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天!”共子珣低聲驚呼道,他能容忍雨水澆在他身上,反正一會兒小風一吹乾以後,他又是一個美美噠的男子,但是要是大泥巴呼在身上,那可不是什麼好玩兒的事兒了,搞不好就和洪七公差不多的造型——-那種情況共子珣有生之年都沒有體會過,當然,他也不想感受。

共子珣幾乎是有點驚慌失措的就要拽開車門,但是就在他的手搭在車門上的那一瞬間,那感覺到整個車身在一瞬間傳遞到他手上的那一股很大的力道,要不是衝擊力不夠大,有一瞬間他真的以爲是車子的表面通了電……

共子珣一手拉開車門,另一邊敏捷的向自己的身邊看過去,只見那隻大猩猩猛地往他們的車尾一撞。

後面的擋風玻璃都破了。

共子珣坐在後面,看着慢慢往上擡就快要到他臉邊上的那個大猩猩黑乎乎的爪子,嫌棄的往前面挪了一挪,作勢要躲開它。

巨大的空間讓共子珣短暫的懵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原來在他下車的時候,褚一刀已經挪了一下位置,把自己換到了駕駛室裏面。

大猩猩的腦袋慢慢的擡起來,看見共子珣的臉,它又是呲牙咧嘴的一聲叫。

共子珣無辜臉,心想我剛纔也沒怎麼惹你呢,現在叫的比剛纔褚一刀給它治療傷患的時候還大。

這現在面對的要是一個小孩子,共子珣還能表示瞭解,畢竟,不管是科學顯示還是實際操作中,都能證明這樣的一個道理,那就是小孩子對大人情緒變化的敏銳程度和敏感程度都有很大程度上的感受能力,並且,他們根據從大人身上不經意的傳遞給他們的信息——比如說贊善、喜歡或討厭來決定他們對大人的態度,有些小孩子會因爲別人的討厭表示出很強的攻擊性,有的小孩子會因爲讚賞的這種態度開心,這種程度的承認在他們以後的成長道路上很容易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

但是再高級的靈長動物也不是人,情緒和表情,一個是它們不夠完善的東西,一個是它們缺失的東西。

共子珣不去想他到底是在哪裏得罪了這個黑乎乎的老兄,他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轉念想到底怎麼能把這個大猩猩對他不友善的情緒化爲己用呢? 光年彼端 ——看沒看出來,十足的資本家的思維方式!

“刀哥,一會兒我逗它,然後你局把車子往前開,這小夥兒力氣這麼大,我覺得有戲。”

共子珣把自己的後背貼在褚一刀的座椅背上,快速的說着。

他在對褚一刀說的那些話的最後用一個‘有戲’來代替,意思就是‘利用這個大猩猩對他的很莫名的怨氣來來衝出這個泥坑裏面。

褚一刀呢麼聰明,甚至在共子珣沒說話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他內心的想法。這看似是一個省心省事兒的好主意,只要共子珣一會兒掌握好一個度,既能刺激到這個大猩猩,又能讓自己不受傷,最後把這個車子從泥坑裏面解救出來。

但是,褚一刀始終沒忘了一個前提——-這個大猩猩受了傷,甚至就在剛纔,自己還在用簡陋的器具來接好它的斷肢。

在某種程度上說,它也是他的病人。

共子珣的想法雖然看起來對他們兩個有利可圖,但是攤開來講,是一件很不人道的事情。

褚一刀在共子珣要擡起胳膊逗那隻大猩猩的時候猛然出聲。

“我拒絕你剛纔的提議。”

褚一刀的一句話就像是一盆涼水一樣,兜頭澆在了共子珣的腦袋上、身上。

“你腦殼壞掉了吧!”共子珣忿忿的說了一句以前在電視裏面他看見上海人總是這樣對犯傻的人說。

“我拒絕你的提議。”褚一刀重申道。 褚一刀的拒絕在共子珣的意料之中。

然而,已經知道褚一刀要說什麼話和真的聽到他說出口還是兩種不同的感覺。

共子珣覺得有點窩火。

確實,現在的這個提議確實不是上上策——如果把那隻已經受傷了的大猩猩化爲參考條件的一部分的話。可是,現在除了這個辦法,恕他遲鈍,還呢個有什麼辦法呢?

