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也不曉得是暗語什麼。直接把入場券給他,老頭沒有接,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讓我進去了。

進門以後是有一道簾子的,掀開以後整個人都懵住了,哪怕是一向自持冷靜的韓穎也呆若木雞了。

只是因爲太太特麼的土豪了吧,像我們這種窮**絲在這面前必然會被嚇的到。我現在徹底明白之前韓穎和老牛爲什麼如此興奮私展,因爲這特麼就是用金子堆的吧。

裝潢設計中亞與西洋風格各一半,衝擊出來的格局讓人覺得異樣的美感。

樓梯邊緣幾乎是鍍金的,頂空的琉璃燈幾乎快閃瞎我的眼,更想見識見識這幕後的老闆。

土豪和我做朋友啊!

簡單的看了一下便和老牛他們逛了起來,一樓除了裝修奢華以外,只是簡單的放了一排標框的畫,說不上差更說不上好,更說不上那裏差。只不過還輪不到這種大場面來給這些畫宣傳,果然像是老牛說的那樣。

只是用畫展做擋箭牌的拍賣,大堂幾乎沒人,老牛拉了拉我的衣服指了指樓梯上面,一個身着白色旗袍,曼妙的身材斜靠在扶手上,面容姣好,那雙奪人心魄的雙眸緊緊的盯着我。

對上我的視線也不慌,突然詭異的嘴邊一笑又上了樓。

“誒。豔遇了?”老牛打趣道,韓穎意味深長的暼了我一眼,我尷尬的咳嗽幾聲。

即使如此我也期待幸福 我摸了摸貼身玉佩,老牛見狀傻哈哈的笑道:“是了,趕緊拿玉佩。別被野花勾了魂,錯過了雲嫂可再也遇不到好的咯。”

“勾你個兔子,腦洞那麼大怎麼不給我想出餐具的事情。”我默默的轉移了話題。

老牛哼哼唧唧不說話,我指了指樓上想上去看看,這個地方最重要的場所還是二樓吧。

一上去整個氛圍都不一樣,一個大簾子遮住了一切,我找到入口,進去以後,只覺得眼前不太明亮,站穩了回身看才發現形式足夠用震撼來說。

我本以爲回去幾層的,卻沒想到他的二樓將三樓打通了,所呈現的巨大空間,而中間有個巨大的桌面,上面端坐着一名女子,職業笑容之中帶着冰冷味道。

而周圍便是人上人海的位置。

以前對抗鬼怪都沒怕過,如今看到這場面居然有些腿軟了。 聽到這話,我一陡然一驚。

酒壺的事可沒幾個人知道,他怎麼會知道的?難道他暗地裏偷偷觀察着我們,不然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心中的警惕多了一分,看向老牛和韓穎他們各自也皺着眉頭,一臉嚴肅。

我裝作一臉疑問,笑問:“什麼酒壺?”那人第一次回過頭正視我,我這才發現他另外半邊臉有一條彎彎曲曲的疤痕縱橫在半邊臉上。使得本來就頗爲神祕的臉上圖添幾分詭異氣氛。

“你可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他不理會我的話,直接的說道。

我頓時啞口無言,這句話恰恰抓住了我的把柄,我就是想弄清楚這酒壺,不應該是十二餐具到底是什麼。

“你到底是誰。”我頓時卸下僞裝,一臉正色。

一旁的老牛和韓穎也坐直了。

“我?你知道了又怎樣,你現在要弄清楚的不是我是誰,而是你手上的酒壺是什麼。”他的話直戳我的弱點,顯然他知道我最近爲了那酒壺的事情頭疼的要命。

我卻不知道怎麼說,和這個迷一樣的陌生男子說怎麼打敗女鬼拿到這個東西麼?

我仔細想了想,還是開口了:“爲什麼有十二件。”

“因爲各自表示不同,組合起來又是相同。”他冷淡沙啞的聲音讓我聽起來覺得頗爲奇怪。

不同?相同?

