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呵呵笑了笑,這馬蘇蘇竟然有夢遊的習慣。

下牀卻被將她弄回去,她卻直接鑽進了這被窩,然後就是平緩的呼吸聲。

我錯愕至極,這妮子竟然鑽我躺着的被窩裏睡着了!

不過爲了避嫌,還是馬上穿好衣服離開了這房間。別說我和馬蘇蘇沒啥關係,就算有關係,在她家,也不能這樣。

爺爺以前給我講過一樁事,村子裏有個女孩帶她男朋友回家,晚上和家人聊完之後說了句:“我要和我男朋友睡。”

結果被她爺爺猛扇了一巴掌!這是風俗,在女方家裏,或者是在別人家裏,男女朋友或者夫妻不能同睡,必須得分開。

穿好衣服出去,在走廊上站了起來,本以爲可以睡個安穩覺,卻被馬蘇蘇給打攪了。

胖小子這會兒拉了拉我衣角:“你爲什麼不跟她一起睡?”

“會生小孩!”我隨意回答了一句,“你和謝嵐也不能拉手親嘴,也會生小孩。”

胖小子哦了聲,我笑了笑,兒時的我也被這種謊言欺騙了,所以,至今我還沒親過別的女孩兒,也只拉過張嫣的手而已。

在這兒站了會兒,馬文生起夜打開房門,見到我後有些詫異:“陳浩,你咋不睡覺?”

我說:“蘇蘇妹妹夢遊,跑我牀上了。”

馬文生呵呵笑了起來:“我忘記提醒你了,蘇蘇有這個習慣,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會夢遊,也僅限於從她的房間到她爸爸他們房間。”

“怎麼有這麼個習慣?”

馬文生說:“蘇蘇小時候體質太弱,經常生病,那個時候我們馬家窮得不行,又加上多多少少有些重男輕女的觀念,而且蘇蘇確實已經快不行了,宿士派的道士說蘇蘇天生陰命,會妨礙馬家氣運。看蘇蘇實在快救不活了,就把她放在了路邊,本想有好心人給她抱走,出錢給她治病,但是到了晚上,蘇蘇卻自個兒跑了回來。從那以後,蘇蘇每天晚上都會夢遊,到點之後都會跑到她父母的房間睡覺,這習慣已經保持將近十年了。”

我哦哦點頭,那斷歲月,重男輕女的思想觀念很流行,我姐姐就是其中一個悲劇,這也怪不得馬蘇蘇父母,畢竟家裏沒錢,放在路邊如果遇到有錢人,沒準還是活下去的希望。

“那個時候蘇蘇妹妹應該才五六歲吧,這麼小就知道回來,記憶力倒是挺好的。”我感嘆了句。

馬文生這會兒卻說了句:“僅僅一個晚上,蘇蘇被送走的時候病重到不行,期間僅僅過了一夜,蘇蘇回來時候病全都好了,蘇蘇小時候智商並不是很高,自個兒是絕對找不到路回來的,我們懷疑是遇到高人給她開了竅,一夜之間不僅病好了,人也變機靈了。”

我哦哦點頭,馬蘇蘇現在看起來也是呆頭呆腦的,不夠做起事情來倒挺機靈。

“蘇蘇妹妹,挺可**的。”我說。

馬文生呵呵笑了起來:“等你的事情忙完了,多帶蘇蘇出去玩玩兒,她性子太慢了,沒多少朋友。”

這自然是義務中的事情,不過總感覺馬文生有把馬蘇蘇往我身上推的嫌疑,這爺爺當得,太不合格了!

馬文生隨後讓我去馬蘇蘇房間睡覺,一整夜熬着可不行,我也確實熬不住了,就點點頭,剛要進屋,馬文生問了我一句:“剛纔我聽見有人喊救命,你聽見沒?”

我一愣,那個人不止給我拖了夢,還給馬文生託了夢嗎?

