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仔細查看了一下,剛纔沒有用上去吃飯的,加上我和徐鳳,一共是六個人,其中一個就是那個愛和我搭話的女人,還有一個就是早上和徐鳳一起進來,滿臉春風的女人,另外兩個,我沒什麼印象。

只是那兩個女人和那個滿臉春風的女人是一起的,她們看上去就像是高貴的富人一般,用很高傲的姿態看着那些上去搶飯的女人。

“你,出來下!”昨天拖我出去的那個看守指着我叫我出去。

我想了一下,還是站了起來,在站起來之前,我把徐鳳先小心地放到了邊上,然後才走出去。

到了外面之後,那個看守走在前面帶路,我也沒多問,只是跟在他的身後,走了幾分鐘的時間,看守就打開了一扇門,讓我進去。

我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防止他會對我做什麼,再朝裏面看去,發現裏面竟然是一桌的飯菜。

“這是什麼意思?”我頓時就不明白了,爲什麼他會這麼好心。

“還不是左使吩咐的,說在你死前對你好點,快點吃!”看守用着不耐煩的語氣跟我說道。

我一個人根本就吃不完那麼多的食物,於是就喊住了那個看守,說能不能帶五個人過來一起吃,她們在剛纔的時候也沒吃到飯。

我看到他原本想要發火的,但是腦子快速轉動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我的請求,把我說的那五個女人給帶了過來。

第一個進來的是那個和我搭話的女人,她看到這麼一桌好吃的,趕緊湊過來問我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會有這種特殊待遇,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讓她趕緊吃,吃完馬上走。

徐鳳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我的身邊,對我說不要吃這裏的飯菜,有問題。

我溫柔地和她說沒事的,這些飯菜我都吃過了,一點問題都沒有,其實我根本就沒吃過,只是想着這是米亞蒙吩咐他做給我的,那麼這個看守應該不會搞什麼花樣。

而另外三個女人,全部都站到了我的面前,用一種鄙視的眼神把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

爲首的那個女人用嬌滴滴地聲音開口說話:“哎喲,沒想到你這個新人來到這裏第一天就有了這麼好的待遇了,真是看不出來啊,說吧,你是勾搭到了哪個看守啊?”

從她的嘴裏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我就馬上把這個女人列入了我的黑名單,絕不與之爲伍。

“要吃你就吃,不吃就回去。”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我拿起筷子準備發吃飯了,完全不想跟她說太多。

“哼!小婊子!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麼!新來第一天就跟老孃這麼囂張!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我沒想到她會跟我動手,一個沒注意,就被她給撂倒了。

“小叨!”徐鳳看到我被撂倒後,趕緊來到我的身邊,想要把我給扶起來。

“你給我滾開!”那個女人一腳踹開了徐鳳,在我面前蹲下,用手抓着我的下巴,“小婊砸,昨晚也不打聽打聽下這是誰的地盤,竟然敢在我芙蓉面前賣騷!現在我就來教下你,什麼是規矩!”

原來這個女人叫芙蓉,她對着後面的兩個人使了個眼色,她們就上前來了。

那兩人雙手架起了我,然後芙蓉就對着我開始奸笑了。

她對着我的臉吹了一口氣,接着用舌頭舔了一下我的耳朵,我頓時感覺到一陣酥麻。

芙蓉用她的那雙桃花眼對着我擠了兩下,雙手一下就放到了我的胸前,我的眼睛一下就放大了,她這是想要幹什麼!

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胸,我皺緊了眉頭,這個女人,不會是想?

不,不可以!

當我想要喊出來的時候,身邊的一人拿了什麼東西塞進了我的嘴巴,而徐鳳想要來救我的時候,也被一人給推到了牆上,她一下就暈了過去。

被塞住的嘴巴空喊了幾句徐鳳,但根本就沒什麼用處。

“好戲,還在後頭呢。”芙蓉開始脫我的上衣,一個個的扣字都被她給解開了,我的格子襯衫一下就被敞開了,裏面只剩下一件吊帶和一件內衣。

“喲,你這傢伙還挺保守啊,竟然還穿吊帶,嘖嘖嘖,真是沒想到你這個婊子還挺會裝啊。”芙蓉用一些不堪入耳的詞彙來稱呼我,而我根本就連還嘴的餘地都沒有。

不遠處的桌上,還有一個人在那邊津津有味地吃着。

我把目光移向那邊,希望她可以救我,可是看了好久,她的注意力一直在吃的上面。

“哈哈哈哈,你這是想讓她救你嗎?別做夢了,就那個瘋女人?會救你就怪了!”瘋女人?芙蓉竟然說她是瘋女人?可是她跟我對話的時候,完全是一個正常人的樣子啊。

芙蓉把手放到了我的鎖骨上,順着鎖骨一點點地往下滑,滑到胸口處的時候,她停了下來,雙手拿着我的肩帶,用力一扯,肩帶斷了,吊帶直接掉到了地上,上身只剩下內衣了。 “皮膚不錯麼~難怪看守會看上你,嘖嘖嘖。”芙蓉摸着我的皮膚,發出了稱讚的聲音。

我死死地咬着塞進我嘴裏的東西,現在真想馬上把這東西給吐出來,然後大聲地罵芙蓉一頓,我纔沒有勾引什麼看守,我和你芙蓉不是一類人!

