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心念電轉,支持小莫,“子晗,小莫那裏是挺好的,我們會經常過去,而且最近崇武師傅也住到附近。你一個人在外邊漂泊,不如來我們這。”我無視蕭晟看過來的目光,又對小莫說:“子晗可以看慣這個版塊的內容,林宇可以負責水區的內容,這樣一來,你的鮮奶吧就是我們的大本營了。”

其實,鮮奶吧早就成爲我們心中的大本營。如果能再這樣做的話,就進一步穩固了大本營的存在,感覺既有了朋友又有了後盾。

老公錢多多 小莫摸着下巴沉吟:“這主意不錯,回去後你在讓崇武把安全問題加強一下。嗯,我要把樓上兩層也給租下來,這樣方便你們住。”

白子涵的表情有些鬆動,我估計着是“崇武”這個名字的影響。

“我要想想,地址在哪裏?想通之後我會去找你們。”

“好說

!”小莫高興地拿過我的手機翻找到白子晗的電話薄,編輯了一通短信就發過去,“這是我們大本營的地址,隨時敞開大門迎接你。”

白子晗道:“論壇的事情我接下了。這樣也方便我去處理靈異的小問題,信息量大免去我自己收集,你們做的論壇不錯。”

蕭晟道:“鬼域帶來的靈感,目前論壇裏的人大多是看直播的人。”

回去的路上,我在座位上打瞌睡,實在是太困。小莫原本還和我說着話,後來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再有動靜時,我勉強睜開眼,察覺到自己在半空中被抱着,蕭晟正將我放到牀上,我轉了個身面對他,用帶着沉沉睡意的嗓音問道:“今天可以不去幻境嗎?”問完我也沒意識去等迴應,眼皮又沉重地搭在了一起。

反正是沒有感覺的,我再次睡過去,終歸還是做了夢。平常的夢,具體的內容當然是在早上一睜眼的時候就全部忘記,我精神一怔,看了眼時間,才鬆了口氣,幸虧沒有太晚。

去健身房,完成上午的訓練後,我走鮮奶吧和小莫林宇打了聲招呼,說起來昨晚的事情不知道小莫有沒有告訴林宇,我正準備走呢,想了一下,還是要問問林宇的意見。

“林宇,你平時在吧檯後邊,交給你個任務唄。”我說。

我們平時說話也差不多這樣,因爲彼此都很熟悉,林宇道:“你說。”

“我們蒐集鬼的信息論壇缺管理,水區交給你好不好?”

王爺勇猛:廢材五小姐 林宇非常有興趣,我便用吧檯後的電腦把論壇打開給他看,“之前小莫也存過這個地址,喏,你看。水區一般沒什麼,但是一些人會說奇怪的話和事,我總是沒時間一條條翻,你沒事的時候可以多看看。”

林宇道:“完全可以啊,我對這個很感興趣呢。”

我在紙上寫下管理賬戶和密碼交給他,“另一個靈異區的版塊是個大美女在負責,我估計啊要不了幾天她就會來店裏了。”

林宇回頭看看小莫,因爲小莫在整個過程中都還沒有發表什麼意見,便問:“新來的店員嗎?”

小莫說:“冰山美人範兒,高冷,一旦成爲店裏的甜點師,我們的生意會再翻一番。”

“所以,你請白子晗來究竟是爲了生意還是因爲能力……”我問。

“兩者都不誤。”小莫豎起一根手指,自信滿滿。

交代完林宇的事情,我去隔壁找崇武,昨晚沒時間練習,今天怎麼說都要補上。崇武沒有外出,在我意料之中,他看到我來眼中有喜悅。

我當小故事一般把養老院的事情描述給他聽,他靜靜聽着,始終沒有打斷我。我說到進入別人的思想時,看了看他,他的表情也沒變化。

“其實我是對另一件事好奇啦。”我說,“關於你客廳裏放的撲克牌,我試了兩天,在幻境中都無法準確的抓住它們。”

崇武反問了我一遍:“你是在幻境中糙縱的?”

