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問江離,“這件事難道可以證明什麼嗎?這福二娃分明就是把雯雯帶走了,這屠夫雖然能證明福二娃昨晚說的話是真的,但也不能證明他沒有帶走雯雯,我覺得我應該找福二娃搞清楚這件事!”

小胖子起先一直沒有說話,聽到我這麼分析以後,乾脆說,“哥,咱們別被福二娃忽悠了,指不定他讓我們去問村民的時間,就偷偷去把嫂子轉移了。”

小胖子的話不假,我心裏一沉,連忙轉身朝着福二娃的屋子裏衝了過去,剛一推開門,就看見福二娃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出門,見我赫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嚇的一哆嗦,愁眉苦臉的看着我說,“你咋個又回來了!”

(本章完) 「來來,嘗嘗我的寶貝!」黑衣老頭兒笑著道,說著老者給每人倒了一杯茶,兩人端起茶杯,聞一聞,往鼻尖揮了揮香氣,輕輕啄了一口,動作一模一樣,看起來就跟雙胞胎似的。

如果不是確定兩人沒有易容,又長的沒有相像之處,恐怕會誤會兩人是雙生子了……

「啊……好茶!老白啊,這茶是真不錯,你在那裡要來的?」白衣老頭兒看著對面的黑衣老頭兒問道。

「不錯吧,這是九丫頭給我的!說是我喝了絕對會喜歡的……」黑衣老頭兒笑著道。

「九丫頭真是偏心,每次有好茶都給你,也不給我,真是的!」白衣老頭兒不滿的說道。

「哈哈哈,給你有什麼用?你又不會煮茶,難道給你擺著看啊!」黑衣老頭兒笑著說道。

「我可以拿來給你煮啊!」白衣老頭兒說道。

「那不還是一樣!」黑衣老頭兒無語的說道。

「老白,那件事你看的如何了?」白衣老頭兒又喝了一口茶,這才看向對面的黑衣老頭兒,嚴肅的問道。

「還是看不透,只能看到九丫頭劫難將至,卻絲毫看不出這劫難因何而來,又如何破解!」黑衣老頭兒皺眉的說道。

冷少的替身罪妻 「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嗎?再這麼下去,我們只能……」白衣老頭兒聞言說道。

「不可,那樣九丫頭知道絕對會生氣的,她的性子你還不清楚嗎?到時候恐怕是更加難辦了!」黑衣老頭兒說道。

「那你說怎麼辦?難道我們就這樣什麼都不做嗎?萬一到時候九丫頭她……」

「白爺爺,我怎麼了啊?」隨著清脆的聲音響起,白衣老頭兒和黑衣老頭兒身邊憑空出現一個紅衣女子問道。

墨九狸在看到紅衣女子出現的時候,身體就是一震,因為面前這個紅衣女子,跟她長得一模一樣,墨九狸震驚的繼續看向畫面中……

紅衣女子的容貌跟墨九狸一抹一樣,看起來也就是跟現在的墨九狸年紀差不多,不過對方的身上多了一絲活潑和陽光,眼中帶著暖暖的笑意,連墨九狸都被驚艷到了……

「九丫頭,你真是的,你是不是又隱身偷聽我們說話了!」白衣老頭兒不滿的瞪著少女問道,眼神中卻滿是寵溺。

「哪有,我剛來而已,不過剛好聽到你說到我,白爺爺,你該不會又想讓我去幫你辦事吧!我可是告訴你,我最近很忙,沒有時間給你們兩人跑腿……」被兩個老頭兒稱為就九丫頭直接說道。

「你要忙什麼?」黑衣老頭兒好奇的問道。

「這是秘密,不告訴你們!」九丫頭明媚一笑的說道。

「哼……竟然還保密,你不說我們也知道,你一定是看上那個小夥子了,所以才不想理我們對吧!」白衣老頭兒氣哼哼的故意說道。

「白爺爺,這都被你知道了啊!」九丫頭故作驚訝的說道。

「什麼?你該不會是真的吧?」聞言白衣老頭兒立即瞪著九丫頭問道。

「哈哈哈,假的!我對男人才不感興趣呢……」九丫頭笑著說道。 我直衝衝的走到他的面前,“趕緊把雯雯交出來,你想要多少錢,陰司給你多少,我出比他們更高的錢。”

這福二娃臉色一沉,很是不樂意的看着我說,“陳蕭,我福二娃是貪財了點,但也絕對不是販賣人口的人,我做的是踩着陰陽兩路的活,可不是人販子,你咋個非要認爲是我把你媳婦帶走了,我給你說真的,我真沒有!”