“你不用有負疚心,又不是你乾的。”

共子珣說話的同時撩撥了一下那隻已經微微擡起了頭的大猩猩,大猩猩看來也是受了不少的折磨,現在雖然強撐着有氣勢,但是看它遲緩的動作就音樂的感覺到它怕是堅持不了多久,然後就會像一灘爛泥一樣摔在地上,然後被風吹雨淋——如果沒有同伴的救助,很可能會相當快的化成一堆枯骨,在以溫度和溼度著稱的熱帶雨林,沒有什麼不可能。

被稱爲地球只肺的它有着無與倫比的巨大的魔力。

大猩猩的身子又撞擊了一下車子,這次的力度不夠,共子珣蹙起自己的眉頭,暗暗的責怪自己怎麼沒早早的想好這個辦法,眼看着這隻大猩猩已經像快被耗光點亮的儲蓄電池一樣成了強弩之末,躲在樹林裏面的那些大猩猩很可疑的按兵不動,共子珣有一點點的心慌。

他準備再相出一個辦法,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褚一刀下了車。

他們是配合默契的老搭檔,褚一刀知道在這個時候勸不住共子珣,共子珣也知道很多時候的褚一刀是相當的執拗的,你不可以也不可能打破他的那一套行爲準則和規範,以前做外科醫生的歷史雖然像被蒙塵的已經好久沒有翻開的書,但是那端記憶深刻的烙印在了他的血液裏,很難抹去。

共子珣看見褚一刀的衣角輕飄飄的在瞬間被關上的車門處一漂而過,他惡狠狠的捶了一下自己手邊的座椅的椅背。

外面又開始稀稀落落的下起了小雨,褚一刀一下車就感覺溼氣衝着自己的臉面撲了過來,他走到車尾部,那隻大猩猩癱坐在地上,它的背部靠在車尾上,呼呼的直喘粗氣,褚一刀看見它腳上已經堆了一些爛泥巴還有幾個深深的腳印兒和爪印兒。

它看見褚一刀並沒有驚慌,不知道是不是雨水滴進了它的眼睛裏,它的眼睛溼漉漉的。褚一刀心裏一動。

他剛要走過去,忽然一陣聲響讓他的表情瞬間一變。

雨後空氣中慢步着水分子,空氣的密度變大,更利於聲音的傳播。

一直在車子裏面的共子珣很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不顧得自己剛纔還和褚一刀置氣,立馬從車上跳了下來。

從遠處傳來了屬於車子行駛的聲音,褚一刀轉過身去,就像電影裏的慢動作一樣,與此同時,之前還是稀稀落落的小雨此時已經慢慢的變大,砸在裸露的手臂上甚至能感覺到隱隱的疼痛。

雨聲在一定程度上掩蓋了一些其餘的聲音,在一瞬間,他們倆都以爲自己聽到的是不是幻覺,但是這個揣測是基於他們對於剛纔情況的判斷不是有十分的把握的情況下。

但是很快,從不遠處射過來的兩條光柱打破了他們一閃而過的猜疑。

他們的救兵來了。

共子珣拍了一下手掌,面帶喜色。

褚一刀看了一眼明顯被雨勢還有共子珣那一聲很響的巴掌聲給鎮住了,眼神裏除了迷茫還有淡淡的慌張。

褚一刀的心裏有點沉重。

車子很快就衝到了他們的面前,共子珣喜形於色,甚至不顧自己的形象——不怕髒,一直很耍酷的站在那裏,車子的邊兒堪堪的和共子珣的衣服一擦而過,輪胎戴起來的雨水把他的褲子還有上衣都沾染上了泥點,還有臉上迸濺的也都是星星點點的印記。