不過嘴巴被堵住了,根本就不能說出話來,所以這些話還是生生地嚥了下去。

最後,芙蓉對着我奸笑了一下,伸手就準備想要解開我內衣的扣子。

不,不能讓她得逞,我要想辦法救自己,喊救命是不可能的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正在吃東西的女人救我了。

我用求救的眼神朝她看去,而她只是朝我看了一眼,然後就繼續吃她的。

心一下就涼了,難道我今天真的就這麼完了嗎?

不,我不能放棄,我試圖想要掙脫掉他們的鉗制,可最後還是做了無用功。

我拼命喊着,口中不斷地發出聲音,但是也只是恩恩恩的幾聲,並沒有完整的句子說出口。

而芙蓉看上去並沒有放過我的意思,她這是要說到做到了,她一下就把我內衣的扣子給解開了,上身變得一絲不掛,全部都裸露在了外面,這裏的全是女人,一般來說,在公共澡堂的時候,大家都能看到別人的身體,女人和女人之間長的都一樣,根本就沒什麼的。

可是現在,芙蓉和她手下的眼神,全部都帶和一種異樣的飢渴,我看到之後,心中立馬就慌了。

“哼,我把她賞給你們倆了,好好享用吧。”芙蓉一下就轉身了,朝着門外走了出去。

那兩個駕着我手的女人在聽到芙蓉說完這話後,立馬就表現出了很高興的樣子。

她們搓了搓手,鬆開了我,一步步把我逼到了角落。

我被放開之後,立馬就撿起地上的一件衣服遮住了前面露出的一抹春光。

嘴巴里的東西也被我給拿了出來,“你別吃了!快來救我!”

我終於喊了出來,而她被我這麼一喊之後,真的停下了吃東西的動作,伸手就趕緊擦了擦嘴巴。

大亨的前妻 她朝着我這邊走了過來,其中一個壞女人看到她過來了,馬上就轉身了,原本是想要給她一巴掌的,沒想到手打下去的時候,卻被她給接住了。

壞女人直接傻眼了,又擡起另一隻手,還是被接住了,壞女人的臉上露出了憤怒的表情。

而她直接吐了一口口水在壞女人的臉上。

“你找死!”壞女人恨恨地看着眼前的人,想擡起腳繼續發動攻擊,然後這一次,還是失敗了。

壞女人一下子就被撂倒了,摔了個狗吃屎。

我面前的女人看到自己的夥伴被撂倒後,就把我暫時給忘到了一邊,走了過去。

“賀敏,你是不想在這裏混了嗎?你應該知道芙蓉的厲害的!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反抗的好!”走過去的壞女人伸手就指着想要救我的人說道。

“你們一直把我當成瘋子,卻不知道我根本就是在裝瘋賣傻,像你們這麼蠢的人,我怎麼會害怕呢。”賀敏用嘲諷般的語氣和壞女人說道。

壞女人見自己跟賀敏說不通,也是快要被氣炸了,跟得了羊癲瘋一般,就衝了過去。

結果可想而知,最終這個壞女人也倒下了。

賀敏輕鬆地就把兩個壞女人給撂倒了,然後她撿起了餘下的衣服,走到我的面前,伸手就把衣服給了我。

“謝謝。”穿好衣服後,我跟賀敏道了聲謝,然後就準備走出去了。

“是我該謝謝你,謝謝你請我吃這頓飯,好久沒吃飽過了。”賀敏這麼對我說,我停下里等她說完這話,就離開了。

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了,那個看守似乎知道我被芙蓉她們三個給欺負了,但他並沒有對芙蓉她們三什麼懲罰。

我心裏也清楚芙蓉和看守的關係,如果硬是要撕破臉的話,也是自找麻煩。

芙蓉還是和往常一樣,和各個看守進行着肉體交易,而我也在想辦法逃出去。

經過上次的事情之後,徐鳳和賀敏就我是在同一條戰線上了,我們有時會一起商討怎麼逃出去,但是想了好幾條的方案,都不可行。

首先是這裏的看守,很多,要躲過他們的視線,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再加上出去之後,四周都是迷霧,根本就找不到方向,出去了也是白搭,最後被抓起來了,就會得到一頓毒打。