我心裏莫名有些好奇,這福二娃居然對錢不爲所動,我都說了我可以出比陰司給的加錢更高的,他竟然連愣都不愣一下,莫非陰司給的條件比金錢更好?

還有什麼比錢更好的東西,一定是拿命換,我繼續說,“是不是陰司答應你給你無限生命?這東西只要你把雯雯還給我,我可以找袁天罡幫忙,你潛心跟着他修煉,也能像袁天罡一樣,活上百年!”

這福二娃臉上是哭笑不得的看着我,“我說陳蕭,你咋個就執意要說是我把你那個什麼雯雯媳婦弄走了,我真的沒有,雖然你開出的條件很誘人,可我沒做的事情就是沒做,這除了我昨天進去平大夫家裏,指不定還有其他人!”

我心裏一沉,昨晚上分明就只有福二娃一個人去了那裏,其他人根本就沒來,本來就佈置了陣法,若是外人,更不可能有這個能力。

我突然萌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想起塗靈一直沒有出現,會不會是她帶走了雯雯,那天她從困境裏出來的時候,看上去就很不對勁,莫非她要害雯雯。

一時之間我也無話可說,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福二娃忽然喊住了,“有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我愣了愣,“你說!”

福二娃一本正經的看着我說,“你今天的面相比前幾天的好了很多,指不定是和你媳婦丟了有關係,我之前就說你面前會遇到紅顏禍水,要是處理的不好,可能會要了你的命,只怕這個女人從你身邊離開之後,你的命會好一些。”

我心裏一沉,無論雯雯是什麼禍水,對於我而言,她是很重要的人,我不會放棄尋找她的。

福二娃繼續說,“你可以不信我,以後你就會知道了。”

江離這個時候對福二娃說,“不介意我們在你家轉悠一下吧?”

福二娃尷尬的看了一眼我們,低着腦袋沉思了一會,就說,“好吧,如果這樣可以證明我福二娃的清白,倒也可以。”

我沒回應,這福二娃繼續說,“你們隨便看,廚房裏還有

湯,要是餓了可以燉熱了吃,我今天還要去村子門口拉人,就不在這裏多留了。”

話音一落,福二娃就順手將車鑰匙抓在手裏,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我定眼看了一眼江離,“師父,你是覺得福二娃的屋子有什麼不對勁的嘛?”

江離點點頭,用着極其沉穩的聲音告訴我,“你看他的屋子裏看似整潔,可是你仔細想想,這屋子是當初他們家族分給他的,目前他一個人住着,這屋子裏有沒有什麼搭把手的人,福二娃肯定是不會這麼勤快的。”

我皺了皺眉頭,心裏一沉,莫非還有其他人幫福二娃不成?

“這屋子裏還有人?”小胖子也好奇的問了句。

江離陰沉着臉,“這裏的氣不對勁,怕不曉得是活人還是死人。”

我這話一出,我才赫然反應過來,擡頭看着屋子,果然隱隱約約透着一股陰邪之氣,因爲之前我一直在氣頭上,倒忽略了這福二娃家裏的氣場。

江離這麼一說,我才注意到了這個點上。

江離朝着福二娃的臥室裏走了進去,擺設陳放都還算規矩,並沒有凌亂的感覺,木架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看上去一個土夫子,卻還看書,倒也讓我有些詫異了。

我和江離四處看了一下,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這是這個屋子一進來,就有一種陰風陣陣的感覺,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

突然小胖子像是發現了什麼,立即喊了聲,“你們快來看,我咋覺得看上去很是滲人!”

我和江離不約而同的看向小胖子,只見他正盯着一個落地鏡看着,這鏡子可以照到全身,正好是對着牀的,我不免有些好奇,這福二娃既然是算命的,對於風水這個東西應該清楚的很,鏡子對着牀是大凶。

這福二娃卻犯了忌諱。

這倒讓我好奇了起來,這福二娃肯定不是不知道情況的人,怎麼還會故意放個大鏡子在這裏,莫非他百無禁忌不成。

這個時候江離走到這大鏡子的面前,看了一看,臉色變得極其深沉了起來,突然眼神驟然一聚,似乎發現了什麼,立即說,“這福二娃果然有事情瞞着我們。”

我愣了一下,不大明白江離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

小胖子這個人知道的事情,顯然是一臉明白了的模樣,立即開口說,“我去,這福二娃隱藏的好深啊,平日裏還真沒注意到,原來這傢伙竟然已經不

是我們之前所認識的人。”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小胖子,“你看出來什麼了?我咋個不大明白。”

