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現在腹背受敵,敵在暗我在明,的確沒有時間經歷照顧兩個孩子,孩子們和我們在一起只會更危險。

兩天後,離影就來接走了孩子,走的時候她看了看我,說道:「景鈺小時候,景文也不在他身邊,有時候我們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必須放棄一些東西,沒關係的,一切都會好起來!」

「謝謝!」

我由衷的感謝,無論如何,我是欠他們一個人情。

看著遠去的汽車,我心情複雜,心裡空空的,就跟失去了什麼東西一般,這種情緒沒有持續多久,畢竟還有好多的事情要忙,不解決了那些麻煩,我們沒辦法正常的過日子。

商雯很快有行動了,這一次,她直接殺了商潔的丈夫,商潔失去了一條腿,若不是她拚死保護,孩子也會遭遇不測,看到商潔的時候她完全像是個死人一般,眼神空洞,臉色蒼白的躺在病床上。

「商潔!」我叫了她一聲,商潔回頭看了我一眼沒有什麼表情又把頭轉了過去,顯然是不願意多說話。

我嘆了口氣,有些傷害只能等著時間去治癒了。

我看了商潔家的監控視頻,商雯和我那天看到的樣子一樣,甚至她還對著監控笑了一下。

終於等商雯頭七的這一天,我們都到了商家的老宅,大家的都有些緊張,我則輕鬆的很,畢竟該來的還是要來的,商雯敢來,我就讓她又來無回,

時間過了12點,安靜異常,商赫在自己的房間里,手裡拿著一張全家福,那還是很多年前拍的,那時候商雲天還活著,照片上每個人都笑的一臉和煦,歲月靜好的樣子。

商赫嘆了口氣,蒼老的手指摩挲著照片,喃喃道:「老婆子,是不是我年輕時候做了太多孽,以至於後世子孫要受這樣的苦?」

只是沒人回到他。

而另一個房間里,商文天和商卓父子面對面坐著,商卓打了個哈欠,眼底也是一片青黑,弔兒郎當的樣子,看的商文天一陣火大。

「你有沒有個樣子?你妹夫死了,妹妹還在醫院,你還有心情在這裡睡覺?」商文天氣不打一處來。

商卓抬了抬眼皮道:「這些都怪誰?」

商文天一愣。

商卓說:「若是你沒有把商雯領養回來,擋什麼狗屁災,我們現在哪裡會有這樣的結局!」

商文天沒想到一向不靠譜的商卓會這樣跟他說話,頓時有些氣惱:「我還不是為了你們,若不是這些年我在外奔波,你們哪有這樣好的日子!」

商卓又打了個哈欠不耐煩的說:「爸,醒醒吧,你和我一樣,沒有商璟煜那樣的腦子,我們都不適合做生意,安安靜靜的做個紈絝子弟,吃喝玩樂不是很好么?反正商家都是會養我們一輩子的,你卻非要什麼都爭一爭,結果呢?」

商卓從床上起來:「爸,我知道你不甘心,你覺得私生子不光彩,就什麼都想比大伯和三叔強,但是你也要有自知之明啊!你看我,我知道自己不如商璟煜,就算我努力幾十年都趕不上他,所以我放棄了,我就安心的享受生活!」

商卓說完就往外走。

商文天氣的渾身發抖,他何嘗不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可是他就是不甘心,他母親是個陪酒女,在一次聚會上認識了商赫,灌醉商赫,後來懷孕了,就想著能飛上枝頭,把正宮拉下來自己上位。

商文天冷笑,一個陪酒女的段數哪能比得上一個名媛千金,商赫的老婆豈是一個陪酒女能比得上的。

生下商文天後,商赫發話,若是還認這個爹,就每年給你們一筆錢,讓你們生活無憂,若是還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就別怪豪門無情。

商文天的童年在母親的抱怨中度過,他從小就的任務就是每次考試都要比商雲天商銘天兄弟強,事事要比他們優秀,可是人和人是有差距的,有的人是你不吃不喝不睡覺日趕夜趕都趕不上的。