“哎呀,趁着還有幾天的時間,大夥趕快把裏面的女人拉出來快活快活吧,她們的日子不多了,等她們走了,我們這也就沒女人了,寂寞的日子難熬啊。”門外有一個看守這麼說道,然後門被打開了。

這一次,他們不是進來隨便拉一個女人就出去了,而是打開了這裏的燈,在有亮光的情況下,看清楚每個人的臉,再進行選擇。

“媽的,老子上去隨便抓了一個女的,長得太醜了,都是從後面弄的,真是噁心死老子了!幸虧那婊子身材不錯,就是臉不中看!”一個滿臉鬍渣的看守想起上次進來拉到的那個女人,心情就不好了。

他一個個地掃了過去,都沒看到滿意的,最後他把視線放到了我和賀敏的身上。

賀敏是個看上去很成熟的女人,而我是屬於那種有點小清新的感覺。

看守笑眯眯地摸着自己的鬍渣,在我們倆之間徘徊。

我被看得渾身都發麻了,心中不斷地祈禱自己不要被他給看中。

“好!就是你了!”當我閉着眼睛祈禱的時候,忽然就聽到了他說話。

心中一抽,想着選的應該不會是我吧,睜開眼睛之後發現賀敏已經在他的懷裏了。

雖然我知道他一定會在我和賀敏之間選一個的,但是看到他選了賀敏之後,我的心還是覺得有點痛。

一臉擔心地朝賀敏看去,而她卻回了我一個微笑。

看守歡喜地勾着賀敏的肩膀出去了,而我還處於悲傷之中。

“賀敏救了你。”徐鳳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的身邊,我吃驚地看着徐鳳。

“你說什麼?”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徐鳳剛纔說,是賀敏救了我?

怎麼會這樣?難懂不是看守選的她嗎?

“賀敏在看守準備把手伸到你這邊之前,就撲到了那個男人的懷裏,並且在他的耳邊說了一句話,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徐鳳把她看到的一切都告訴了我,而我早就驚訝地愣住了。

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於是就衝到了門口,死命地開始搖晃門,想要引起看守的注意。

最後真的引來了看守,這個看守我沒見過,他來到門口後,直接用很兇的口氣問我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沒有的話,就不要再搖晃門了,壞了是要賠的。

“我要出去,拜託你放我出去。”我一緊張,就說錯了話。

說這話,看守一定是不會給我開門的,那個看守聽了我說的話之後,就對我擺擺手,準備離開了。

這個時候,我聽見了一個叫聲,我一下就呆住了,是賀敏的聲音。

她啊地一聲,我的身體直接就僵住了,聲音還是從隔壁傳來的,這個聲音的響度,聽上去應該是隔壁的門沒關。

妻恩浩蕩 那個看守也聽到了聲音,原本想要離開,在聽到聲音後,就轉身朝聲音的來源走去了。

我的心一直懸在半空,難道賀敏真的被?

不敢再往下想,雙手顫抖着合併在一起,然後放到了自己的面前,開始爲賀敏祈禱。

“啊!”又是一聲尖叫,直接叫得我的心都跟着一抽。 想要出去的心情更加強烈了,我看着眼前的這扇門,卻始終無能爲力,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救賀敏呢?

雙手握成了一個拳頭,一直在顫抖。

賀敏的尖叫聲漸漸沒了,過了好一會,門打開了,我靠在牆邊,立馬就轉身來到了門口。

我看到賀敏一瘸一拐的進來了,只是出去十幾分的時間,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眼神還瞄到了賀敏的身上有幾道淺淺的傷痕,那個鬍渣男竟然還打她了!

真是可惡,我咬緊了牙關,發誓要是有機會,我就要讓那個鬍渣付出代價!

我和徐鳳一起把賀敏扶到了我們平常呆的位置,當賀敏想要坐下的時候,只是做了一個要坐下的動作了,她就倒吸了一口冷氣。

“怎麼了?疼嗎?”我對着賀敏關心地問道,她對我擺擺手,像是在說沒事。

我的眉頭立馬就皺緊了,賀敏到底是被怎麼了,竟然會坐不下去。

“要不,我們幫你看看傷口吧。”我還是很擔心賀敏,就提出幫她看受傷的地方。

我這麼一說之後,賀敏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她趕緊對我說不用了,只是小傷而已,很快就會好的,讓我不要再問了,她還可以。

賀敏越是這樣說,我的心裏就越不是滋味,畢竟她是替我去的,這份情,我記着!如果真的能逃出去的話,我發誓一定會還她的這份恩情。

人有時候很奇怪,剛開始的時候,你有可能會很討厭這個人,但是在經過一些事情之後,你就會慢慢地喜歡上這個人,然後和他成爲無話不說的好友。

我就坐在賀敏的邊上,然後開始和賀敏講述我大學裏的事情,在大學裏發生的一些有趣的事。

因爲賀敏跟我說,她家窮,雖然考上了大學,但最後還是沒上成,家裏還有弟弟妹妹需要照顧,學費始終是個問題,自己早點出來工作,弟弟妹妹的學費纔會有着落。

賀敏聽我講了好多的事情,最後我還把去日本留學的事也和她們講了。

講得差不多快要結束的時候,賀敏問我,“難道你在大學的時候就沒談過男朋友嗎?”

