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也回以頜首,拍了拍琪露諾的小腿。

「好了,快下來吧。」

「是。」

女孩子迅速跳落到了地上去,我的肩膀總算可以解放了。

「只不過,不管去到哪裡,你們都還是那麼的引人矚目啊!」

路人們從外面走過的時候,都會微微躬身朝著這裡行禮。當然森近霖之助明白他們行禮的人並不是自己,而是面前的男子。

「嗯,都怪她們太張揚了。」

我摸摸琪露諾和音無千葉的小腦怪,微微一笑。

「呵呵呵。」

說的也是,有這幫總是吵吵鬧鬧的傢伙在,身邊也不可能有片刻能夠安靜得下來的。

「東方閣下,如果沒有什麼要事的話,阿求就先行告退了。」

雖然該她做的事情她都已經做好了,但是作為此次盛典的主辦者,稗田阿求還是覺得要親自去確認一番比較安心。

「哦,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了你那麼久。」

「不,我才是該說對不起的。」

要不是擔憂祭典的事情,稗田阿求倒是很願意陪著對方到處走走。

「那我們晚點見吧。」

「嗯,晚點見。」

行了個躬身禮,稗田阿求就和上白澤慧音一起離開了。

「喂,魔理沙你在找什麼?」

發現魔理沙正對著一張面具發獃,幾個小傢伙立刻跑了過去。

打量了一下才發現,這似乎是一家專門賣各種樣式的面具的店鋪啊!

「咦,這是天狗的面具嗎?」

「這張狐狸的好像不錯啊!」

「嘔,這張白sè的人臉看起來好奇怪……」

女孩子們開始在店內轉悠了起來,還不時摘下牆上的面具套到自己的臉上。

「喂,你們不要隨便動這裡的東西啊!」

看到這群傢伙把不合心意的東西隨處亂扔,森近霖之助趕緊過去攔住了她們。

「怎麼?你對它感興趣嗎?」

見魔理沙的目光一直流連在牆上那張面具,我就問。

白sè的貓臉,一雙大得有些誇張的眼睛是最為特別的地方,配上那幾乎長到了邊緣的鬍子,讓它看上去帶有幾分滑稽。

「才……才不是這樣子的呢!」

少女慌慌張張的,趕緊把臉轉到其他地方去了。

「這種做得那麼難看的東西,我怎麼會看上眼的?」

刻意的去強調這一點,卻反而讓人更加無法相信了。

「其實,那是本家過去親手為某個人製作的一張面具。」

森近霖之助靠過來,小聲對我說道。

「不過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本來早就該扔掉了的,只是本家不願意,所以才會一直擺在這裡的。」

「本家?」

我原來還以為這家店也是森近霖之助開的,現在看來是另有其人啊!

「嗯,這裡是霧雨家的產業之一。」

聽他這麼說,我有些明白了。

「因為本家最近的身體總是不好,所以才會拜託我來幫忙看一下店的。」

雖然已經從霧雨家脫離很久了,但是既然是他們的請求,作為曾經一員的他,還是沒辦法拒絕得了的。

森近霖之助說話的聲音很低,但又控制在並不僅僅只讓我聽到的地步。或者,這些話他不單單是想要告訴我,其實更想說給另一個人聽的吧!

「行了,這裡也沒有什麼好玩的,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魔理沙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煩躁,跺跺腳,先一步跑出去了。

「喂,等等我們啊!」

其他的人放下手上的東西,也都紛紛追了出去。

「那個……」

森近霖之助張了張口,一副yù言又止的模樣。

「放心,有機會我會勸一下她的。」

我點點頭,表示已經明白他想說的是什麼。

「那我就替本家先謝謝你了。」

森近霖之助深深的彎下了腰去。

直至我走出店門外很遠了,轉回頭去的時候,依然看見他保持著這種姿勢。 今晚是一個無星之夜。

並非說是因為天空中的星星都被地上的燈光遮蓋住了,才沒辦法看到,而是因為星星本身就沒有出現。

偶爾走到燈光稍微黯淡一點的地方,抬頭望去,卻只能見到一片漆黑。

外面的世界黑黝黝的一片,不過村裡頭的燈火卻明亮得可以見到人的眉毛。

震耳yù聾的喧嘩聲一直沒有停息過,從這些雜音裡面,有時候還能聽到幾縷不怎麼一樣的聲響。

那是就算只要稍微聽到了,都能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到身心愉悅,十分動聽的聲音。

「咦,這是露娜薩她們啊!」

米斯蒂婭側耳聽了一下,突然喊道。

作為經常和普莉茲姆利巴幾人一起訓練的她,對那三姐妹的演奏風格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嗯,前段時間聽她們說要準備表演,原來是被這裡的人邀請了啊!」

難怪練習得那麼努力呢!

只不過,村子里大多數都屬於普通人,是沒辦法看到露娜薩她們的,這種空無一人卻能聽到聲響的演奏會沒問題嗎?

恐怕很多人都會被嚇跑的吧!

「不如我們也去聽聽吧?」

我對其他人提出了建議。

「好。」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進發了。

「好嘞,再來一個。」

洩矢諏訪子拿著不知從哪裡得到的一包爆米花,揮著手,朝舞台上面不斷的呼喊著。

「啊,諏訪子大人,請不要這麼激動。」

東風谷早苗神sè異常的難為情,她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這麼說對方了。

周圍的觀眾本來就少,加上洩矢諏訪子在那裡大喊大叫的,把其他人都嚇跑了,搞得舞台前面如今就只剩下了她們兩個人。

只不過別的人也沒有走掉,而是停在了遠處,饒有趣味的看著自己二人。

啊,心情真的是越來越壓抑了。

「為什麼啊?早苗,看演出的時候不就應該這樣的嗎?」

洩矢諏訪子困惑的看著她,電視裡面不都是這樣的嗎?上面的人在唱,下面一堆人在吼。

「這麼說也沒什麼錯啦!但是……」

但是就只有她們兩個在這裡叫喊,感覺像個傻瓜似的。

「早苗,你剛才是不是在想我的行為像個傻瓜一樣啊?」

洩矢諏訪子突然逼上前來,用著十分不愉快的眼光瞪住了她。

「怎……怎麼可能呢!您一定是誤會了。」

糟糕,被看出來了嗎?

不愧是神明大人,輕易的就從自己的表情揣摩出內心的想法了啊!

「那就請看著我說話,不要把視線轉開。」

「人家真的沒有啦……」

「咦,你們兩位在這裡做什麼?表演漫才嗎?」

剛來到這裡,就發現洩矢諏訪子騎在東風谷早苗的身上,正在起勁的咬對方的頭。而少女則在不停的跟她道歉,神sè十分的狼狽。

「什麼嘛,原來是你們啊!」

可能是察覺到自己如今的形象很是不雅,洩矢諏訪子趕緊從風祝的身上跳下來了。

台上的音樂不知何時就停下來了,普莉茲姆利巴姐妹幾個滿臉的失落,大概是因為看到僅有的兩位聽眾也對她們的演奏失去了興趣,心裡覺得難受吧。

畢竟她們可是為此練了不短的時間的,最後卻一個聽眾都沒有,換成誰都會很傷心的吧。

「露娜薩,梅露蘭,莉莉卡。」

米斯蒂婭幾個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些,只是興奮的朝她們三人揮著手。

「米婭,你們也來了嗎?」

看到是她們,露娜薩三個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勉強的笑了一下。

「怎麼啦?演奏都已經結束了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