燈光中,共子珣那一口白牙顯眼的很。

“你們可算是來了!”共子珣拍了一下率先從後面的座位跳出來的那個男人,對方回給他的也是重重的一拍——-那是男人間打招呼的方式。他們顯得相當的熟絡。

他們兩個爽朗的大小,然後那男人略帶調侃了看着髒兮兮的共子珣,共子珣聳了聳肩,不以爲意的樣子,剩下的司機還有副駕駛的一個人都留在車上,看來是提前受到了囑咐一樣。

“你都不知道,這破車在路上陷了兩次。”共子珣和那人勾肩搭背的站在雨幕下,絲毫不在意雨水打在他們倆的身上是不是會引起頭痛腦熱、發燒感冒等等的後續問題。

“這是‘路’麼?”那男人抓住了共子珣的一個小字眼兒,隨後倆人看着現在尷尬的處境都是哈哈大笑。

“我看着這時間,就覺得你們肯定塞在路上了。”那男人皺了一下眉頭,那是看見了共子珣那輛已經被砸的撞的看起來破破爛爛的車。

“哎呦喂,我說你哪是在開車啊?分明是吃車吧!”男人說完又是大笑。

共子珣沒吭聲,但是從神情上顯然是愉悅的。

褚一刀面無表情的繼續給那隻大猩猩處理傷口。

他不滿的表情一閃而過,在黑暗的,只能用車燈來維持亮度的環境裏面一點也不顯眼,就像是一閃而過的流星一樣。

大猩猩之前接好的斷肢又斷開了,這一次的情況顯然比剛纔的更加嚴重,斷裂的骨茬兒插到了旁邊的肌肉組織羣裏面,褚一刀微蹙了一下眉頭,這樣的情況他不是不能處理,只覺得爲這隻大猩猩以後在雨林裏面的生活感覺到隱隱的擔憂。

共子珣的注意力顯然沒有放在那個的上面,相反,他和站在他身旁的那個男人開始打趣周圍的那些再度隱藏在角落裏面的大猩猩。

契約萌妻掌心寵 “也不知道我怎麼招惹到它了,一個勁兒的衝着我使勁兒。”共子珣狀似很苦惱的說。

站在他旁邊的叫做傑克的男人託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然後對共子珣笑嘻嘻的說:“看來你不僅讓老少通吃,現在還要有跨物種的戀愛了呢!”

“算了,別提了。”共子珣打着哈哈,這事兒就算是這麼過去了。

“哎,褚一刀,你在幹什麼呢?”

共子珣好像纔想起來還有褚一刀這麼一號人一樣,撥開了擋在車尾一角的一個碧綠的小樹枝,然後走到了褚一刀的面前。

褚一刀已經給那隻大猩猩正好了骨,正在尋找一個固定的東西來把斷骨綁好。

共子珣居高臨下的看着正在蹲着的褚一刀,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兩個現在的高度差的原因,一種不是很和諧,甚至可以說是很強的距離感在兩人之間氤氳開來。

就連傑克都一臉興致的向他們倆的方向看過來。

然而褚一刀並沒有太多的反應。

正常的人,如果看見自己的好朋友在見到他的另一個好朋友以後,就開始對自己冷落,那麼心裏一定說不上有多舒服,但是褚一刀的腦回路里面顯然這根勁兒沒有搭的特別的好,他而已說是對共子珣忽如其來的冷淡一點消極的反應都沒有。

褚一刀低頭看了一眼瑟瑟的發抖的大猩猩,不知道什麼時候,它的眼睛裏面慢慢的凝聚出了一顆碩大的眼淚,褚一刀被這一幕給觸動了,只覺得心上的弦微微的一動,就像是侍女指尖那被波動的靈巧的琴絃一樣,微微一顫,卻帶來巨大的情感共鳴和觸動。

就在褚一刀停頓的這短暫的時間裏,那顆碩大的晶瑩的眼淚破過風、墜落,最終砸落在了他的手上。

褚一刀的手敏銳的一抖,他幾乎立刻就感覺到了那種燙人的溼意。

“怎麼着?褚一刀,你不會和她看對眼兒了吧?”