我點點頭,“難道要在現實環境裏?”

崇武說:“其實是你直接跳過了中級,跑去練了高級,這樣當然很困難。不過沒什麼,但你在現實中發現異樣的時候,你再來找我,現在我還不能說。”

我一噘嘴,帶着些撒嬌的意味,“師傅啊,你又吊人胃口。”

他淡淡地笑意染上嘴角,“我可不是你師傅。”

我說:“然後我在健身房那邊學得進度也很慢,總之這幾天就是進入了倦怠期一樣,做什麼都不行。”

“你已經做得足夠好了。”崇武說,“耐心性子慢慢來。”

“可是昨晚看到蕭晟的做法,我就會意識到自己和想象中的差距還是太大了。每次在我剛掌握一個小技能的時候,就會發現其實他們需要的是更大的能力,我總是追不上。”我嘆了口氣,“繼而就感覺自己很無能。”

崇武說:“那用了三年時間才掌握到你現在這個程度的我,豈不是更無能?”

我想反駁這不一樣,崇武就接着說:“想想一個月前,再看看現在的你。”

隨後我在崇武的要求下,進入凝思,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地坐着,感受周圍的空氣,窗外的車流,甚至是人們或急或緩的腳步聲,崇武旨在讓我平心靜氣。

兩小時後,我緩緩睜開眼睛。

崇武溫和的目光注視着我,“感覺怎麼樣?”

之前積壓的浮躁感一掃而空,心神澄明。

崇武微笑着說:“精神就是這樣,始終緊繃着是會出問題的,一直鬆懈也會倦怠和遲鈍,還需張弛有度,方能合理控制。”

我仰起頭看向天花板,“果然還是和崇武師傅聊聊天最能有體悟,每次和你說話,我都有種衝動去讀讀佛經。”

崇武道:“讀一讀無傷大雅,只是你若想遁入空門還是算了,六根未盡,紅塵纏身,佛門不是你的歸宿。”

我直起腰來了精神,“那崇武師傅會給人看命嗎?我的未來什麼樣?歸宿是哪裏?”

崇武目光變得悠遠,他輕輕搖搖頭,“佛曰,不可說。”

我頹唐地向後傾,雙手撐地,“對了崇武,白子晗這幾天可能就會決定是否過來了,你見一下她吧。不用說話,只要在店裏坐着,對白子晗來說也是對當初的思慕一個交代吧。”

師傅躲閃了一下目光,我說:“給人家一個機會嘛!”

“有緣自會遇到。”

“推脫。”我說,“那這樣,我到時候來找你,和你一起過去,而且之後小莫會把鮮奶吧完全做成我們的基地,你們肯定是要見到的。”

崇武默默打開書頁,看似讀書。

“咱們打個賭,你們三天之內一定會見到。如果我輸了,就不再說這個事,如果你們見到了,你就平常一些對待,好不好?”

崇武無奈地嘆了口氣:“怎麼說都是你在理,這個賭毫無意義。”

“我就當你的回答是答應了。”我一拍手,起身準備離開。“那我先回去了師傅。”

(本章完) 中午,張慶寒給我發來一張圖片,我點開看了看是個貼在牆上的告示,大意是指蔣二平的新片《永生》招演員,張慶寒附帶了句話給我:你宿舍不是有這個目標的羣演嗎?可以讓她來試試,不過沒有後門哦。

今天劉穎正好是在家休息的,我把這個圖片轉發給劉穎,正好打開門進去。

屋裏熱火朝天地繁忙,雖然只有三個人,給我的感覺就是忙成一團。

電視聲音開得很大,劉穎和許盈盈在屋裏來回走動,這個拖地,那個擦傢俱,小盼則是餐廳廚房兩頭跑,我站在門口,把門拉上,“你們這是做什麼呢?”我記得上天剛剛打掃過一遍。

劉穎停下手頭的活,與我打招呼,“童姐你回來啦。”