小胖子一本正經的告訴我,這福二娃之前不是已經死了嗎,他爲什麼會復活的事情肯定和黑市有點關係,指不定就和那個給藥的陸心有關係也說不一定,而這個藥之所以可以讓福二娃復活過來,還能讓我們所有人對他之前的事情記不清楚,也是因爲這個鏡子。

這個鏡子裏藏着的東西,就是整個屋子裏陰氣所在的東西。

鏡子裏住着的就是福二娃的另一個身體,但凡是死了一次,福二娃就會把自己的身體放進鏡子裏,培養起來,以屍養屍,來增加他的生命,這藥丸只不過是把他分離成了個體而已,實際上,福二娃的三魂六魄,分離出來,只不過身上已經沒有幾魄了,只不過是重新鑄造了一個身體,並不是所謂的真正復活,一旦三魂六魄都全數用完,這就是真的死了。

我心裏一沉,“莫非昨天福二娃的魂魄也跟着過來了,然後把雯雯帶走了?”

江離皺着眉,“這個還不能確定,只是這福二娃的祕密就在這個鏡子裏面。”

小胖子好奇的看着這個鏡子,伸手往鏡面一抹,一股極其強大吸附力,直接將小胖子的手吸了進去,小胖子驚呼的喊了聲,“救……”,一瞬間,小胖子整個人被鏡子吸了進去。

我和江離面面相覷,這鏡子竟然是個入口?

江離臉色瞬間不大對勁,輕聲說了句,“看來這福二娃背後也有人幫他,這鏡子不是三界的。”

我和江離使了個眼神,一同朝着鏡子走了過去,果然一股極其強大的吸附力,就像是有無數的膠水將我黏住了一樣,一股重力赫然將我和江離同時吸進了鏡子裏面。

晃眼一看,四周像是冰窟一樣,到處都是冰山圍牆,做成了一個赫大的迷宮,彎彎曲曲的岔路口,赫然出現在了我們面前,小胖子見我和江離也進來了,連忙說,“我去,這裏竟然別有洞天啊,咋個會有這麼一個地方!”

江離一本正經的告訴我,“三界以外的東西都很邪乎,這個鏡子是建造了一個虛鏡,雖然不存在這個世界,但的的確確是個新的地方。”

莫非這裏是實在的世界,只不過是創造出來的,與幻境不同,幻境裏的人,如果在裏面出了事情,頂多是出不來而已但死不了,可是虛鏡不同,如果出了事情,就是實實在在的發生。

(本章完) 「哈哈哈,假的!我對男人才不感興趣呢……」九丫頭笑著說道。

「嚇我一跳,我還以為真的呢!」白衣老頭兒說道。

「九丫頭啊,你最近在忙什麼?好久都沒來看我了啊!」黑衣老頭兒看著九丫頭問道。

「我在忙著修鍊陣法啊!可是遇到瓶頸了,所以才跑來看你們的,順便出來散散心……」九丫頭聞言說道。

「九丫頭,你根本沒有陣法天賦,為什麼一定要修鍊陣法啊?」白衣老頭兒不解的問道。

「你們知道的,我想去找我娘親,但是那個地方的陣法我根本進不去,所以我……」九丫頭認真的看著兩個老者說道。

聞言,兩個老頭兒瞬間沉默了……

「九丫頭,就算你想找自己娘親,所以你才那麼努力的修鍊陣法,但是你的實力也要抓緊時間提升啊!只有你的實力強悍到所向披靡,說不定可以直接炮轟那些陣法啊!」黑衣老頭兒看著情緒低落的九丫頭說道。

「黑爺爺,怎麼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陣法,攻擊的話會加倍反彈回來的,我的實力強根本沒用好么……」九丫頭失落的說道。

「雖然如此,但是破陣也是需要實力的,你這樣一心都撲在陣法上,耽誤了修鍊,萬一你……總是不對的,起碼要有足夠的實力,才能更好的修鍊別的啊!」黑衣老頭兒看著九丫頭欲言又止道。

「黑爺爺,萬一什麼啊?你們兩個幹嘛神神秘秘的,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啊!」九丫頭看著兩人疑惑的問道。

「當然沒有了,我們有什麼好瞞著你的,真是的!」黑衣老頭兒聞言立即說道。

「就是就是,我們不會瞞著你的!」白衣老頭兒也跟著說道。

「是嗎?好吧,相信你們了,我走了啊,下次有好茶在送給你們……」說完也不等兩個老頭兒說話,身影一閃就消失在原地了。

兩個老者無奈的輕嘆一聲,黑衣老頭兒看著好友說道:「怎麼說她都聽不進去,你說這萬一出事可怎麼辦?」

「順其自然吧,到時候不行我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保住九丫頭!否則,我一定會後悔的……」白衣老頭兒聞言說道。