共子珣語氣很不好的說着。

確實,都這個時候了,褚一刀出於人道主義的關懷在那些人的眼裏面其實是很累贅很多餘的一件事兒。

他們之所以沒有發作,無非是看在自己的老闆——共子珣的面子上。

不過心裏怎麼想可沒有人限制他們。

在這樣的一個雨天裏,老闆沒有按時趕到,本來就是一件既讓他們擔心,又耗費人力物力的事情。

隨着共子珣來的大部隊裏面有着其餘的兩股勢力,這種情況不是太大的祕密,但是在短時間內,並沒有人戳破這樣的狀態,也算是維持着一種畸形的平衡。

本來,共子珣的人身安全是他們這些心腹最大的職責,在以往的經歷中,他們爲了這個最基本的目標,奉獻和犧牲了很多的東西,老闆本來也是極其謹慎小心的一個人,但是這次竟然之身—–唯獨帶了眼前的這個多事的男人,多少讓他們的心裏很不舒服。

眼前的這個人好像並沒有給老闆帶來多麼大的幫助,相反,好像在路上就給他惹了不少的麻煩,就比如說現在的這隻大猩猩。

如果不是褚一刀的存在,沒準兒共子珣早已經來到了駐紮地,哪裏還需要他們出手。

褚一刀擡頭看了一眼共子珣,沒留什麼情面的低聲道:“不想我把你的褲腰帶拽下來,就趕緊給我找個東西。”

褚一刀的聲音壓低了,音量控制在只有他和共子珣能夠聽見的範圍內。

共子珣知道褚一刀既然能說的出,就能做的到,於是表情不是特別好的回到了車裏,幾經翻找,好歹找出了一個勉強能夠固定住大猩猩的斷肢的東西。

褚一刀從共子珣的手裏接過那東西,然後就要準備動手做最後的一道工序,誰知大猩猩看見共子珣以後不顧自己已經是重傷再身,仍然是相當的暴怒,齜着牙像是隨時要撲上去一樣,共子珣悻悻的看了那隻大猩猩一眼,然後快步的走到了傑克的身邊。

傑克饒有興致的看着共子珣,後者對他調侃的眼神兒視若不見。

褚一刀一邊給大猩猩做包紮,卻發現它的眼睛仍然盯着共子珣的方向,鼻孔裏面不斷的往外噴着熱氣,能夠看出來,看起來它很憤怒的樣子。

褚一刀也不知道共子珣到底怎麼惹到了這隻大猩猩,莫非這個也是傳說中的‘眼緣’?

褚一刀做好了這一切以後,站了起來,幾乎就在他站起來的那一瞬間,褚一刀的耳朵微微一動,他聽見有什麼東西破風衝着他的方向衝了過來,褚一刀急忙的躲開,然後就看見一隻小弓箭嗖的一下子插進了那隻大猩猩的心臟的位置。

那隻大猩猩就像是觸電了一樣,猛地往上的彈了一下,隨後就像一隻失去了活氣兒的風箏一樣,身子順着車尾慢慢的向下滑,最後睜着眼睛死了。

共子珣沒擋住褚一刀,褚一刀一把就將他的身子給扒到一邊兒去。

共子珣也不敢硬拉着褚一刀,只希望事情不要鬧的太大。

之前射出弓箭的那個窗戶還沒有關閉,之間褚一刀伸手向下壓車牀的玻璃,似乎要用徒手之力把車窗玻璃給按下來一樣。 褚一刀迅速衝到了車窗的正對面,然後一隻手按在了即將升上去的玻璃上面。

褚一刀的手隨着車窗玻璃向上升了一小段的距離,眼看着他的手就要被車窗玻璃和上面的金屬給夾住,就在這個時候,坐在副駕駛的人停止升起車窗。

傑克饒有興趣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他的嘴角一勾,十足的痞氣,一雙桃花眼因爲好奇的情緒作祟往上吊了一點,更顯得魅惑叢生。

這兩個人的氣場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共鳴。

安全性能極好的車子不僅防彈,即使遇到小規模的例如手榴彈等的轟炸,也可以堅持一下。玻璃黑黢黢的,很顯然是貼了膜,特殊的材料使得從車子裏面看人十分的清晰,但是從外面卻無法看見裏面到底是什麼樣的情形。

褚一刀就像一塊被詛咒了的不能再度動彈的石頭一樣,整個人固定在了車窗的前面,好像只要他微微一動,一陣風吹過來,他的身體就會化成煙塵隨着風迅速的飄散一樣。

“褚一刀,你到底在幹什麼!”