“是不是每個餐具都表示不同的東西?”韓穎出聲問道。

他點了點頭。

這倒讓我想起了簪祕之事,也是倒騰這些玩意裏流傳的事情,說是以前有一戶人不知道在哪裏倒了一個墓,說還是個太妃墓。墓裏金銀珠寶數不勝數,不過奇怪的是基本首飾不帶重樣的。而其中有四支金簪卻似乎一個模子里弄出來,一個花紋一個紋路。要知道以前的工藝不像如今,能造出一模一樣倒也是稀奇的很。

然後他就拿着那簪子去找了一個販賣搗鼓古董的老專家,結果那人一看說這東西了得,放身邊能增強體質。實際上那是神獸簪,四根簪子,分別是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太妃墓之中也不知道誰的貴氣那麼好,能有四簪鎮墓,可惜還是沒逃過盜墓的手。

不過那人聽了增強體質倒沒覺得怎樣,一聽老闆出大價錢決定回去拿來四件一起賣了。回去以後他就思量着這東西怎麼就還能增強體質了。實際上那老闆唬他的,那東西類似鳳凰膽差不多,對修道之人很有幫助。

而那人回去了再也沒去那家古董店,這個人直接憑空消失了。

後來那個古董店老闆說那個東西四隻簪子要是打開了封印會被反噬,而怎樣打開封印,那個人又怎麼打開封印的誰也不知道。

那個人就帶着那四根簪子一起消失成了個祕,都說他是簪祕之事。

老牛和我想的一樣直接破口而出:“就像簪祕之事的那個神獸對應的?那要是我們的破了什麼封印豈不是?”說着心有餘悸的看了我一眼。

那人輕笑了一聲,隨後緩了緩氣說道:“什麼封印不封印的,你正當那人被反噬了?就算反噬那簪子呢,總不會長了腳跑了吧。”

我心一沉,他的話裏有話。不是反噬封印這種玄乎的事情,那定然是人爲搞的鬼。

“世上最可怕的東西,永遠不是什麼妖魔鬼怪,不是什麼奇怪的妖物,而是人心啊!”他悠悠哉哉的再次提及了這個話題。

我和老牛韓穎三人皆是沉默了下來,樓下的拍賣還在繼續,我的心思卻不知道飄到哪裏去了。如果這個不知來路的人知道我們拿到那十二件餐具,那自然還有其他人知道,而這餐具必然會被許多人想得到,即使還不知道有什麼用。

而我們要是有一天真的去賣了,說不定也會憑空消失的在這世上。

不過,我可不信邪,我是張野。一生放蕩不羈見過閻羅王的人!我現在只想的是搞清楚這十二件餐具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相信,張先生一定不在乎這些事情。但張先生你要清楚,你手裏的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他似乎看破了我心思,這句話說出來我倒是心更驚了,若要說那店裏的金斗老闆是個老狐狸,那眼前的這個更是老狐狸的鼻祖了。

“那十二件餐具代表什麼?”我沉默了一下還是開口問了。

他卻搖了搖頭,一副不可說的樣子。

我有些氣憤,明裏暗裏說了一大頓,也不知曉扯了什麼鬼東西。現在讓你直接說大白話,又裝神弄鬼。真是要把我氣出病來,索性不理他起身要離去,而那幾個手下卻攔住了我。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眯起眼看警惕的看向那人,我不信他會在這裏動手。

他卻帶着和善的笑,雖然我看上去還甚是可怕:“張先生可能不太懂這裏的規矩,來了這私展,可是不到結束不能走的。”

我站着不走,老牛拉了拉我衣服湊我耳邊輕聲嘀咕道:“老野,忍忍吧。”我冷哼一聲坐了回去,餘光瞥道身邊男子上揚的嘴角更是心中怒火燃起。

“還有多久。”我看向老牛有些憤憤的問道。

“不多,還有十件。”他慢悠悠的看着底下,隨口說道。

私展結束的鐘聲如約而至,我起身就準備離開,而身邊的男子也站起來。我也不同之前那樣失態,冷冷道:“怎麼還不讓我走了?”

