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怔然,原來冥界還有權利之爭。

我以爲,陰冥界就一個閻王。人死後,魂魄被牛頭馬面勾走,押去冥王那裏報道,等待輪迴。

還有這麼複雜厲害的關係,我還是想的太簡單了。

突然,一陣陰風而至,從落地窗飛進來,捲起窗簾。

君無邪迅速把披風解下,裹住我的身體,把我單手把我一抱。

我們所站的地方,成了海市蜃樓,剛纔的房間,客廳,壁畫全都不見了。

我被君無邪抱在半空中,我往下望,緊緊摟着他淒厲尖叫。

我們漂浮在半空中,下面是高樓大廈,馬路像火龍在下面蜿蜒盤曲,汽車像盒子一樣在移動。

我們在幾百千米的高空上,雙腳不着地的感覺很可怕。

我戰戰兢兢的說道:“我們是不是被發現了。”

“嗯……”

他把披風覆蓋在我身上,抱的我很緊,生怕我掉下去。

我呼吸一滯,我們被發現了,說明那隻妖的實力很強悍,就算不在君無邪之上,至少和他同階。

我眼睛看向君無邪,很是慌亂。

他摟着我說:“別怕,有爲夫在,你一定不會有事。”

怎麼沒有事呢!

我現在雙腳不着地,不知道多害怕。 在我們十米遠的前方,一團白濛濛的霧氣,若隱若現。

君無邪面容凝寒深邃:“既然來了,那就出來把。本尊已恭候多時了。”

白霧飄出縷縷聲音,是個男聲,聲音很好聽,華麗縹緲,卻有一股濃濃的看不起人的意味:“打擾北冥鬼王和鬼後的雅興,本王實在抱歉,東方會所是本王的地盤,北冥鬼王,你私自出入凡間,影響東方會所的生意,鬼後帶走封住地獄場的鬼煞,二位管的未免太寬了。”

君無邪紅脣輕抿,冷笑:“本尊的妻帶走鬼煞,不行?”

“在陰冥界二位做什麼,沒有人說半個不字,這裏是陽間,不是陰間。君無邪,這裏的孤魂野鬼,不歸你管。”

“本尊要管呢?”

他目空一切道:“君無邪,你管的太寬了,你在陰間橫行霸道上千年,真以爲可以隻手遮天麼?”

他繼續大言不慚:“本王殺你,不過一瞬之間。”

君無邪張開雙臂,仰天哈哈大笑:“娘子,爲夫千年來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我嚥了咽口水,僵硬的扯着嘴角:“嗯,是挺囂張的。”

他在我臉頰邊親了一口,曖昧的問我:“娘子,你說我們打一場,誰會贏?”

這個……

說實話,我對君無邪挺沒底氣的。

倒不是因爲他有多弱,而是對方太強了。

從開始到現在,我還沒看過他真容一眼,神龍見首不見尾,太過神祕。

君無邪一向囂張狂妄,這人居然比他還狂,如果沒有十分的把握,他是不會這麼說的。

“本王常聽北冥鬼王的大名,一直想交手切磋,不過今日不是好時機,徐道和他徒弟找不到鬼煞,休怪本王多有得罪。”

君無邪鳳眸微眯,眸底祕密陰鬱死氣:“你在威脅本尊?”

“威脅你又如何,就算你不帶着拖油瓶,就憑你是本王的對手。”

君無邪把我抱緊,對我說道:“娘子,這妖物實在太囂張了,本尊想給他點教訓。”

“那你把我放下,去教訓他把。”

君無邪把右肩的骷髏頭一拋,骷髏頭在半空中幻化成一長王椅寶座,寶座正中就是那骷髏頭,滿目猙獰的望着我。

我心裏挺怕的,君無邪把我放在巨大椅子上,在椅子上部下一道結界:“乖乖等着,等爲夫去教訓那個妖物。”

我扯了扯他的手袖:“你會贏把?”

他面帶不悅:“娘子對爲夫沒有自信?”