我連連點頭,還沒來記得問細節,卻見門口突然一道影子閃過,我和馬文生迅速下樓,開門出去一看,眼前一堆黑不溜秋的東西。

用腳扒弄一下,是軟的,馬文生進屋拿出手電一照,瞬間驚呆,這東西,竟然是一張人皮,上面夾雜着些血肉,紅得嚇人。跪求:mobixs 馬超表面上並不關心韓茜的回歸,實則暗中派人監視在韓遂大帳之外,對方吃完早膳出來之後,這對夫妻在帳外偶然相遇了。

「茜兒,你為什麼老躲著我,有什麼話可以直接跟我說,畢竟咱們還是夫妻!」馬超並沒有別的意思,他只想討個說法,為什麼當初偏要到潼關腳下去挑戰,這和離家出走沒有區別。

他懷疑是和張琪瑛有關,沒有確鑿的證據,一直拿張家小姐當嫌疑人對待。

「我,我沒什麼好說的,有什麼話你還是去跟張姐姐說吧!」韓茜跨步到一旁想繞開他,卻怎麼都跨不過去。

「茜兒,我知道是她的不對,不過你應該把事情跟我說清楚,而不是置氣走人,你知不知道,我和韓將軍都很擔心你?」馬超知道對方委屈的同時,也在替自己鳴冤,身為三軍統帥,在眾將面前說話算話的盟主,怎麼能允許自己的妻妾隨意亂來呢?

擅自與敵將交戰,在軍中影響極為不好,特別是盟主夫人被敵軍生擒之後,使得數十萬大軍處於被動。

「我知道了,是我的不對,我在這裡向你道歉,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她感覺自己是在受審,站在對面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眾人景仰的盟主。

「過去的事就不提了,我現在是來接你回家的!」馬超定了定神,想先將她接回自己的營帳,至於被劫之後的事,可以以後慢慢詳問。

在韓茜心中,馬超已經十分陌生了,她無法跟一個陌生人近距離相處,原本便沒熟悉過,這是政治聯姻所帶來的災難。

「再也回不去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見對方如此冷淡的態度,馬超心裡有些生氣,今天他低聲下氣地過來,已經是給了對方很大的面子,他完全可以下令讓韓遂將女兒送過去。

「你還是讓我單獨待幾天吧!」既然無法往前走,於是她乾脆轉過身去,跑向韓遂的大帳。

只留下馬超孤獨的身影站在一片晨霧之中,像只尋不到回家之路的麋鹿。

他心目中的韓茜不應該是這樣,那個夜晚中羞澀的女人如何變得這般絕情,這讓他不得不痛恨起另外一個人來。

世間唯小人和女子最難養也,表面一套背後一套防不勝防,你無法琢磨躲在那塊小身板後面的心思,也許是人間最卑鄙最陰暗的一面,這讓馬超非常的憤怒。

恰巧這幾天潼關之上並沒有什麼動靜,於是他領著幾個親隨連夜進入長安城中,直奔盟主府。

數月未歸的盟主府已然變了模樣,到處掛滿了幌布絲幔,不少道士進進出出,他們手中捧著符水,精神飽滿地朝人微笑。

這是一群有信仰的人。

當他跨入府門,卻見牆壁上貼滿道符,滿院煙霧繚繞,不少人盤膝坐於地上,嘴裡尼喃著什麼。

眾人見到馬超進來,並不與理會,沒有人認識他。

「盟主回來了!」盟主府的管家不幸撞了出來,當他看到馬超走進來,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

「怎麼回事,府上是誰過世了嗎?」馬超一臉嚴肅地問他,這裡可是堂堂盟主府,搞得跟辦喪事一樣,眼下潼關還沒有失手呢。

「這這,這不關小人的事,一切都是由夫人做主!」管家也一直在害怕,有一天馬超會不期而至,沒想到會是今天。

「盟主稍後,我去通稟夫人!」管家的聲音有些發抖,似乎在害怕什麼,可據馬超所知,平日在他面前管家並無任何懼怕,今天這是怎麼了?

帶著疑問他快步追上管家,大廳的中央,不知何時放了一尊泥像,下面跪滿了信徒,他們身上穿著寬大的衣裳,飄出一種說不出的香味,有些人脖子上還在滴水,那並不是汗珠,是沐浴后留下的痕迹。

「夫人,盟主回來了!」管家還沒走進後堂,便朝裡面著急地喊著。

馬超快步跟上去,單手撐住欲被人快速關閉的門頁,順著光影往裡面看時,他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內堂不知何時修築出一個巨大的水池,自己的妻子赤身裸體,只留下一塊遮羞布。

她端坐在水池的中央,圍在身旁的竟是七八個赤膊少年。

「大膽妖婦,膽敢污我!」馬超不由分說從腰間拔出佩劍,將門一腳踹開,衝到池邊朝那些少年一頓亂砍,一時間哭喊連天,斷臂殘肢飛灑於空中,染紅了半池子水。

「你給我住手!」張琪瑛一下子瘋了,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為什麼會發如此大的火氣,他們教義里有聖水凈身一說,洗去塵世的煩擾,重新做人。