「看起來也只能我們到時候見機行事了,真希望那一天晚些到來啊,好給我們多一點準備的時間!」黑衣老頭兒輕嘆一聲說道。

畫面一轉,墨九狸的眼前出現的是剛才的紅衣女子,跟自己容貌一樣的九丫頭,原來她剛才並沒有離去,而是隱身在小院內的梨樹下……

身影一閃九丫頭離開了小院,腳下依舊踩著一朵雲彩,一襲紅衣的她坐在白雲里,身形有些孤單……

「看起來,白爺爺和黑爺爺已經看出來我有大難將至了!小雲,你說我會死嗎?」九丫頭淡淡的說道。

「主人,你放心吧,你就算死了我也會跟著你的!」一道稚嫩的聲音在九丫頭身下說道。

「小雲,你記住,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來,不然我可是會生氣的!」九丫頭非常認真的說道。 這個地方四周被冰山一樣的牆包裹着,看上去一片都是一個顏色,空氣中帶着一股寒意,如果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有不少的岔路口可以走,從視覺錯覺上看,一模一樣。

小胖子好奇的問了句,“莫非那福二娃是把自己的身體都藏在了這裏,這有寒氣冰山,能讓身體不腐化,一旦以陰養陰之後,新的身體在這裏恢復好了,福二娃只要出了以外,又可以到鏡子裏取身體,再把死了的身體換回去。”

我心裏不禁對整件事有了極大的興趣,我也猜測,指不定他把雯雯藏到了這裏面,只不過這裏是虛鏡,究竟有多大,只怕江離都不敢斷言。

江離皺着眉頭看了一眼四周,“這個地方,福二娃沒有本事建造,應該是什麼高人建造的這裏,指不定會有什麼機關陷阱,小心一點。”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陸心,沒有裏有的覺得,就是一種直覺。

這陸心的本事極大,還清楚福二娃的事情,這福二娃拿藥也是從她的手裏拿的,說不定他們之間有什麼交易。

我們順着上前走了幾步,這從一個道路里走了進去,如同迷宮一樣,除了寒冷和冰牆,並沒有其他的東西。

隔了會,江離突然停下腳步,盯着一面冰牆看了一會,伸手輕輕一戳,這冰牆中間赫然有一個小窟窿。

江離轉頭看了我一眼,“把這個砸開。”

我點點頭,連忙拔出赤紅寶劍用力朝着冰窟窿狠狠劈去,‘轟——’一聲巨響,整的冰牆赫然被我劈開,眼前赫然坐着一個人,並不是福二娃,四肢僵硬,好像並不是活人,我好奇的朝着這個人走去,定眼一看,並不認識。

“難道還有其他人也在這裏面?”我好奇的問。

江離看了一眼這個人,“也許這個虛鏡溝通了很多地方,但凡是擁有同一個媒介的人,都可以進入這裏,這個虛鏡並不是專門爲福二娃一個人設立的。”

我恍然大悟,那就說明,還有其他人的家裏也有這個鏡子。

我們繼續朝着裏面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赫然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地方,四周站着貼着符紙的紙片人,正好踩在幾個角落裏。

“這是啥?”小胖子問。

江離說,“這個是符咒陣法,用符咒做出的靈人,鎮守在這個四方,一旦我們碰到了什麼東西,這幾個靈人就會觸動。”

這四個靈人就是一張慘白的巨型人紙,額頭上貼着黃符而已,

只不過詭異之處,就是他們有眼睛。

似乎現在我們說話這些它們都聽不見似的,一動不動,漂浮在那裏。

“能在這裏把守,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而設置這個陣法的人,對道教也極其瞭解,採用的天門八玄陣法。”江離繼續說。

江離這麼一說,我不免又覺得,那個陸心應該對道法不瞭解,她看上去並沒有道氣。

那這麼說建立這個虛鏡的人另有其人,但雯雯肯定是在這裏面,否則她也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消失。

我閉着眼睛,嘴裏念着靜心咒,讓自己的情緒平定下來,用我和雯雯一直婚約的牽扯感受一下雯雯的存在,隱隱約約,覺得在這個地方的最深處,有雯雯微弱的氣息。

我猛然睜開眼睛,“雯雯在這裏面。”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擡起頭看了一下四周,對我說,“你來帶路。”

“好。”我點點頭,立即朝着我剛纔感受到的地方走去,不知不覺竟然走到了圓形平臺的正中間,我蹲下身子仔細打量了一下這裏,莫非這裏有什麼機關啓動。

我掏出平日裏江離常常用的五帝銅錢,往地方輕輕一拋,果然這銅錢迅速變成了黑色,我收起銅錢,仔細盯着這個地面看了一會,才發現這地面上刻着的都是青龍星宿的七個星宿圖案。

江離皺着眉頭,“逆陰陽……”

我愣了愣,“這裏面有逆陰陽?”

