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對一千萬沒動心?

此言差矣。

我也不是聖人。

白得一千萬,換做誰,都會怦然心動。

況且我也是一個小商人,怎麼會可能對送上門的利益視而不見?

現實是如此暴露的環境,我再弱智,也不會再衆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的收受賄賂。

小偉能不費力氣的找到我。

北京的老傢伙也應該正瞪大眼睛,注視着我的一舉一動。

哥倆好能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準確找到我的房間,說明當前形勢下,不論是對哪一方,我都處於毫無遮攔的監視之下,更壞的情況是,雙方的信息被別有用心的人正在有條件的共享。

屋裏安靜如初。

我坐在黑暗中,閉目養神。

同時也在思考,自己當前以及下一步的安排和打算。

目前看,收購談判的事情,是無法推脫了,談判過程中將遇到什麼情況,誰也無法預知。

我猛然想起剛剛對伍月說過的話。

本次收購的金額高達七八個億,這是事實。

如此大手筆的收購,北京的老狐狸會放心交給我和萱去談判?

答案顯而易見是否定的。

看來,我們充其量只是第二梯隊而已。

否則,也是老頭子在北京遙控,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妥當了,和上次競拍土地一樣,我們出場也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

倘若事實如此。

伍月來賓館找我搞這一出又是什麼意思呢?

難道小偉還沒有和京城的核心人物對上話?

事情就是怕推敲,有些情況一想就明白,有些情況越想越糊塗。

看來,我前面高估自己的角色了。

在整個事件的運作中,我僅僅是一粒被利用的棋子而已。


未來的替罪羊?

現在的狗腿子?

隨便說吧,什麼都可以是,也什麼都可以不是。

如今,我的地位和當年小偉初期在廣投集團有幾分相似,只是我心裏清楚的很,自己沒有小偉當年的心機。

所以,和他們鬥爭,爭取利益最大化,對我來說,幾乎毫無意義。

首先,我無心覬覦更高的財富。

其次,我情商太低,根本鬥不過身邊這一羣猴精猴精的商人。

最關鍵的是我當前牽掛太多,對所有具體的業務,都是急於脫身的心態。換言之,我對蘭姑、京官乃至後面所謂的集團公司,都是排斥的態度。

好在我還有自知之明,這是我這麼多年在商戰中生存下來的根本。

我心裏清楚,利用我的人,甚至比我自己還了解自己的處境。

也許正因爲如此,自己才被捲到這麼大的商戰旋渦之中,而且被推到風口浪尖。

思前想後,不知不覺夜色深沉。

肚子開始叫起來。

不管事情如何,填飽肚子永遠是人的生理第一要務。

我簡單收拾了一下,準備下樓吃東西。

巧得很,我打開房門,迎面遇到也剛剛準備出門的萱。

萱看上去精神飽滿,意氣風發。

“吃東西?”,她衝我莞爾一笑。

“是啊,這麼巧,你也沒吃?”,我禮節性的衝她笑了笑。

剛剛在從北京來縣城的路上,我們在車裏一起對付伍月的默契配合,似乎拉近了我和她之間的距離。

“是啊,是啊,一起吧!?”,看得出來,她態度很誠懇。

“我對縣城應該比你熟悉。”

我沒反對,一個人吃飯本身是一件無聊的事情,多一個人,對當地又熟悉,何樂而不爲?

萱見我沒反對,興致立刻高了起來。

她連着打了幾個電話。

安排地方和車輛。

不一會兒,我就被她拉到一個非常雅緻的餐廳。

餐廳風格中西合璧,所有端上來的食物都很考究。

看上去色香味俱全。

萱點了一瓶紅酒。

我們一起用餐,吃的很愉快。

觥籌交錯之間,一瓶紅酒喝得差不多了,萱看上去有些醉意。

她臉紅的如同被染過一般。

話也多了起來。

“大國經理,你能說真話,對我是怎麼評價的嗎?”

我雖然也喝了不少酒,但是頭腦非常清醒。

萱的問話,是一個敏感話題。

我內心清楚,自己一旦口不擇言,說錯了話,事情的後果就會變得很複雜。

評價她過去?

意味着多少會沾上一些廣投的是是非非。

甚至會牽扯到蘭姑。

評價她現在?

我對她現在又瞭解多少呢?

她和蘭姑、京官乃至集團又是什麼樣的微妙關係?

鬼才能說得清楚。

想到此,我對着她笑了笑。

說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你挺好的呀。”

沒想到,即使如此泛泛的評價,還是惹出了事情,讓我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一個評價“挺好的”,讓本來藉着酒精作用,非常情緒化的女人淚眼婆娑。

“這麼多年來,接觸這麼多人,大國兄弟,你是我眼裏品質最好的一個人!”

“感謝你能瞧得起我!”

說罷,她把眼前杯子裏的紅酒一飲而盡。

“你知道嗎?我現在也是集團老爺子身邊貼心的人了!”

從北京會所和她領命的那一刻起,我私下裏對身邊幾個人的察言觀色,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一目瞭然。

男人和女人,不就那點破事嗎?

萱自以爲出身高貴,結果還是坐了牢,下過水,被撈起來,鍍鍍金,又重新成爲京城權貴的新寵。也算是命運輪迴,時來運轉了。

也許,看情形,在她的內心裏,現在的地位,與自己的期望,仍然還有很大的差距吧?

我有些慶幸自己剛纔沒有多說話了。

果然,她接下來的話,讓人振聾發聵。

“我知道,你和蘭姑之間的事情!”

她說着話,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同時,裝作若無其事的看了我一眼。

孃的,這娘們是在裝醉呢!

我不禁警覺起來。

看着我緊張的樣子,她咯咯的笑了。

“你放心好了,你和她的事,老頭子一無所知!我也不會說的。”

“你在會所過夜的事,只有我和蘭姑知道。”

她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酒。

神神祕祕的低聲對我說道。

“也許,你家蘭姑還不知道,你和她的關係好,我也是知情人呢,咯咯。”

她的笑,讓我有些脊背發涼。

看來這個女人的心機不一般啊!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一言不發。

想到此,我抿了一口酒,放下杯子,點燃一根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