共子珣的表情很無奈,他攤了攤手,像是忍耐住了自己的很多負面情緒,也好像是此刻他還願意和褚一刀溝通是一件他必須要忍住才能不發泄出來火氣的事情一樣。

褚一刀被共子珣的聲音給提醒了,他的眼珠轉了轉,目光所在的方向還是對着共子珣的。

共子珣的胸腔劇烈的起伏了一下,然後兩隻手都搭在了褚一刀的胳膊上。

共子珣的手還挺熱的,褚一刀剛纔爲了給那隻大猩猩包紮,整個人都被雨水給澆的溼透透的,他的胳膊冰涼,正好碰上了共子珣的炙熱,倆人都愣了一下。

共子珣的手搭在褚一刀胳膊上的那一瞬間,他就開始皺眉,不只是因爲兩個人身體的溫度差,更是因爲他能感覺到現在褚一刀胳膊上的肌肉特別的緊繃,就像是每次事情要發生之前,他做出的全身警戒的情況一樣。如果剛纔不是因爲褚一刀忽然想起了什麼事兒,或者是什麼觸動了他的情緒,共子珣真的覺得,褚一刀剛纔回不惜一切代價,把那堅固的車窗玻璃給毀壞了,然後把剛纔用小弓箭射殺那隻大猩猩的人給揪出來,隨後揍個半死。

共子珣兩隻手同時用力,可算是把褚一刀的手從玻璃縫裏給揪出來了,共子珣鬆了一口氣,好像一顆心又重新的回到了肚子裏面。

共子珣清楚的知道,如果剛纔不是褚一刀忽然的配合的話,把他的手從車窗縫裏拿出來大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到底在想什麼?

共子珣心裏面想着,與此同時,他的眼神不動聲色的隔着車窗的玻璃望了一下副駕駛裏面坐着的那個人。

“你把外套脫下來吧!”

共子珣見機行事,趁着褚一刀現在還在想事情,趕緊把他拽離了‘案發市場’,隨後他給傑克使了一個顏色,傑克很快的心領神會,然後從他來時坐着的那輛車的後備箱裏面拿出了拖車所需要的工具,隨後他利落的將兩輛車通過拖車的工具連在一起。只要前面的那輛車發動,那麼後面的那輛車會因爲外力的作用從泥沼中掙脫出來。

傑克做完了這一切以後,沒有回到他來時乘坐的那輛車裏面,而是打開了褚一刀他們的車門,然後檢查了一下燃油的使用情況,最後老神在在的坐在了駕駛室裏面。

此刻,‘外面’只剩下了共子珣和褚一刀。

因爲剛纔距離射殺大猩猩的距離太近了,褚一刀的臉上和外套的衣襟上都無可避免的沾染上了一些血跡。

這星星點點的血因爲外部的環境始終都保持着極大的溼度所以一直保持着溼潤,並且散發着那種屬於動物的強烈的血腥味。

共子珣只是站在褚一刀的身邊,就覺得這味道有點讓人受不了。

以前做實驗的時候也沒少‘利用’各種小動物,有些無法像大多數人說出口的實驗也用了一些無法言說的實驗材料,但是都沒有這次的衝擊力大。

共子珣捂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隨後他意識到這個動作有點蠢,有點破壞他的形象,便很迅速的把手滑下來,順着褲線然後滑道了自己的褲子口袋裏面。

“也不知道它們都吃了什麼。”共子珣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然後看褚一刀沒反應,便準備自己動手,將褚一刀身上的外套給扒下來。

愛上豪門大少 “你這衣服都溼透了,現在穿着,沒準兒就得感冒,我跟你說,熱傷風才難受呢!”