小盼趴在廚房門口,對我說:“中午我家小弟來吃飯,他跟我叔在這邊打工,我就讓他過來我這玩兩天。一會就到,所以麻煩她倆簡單整理一下。”

“誒,之前沒聽你說過啊。”

小盼道:“早上的事,他們也不提前告訴我,我媽今早突然給我打個電話說我弟出來打工了。我就給小弟打電話,他們住得離這挺遠,但我這當姐的肯定要照顧照顧他。”

“你叔不過來嗎?”我問。

“就我小弟,他都20了,會自己看路。”小盼說,“小童你快來幫我把那鍋裏的菜翻翻。”

我趕緊走過去,拿勺子撥了兩下,忙完才得以去客廳喊劉穎:“小穎,你看一下我給你發的微信,有劇組找演員,你去試試看吧?”

劉穎一聽放下手頭的拖把就去沙發上拿手機,她仔細看了會,跑到我面前:“小童姐你真是太好了,這麼難得的消息,還是內部人員通知的招人,你怎麼拿到的?”

我說:“和他有一點點的合作,然後就通知我了,你去試試看。”

“嗯!”劉穎興奮地點頭應下,看着她開心的樣子,我也稍稍欣慰,起碼這樣子來說,劉穎是真的一心撲在演藝上吧,一步一個腳印的打拼。

小盼又把我叫進廚房,圍裙炒勺統統一股腦地塞給我,“撐一會,我下去接小弟。”

我笑着接過,讓她小心點。

客廳裏她們簡單的打掃工作也告一段落,我喊了一聲過來端菜,劉穎就第一個出現,端着盤子出去擺桌。

“許盈盈,別當甩手掌櫃,過來幹活。”我說。

許盈盈嚷嚷着,“好累啊,我已經連續幹了半小時的活,這是虐待!”

懶得說她什麼了,好在這傢伙雖然嘴上這麼說,也還是用實際行動過來幹活。

很快,小盼就帶着他弟弟開了門進來,他弟弟是個瘦瘦高高的大男孩,皮膚略黑,相貌與小盼能看出幾分相似,他的脖頸處有一道疤,小盼絲毫不避諱的說:“這是小時候他鬼壓牀,家裏找明白人看了,說一定要見血鬼才罷休,然後晚上也不知怎麼的,就留了這道疤,還大半夜跑到醫院縫針了呢!可嚇人了,當時血流的兇,我記得特別清楚。”

“怎麼以前沒聽你說,你知道我是做鬼故事的,說不定我能知道一些呢?”我說。

小盼說:“這事情哪邊不都有嗎?小孩子看到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就要找明白人看看。”

“你有看過嗎?”

“我?”小盼搖搖頭。

“快吃飯吧,這菜擺上桌是當藝術品觀賞的嗎?”許盈盈吆喝一聲,“快坐快坐,我們開動吧。”

李小盼的弟弟叫李亮,在我們面前可能是不熟悉的原因,比較靦腆。

許盈盈誇他:“這個年紀的男孩子這麼老實的可不多了。”

劉穎也說:“是啊,我表弟就屬於特別跳的那種,家長被叫去學校好多次了。”

小盼看着弟弟笑,能明顯感覺出她很高興,但是相對的李亮,我多留意了一下,他的情緒並不高,只是在我們面前裝出正常的表情,其實他的情緒有些厭煩和不高興在裏面。

蕭晟忽然在我耳邊說:“那男孩八字有些弱,額上有黑氣,容易被鬼附身。”

我一驚,下意識地看過去,雖說額上的黑氣我看得不明顯,但是確實有些發暗,“有什麼辦法可以改變嗎?”

“玉,佛珠,自己注意,晚上太陽落山後最好不要獨自外出。”蕭晟道。

這裏面無論哪一點我都沒法讓他做到,我看了看許盈盈,蕭晟能看出來的,許盈盈應該也能察覺,她不動聲色地回看我,眼神中是肯定。

我們找了個機會一起去廚房盛飯,我小聲對她說:“怎麼辦?小盼的弟弟……”

“自有天命在,你顧不過來的。”

我沒想到許盈盈會如此決絕,“那可是小盼的親弟弟,我們既然碰到了,爲什麼不能幫一幫呢!?”