我也想對他有自信啊,但是我除了見他欺負鳳子煜,沒有看見他牛逼過。

他從地獄里來 他捋了捋我的頭髮:“看來,爲夫要重振夫綱。”

切……

我撩了下眼皮子,很想說,你吖的別給打哭着鼻子回來,我就謝天謝地了。

但爲了不影響他的發揮,我臉上笑的比花還燦爛:“贏他,獎勵一個飛吻。”

君無邪面上一喜:“真的?”

“真的。”67.356

“爲夫要真吻。”

還真是得寸進尺呢。

我美目流盼,給他拋了一個媚眼:“贏他在說。”

君無邪眼裏光耀璀璨,在我額頭蜻蜓點水一吻:“娘子,爲夫過去了。”

我把身後的披風解下,束在他身上穿好:“很帥,你一定能贏他。”

君無邪手中幻化出半透明的龍魂劍,瀟灑轉身,風華無度一步步行至那團白霧前,停下。

白霧層層散開。

諸天金手指 我看見穿白色長袍的影子站在正中,那影沒有實體,我看不到他的臉,他的手,他的任何一切,白色帽子連着大白袍子,帽子下面沒有臉。

我不知道靠什麼撐起白袍,但那影子動了。

他猖狂不可一世的說:“君無邪,你掌管冥界多年,該換人了。”

君無邪單手舉起龍魂劍,對準白影:“本尊也想多陪陪娘子,可惜,陰冥界一個有用的都沒有,全是螻蟻。所以,你想指染冥界,本尊得證實你是不是螻蟻鼠輩。”

一劍斬向白影。

兩人開打,我坐在椅子上,看不正切。

大晚上的,凌晨三四點,他們速度太快,我看不到他們如何出手,只見黑白間的光線凌亂飛瀟,一個互博,一次鬥擊,深深刺激的我眼球。

就像電影畫面中的玄幻大片一樣,格外真實。

也讓我忘記自己坐在幾百米高空上。

我想知道君無邪是不是佔上風都分析不出,這時,我聽見包含神情的聲音道:“小幽。”

我一會轉頭,鳳子煜!

他什麼時候上來了,居然站在我身邊。

他清透眼睛波光粼粼,深情凝望着我。

可是,我心裏滲的慌!

我性格分明,是那種既然分手了,最好老死不相往來。

我脾氣很倔,氣一上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萬萬沒想到他居然出現在這裏,君無邪還在哪段打架。

我很害怕,萬一他摻合進去,落井下石,給君無邪補上一刀。

我,我不敢想下去。

“小幽,你不高興見到我嗎?”

我咧嘴笑了笑:“沒有,呵呵沒有……”

他收起笑顏,眼睛覆滿水霧,對我說道:“我知道,你不想看見我。”

我撇撇嘴,心想,我什麼都沒說呢,你又知道?

我扯開話題:“你什麼來了?”

“我怕你遇到危險,這裏妖氣太重,方圓十里外我都感覺到了,所以來看看,沒想到看見你在這裏。”

他低着頭,眼神很落寞:“你們一直在一起嗎?”

他說的你們,是指我和君無邪?

我低着頭,‘嗯’了一聲,沒在說話。

他聲音淒涼,咧嘴笑了笑:“你,你還怪我嗎?”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第一時間知道他是殭屍時,我是接受不了的。

那感覺,就像你暗戀了多年的帥哥,終於泡到手了,結果別人告訴你,他早就結婚生子,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你不窩火?

你不覺得感情受到了欺騙?

別跟我提什麼真愛,什麼不在乎身份,那都扯淡,都是騙人了。

何況,鳳子煜是千年殭屍,我怎麼可能接受的了。

“小幽……”

他生氣很輕,有種小心翼翼的委屈求全,生怕我讓他走,讓他厲害。

眼下,我哪有這個心情。

我斜了他一眼,指着打鬥的兩個人問道:“誰會贏?”

鳳子煜望了一眼他們:“勢均力敵,君無邪佔下風。”

啊?

君無邪佔下風?真有這麼菜?

我瞪了他一眼;“我不信!”