他沒有說話,跟着我一起下樓。雖然會場有很多人,但是奇怪的是人很多卻聽不到任何話語,只有起身走路的聲音,我心嘆這個會場倒也莊重的很,沒想到還有如此素質的地方存在。

走到樓下,身邊的男子還沒有離開,路過一樓那一堆畫的時候,他突然開口了:“你知道麼,我也是個愛畫的人。”

“哦?”我帶許趣味的看向他,剛剛可沒看他拍下一副畫。

他沒有回頭看我,只是把眼鏡拿下來擦了擦繼續說:“我最喜歡的畫家,很有名。”

“他是文藝復興三傑之一。他有一副畫很有名,叫最後的晚餐。”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隨後快步走在我前面。

我頓住了腳,有些不明所以,爲何突然說他喜歡畫家。從見到他開始,他的每一句話幾乎都是圍繞着我的十二件餐具,那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他喜歡什麼關我們什麼事情啊。”老牛一臉憤憤。韓穎看向我道:“你說要是像四簪那樣,那十二個餐具表示什麼?十二生肖嗎。”

“老野,你怎麼轉不過來,他就是這個意思!”老牛揚了揚眉打趣道。 ?(四庫書)

十二餐具是我們一行人在樓蘭古墓中除女鬼而得,雖然先前知道這十二餐具肯定價值不菲,卻沒有想到如此珍寶。【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

那個陌生男子在畫展內口中說到十二餐具引出了最後的晚餐,這兩者之間存在的什麼關係。

不知爲何,我感覺古墓帶出來的十二餐具,將要掀起血雨腥風,希望是我的錯覺。

當我們要回到酒店的時候,碰到一個人,金斗。

我和老牛不解的相視,老牛湊在我面前說:“老野,這傢伙怎麼出現在這裏,難道他一直跟蹤我們。”

不僅老牛不解,我心裏也是想不明白。金斗是古董當鋪的老闆,之前和他接觸過,對他爲人性格多少略有些瞭解,前兩次都是我們找他,現在他找上門來,總感覺不是什麼好事,金斗面含微笑上前開口客氣說:“去了一趟畫展怎麼樣?”

畫展?我和老牛頓時心裏犯嘀咕了,金斗果然對我們行蹤很清楚,我也不好掃他的面子說:“金老闆客氣了,真沒想到金老闆百忙之中會在這出現,拜金老闆的福,讓我們今天大飽眼福。”

聽到這些話金斗眼神細微一變,一臉驚訝:“那張先生是滿意?”

金斗說出這句話,我倒是明白了,那四張票應該就是他暗地寄過來的,原因自然像韓穎口中一樣,藉着看畫展的名頭與買家接頭,我疑惑的問:“金老闆請我們去看如此上流的畫展,不知爲何破費多買了一張票?不覺得浪費嗎?”

“哦?多買了一張?”金斗這個時候神祕一笑:“張先生難道不是四人麼?張先生你心上人沒去嗎?”

我一直覺得金斗城府很深,雖然他隱藏的很好,但是狐狸尾巴終究會露出來,只不過這次他是故意露出來,他葫蘆裏賣的什麼藥我此時也搞不清楚。

“原來你早就認識我們?你到底是誰?別裝模作樣,我老牛不吃這一套!”老牛不是傻子,自然聽懂我和金斗之間的對話。

“老牛,別急,”我連忙扯住要上前的老牛,“我覺得這件事情不會那麼簡單,先看看他到底想搞什麼花樣,別吃虧了。”

“怕個兔子,他居然認識我們裝作不認識,絕壁不是好東西。”

我沒有在理會老牛,有韓穎在旁邊勸說,老牛也冷靜不少。我心裏比誰都急,金斗這話明顯第四張票就是給雲月的,而云月一直待在玉佩中,金斗又如何知道?沒錯,和老牛所說的一樣,金斗認識我們,而且我覺得似乎很熟,我卻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關係到雲月,我不敢馬虎,對金斗這個人看法改變了不少,更是留了一個心眼。

“原來金老闆認識雲月,不知道雲月是否認識金老闆?”上次我們在金斗的古董當鋪回來,雲月雖然沒有和金斗見過面,但是我和雲月說了這件事,她並沒有在我面前提起過認識金斗這個人。

“我與雲月姑娘未曾謀面過,”金斗見我臉色一變停頓了下繼續說:“只不過我也是聽一位老太太說起,這位老太太在古董這行也是熟人,而且不僅僅古董這行,甚至在陰陽兩界也有一定的知名度,更是在蠱毒這方面登峯造極,張先生閱歷豐富,可與此人相識。”

“張野,你怎麼了,臉色一下子變的那青。”韓穎語氣擔心的說道。

老牛聽到韓穎這麼一說,也是疑惑不解,“老野,你沒事吧,臉色不對勁啊,你要是看那小子不爽,我過去削死他,老子早就看他不順眼了,盡說一些讓人琢磨的話!”