她顯然是被這些信徒供成了聖女,以聖潔之水凈身,方能圓滿。

可是在馬超看來,這滿屋的污穢簡直不堪入目。

在他揮劍的時候,有人倉皇逃了出去,頓時引起了滿府人的惶恐,一時間人竟奔走,驚動全城。

而此時,馬超的利劍正架在自己妻子的脖子上,只要隨便一拉,對方便可立馬成仙。

張琪瑛被這突如其來的浩劫所震驚,卧躺在滿池鮮紅的血水之中,這意味著前半生的修行全然歸零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馬超厲聲吼道,原本可以一劍殺了她,可是想想長安城內大半都是漢中士兵,不想因為一個女人破壞聯盟大局,況且這是一個自己並不在意的人。

他最終收起了劍,朝對方冷哼一聲,大步轉身而去。

此時府內已經不見一個人影,就連看護院子的管家都逃之夭夭了。

聞訊趕來的漢中護衛兵丁包圍了整座府邸,聽說盟主府發生了血案,這可是件大事。

張魯的大兒子張富拍馬而來。

「盟主,府內發生何事,兇手可曾抓到?」見馬超黑著臉從裡面走出來,張富報以笑臉相詢。

馬超並沒有說話,而是飛身上馬,領著侍衛出城而去。

「切,神氣個啥,等你被曹操打敗,連個屁都不是!」張富沒好氣地朝對方背影罵道,想起馬雲鷺的事他便來氣。

馬超在盟主府擅殺信徒的事,很快便傳到張魯耳中,得知事情緣由之後,他不免勸慰泣不成聲的女兒。

「此事也不能全然怪他,你把教里的事都搞到家裡去了,實為不妥,更何況太縱容那些信徒了,聖女之水是這麼容易施捨的么?」張魯無奈地搖搖頭,這是凡人對他們教義的誤解,也是女兒大意所造成的。

更何況對方是三軍統帥,這種事情也不好前去問責,只能是好生去安慰那些受傷的信徒罷了。

「可他也不能動不動就殺人,還是當著女兒的面,他還是在為韓茜那個賤人的事遷怒於我!」張琪瑛一身的委屈無處訴說。

「應該不會吧,我聽說昨天韓茜已經安全回來了!」張魯搖了搖頭,真是件麻煩事兒。

「她回來了?」意外的消息令張琪瑛吃驚不小,那個賤人竟然命大,被曹營俘虜了還能活著回來,真是奇迹啊!

她咬了咬牙,於是不再在張魯面前繼續喊冤下去,她知道那是沒有任何作用的,看來還需另做打算。 ?·нéiУāпGê·СΟм黑+Уап巖+閣ㄧㄧΗéiУАпGê最新下一章節已經更新啦即便馬文生混跡了這麼多年了,見此情況也還被嚇退了幾步,我見過的死人也不在少數了,依舊被這上面的血腥味逼得反胃。[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到邊上乾嘔了起來。

左右並無人影,馬文生則迅速把我拉入屋子裏面。

我細看那人皮,不包含四肢,也不包含頭部。皮膚在內側,血肉在外側,人皮前面被開了一條筆直口子。上被封上了幾顆黑色的鈕釦,乍一看去,其模樣竟是紅色的馬甲狀。

“是那個男人,晚上在屋子裏避難的那個男人。”我立馬判斷出了這人皮的來源。

馬文生不語。說:“讓趙家小姑娘來吧,我不相信別人。”

這關乎到命案,自然得由國家機器處理,打電話通知趙小鈺,她如吃了興奮劑般,迴應一句馬上來了。然後掛掉電話。

馬蘇蘇被我們聲音吵醒,揉着惺忪睡眼在樓上說了句:“爺爺,怎麼了?”

馬蘇蘇年齡太小,看不得這些,再加上是女孩兒,馬文生就說:“沒事兒,回屋睡覺,我沒讓你出來,你就別出來。”

馬蘇蘇哦了聲,癡癡呆呆轉身,看見身後房門,臉紅不已。回頭看了我一眼,跑回她自個兒房間了。

等了二十來分鐘,趙小鈺帶着其他警察過來,馬文生在屋子裏念:“天雷殷殷,地雷昏昏,六甲六丁,聞我關名,不得留停,迎祥降福,永鎮龍神。”нéiУāпGê最新章節已更新

這是鎮宅安家咒。門口出現這種晦氣東西,自然要念上幾遍,唸完後拿着香燭去開門,在門口插上香燭,馬文生喝了聲:“孤魂野鬼,吃了香燭都散了,馬家宅子不容亂闖。”