許盈盈重重闔上電飯煲的蓋,“若是命中必有那麼一劫,我可以在他遭遇的時候出手救他,換言之,一切都有安排,你不用心急。”

我站在電飯煲面前,心中鬱卒。

“小童,你幹什麼呢?還不過來。”小盼喊了我一聲。

我回身走回客廳,告訴自己先繼續觀察着。

下午,小盼帶着李亮出去買衣服和生活用品,估計最後也會送李亮回他自己的住處。劉穎一吃過午飯就前往蔣二平的試鏡地址去嘗試了。我和許盈盈在家,但是沒什麼話說,我待在臥室,整個下午都沒有出來。

有些事情真的是就算知道前因後果,知道它的規律,面對結局依然是無法接受的。

我問蕭晟:“李亮會遇到什麼劫數嗎……鬼附身之類的。”

“我不是算命的人,不知道。”蕭晟說,“許盈盈剛纔那句話是沒有錯的,你只是要學會放手。”

“那就像你說的,你不會算命,我也不是聖人,讓我做到對可能發生的事情視而不見,太難了。”我坐在椅子中,盯着電腦屏幕發呆。

我隨手搜索了一下小盼說過的,李亮之後打工的地方,瞭解到那是一片正在施工蓋房子的工地,很多打工仔

都在那裏工作,工資高,休息少,但是包吃住,網上還有一些現場圖片,是夏天拍的,農民工曬得皮膚黝黑,滿身大汗,依然在烈日下工作着。

體力活這份錢纔是真正的血汗錢,我看了看照片,想象着李亮之後也會變成這個樣子,可能年紀輕輕就被累彎了腰,攢夠錢回家娶老婆。

當然如果能這樣安穩的度過一生也是很好的了,就怕因爲他八字太弱,招惹到鬼魂,工地那裏鬼魂最猖獗,遊魂野鬼喜歡在那裏聚集——

“你從哪聽說,孤魂野鬼喜歡在工地徘徊的?”蕭晟忽然問我。

我說:“直覺。”

蕭晟眯起眼睛,“工地以男人居多,陽氣中,並不是陰氣聚集的地方。”

“哦……”

我收拾心情,回到牀上盤腿而坐,讓自己進入凝思狀態,純屬爲了平心靜氣,一思考事情,最近發生的很多事就會一起涌過來,我要一條條的理,否則很容易亂掉。

蕭晟本就不是話多的人,見我凝神沉思,他便沒有打擾我,只在兩小時後叫我,我一個沒注意果然又超時了。

小盼是晚上七八點左右回來的,她在工地那邊和她弟弟叔叔一起吃了晚飯,說了一下那邊的環境,她特別心酸地表示:“一定要多掙點錢,他弟那邊的條件太辛苦。”

十幾個人同住一間房,吃着大鍋飯,晚上她是沒吃下多少,光看着難受了。“我應該多給小亮買些吃的,那邊穿的用的其實不缺,整天在工地裏,就是缺一些吃的。”

“沒事的,你下次還要去,到時候我陪你拎水果拎吃的。”我說。

小盼點點頭,“我剛纔算了一下從出來工作到現在自己攢了多少錢,手頭還有幾萬,回家開個小超市是夠的,我就想,實在不行,讓我弟回村裏開超市,守着小超市,每天也比在那裏幹活輕鬆。”

許盈盈道:“那小超市能掙錢嘛?”

