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大體看了一眼後面的路,這個方向正好是可以接近那個房間的路子,若是人們能夠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接近屋子的話。想來是最好的,但是現在的問題是那些和尚已經在佈下了陣法了,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完全的接近那個屋子。

當我們走到陣法的附近的時候。雬月小聲的跟我說道“你因爲是鎖骨相,所以現在能夠毫無阻礙的進入這個陣法。 豪門奪愛:冷梟束手就情 但是一定要注意隱蔽。”

雖然我還不知道鎖骨相會有這個功能,但是想着既然是雬月肯定是錯不了的,我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發現他們的都在注意哪些和尚。注意力根本不在我們的身上。

於是,我趁着這個機會,還真的就偷偷的溜進了房間裏面。

這個房間只是普通的寺廟的一間房子,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在房間的正上面是一個很大的佛像,金光閃閃的,我看着有點瘮得慌,就繼續往裏面走去。

房間很大,在房間的右邊,是一個很深的過道,我正沿着這個過道往裏面走着。

“小狐狸?”我一邊走着,一遍輕聲的喊道。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身影猛地朝着我襲擊而來,我慌忙的躲閃,但是還是被那陣風力給打倒在地上。

“你怎麼進來的?”我被摔在地上,暈暈沉沉的,但是這會兒聽着聲音有些熟悉,就在心裏面尋思到底是什麼人呢。

睜開眼睛去看的時候,房間裏面的光線很暗,我看了好久纔看清楚,此人竟然是老號。

可是剛纔的時候,我還看到他是子啊外面的,怎麼一轉眼的功夫已經進來了。

“老號?怎麼會是你?”我驚訝的開口道。

不過,看老號的樣子那驚訝的神色絲毫不遜色於我。

他伸出手將我從地上扶起來道“現在先不追究別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小狐狸,他現在已經從禁錮的結界裏面逃出來了,若是被別人發現的話,可就壞了。”

我慌慌張張的站起身,就跟這老號往裏面走去。老號一邊走一邊在嘴裏面唸叨,好像是在避開這個裏面的一些機關。

走到一扇大鐵門的時候,老號忽然停了下來。

“我剛纔看到在門口的位置有一個白影,那不是小狐狸嗎?”趁着這個檔口,我趕緊的問道。

老號瑤瑤頭道,“當然,不是,那是我的影子,小狐狸現在還有出來了,裏面還有一個人正在裏面看着呢。”

我有些懷疑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小狐狸還在裏面的。”

老號點點頭道“若是小狐狸出來的話,那個人肯定會想辦法給我送信兒的的,既然現在還沒有給我送信兒,那說明小狐狸還在裏面。”

我有點納悶這個裏面的人,到底是誰。

不過看着老號,現在還在研究眼前這個大鐵門到底應該怎麼打開,所以就沒有說話。

“這門上面有機關嗎?”我見老號看了大半天沒有任何的進展,開口問道。

老號道“是有機關,但是現在我還沒有找到正確的打開方式。”

“直接推開不行嗎?”我心裏面就有些納悶,既然是門,爲什麼這老號不先推開門試試呢,說不定,那門的打開方式就是直接推開呢。

這個時候,老號好像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一般的說道,“這門不能夠直接推開,以爲都是機關相連的,如果我們不先找到破解的辦法的話,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直接從裏面出來暗器將我們打死,要麼就是直接有相關的機關,將裏面的整個空間兌換,那樣的話,我們更加進入不到正確的方向了。”

還有真麼厲害的事情?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大門。

只見,血紅色的大門上面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這哪裏是有機關的模樣啊。

我剛要開口,就看到老號已經在門上帖上了什麼東西。

走近了一看,發現是一個類似小蟲子之類的東西。

那個東西貼到門上之後,我就看到老號唸了幾句咒語,隨着老號唸咒語的聲音,那黑色的圓球之類的東西,就慢慢的滲入到了門的裏面。

我看的驚奇,就想要湊近裏面去看,但是還沒有等我靠近,就聽見一陣古怪的聲音,

“吱吱——”

一開始我還以爲是什麼動物在附近呢,但是後來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正式按個黑色的圓球發出來了,看來那是一個活物,我倒是也見過類似這種東西的。