商文天的母親到死都在怨恨,畢竟自己是個小三陪酒女,這是她半生的標籤,而她的兒子永遠是私生子…

商文天這麼多年苦苦掙扎,也只是因為不甘心而已,他想要證明私生子也可以比商雲天那種正經的大少爺強。

他把商銘天是同性戀的事情告訴了商赫,這導致商赫和商銘天大吵一架,商銘天負氣出走國外。

後來,當他得知商雲天取的那個白晚其實就是譚曉芸時,是他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耿季輝,商雲天失蹤,譚曉芸死後,他為了在商赫面前表現出一個好兒子的形象,把商璟煜接回了家。

他以為商赫的兩個兒子都指望不上了,他會靠著他,沒想到,商赫根本看不上他,他寧可把生意交給外人也不願意交給他,他想,無論他做什麼,都比不上商赫的那兩個兒子,他到底只是個私生子…

商文天不甘心,他好不容易趕走了那兩個兒子,最後又輸給了商雲天的兒子,他明明死了的?那天那孩子上學去了,本來可以躲過一劫,是他叫人把他接回了家的。

商文天覺得一切都是天意,誰知道一個死了的孩子後來又能夠活過來,還那麼優秀,讓他這麼多年來都抬不起頭。

就在他憤憤不平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腳步聲。

商文天以為是商卓回來了,打開門卻一個人都沒有,他憤恨的關上門,一回頭就看叫一雙穿著紅色鞋子的腳…

商卓在外面抽了根煙,轉了一圈,然後看見客廳里,我坐在沙發上,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在他眼裡我和那些想靠著他上位的女人一個樣子,他從來都不屑和我說話。而且,他也恨商璟煜,畢竟他的腿是商璟煜把他推下樓梯才摔斷的。

「回房間去!」我冷淡的說。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老子怎麼樣,用不著你管!」商卓沒好氣的說。

我冷笑一聲,這傢伙烏雲蓋頂,看著就是個倒霉相,本來我真是懶得管他,只不過是不想在這再出人命了,商赫年紀大了,承受不了。

「你和商雯關係怎麼樣?」我問。

商卓一怔,隨即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少危言聳聽,什麼鬼不鬼,老子不信,即使商雯來了,也得先找你報仇!」

我笑笑:「就怕她不來,我等著她呢!」 第552章商文天之死

商卓憤憤的上樓,到了門口,他敲了敲門,沒動靜,推了一下沒開,他又用力推了一把,門開了個縫隙。

「開門!」商卓叫了一聲。

可是沒人回應。

透過門縫,商卓看清了裡面的情形,嚇得他大叫一聲。

「來…來人…」

他急忙往樓下跑,可是跑了好久都沒有看到樓梯,他氣喘吁吁,這才發現自己又到了門口,而門的縫隙開的更大了,他看到商文天坐在地上,靠著門,領帶掛在門把手上,雙眼大睜,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救命…救命啊…」商卓大喊,又跑了出去,終於看到了樓梯,剛要下樓就看見一雙懸空的紅色的腳,順著腳看上去,就看見早已死去多時的商雯正笑嘻嘻的看著他。

「大哥,你跑什麼呀?」商雯陰惻惻的聲音嚇得商卓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一邊往後退一邊喊著救命之類的話。

「喂!」我拍了拍商卓,商卓手腳胡亂的揮舞了半晌,看到我這才平靜下來。

「出什麼事了?我問。

「鬼…商雯…」商卓說完忽然意識到什麼一般指著樓上說:「死了,我爸爸死了…」

我匆匆的跑上樓,果然看到商文天死在了房間里,我心一沉,走到樓梯邊問商卓:「我給你們的符紙為什麼沒有貼在門上?」

商卓支吾了兩聲,才說:「我爸說你是個騙子!」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找了商銘天把事情說了,商銘天趕忙跑過去,果然看見商文天死了,他對商文天沒有什麼感情,但是看到一個人死了,還是沒辦法做到無動於衷。

我們把商文天的屍體放好,關上門,商卓都要嚇死了,死活不要一個人待著。

商銘天沖我搖搖頭:「電話全部打不出去!」

我知道今天就不能善了,看了下外面,果然黑漆漆的,只有院子里的幾盞燈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大家都待在一起!」我說。