她這一問,直接把我給問閉嘴了,我最不想說的就是秦天了,都不知道怎麼說。

賀敏很會察言觀色,她見我好幾秒都沒開口說話,就知道我不願意說這件事情了,連忙扯開了話題。

“誒,你們說,今天看守會給我們準備什麼好吃的啊?”賀敏換了一個話題,但是我還在想秦天的事情。

一想到秦天,我就又會想到米亞蒙,距離上次見到米亞蒙,已經過去好幾天了,自從那天和他見面後,就再也沒見到過他,也沒有從那個每天按照米亞蒙吩咐特殊照顧我的看守那邊打聽到些什麼。

“小叨?”賀敏見我沒有插上一句話,就試圖喊了我一聲,我立刻就被她給喊醒了。

“啊?什麼?”回過神之後,就一臉迷茫地看着賀敏。

“沒,沒什麼。”賀敏也不跟我說什麼事,就這樣把事情給帶過了。

賀敏站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才能坐下,到了吃飯的時間點了,看守像往常一樣把我們三給叫了出去,把我們給帶到了一個房間內,進去之後,裏面沒有準備好的飯菜,只看到一個全身都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背對着我們坐着。

不對,應該是不知道是人還是鬼。

他一身的黑色衣服,頭上還帶着連在衣服上的黑色帽子,在聽到門關上的聲音後,他就準備轉過來了。

我們把視線全部都放到了他的身上,想要看清楚,他到底是誰。

結果,看到他臉的時候,只見他是帶着一個面具的,一個鬼的面具。

“聽說你就是左使特地關照的女人啊?”鬼面男人站了起來,朝我這邊走了過來。

我的眼睛全程都看着他,很想知道他是誰,想要幹什麼。

走到我的面前之後,從面具外,我能清除地看到他的眼睛漆黑地可怕,眼中帶着慢慢的暴戾。

鬼面男人伸出手就抓住了我的下巴,“女人都是禍水!就是你,迷惑了我的左使?哼?”

頓時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殺氣,捏住我的下巴的手,越來越用力,好像是要把我的下巴給捏碎了一般。

我的臉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徐鳳和賀敏看到我被鬼面男人捏得臉都快變形了,趕緊出手阻止,卻被鬼面男人給一腳踹到了邊上。

“都給我滾開!”他的手一下子從下巴換成了脖子。

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力道也在加大,我的脖子就這樣被他給掐住,臉也開始漲得通紅。

我用雙手想要掰開他的那一隻手,但是兩隻手的力氣卻抵不上他一隻手的力氣。

怎麼辦,難道就這樣死了嗎?

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一聲住手重新燃起了我生的希望。

是米亞蒙,他來了。

“城主,求你,住手。”米亞蒙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他對着鬼面男人說道。

“左使,你!”鬼面男人見米亞蒙爲了我而跪下,手微微一顫,原本還在用力的手一下就減小了很多的力道。

然後就完全鬆開了,我的身體一下就軟了下來,整個人就跟棉花一樣軟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米亞蒙一下就接住了我,我靠在了米亞蒙的身上,聞到了他身上特有的味道。

“趙小叨,你給我醒醒。”米亞蒙在我的臉上拍了幾下,深怕我睡了過去。

微微睜開眼睛,看向了米亞蒙,他看到我醒來後,臉上竟然露出來笑容。

“謝謝。”我從他的身上起來,然後站了起來。

“左使,我可是聽說你一直在維護這個女人,我最不能容忍的是事情就是我的人對一個女人好。你難道忘了當初我說過的話嗎? 第三種絕色 女人都是賤人,沒有一個好的!”鬼面男人氣氛地說道,還狠狠地把手砸到了牆壁上。

我不知道鬼面男人到底遇到過什麼事情,但是他這種一竿子打死一批人的想法是不對的。

不過我沒那麼笨,不會現在直接和他這麼說,因爲在這裏,他是主人,只要我說一句稍微不稱他心的話,很有可能就會馬上就被處死,變成鬼,最後還得繼續被他們關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