也能夠起到跟這個圓球一樣的作用,不過那種蟲子只在棺材裏面出現,是一種屍蟲,我懷疑,老號現在用的這種蟲子,也是屍蟲的一種,只不過有些變異罷了。

那屍蟲現在已經完全的消失在了門的裏面。

Wшw▲Tтka n▲¢ Ο

“現在等等,一會兒就會有結果了?”老號小聲的唸叨着,不停在大鐵門的前面了來回的踱步,看起來十分的緊張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大門裏面一陣翻動的響動,還有好幾次這大門都被撞得咚咚作響了。

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我心中暗驚,暗自忖度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果然,就聽見老號大喊了一聲“不好!趕緊跑。”

但是,這會兒哪裏還跑的了啊。

就只見從門的裏面涌進來一羣一羣的黑色的蟲子。

而且那種蟲子大的出奇,足足有一個人的手掌那麼大小,我還從來沒見到過如此之大的蟲子。

他們轟隆隆的朝着我們爬了過來。

老號拉起我的胳膊,往外跑了幾步之後,喊道“這些蟲子好像是我剛纔放進去的那些屍蟲的放大版,而且數量明顯比原來的時候大了很多,可能是門的裏面有什麼特別的功能吧?”

聽到這裏,我心中頓時覺得十分的害怕,真是不敢相信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將蟲子的數量和大小翻倍的變化。

“會不會是詛咒?”我問老號道。

老號一邊拉着我往外跑,一邊喊道,“我覺得是幻想,但是卻不知道這種幻想應該怎麼破,你知不知道破解幻象的辦法啊?”

破解幻象?

我被這些大蟲子追趕的根本來不及思考,心裏面還在思慮着外面的人因爲雬月臨來的時候,讓我在裏面瞭解清楚情況之後,就出去送信,但是現在我不僅沒有辦法給他送信,就連現在我們能不能跑出去都是一個極大的問題呢。

這個時候,老號又大聲的喊了一聲“解除幻象額咒語啊?”

聽到老哈的話,我的心裏面忽然猛地一個激靈,還真讓我想到一個,先前的額時候,我們曾經被困在幻象裏面,也就是在哪個時候我才學會了破解幻象的法術。

現在被老號這麼已提醒,我倒是覺得完全可以嘗試一下。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着那些大黑色的蟲子已經到了我們的眼前了,我看的十分的心驚,真擔心那些蟲子一下把我的全身都給攻佔了。

那黑色的蟲子呈現圓形,後背上面帶着兩個翅膀,肚子在外面露着,黑色的肚子,看起來十分的噁心。

我飛快的從懷中拿出了四面佛牌,口中的咒語,隨即唸了出來,就只見在我的周圍亮起一陣金色的光線,我還從來沒有用過這個咒語,不知道咒語出來之後竟然還有這麼大的威力。

金色的光波往前推進,推到那種黑色的蟲子的身上面的時候,就像是忽然將一種玻璃一樣的東西給打碎了一樣,然後在我們的眼前那種幻象也完全被打碎了,幻象打碎之後,就看到了在我們的面前還是那條道路,哪裏有什麼大蟲子。

原來果真是如老號所說,這些都是幻想。

但是,雖然是幻象,但是對人的傷害卻是真實的,若是我們在幻想中自己的身體被殺了,那就說明,自己也就真的沒有命了。

現在想起來那種大大的黑色的蟲子,心裏面還有些怕怕的。

愛似浮屠 “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問道。

前面的那扇鐵門果然不是普通的鐵門,竟然從房間裏面出現了這麼厲害的幻象,我現在是不想要招惹鐵門了。

老號,看出我的意思來,說道,“但是,小狐狸現在找到小狐狸的路子也只有這一條了,除非你真的想要放棄尋找小狐狸。” 當老號小狐狸的時候,我整個人隨機一個激靈。剛纔的時候。自己是不是被那些幻象給影響了,現在纔會竟然連救小狐狸的心思都沒有了。

我點點頭道。“當然要救小狐狸,若是小狐狸真的就在門外的話,我肯定會想辦法進去的。”

老號沒有說什麼,徑直的走到了大鐵門的門前。

我緊跟在他的身後走到了大門的門前,但是我還是站在大鐵門的門前。將自己的咒語試了一下。

發現每次自己發出去的功力都被這扇鐵門完全給阻擋住了。

我心中暗暗稱奇,實在是想不來。 從重生西游開始打卡 這個門到底是用什麼東西給做成的。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這個時候,在我的腦海中忽然涌現出來一段咒語。我沒有仔細想,但是,已經脫口而出了。