【兌換碼:v5da77,僅限前一百次兌換有效。】 兩人打的難捨難分,看不懂他們彼此間到底實力如何,但我相信,君無邪不是這麼容易被打敗的。

他是鬼王,冥界鬼王對上凡間修煉妖物,會這麼容易輸。

不知不覺中,我對君無邪慢慢的改觀。

鳳子煜含笑的俊顏僵硬了,他眼神失落陰鬱的看我:“小幽,你相信君無邪麼?”

“相信他什麼?我當然相信他會贏。”我朝鳳子煜說到。

鳳子煜走到我椅子前半蹲下,清透目光帶着傷感,灼望着我。

纖細修長的手想伸過來牽着我的手,不料他伸到一半,一股氣流將他擋在外面。

我知道這是君無邪設的結界,我衝鳳子煜說道:“不要打碎結界。”

鳳子煜神情凝重,眉宇間滿是擔心:“小幽,凌晨四點了,跟我下去好嗎。萬一君無邪輸了,他的結界一碎,你會落下去的。”

我看着前方在打鬥的君無邪,暗想,如果我現在走了,君無邪一定會分心,他一分心就會輸。

我知道高手間的對決,差之分毫,結局就會不一樣,許是你死我亡。

我不能讓他分心。

我拒絕了鳳子煜的好意:“他沒打完之前,我不能離開。”

鳳子煜心頭一震,目光不在清透。

轉頭望向纏鬥不分搞下的兩人,幽暗如深淵的眼底,閃過嗜血的殺意。

雖然很快,卻被我捕捉到了。

鳳子煜和君無邪不合,彼此間恨不得置對方於死地。

我很怕鳳子煜會對君無邪下手,這麼好的機會,他豈會放過。

如果他落井下石,當真令我失望了。

他在轉過來望我,對我說道:“小幽,跟我走,如果君無邪輸了,那妖物不會放過你的。他會殺了你。”

我目光堅定,態度堅決:“不,我相信君無邪,他承諾過,一定不會輸。”

鳳子煜看我,幽寒目光很不甘心,一向純潔的氣質變得陰鬱,變得陌生。

我不管他怎麼想,乾脆不在看他。

他堅持道:“小幽,回去,這裏真的很危險。”

我搖頭:“不,我要是走了,君無邪一定會對我失望。”

“難道你和他產生了感情?不想悔婚了?”鳳子煜幽深眸光盯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只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走,不然,顯得太不仁不義了。”

鳳子煜頻頻追問我:“你和他之間的冥婚,會悔嗎?”

我心中有一瞬間的猶豫,通過昨天的接觸,君無邪沒想象中的那麼不堪。

他對我很好,如果忘記先前的不快。

他的身份神祕強大。

他的相貌英俊的萬中無一。 神獸召喚師 67.356

他的性格腹黑,傲嬌,毒舌,霸道……但是對我很好,很深情。

這樣的氣度不凡,風華萬千的男人。說真的,如果他不是鬼的話,我龍小幽這種埋在人堆裏都找不到人,是配不上他的。

他喜歡我,一定是我上輩子燒了高香。

好把,我想了這麼多有的沒的。但是人鬼殊途,我們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就算師傅不說,我已經翻看了許許多多鍾馗天師留下的書籍,沒有一對人鬼結合能有善終的。

所以……

不管他多麼優秀,多麼卓然不凡,我和是不可能的。

我篤定的語氣對鳳子煜道:“我和他之間的冥婚,會悔掉。”

“真的,真是你心中所想嗎?”

“人鬼殊途,這本來就是錯誤的。”

鳳子煜幾乎哀求的語氣,懇求我:“你會原諒我嗎?其實我不想隱瞞你,可是我怕我會嚇到你,小幽,求你不要這樣對我,這幾天我好傷心好難過,你逃避我,不肯見我,不聽我的解釋,我知道我錯了,但我之所以隱瞞你,是因爲我愛你。”

他愛我!

鳳子煜對我表白了很多次,我沒有那次這麼猶豫。

我擡頭望他,他紅的像寶石般眼睛散發琉璃般的光潔,荀麗奪目,眼底彌着淡淡的哀傷。

只需看一眼,那中哀傷就會傳染到我身上,我被他牽引,想跟着他一起流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