商銘天點頭,將大家都召集到一塊,商赫看見商文天死後一直沒發一言,一下子像老了十歲,看著精神十分不好。

商卓則是窩在商赫身邊,緊張的看著四周。

我走到門口,看了看錶,已經1點多了。

「商雯,我就在這裡,你不出來嗎?」我大聲道。

「你瘋了!」商卓對我的行為很不滿意。

我看了看他,示意他閉嘴,商卓還想說什麼,被商銘天制止了。

「殺了商文天對我來沒有任何影響,你最很的不是我嗎?出來殺了我才解恨的吧?」我說。

果然我的話音剛落,外面颳起一股巨大的陰風,就連客廳里也颳了起來,陰風吹的人睜不開眼睛。

我眯著眼睛,就看見一個全身紅色的女人站在我對面,一張臉慘白,就跟被人放幹了血一般,一雙眼睛怨毒的看著我。

正是商雯。

我笑了下:「你看,這樣坦誠布公,多好!」

「賤人,殺了你太便宜你了,我要殺光所有你在乎的人,讓你生不如死!」商雯的聲音尖利而且十分高昂,說出來光是聽著就讓人十分不舒服。

居然要殺光我在乎的人,為什麼把商文天殺了?我可不在乎他。

「你活著的時候都沒能把我怎麼樣,現在死了又能如何?」我故意說的很鄙夷,果然商雯被我激怒了。

「賤人,我要殺了你!」

一個紅色的身影向我飄來,我甩出九節鞭一把將那身影纏住,鞭子一挨著商雯,她頓時發出一聲凄厲的喊叫聲。

商雯被我仍在地上,滿眼怨毒的看著我。

「怎麼樣?你處心積慮的想殺我,以為自己很厲害了,結果卻是被我瞬間制服,這種感覺怎麼樣?」我居高臨下的問。

「賤人……殺了你……「」商雯尖利刺耳的聲音回蕩在客廳里。

我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我從來沒有主動招惹過你,你卻這麼恨我,這也就算了,你不該對我的孩子下手!」

商雯冷笑:「動手?只有那兩個孽種死了,你才會痛苦,商璟煜才會痛苦,我過不好,你們誰都別想好!」

我眼睛一沉,死死的盯著商雯。

「是誰把你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我問。

商雯嘲諷的看了我一眼:「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只要一天抓不到那個人,你就一天寢食難安,你和你的孽種,還有商璟煜你們忙永遠活在提心弔膽之中,永遠別想有安定的日子……哈哈哈……」

商雯說完哈哈大笑:「還有,你的孽種馬上就要死了…死了…哈哈!」

我抽緊鞭子,鞭子挨著商雯的地方著了火,加上有毒,這種毒對鬼魂來說簡直是酷刑,商雯凄厲的喊叫著,聲音回蕩在別墅中,聽起來十分的恐怖。

「賤人……賤人……你不會有好下場……」

「我有沒有好下場你是看不到了,但是我知道你馬上就沒有好下場了,告訴我,讓你變成這個樣子的人在哪裡,我就給你一個痛快!」我說。

商雯忍著疼忽然不叫了,她冷冷的看著我:「你永遠也別想好過,我的主人很快就來了,到時候你們都要死……哈哈哈……」

說完,商雯的身體忽然開始膨脹,我知道她又是想玩自爆那一套,於是鞭子抽緊,商雯瞬間灰飛煙滅。

解決了商雯,我並沒有感覺多輕鬆,房間里的陰氣很快褪去了,商赫嘆了一口氣就回了房間,商卓和商銘天要忙商文天的事情。

我坐在沙發上,心裡在想商雯說的主人是誰?

是花無月嗎?如果真的是她,她不是已經來到人間了嗎?商雯為什麼還要那麼說?同樣的話地獄十九層的那些鬼物也說過,若是真的是花無月,他們為什麼還要那麼說?