我念出咒語之後,發現那門竟然發生了變化。

明明是鐵製的大門現在竟然開始變得有些透明和模糊起來。

我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壞了。也忘記了念出自己口中的咒語,就在這個時候,那扇大鐵門竟然一下子回到了原來的樣子。

老號也看出來了其中的變化。趕緊的上前來問道“怎麼回事兒,你再念念試試。”

聽了老號的話。我沒有遲疑,趕緊的也開始唸咒語。

終於,在我念了大約有十分鐘之後。那扇鐵門竟然完全變成了透明的樣子。雖然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

但是,變成透明的鐵門之後,我已經能夠看到那扇鐵門裏面的東西,竟然是許多的野獸,看的我十分的心驚,不由得佩服老號的先見之明,若是先前的時候,沒有聽老號的意見,而是直接的推門進去的話,現在的自己一定變成了這些野獸的口中餐了。

這個時候,老號嘆道“肯定是剛纔的時候,我讓一隻屍蟲進去的時候,已經改變了現在的空間,我們現在的問題就是怎麼能夠讓先前的空間轉變回來。”

“那小狐狸呢?”我問道。

老號嘆了一口氣,搖頭道,“不知道,若是小狐狸不隨空間的轉換而被轉換走的話,現在應該還在裏面,不過,心在看情況是不可能了。”

聽到老號這麼說,我心裏面頓時咯噔一下“是不是我們剛纔做錯了什麼事情才引起了現在的變化。”

老號搖頭道,“也不完全是,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也並非我們泛泰身體所能夠更改的。”

我頓時整個人都蔫了了起來。

但是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進入這個門之後再想別的辦法。

“那咒語我還要繼續念下去嗎?”我問道。

老號點點頭道,“繼續,我覺得這個咒語應該是可以把這扇門給打開的,把門打開之後,我們就可以進去了。”

聽了老號的話,我沒敢停,繼續唸咒語,但是現在念起來卻覺得十分的費勁,好像是已經要耗費掉我全部的力氣一樣。

放到胸口的四面佛牌也開始變得滾燙。

既然四面佛牌變得滾燙,我猜肯定是因爲現在有危險正在逐漸的靠近我。

可是到底是什麼危險呢,是來自於這扇門裏面的危險,還是來自於這扇門。

這扇大鐵門不知道是什麼人放到這裏的,不知道用來幫助人還是害人呢。

但是,每一種事物都是兩面性的,現在對於這扇門來說,我們就是入侵者,既然是入侵者,那就說明,這扇門肯定是要阻止我們的進入。

我逐漸的感覺自己的體力有點不支了,想要趕緊的把咒語停止,現在根本也聽不到老號的聲音,但是我能夠看到他對我打手勢,那手勢的意思就是不讓我停止唸咒語。

就在這個時候,我眼前一黑,整個人已經暈了過去。

暈暈沉沉的,我似乎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門的裏面出來了,那東西出來之後,彷彿還到了我的身旁看了一眼,只覺得毛茸茸的雪白的特別可愛。

在暈沉中我還在想這個就是我的小狐狸嗎?

如果是我的小狐狸的話,他會帶我出去嗎?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只是隱約中有些意識,但是那種意識又像是假的一樣,讓我無從分辨。

等我徹底的清醒睜開眼睛來的時候,就看到在我的周圍竟然全是一些黑色的蟲子,有些已經跑到了我的身上。

我嚇得一個激靈就從地上跳了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我驚叫了起來。

“老號?”

我扯着嗓子喊了幾聲之後發現根本沒有迴應,也根本沒有我的小狐狸,在我的眼前是那個已經被打開的鐵門,從鐵門裏面正在源源不斷的往外爬着各種各樣的嚇人的蟲子,還有大一些的不知名的獸。

我嚇得跳起腳來,就往外跑。

我記得當時從外面進來的時候,是通過一條過道,現在從過道里面出來之後,就能夠找到原來的出路了。

可是這條路不知道是怎麼了,不管我怎麼跑總歸都是跑不出去。

我心裏面慌張的不行,想起自己的懷中還有四面佛牌就從懷裏面將四面佛牌給拿了出來,拿出來之後,就看到四面佛牌正在不停的抖動着,我說不上來那是一種感覺,但是看起來就像是這個四面佛牌忽然就有了意識,而他的這種意識裏面有關於這裏的記憶,所以,他處在其中的時候,會感到非常的害怕。

“瑤瑤!”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了一道聲音。

那到聲音非常的空靈,乍一聽,我都要懷疑,那聲音是不是從空中飄過來的,而且那聲音讓我聽着十分的熟悉,好像是在哪裏聽到過,而且還不止一次的聽到過。

“瑤瑤!”