“多少可以有點。”

“男孩子嘛,闖蕩一下吃吃苦也是鍛鍊。”

休掉億萬總裁 小盼還是心事重重的模樣,這時劉穎回來了,她臉上洋溢着喜悅,情緒也很不錯,看來是下午試鏡很成功。

她說:“試鏡的人不太多就四五十人,但蔣導招的人多,五十個裏招十個呢,我感覺自己表現地應該還可以,蔣導親自過來看我們的試鏡,好些人緊張。”

“他還親自去啊?我以爲導演都是直接看錄播的帶子。”我說。

劉穎道:“所以大家都很驚訝,個個卯足了勁要表現出來,反正現在就是等通知吧,工作人員說,這兩天就會有迴音,要是兩天內沒收到反饋就不用過去了。”

許盈盈發出一個不明所以的嘆聲,“各行各業都不容易啊。誒小盼,你弟要是去跑跑羣演,不知道待遇怎麼樣。”

小盼擺手,“我知道他的性格,怕生的,還和小時候一樣,我在想別的辦法。”

我說:“陳程那個人,壓榨地太狠了,你看劉穎一開始,各種辛苦。”

(本章完) 昨晚,許盈盈和小盼的直播來了一次聯合,效果很好。

第二天一早上就和收穫頗豐的小盼打了個照面,她起得早,哼着歌,我從廚房路過準備出門了,小盼叫住我,往我手裏塞了一塊用保鮮袋裝好的雞蛋餅。

“我自己做的,你早飯沒吃吧?”小盼說,“一大早去健身房,不吃飽怎麼行。”

我在她面前站了一會,問道:“看你這樣子,是想好之後做什麼了?”

“沒呢,就是把現在的直播做好,攢錢,回家去縣城了開個小飯館,就像我那同學老四一樣,讓我弟我爸媽都過去照顧着,一家人又能在一起,又能掙點錢。”

“嗯,挺好的,你之前也是這麼打算的吧?”我說。

小盼道:“是啊,中間有一陣子效益不好,我就沒什麼信心,現在找到新路了,我的信心又回來了。”

我想了一下,告訴她:“小盼,你要是有什麼困難就跟我說,我這邊存的錢還是有一部分的。”

“不用。”小盼臉上微紅,“我自己能掙的,謝謝你。”

我也不勉強,謝過她的雞蛋餅就出門去健身房了。訓練結束我纔有空看手機,一看有兩個未接電話,相隔一小時,一個是白子晗打的,一個是小莫打的。我沒有回電話,而是直接去了小莫的鮮奶吧,畢竟就在樓下走兩步的距離,我隱隱猜到了讓人振奮的消息,帶着這種期待,我一推開門,果然就看到白子晗在小莫的店裏。

“子晗,你來了啊。”我欣喜地走上前。

小莫先一步說:“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店的新甜點師,冰山美人白子晗。”

林宇笑意滿滿地站在吧檯後鼓掌,我也忍不住跟着拍手,白子晗脣角微翹,“你們太客氣了。”

我說:“早上一直在健身房,沒有聽到你們的電話聲,對不起啊。”

白子晗道:“沒關係的,我也只是希望你今天能在,要不然我一個人會有些尷尬。”

小莫道:“今天起你就不必覺得尷尬了,我們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大家就是朋友。哦對,你的行李還沒搬過來吧?我待會陪你去拿,樓上兩層我這幾天再和物業的人談了,很快能拿下,上邊是簡裝房,拎包就能住的。”

“誒?上邊的房子是什麼樣的?”

“走,帶你們去看看,我正準備帶子晗去看看的呢。”小莫說。

林宇無奈地搖頭,“還好以後就有同伴了,不用我一個人忍受老闆的任性離開。”

我哈哈大笑,小莫佯怒狀敲了一下林宇的腦袋。

我們走出店門,繞到樓後的大門,那是住戶走的入口,小莫買下的就是第三層的兩個房,由於已經簽訂了合同,小莫這有備用鑰匙,於是他直接用鑰匙開門,領着我們進去。

房子裏格局還挺好,足夠大,一間房有140平米,三室兩廳,簡裝的模式完全可以住人,小莫說:“我一般都是在店裏的二樓湊合,這邊買下

來基本可以作爲你們的住處,以後林宇要是不方便回家的時候也能住,然後……咳,我可以勉強讓崇武過來,反正他一個人在隔壁那地方住也是住,不如過來大家一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