共子珣在別人看不見的時候,對褚一刀這個認真,伺候的特別到位。

褚一刀定定的看了共子珣一眼,隨後不吭聲的拽回自己的外套。

共子珣倒吸了一口氣,作勢要開始長篇大論來說褚一刀,結果褚一刀自己背對着他將外套脫了下來,將它搭在自己的手臂處。

“刀哥,你也別太難受了。”

大牌女編劇:首席的十年專寵 共子珣將自己的胳膊搭在了褚一刀的肩膀上,無視後者有點嫌棄的樣子,他推心置腹的說:“其實這事兒吧,你也別太認真,熱帶雨林是什麼地方,放大了的弱肉強食,你現在是救了它了,給了它生存的希望但是現實多麼殘酷啊,你想啊,你這邊把它給治療的差不多了,然後轉身走了,隨後就有一比它強很多的,位居它食物鏈的上峯的動物,那不秒秒的把它給ko了啊,這麼一想,是不是還是這麼死的更痛快一些?”

收穫了褚一刀一個白眼兒之後,共子珣果斷的閉嘴。

褚一刀拉開車門之前看了共子珣一眼。

從武林高手到娛樂巨星 “其實你知道你勸說不了我,卻還要反覆的說……”褚一刀頓了一下,目光清澈,就像沒看見自己面前那放大了的共子珣的尷尬臉一樣,“你有你的選擇,我有我的規則。”褚一刀說完了這句話以後,便惜字如金的坐回了座位裏面。

共子珣無奈的笑了一下,隨後也跟着褚一刀進了車子。

坐在駕駛座位的傑克看了一眼後視鏡,嘴角露出了一抹奇異的危險的微笑。

大姐都坐在了車子裏面以後,後來者居上的那輛車子在前面開路,司機的駕駛技術很好,即便他剛纔沒有下車來看這輛車子到底深陷在什麼樣的坑裏面,只是剛纔在車裏不遠不近的瞟了一眼,隨後又在兩次試探着往前行駛以後後面的拖拽力的牽扯下便知曉了應該如何駕馭自己手裏的這臺車子,然後利用最小的資源將後面的那輛車子給拖拽出來。

幾下之後,車子便從泥坑裏被拽了出來。

回去的路上沒有什麼周折,幾乎就在一晃神兒的功夫,他們就回到了大本營。

——————————————————————————————

大本營裏面的人看見他們回來以後大部分人都佔了起來,和共子珣打招呼或者幫助他們將車子裏面的物資給搬回來。搬東西的時候共子珣才發現,原來他們去的時候帶了這麼多的東西——-幾乎囊括了大部分的容易在熱帶雨林裏面發生狀況的營救措施的東西,不過把他們倆就在水火之中的其實也就一根繩子罷了。

“大家都辛苦了,今晚上早點休息,明天按計劃行事。”共子珣拍了拍手,簡單的交代了一下變帶着褚一刀回到了傑克早就幫他整理好的帳篷裏面。

共子珣說了大家可以早點休息,但是誰能馬上就去休息呢?如果能讓明天按計劃行事的話,他們今天晚上估計得忙的熬夜。

所以這就是資本家的說話方式,不需要耗費資本的言語上給你一個甜棗,實際上需要壓榨勞動力的時候就是一個悶棍,而且力度一點都不會差的。

褚一刀和共子珣折騰了接近一天,也都有點累了,共子珣輕車熟路的帶着褚一刀來到外面的簡易設施裏面衝了沖涼,然後倆人便原路的回到了帳篷裏面。

一回到帳篷裏面,共子珣就伸手擋住了褚一刀。

“等會兒,讓我來檢查一下有沒有誤打誤撞的闖進我的領地的花姑娘!”

共子珣說話的時候還故意模仿了那種很不懷好意的強調。

褚一刀抱着自己的胳膊冷冷的看着共子珣,似乎在看他到底準備玩什麼把戲。

果然,共子珣在角落裏面拎出來一個不長的木棍,帳篷裏面的燈亮了起來,但是昏暗的燈光讓帳篷裏面的空間顯得更加的逼仄。屋子裏面稍微有點亂,看起來到有點能藏花姑娘的潛質。

褚一刀坐等共子珣到底會弄出來什麼把戲。

過了不到半分鐘,只聽見共子珣‘呀’的叫了一聲,然後就看見他手上的木棍上面懸掛着一根不長也不短的軟乎乎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