江離極其肯定的說,“你看你剛纔拋出銅錢的時候,其中有一枚銅錢是遠離其他四個錢幣,這個多餘出來的,是以前陰長生佩戴在身上的其中一枚銅錢,但凡是遇到有逆陰陽存在的時候,它的角度就會歪斜。”

我恍然大悟,這五帝銅錢可是江離親自給我的,難怪每次用着都很方便,原來是因爲是陰長生用過的東西,大神的東西,自然不一樣。

江離蹲下身子,忽然在地上擺了幾個小方旗,嘴裏並指唸咒,赫然一聲,“破!”

轟隆——

一聲巨響,四周的冰牆也發出破裂的聲音,彷彿無數的冰渣朝着我們衝了過來,就在這個時候,原本站在四個方向的靈人也瞬間活了起來。

突然衝了過來,一股極其強大的道氣將整個四周包裹了起來,這四個靈人將我們團團包圍在了一起,一個靈人開口斥責,“來者何人,竟敢破我陣地!”

“你們在守護者什麼東西!”我反問。

此時這幾個靈人紛紛拔出長劍,擺出罡步陣法,極其兇狠的衝着我說,“廢話太多,決一死戰吧!”

突然,陣法忽變,四周的冰牆也跟着移動了起來,層層疊疊,不斷靠近,不斷擠壓,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冰牆朝着我衝了過來,不過是一分鐘的功夫,直接將我和江離奮力,小胖子因爲一直跟在我的身後,和我待在了一起。

我心裏一沉,原來是想玩戰術,故意將我和江離分離,好削減我們的實力。

此時靈人紛紛拿着長劍刺了過來,我們全數躲開,只是這些靈人的速度極快,只聽見劍聲,一股風力,不一會就衝到了眼前來,這些靈人身子本來就輕盈,動起來更爲靈活許多,我幾次伸手想要刺穿靈人,不過是我剛出手的功夫,靈人就避開了我的劍鋒,速度快的我無法跟上。

這靈人點了眼睛自然是開了靈智,有獨立的思維,我屢次都無法靠近它,它竟然開口哈哈大笑起來,“一個破道士,還想破了這裏的陣法,簡直是口出妄言,連我們靈人都打不過,還敢上來挑戰,不自量力。”

它這話一說,我心裏一陣不爽,冷眼看着它說,“我剛纔熱身而已,怕你們掛的太快。”

說完,我踩着罡步,奮力縱身一躍,並指唸咒,不一會四周的寒氣全然如同巨大的漩渦一點點朝着我靠攏,匯聚成了一股氣流,竄入我的劍身上,一股淡藍色的清氣將赤紅寶劍團團圍住。

我奮力用手一揮,此時此刻,渾身上下一股熱流涌入全身,順着劍身的力量,‘轟’——一聲炸開,猶如雲母藍團,直接將四周攪弄成一灘爛泥,這些原本還叫囂的靈人,不過是一秒鐘的功夫,就被我劍風漩渦攪弄,碎成一片。

我正在得意之時,忽然四周齊齊刷刷的出現了數十個靈人,這些靈人看上去更爲可怕,之前的靈人還是白色的,現在竟然全部都是黑色的,一股陰邪之氣,我不禁有些好奇,這樣靈人是道教人士才能製作出來,怎麼會帶着一股陰邪之氣。

轟隆一聲,我頭頂上赫然閃電橫飛,一股巨大的閃電直接朝着我劈了過來,花斑豹子極其迅猛的從我身體裏竄了出來,一口叼着我到它的身上,避開了閃電的重擊,可花斑豹子爲了叼我,沒來得及避讓,這雷電竟然重重的劈倒了豹子的身上。

“嗷嗚——”一股悽慘的哀鳴聲,花斑豹子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我心裏一緊,立即衝了下去。

“豹子!”我害怕的喊了一聲。

(本章完) 「主人,沒有你我會孤單的,為什麼還要活下去?」小雲不解的問道。

「小雲,你是雲朵,看看這天空裡面多少你的同伴?你怎麼可能孤單呢?所以你要活下去,然後等著我回來,而且你要努力修鍊,說不定我死了又回來了,然後變得很弱,到時候就需要小雲保護我了啊!」九丫頭想了想說道。

「你是主人,你說什麼都對!」小雲稚嫩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