所以我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只是我不明白,李梅就那麼愛錢嗎?爲了錢,殺了自己的丈夫,用自己的女兒煉成九陰?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的,否則太殘忍了。”

“你在嘀嘀咕咕說什麼?”蘇霽煜伸手在我面前揮了揮,突然眸光一顫,盯着前方說,“那人是不是你們要找的錢楓?”

因爲找不到人,所以我也拜託蘇霽煜幫我看看。

誰曉得他還真的看到了。

“是他,走。”

那人的確是錢楓,此時他踉蹌着步伐,正慌亂的往前面的街角跑去。

我立刻跟了上去,蘇霽煜也隨後跟上。

“他要做什麼?”

蘇霽煜問我,我搖搖頭,偷偷摸摸的跟着。

這一跟,就一直跟到了一棟別墅面前。

“這裏是凌家。”

蘇霽煜來過這裏,所以認識。

我驚訝,“錢楓來這裏做什麼?不會是羊入虎口吧?”

“不知道,他進去了,走。”

我還沒反應,蘇霽煜就拉着我的手快步跟了上去,跟着錢楓從別墅的後面翻過圍牆,走了進去。

“會不會有危險?畢竟這家人很古怪,養鬼師指不定也在。”

我心有餘悸昨天的事,所以實在不太敢在燭照不在的情況下,貿然行事。

“別怕。我會保護你。”

蘇霽煜握住我的手,面上信心滿滿,絲毫不畏懼。

“你雖然什麼都沒說,但這件事我也在查。我發現袁霞她們幾個死的地方,在這個城市的地圖上匯聚成爲一個五角星的圖樣。”

“五角星?”

“對。”蘇霽煜不緊不慢地跟着,悄聲的給我解釋。

“凌汛是死在另一所公寓裏的,袁霞死在學校,狄秋秋死在便利店門口,林晴死在醫院,這四個地方。正好在地圖上連城四個角,加上凌家的大宅,就是第五個。連起來就是一個五角星。”

“五角星。金木水火土五行。”

我記起昨天在林晴死後眉心看到的圖案,雖然是?色的符文,但隱約像一棵樹。

因爲之前幾個死者,並沒有仔細觀察過他們眉心的符文,若推算沒錯,應該是五行的圖案,就和他們的名字一樣。

所以錢楓這樣貿貿然來這裏,難道是冥冥之中的指引?

我有些後怕,不想他白白送死。

正想要阻止他的時候,卻見他從衣服後面拿出了一樣東西,然後快速的朝着院子裏的女人衝了過去。

WWW☢тт kán☢C〇

“我要殺了你!”

他發狂的衝上去,李梅大驚失色,往邊上側去的時候,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錢楓,不要!”

我尖叫出聲,想要阻止他,卻看到他下手的刀子停留在了半空,怎麼用力都刺不下去。

“沒用的。你殺不了她的。”

這時候,從屋子裏走出來一箇中年男子,正是那個養鬼師。

他一身?色,淡淡的看着錢楓。

“你既然自己送上門來,就別走了,最後一個,今晚陣法就大成。”

他說的雲淡風輕,走上前,將李梅彎腰扶起。

最強套路王 可就在這個時候,發狂的錢楓不知道怎麼了,手裏的刀子猛然落下,直接刺中了李梅的胸口。

一切發生的太快,我根本來不及反應。

“啊——”

李梅發出悽慘的吶喊聲,我看到她身上有紅?相間的氣息冒出來,整個人也在快速的衰老下去。

那個養鬼師也面色大變,一把拔出那把匕首,定睛一看。

“斬魂匕!”

我心漏了一拍,身子一僵,停在了原地。

斬魂匕。竟然是斬魂匕!

是楚辭嗎?

當年他就是用這個東西要我殺了燭照,之後就失蹤了。

現在斬魂匕出現在錢楓的手中,錢楓發狂的要來殺李梅,卻不是其他人。

難道這一切,楚辭都是知道的嗎?

他若是知道,此刻又在哪裏?

我左右看着,這裏除了我們幾個,並沒有外人。

“楊大師,你救救我,救救我呀!我不想變老,我不想死呀!”李梅驚慌失措,抓着養鬼師的衣服,苦苦哀求,“你不是說已經死了四個人,只要雅兒的鬼魂在,別人就傷害不了我的嗎?爲什麼我還會這樣?是不是還不夠?那你快殺了他,殺了他,完成你的陣法。”

養鬼師搖了搖頭,“斬魂匕一出。你作爲陣法選定的主人,已經失效。它吞噬你的魂魄,回天乏術。”

“不,不要!”李梅嘶聲力竭的大吼,“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好不容易纔得到凌家的一切,我好不容易變得年輕漂亮,我不要就這麼死了。”

“就爲了得到這些金錢權利,你就要你的丈夫和女兒陪葬,你這人怎麼這麼狠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