我伸手攔住了老牛,擡起頭認真對金斗說:“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你想怎麼樣就直說吧。”

老牛不明白我說的這句話,正想跟我較勁,一把韓穎連忙拉住他說:“牛剛,別胡來。”

“我怎麼胡來了?”

“金斗口中所說的那個老太太是雲月的奶奶。”韓穎說完老牛愣了,轉過頭拉住我的肩膀,因爲我的此時臉部通紅。

雲月的奶奶!一直在夢中纏着我的草鬼婆,她終於出現了。

“老太太託鄙人帶了一兩句話給張先生,”金斗滿意的笑了笑說:“想在九龍畫展見孫女一面,問張先生什麼意思。”

“老野,別衝動啊,這傢伙陰陽怪氣的,雲老怎麼可能會和他在一起,千萬別上當啊。”老牛在一旁連忙說。

此時的我根本聽不進,或許這是一個局,可是我知道金斗說的並非謊話。早之前聽雲月說過,當初雲月接近我,是她奶奶派來插在自己身邊的,目的顯然是龍紋血和龍紋劍,我覺得雲月的奶奶說不上是敵,但是必定不是友。

“張野,你沒事吧。”韓穎意思讓我冷靜冷靜。

我平緩了呼吸對金斗說:“請帶路!”

金斗陰陰一笑說:“這不行,老太太有吩咐過,她只想見自己孫女,至於張先生,老太太沒有交代。”

“你小子說什麼,讓雲嫂獨自一個人去,不可能,誰知道你說的那句假話。”老牛頂撞回道。

“這不行,我必須跟雲月一起見她奶奶,不然沒得談。”我自然也不會答應,我相見雲月的奶奶沒有錯,想把事情搞清楚,但是絕不會讓雲月冒這個險。金斗這個人不簡單,他說的話也不能全信。

“那……”金斗臉色一變,隨手一揮,只見一道白色的豆子丟向韓穎,我反應快見不對勁,連忙一個快步側身擋在韓穎的面前。那白色的豆子正巧打在我的脖子上,涼涼的,也不知道什麼鬼東西。

“尼瑪,竟然玩陰的,我老牛不弄死我倒着走!”老牛見我早到偷襲,一下子紅了眼睛,衝上去準備幹金斗。

金斗一個側身很輕巧的躲過,老牛見沒打着,再出手之時我感到脖子上癢癢的,感覺有什麼東西王我的體內一直鑽,隨後體內傳來一股隱痛。

“牛先生,別衝動,你再對我無禮我可不敢保證張先生會平安無事。”

“草你嗎,”老牛憤怒的爆粗。

“牛剛,牛剛,張野怎麼了……”韓穎見我連突然跪在地上頓時焦急萬分。

老牛也放棄了打金斗,上前扶起我,我感覺視野模糊不清,眼前的金斗感覺兩個人在晃動。

“老野,老野,你不讓我抽那小子也不要嚇我啊。”

聽到老牛的說的話,真想狠狠的踢下他屁股,我虛弱的說:“老牛,趕緊看下我後脖子上什麼情況,要死的節奏。”

老牛不敢怠慢,一個翻身便扶起我的衣領,怔怔的說:“老野,你什麼時候多了這個東西?這是什麼鬼東西。”

說完他從我脖子上弄下軟綿綿白繭子,我一看心叫不好,說:“我被下蠱了!”

*^_^*r%t^y&u*i

(四庫書) “張先生,你不要怪罪於我,我也是沒有辦法,按照老太太的吩咐辦事。” 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金斗微微俯下身看我的眼神略有輕蔑。

“老子殺了你!”老牛怒吼一聲,整個身子跳了起來。金斗不慌不忙說:“牛兄弟,別衝動,張先生的性格可是在你的手裏,別親手害死你兄弟。”

老牛頓時沒了脾氣,拳頭拽着呱呱作響,最後忍住了心中的怒火說:“你想怎麼樣,老子早就看出來你不是什麼好人,你有屁就放。”說到這老牛停頓了下,語氣不善繼續說:“另外老野要是有個什麼,你會知道你是怎麼死的。”

“牛兄弟,這句話從剛纔到現在我聽了大概不少三遍,可是你能怎麼着,我還不站在這裏。”