趙小鈺迎上來,看見地上人皮馬甲,也到一旁嘔了起來,過了幾秒過來,依舊沒有戴口罩和手套,強忍着心中惡心蹲在地上查看了起來。

我和馬文生將情況全都告訴給了這些警察,警察一一記錄。

趙小鈺強忍着看了好久,一直皺着眉頭,終於忍不住了,站起身跑到一旁大吐了起來,我忙進屋給她端了杯水漱口。

過了會兒,趙小鈺和另外兩個男警進屋,趙小鈺說:“死者男,死亡時間一個小時之前,年齡45歲左右。”

這個只要有經驗的人都能判斷,而趙小鈺之後說了一段話,讓我對她的能力更爲崇敬了幾分。

趙小鈺又說:“嫌疑人爲女性,中老年女性。”

旁邊負責記錄的男警要落筆,問了句:“這個怎麼判斷的?”

趙小鈺眉頭緊蹙,說:“人皮被縫成馬甲狀,鈕釦縫得極好,男人很少有這樣熟練的針線活。所用的扣子是木質四眼扣,這種釦子現如今很少有人使用了,運用最廣泛的是中山裝,那還是幾十年前的手法。縫紉手法也是中山裝的方式,所以,基本可以確定是年齡較大的女性縫製的。”

男警連忙記錄了下來。

我爺爺以前經常穿中山裝,爺爺死後,如果天冷了,奶奶還經常將爺爺的中山裝拿出來給我加上,我對其上釦子很爲熟悉,剛纔竟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趙小鈺之後又說:“這件人皮馬甲,是縫製給男人穿的。”

“你連這都知道?”這回輪到我詫異,剛纔判斷出嫌疑人是女人就讓我足夠吃驚了,現在竟然還能知道這人皮馬甲是給男人穿的。

趙小鈺似乎不願意回憶那人皮馬甲,我問了,她只有說:“古時人大多重男輕女,男人穿衣都由女人服飾,爲了順手,男人的鈕釦一般釘在右邊。而女人自己穿衣,鈕釦則釘在左邊。那件馬甲的鈕釦釘在右邊,所以是給男人穿的。”

這女人也太厲害了點,不過以她的能力,到現在還只是個見習警員,有些可惜了。

旁邊男警一一記錄,趙小鈺之後起身去找附近的監控去了,我和馬文生也跟去,將那個男人的事情告訴給了趙小鈺。

趙小鈺馬上調動監控找到那男人的視頻,然後發給警局判斷身份,中間有段空閒時間,趙小鈺馬不停蹄尋找是誰把馬家放在這裏的視頻。

不過卻落空了,沒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線索。

不一會兒,局子裏將男人身份信息發過來,趙小鈺瞥了一眼,問我們要不要去,我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馬文生沒去,因爲馬蘇蘇一個人在家。

跟着趙小鈺一同去男人居住的地方,到了這裏卻讓我足夠吃驚,因爲我奶奶前些日就是住在這樓下的。

這個男人住在我奶奶租住的樓上!

敲門不見有迴應,就強行打開了門,進屋卻不見那男人的身影,我在客廳了站着,環視一圈,客廳有些陰冷,在客廳上方置一張四方木桌,桌上擺放神龕,前有一香爐,裏面的香剛燒盡,香爐裏面香灰已經堆滿了。

趙小鈺找了一圈出來說:“沒看見人。”

我卻看着那香爐發呆,這香爐旁還有不少的符籙沒有使用,趙小鈺見我發呆,問我:“這怎麼了?”

我哭笑不得指着神龕裏面,這神龕裏面供奉的是一極小的靈位,靈位上寫的是‘先嚴師陳公老大人之靈位’,旁邊還有一行小字諱陳懷英!

這是我爺爺的靈位,一個本來不相識的人家裏竟然立着我爺爺的靈位,另外,他還極有可能是我奶奶殺死的。

感覺這世界都快瘋了。

從爐子裏的香灰來看,他祭拜我爺爺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有了很長一段時間。

趙小鈺也看見了靈位,馬上翻看起了剩下的資料。

這屋子主人叫王鵲,籍貫在巴蜀,信奉道教,職業道士!

從靈位來看,他曾經拜我爺爺爲師,知道我爺爺死後才幫我爺爺立下了靈位。

我們進屋的動靜已經影響到了本已經熟睡的居民,都起牀圍在了門口,見是警察就沒說什麼,趙小鈺出去問:“請問王鵲今天晚上回來過嗎?”