我想不通。

這個時候,家裡的別墅里,大家都睡下來,孩子的房間里不時的傳來哭聲,一切和往常沒有任何不同。

一個紅色的人影以一個極快的速度進了院子,又進了房間,看著床上的兩個孩子,那人伸手,長長的尖利的指甲刺向了小床……

只是雙手似乎沒有刺到什麼東西,這時候燈亮了起來,照亮了屋子裡的人,那個站在小床邊的人,正是商雯,或者可以說是被巫蠱娃娃操縱的商雯屍體。 第553章怎麼被抓來的

燈一亮,商璟煜走進來,冷漠的看著商雯,眼中浸滿了殺意。

商雯急忙去看小床,發現床上只是放著兩個布娃娃,根本沒有孩子。

「你是誰?」商璟煜問。

商雯沒說話,直接衝過來,商璟煜幾招就結果了她,商雯倒下后,商璟煜拋開她的肚子,從裡面拿出一個黑色的巫蠱娃娃。

看著那個巫蠱娃娃,商璟煜眼睛越發陰沉:「你是誰?」

巫蠱娃娃沒有說話,很快從娃娃身體里伸出一股黑煙,商璟煜將它仍在地上,娃娃便化為了灰燼。

我回來的時候這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可惜沒有問出什麼來!」我說。

商璟煜搖頭:「沒關係,不需要問出什麼來,這一回我絕不手軟!」

商雯的事情就這麼結束了,順利的我都有些狐疑。

商文天的葬禮在年前匆匆辦了,我並沒有去參加,商璟煜也沒去,他已經知道了當年商文天做的事情,雖然商雲天不是他親手殺的,但是到底和他脫不了干係。

商璟煜沒有在他活著的時候怎麼樣,已經是仁至義盡。

商赫在商文天死後大病了一場,我們去看他的時候正好遇到了梁美鳳,梁美鳳看著一下子老了十幾歲,再不似往日貴婦的樣子,眼睛底下都是青黑,顯然是很久沒有睡好了。

看到我和商璟煜,她眼神複雜,然後走到商璟煜也面前,陰陽怪氣的說:「現在你滿意了吧?」

商璟煜還沒說話,我說道:「商雯是你的女兒,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梁美鳳臉色一白,隨即冷哼一聲就走了。

「爺爺在等著你們!」商銘天怕因為梁美鳳影響了我們心情,特意出來解圍。

我們進了房間,看到商赫蒼老了不少,人也瘦了一圈,看起來就是很不好。

我偷偷問過商璟煜,給商赫吃一顆無根果會不會好一點,商璟煜搖頭:「每個人的壽命都有命數,即使爺爺的身體好了,但是該什麼時候還是會死,不如順其自然!」

我覺得有道理,何況無根果只是能提升修為,並不能續命。

看到我們,商赫臉上有了一絲笑容,然後笑道:「舒慧,你怎麼才來啊,是不是雲天又調皮了?」

我一愣。

商銘天說:「舒慧是我媽!「

我才明白,曾經叱吒商場的商老爺子,也終於到了暮年。

「從二哥死後,就這樣了,有時候清醒有時候糊塗!」商銘天說完拍拍商璟煜的肩膀。

「璟煜,到爺爺這來!」商赫沖商璟煜招招手,然後又朝我招手:「凌安也過來!」

我知道這是清醒了,剛想過去,商赫又看著天花板說:「舒慧呀,當年都是我對不起你,要不是我在外面亂來,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了,你也不會那麼早去了,雲天不會死,璟煜也不會死,都是我…都是我造的孽啊!」

說完他忽然坐起來:「報應…都是報應…這都是我的報應…」

商赫情緒激動,商銘天喊來了醫生,給他打了一針,商赫很快就睡過去了。

我們從商赫的房間里出來,商銘天說:「過幾天再來吧,這兩天他情緒不好!」

我們點頭。

「把孩子帶來,或許爸爸能好一點!「商銘天又說。

「好!」

轉眼到了過年,今年似乎格外的冷,我們把兩個孩子接回來過了年。

景鈺不在,但是好在有了兩個孩子,離影和景文倒是樂的自在。

「你不擔心景鈺嗎?」我問離影。

覺得這人真是心大。

「有點擔心!」離影說完又去逗一旁致遠了。

我一愣,我以為她會說完全不擔心。

離影拍拍我的肩膀:「他是我兒子,我清楚,他不會有事!」

我不置可否,其實我是有點擔心的,畢竟景鈺自從上次走後就再也沒有消息傳回來。

事實上我們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就在這個萬家燈火,熱鬧非凡的日子裡,景鈺被五花大綁的關在一個漆黑的空間里。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外面有人說話的聲音傳來,景鈺睜開眼睛看了看,發現進來的是幾個女人,都帶著面具看不清長相,幾個人輪流著給他們挨個喂飯,輪到景鈺的時候,那個女人愣了一下,然後朝旁邊的女人使了個眼色。

「看這個?」女人小聲說。

旁邊的女人過來,粗暴的抬起景鈺的下巴看了看笑道:「不錯,意外收穫!」

景鈺一副很害怕的樣子:「你們是誰?放開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