那聲音又出現了!

這一次我已經確定了,這個聲音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是我最熟悉的一個聲音,就是我的師傅龍婆艾的聲音。

“師父!”

我激動的喊了起來,像是抓到了一個爲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

但是那聲音也就出現了兩次,現在不管我怎麼喊破喉嚨都沒有辦法。

將四面佛牌放到手中,我默唸着師父的名字,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了師父的聲音。

“瑤瑤,你一定要帶着四面佛牌從這個地方走出去。”

“師父,你在哪?你告訴我要怎麼走出這個地方?”聽到師父的聲音後我趕緊的問道,我覺得那道聲音好像是從四面佛牌裏面發出來的似的。

“我在佛牌裏面,只有你帶着我從這個地方離開之後,我才能夠出來。”

師父的聲音突然變得十分的微弱,彷彿是已經要消失了一樣,接着我再問話的時候,師父已經來不及回答了。

從這裏面出去?師父才能夠出來?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這是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怎麼出去,但是,我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出去,因爲只有那樣才能夠救師父還有小狐狸。

我攥緊了手中四面佛牌,口中的咒語隨即而出,一陣陣的咒語將整個黑暗的過道里面的蟲獸都阻隔在外。

此刻,我也感到十分的驚訝,因爲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咒語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厲害的作用,不過隨即一想,我覺得有可能是師父的法力已經加註在了我的身上。

想到這裏,我更加的賣力的開始唸咒語了。

只覺得那咒語的威力越來越大,直到後來的時候,直接將整個過道多充斥着咒語的力量。

我自己的身子也不知不覺得漸漸的飄在半空中了。

這個時候,忽然有一道聲音正在指引着我往裏走去。

但是,一開始的時候我是準備往外面走的,而且師父也是要我將他帶到外面去,但是這個聲音卻充滿着十足的蠱惑力,我彷彿覺得那聲音是師父在指引我,但是仔細聽的時候,卻又覺得那不是師父的聲音,我被搞得有些糊塗了,身子卻不由自主的按照此人的指引,已經到了那大鐵門的前面。

朱門惡女 鐵門已經被打開了。

我擡眼望去,之間裏面是一望無盡的黑暗,彷彿地獄一般,這讓我感到害怕,也清楚的意識到自己一定不能夠進去,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那道聲音又出現了,他又開始指引我讓我跟着往前走,他指引的方向正是鐵門裏面的黑暗。

“你是誰?”我雖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但是意識已經開始逐漸變得清晰,我意識到自己是被什麼人給控制了。

“哈哈?我是誰?”那道聲音忽然笑了起來,那聲音尖細的就像是有什麼人正在用刀子刺在我的耳朵上面。

讓我不由的渾身一震。

隨之,整個身子也開始往黑暗中墜落。

那黑暗之中給人一種十分強烈的壓抑感,彷彿此刻在周圍正有着無數雙眼睛盯着我看,又彷彿是馬上會有人將我給一口吃掉一樣。

手中四面佛牌開始變得滾燙,我似乎感受到師父的摩挲,我的渾身也開始變得滾燙,而且漸漸的發出紅色的光芒出來,一點一點的把周圍的一切給照亮起來。

“來吧,來吧,地獄之子——”

一道聲音不停的在我的耳邊周旋。 我聽到從鐵門裏面有人在呼喚我,或者說我也不知道他在呼喚誰。只是聽見有人在喊“來吧。地獄之子。”

這地獄之子是誰?難道說的是我嗎?

身體毫無意識的就繼續前行,已經進入了鐵門之內。我伸出手來想要抓住牆壁上面的東西,來阻止自己的身體繼續前行,可是,手卻突然觸摸到了一種光滑的東西,冰冰涼涼的。

“啊?”我被嚇得驚叫了一聲。聲音在冰冷的黑暗之中迴盪。

我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