居民搖頭。

我問起了王鵲生平。

村民說,王鵲是在很多年前就已經住在了這裏,爲人還算和善,不過平時有些神神叨叨的,閒着沒事兒就喜歡給人講一些鬼神的事情,不過也有一些真本事。

前段時間居民有丟魂,就是王鵲喊魂喊回來的。

他們隨後又說另外一樁事,說:“對了,他前些天還跟樓下的老太太說,她的孫子要出車禍,而且無法避免,讓老太太端一碗白米飯去路口放着,找替死鬼。”

合着我奶奶去路口放白瓷碗,是他說的!

他應該是要幫我,而我奶奶也依照他所說的做了,但是卻在上面多立了一個紙人,至於是不是害我,我不大確定。

整理整件事情:王鵲算出我會出車禍,讓我奶奶放白瓷碗避災我奶奶放白瓷碗後加了一個紙人我看到紙人彎腰拿了紙人本來就是我出車禍,還是轉移到了我身上被自行車撞!

王鵲原來早就在這件事情有了蹤影,如果是這樣,他在馬文生家裏告訴我的,他扶着一個老太太行路,老太太告訴他找紅馬甲穿。

這事兒就有些出入了,因爲他在之前就見過我奶奶,見了我們之後所說的那些話,代表他扶我奶奶行路之前根本不認識她。

如果他自己就是道士,又怎麼會不知道他頂上三火要滅了。

我大概明白過來,王鵲到馬文生家裏找到我,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是要向我透露什麼,而我卻沒能會意過來。

該問的都問了,我們在奉川縣四處找起王鵲來,到遇到**的那片樹林時卻見幾只烏鴉在上面撲騰,馬上會意那裏面有怪異,跟趙小鈺進入樹林之中,果真在裏面看見了王鵲的屍體,身上的皮已經被剝了,頭部的皮肉卻還算完整。跪求:mobixs 「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想想自己看到的那個場面,馬超簡直吃不下飯,真是奇恥大辱。

「盟主,閬中侯張魯求見!」帳外衛兵傳報。

「不見,讓他回去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兒,一女不治,何以治軍!」馬超生怕站在外面的張魯聽不見,故意大聲嚷嚷。

張魯那張臉黑得像墨盒一樣,他本來想好了大堆華麗的辭藻,是要替女兒的荒唐行為給馬超道歉,沒想到吃了閉門羹。

「張兄,你這是怎麼了,惹盟主發那麼大的脾氣!」韓遂剛好路過,還以為馬超是在為韓茜的事而發火,正在為連累張魯而感到愧疚。

「唉,家醜不可外揚,韓將軍還是不要打聽為好!」張魯掃興地轉過身來,自己的女婿發起火來一點面子都不給。

望著張魯遠去的背景,韓遂微微一笑,兩軍相峙不下,他也早有退兵回西涼之意,只是不想做出頭鳥罷了,馬超和張魯置氣,是他願意看到的,只要漢中軍一撤,他便可以兩軍無法抵抗朝廷之由宣布撤兵。

「韓將軍,有事找盟主?」馬岱吁住自己座下馬匹,見韓遂立在大帳外發獃,於是下馬走近道。

「沒,沒有,路過,路過!」韓茜不給盟主面子,馬超也不會給他好臉色,此時進去只怕是自找麻煩,於是急忙調轉馬頭,驅趕而去。

馬岱最近覺得這幫人神神秘秘的,都像是在故意躲著對方一樣,他心裡有種不祥的徵兆,於是摟起帳簾走進去。

「真是可恥,可恥啊!」馬超一邊喝著生氣酒,一邊反覆念叨,氣憤之情始終無法消散。

「大哥,這一天天的,又是怎麼了,誰又惹你生氣了?」雖然兩軍沒有正面開戰,可是曹軍的糧草兵械一批批增援過來,局勢相當緊張,三軍之主帥整天在帳內罵街,這樣下去于軍不利。

「我跟你說,若還當我是你大哥,以後離張琪瑛那個賤人遠一點!」馬超恥於出口,只能出言警告他。

「原來是嫂嫂又惹上你了,她不是在長安么,你們都好幾個月不見,怎麼又吵起來了?」馬岱壓根就不知道馬超暗自回過長安的事,還以為是對方什麼傳言落到大哥耳朵里了。

「要不是看在戰爭沒有結束的份上,定然要休她千百次,這個賤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