“你可以試試!”老牛雙目如鷹狠狠盯着金斗咬着牙根,憤怒掩飾不了他的殺氣。

金斗顯然一愣,臉色微微一變,霎那的失態很快用虛僞的從容掩飾的天衣無縫。

“張野,你怎麼了?”也許玉佩中的雲月可以感覺到了什麼,玉佩之中傳來她的擔憂的問候聲。

“沒事,就中了你***蠱,死不了。”我藉着韓穎的扶持勉強站起身,全身的力氣感覺被抽空了一樣,也不知道中了什麼蠱。

我擔心雲月會從玉佩中出來,現在西日未沉,陽關對雲月的傷害甚大,“雲月,你別出來。”

雲月嗯了一聲,聽了我說的話沒出來。

之前還不確信金斗說的話真還是假,現在他陰我用的是蠱,絕非是一個販賣古董的該有的東西,以至可以推測金斗背後那個人極有可能就是雲月的奶奶。

“張先生,勿怪,老太太早知道你會不答應的,出這一手也不得已。”金斗轉頭看向老牛說:“牛兄弟,你也是一個識大體的人,不想張先生死,帶上龍紋劍和十二餐具我隨我去見老太太,不然……”說到這金斗的眼神向我看了一眼。

我和老牛自然都明白他的意思,說:“要見老太太也不至於如此大費周章,另外實不相瞞,我也正想去她,只不過十二餐具現在並不在我們現在身上。”

“張先生說的這話怎麼讓人無法相信的。”金斗眯着眼睛注視着我說。

老牛這時腦子突然開竅了,竟然配合我說:“你以爲老野是你嗎?說了沒有就沒有,他的命現在都在你手上,有必要拿自己性命開玩笑嗎?”

金斗原本是不信我,但是老牛他清楚,一直隨性的老牛腦子都不想就也說沒有,金斗信了,可是這次他卻信錯了。

“我給你們一天時間,明天這個時候我來接你們,記住,毒心蠱若是一天時間沒有得到解藥,那麼會蠱入心田,生不如死。”金斗威脅的語氣繼續說:“十二餐具和龍紋劍還有你帶上,我會來接你去見老太太。”

說完金斗轉過身,一股熟悉的香味隨之飄來,十分熟悉,可是我無法想起在哪聞過。

“老牛,剛纔乾的漂亮……”

“你拉倒吧,你看看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那小子藏的真深,”老牛臉色板起說:“那小子用蠱逼你去見雲老,還非得帶上龍紋劍和十二餐具,傻子都看得出這一去凶多吉少,你現在又中蠱,唉……”

“先回去吧。”我拍了老牛肩膀說:“多大點事,一路風雨我們都走過來了,還有什麼挺不過去的?”

韓穎見我這般模樣還笑的出,俏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不過確實苦笑,我知道她再擔心我。

“三位,請留步。”正當我們要走的時候,身後傳來人聲。

轉頭一看卻是畫展那個陌生的男人,此時正喘着大氣,估計是哪跑過來。

“有事?”我撐着老牛的肩膀問道。

那男人頓了頓,氣息恢復過來後說:“明天你不能赴約,尤其不能帶上十二餐具!”

“臥槽,你是哪冒出來的,剛纔你在畫展裝模作樣,一副鳥樣,現在繼續裝啊。”老牛脾氣又上來了,剛遭遇金斗的事情,老牛也對那男人提防了起來。

“十二餐具我們沒有,你找錯人了。”我淡淡的回道,心中正亂着,莫名其妙到來無非就是爲了十二餐具。

“不可能!”他情緒激動了幾分回道。

我皺起眉頭不想回答,攙扶着老牛試意不要搭理他。

那男子見我們要走,擋住我們的去路,眼神一沉說:“不管十二餐具在不在你身上,明天你不能帶着龍紋劍去見草鬼婆!”

“滾!”老牛怒道。

那男子身子卻沒有動,擡起頭繼續說:“再下柳生,奉門主的命令,傳達消息。”

“門主?”我一愣,早知道他來頭肯定不簡單,竟沒有想到他還有所屬門派,“敢問你門主何?”

柳生怔怔的望着我說:“茅山如意門門主雨夕雪!”

“是她?”老牛一臉疑惑看向我。

“我與你們門主僅僅有幾次面緣,有何消息要派你那麼苦心積慮傳達。”雨夕雪派來的,確實我意料之外的,目的自然也不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