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想出去走走。”葉婉清撒謊道。

“我陪你吧!”馮青玲立即起身,縱然她十分疲憊,可爲了報答林天,她撐住了。

葉婉清沒有拒絕。

一起出門,到了院子裏,小沐正獨自一個人在開心地吹泡泡。

葉婉清和馮青玲走過去後,小沐就笑着跑過來要跟葉婉清玩。

葉婉清笑道:“小沐真乖,來,我給你拍照。”葉婉清去摸口袋,眉頭一皺,“我手機給落樓上了……我上去拿,咳咳。”

葉婉清疲倦地咳了兩聲。

“我去吧,你現在不能過分運動。”馮青玲道。

“謝謝大嫂。”

馮青玲轉身進屋。

“小沐,我們來玩捉迷藏好不好,姐姐聽說你捉迷藏很厲害,你先捉,可以嗎?”葉婉清摸着小沐漂亮的小臉蛋。

“好呀,漂亮姐姐,你要藏好哦!”小沐一臉得意地趴在了椅子上。

葉婉清毫不猶豫地起身,從一旁的柵欄翻了出去,忍着身體的不適,跑到外面的公路上。

車已經在那裏等着了。 打開車門,上車。

“師傅,去市中心的婚紗店。”葉婉清語調冰冷。

車動了。

葉婉清從車窗看了一眼羅家的房子。

這不不僅僅是和羅家人的別離,更是和林天的別理。

因爲,這裏是她和林天最後一次見面的地方。

且,從這一刻開始,曾經的那個葉婉清會慢慢消失,只會剩下一具行屍走肉。

因爲,最美的一切,她只想留給林天。

出租車飛馳。

半個小時多,到了一家豪華的婚紗店。

葉婉清下車後在店門口愣神了許久。

這個地方,她曾經幻想過無數次拉着林天過來,開心幸福地選婚紗,拍照。

而今,卻是要成爲她心中的痛。

她一萬個不想走進那一扇大門。

可爲了奶奶,葉婉清還是邁出了她的長腿。

半個多小時之後,穿着一身秀禾服,也就是中式大紅婚紗的葉婉清走了出來。

她沒有化妝,因爲方家人方凌峯不配擁有她最美的容顏。

只是,即便她身上沒有用一點化妝品,即便滿臉蒼白,氣色差,她從婚紗店走出來的那一刻,依舊成爲整條街上最美的女孩。

“好漂亮啊!”

“媽的,這個超級正點啊!不知道誰這麼有福氣可以娶到她。”

在街上行人的議論聲當中,葉婉清上了一輛出租車,道:“師傅,龍虎山莊。”

出租車司機從後視鏡裏看了一眼,一眼就愣住了,他回頭看向葉婉清。

葉婉清正看着窗外。

那是出租車司機見過最美的側臉。

“師傅,不走嗎?”葉婉清看出租車還沒動,回頭看向司機。

“走走走,馬上走!”司機回過神,踩下油門,飛馳離開。

海城和南城的交界處。

同樣是在疾馳的車上。

只不過,這是一輛房車。

房車是馮萱萱租的,同時,還租了一個司機。

一個半個小時之前,馮萱萱攙扶着昏迷的林天走了好長一段路,遇到了一輛車。

開車的是個好心人,將馮萱萱和林天送出山。

馮萱萱知道林天着急回去,便第一時間租了房車,扶着林天上車。

一路飛馳,和時間賽跑。

已經行駛了快一個小時。

林天的手機突然之間響了起來。

馮萱萱伸出手要去拿起來接聽。

“嘶!”林天猛地吸了一口氣,一下子醒了過來。

“林天,你醒了!”馮萱萱激動起來。

但林天沒有看她,更沒有問發生了什麼,而是從口袋裏摸出來手機看了一眼,在看到是羅書航的電話後,他緊張地接了起來。

“林天……羅大哥對不住你!”羅書航萬分歉疚。

“是婉清出什麼事了嗎?”林天的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他其實不敢這麼問,可他又想知道最直接的情況!

羅書航道:“婉清她不見了。她故意支開了你嫂子,騙小沐捉迷藏,然後就離開了!我去查了監控,婉清有反追蹤的意識,在路上消失了。現在我已經派出一百多號人全城尋找。”

林天搖了搖頭道:“沒用的,如果是婉清自己要躲藏起來,你派多少人去找她都沒有用。”

“我也知道,但我還是要試一試,林天,你羅大哥沒用,連一個人都沒辦法幫你看好。”羅書航自責起來。

“羅大哥,這不是你的錯,婉清一定是出了什麼狀況!”

說這話的時候,林天的心裏面其實已經猜到葉婉清可能的的去處。

他沒有告訴羅書航是因爲那個地方太過兇險,羅書航去的的話,非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可能有性命之憂。

而且,羅書航要是動靜太大,惹怒了方雲霄,葉婉清要吃大虧!

“羅大哥,你幫我把人都給撤回來。我來找婉清。”林天道。

羅護航以爲自己聽錯了。在林天再三確認後,他這才同意。

林天將手機放到一旁,看了一眼身旁的馮萱萱,道:“你去讓司機以最快的速度開回去,到龍虎山莊。”

明明體力過分透支都暈在地上了,可醒來的時候,一點不關心,心裏面只記掛着葉婉清的事。

這個男人,馮萱萱的內心越來越喜歡了!

“好。”馮萱萱照做了,這一刻的她只想要成全林天和葉婉清。

林天盤坐在房車的牀上集中全部的注意力用來恢復體內的靈氣。

“婉清,不要做傻事,一定要等我!”

“方雲霄,你不論你有什麼陰謀,我都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林天閉上雙眼,沉心靜氣。

葉婉清乘坐的車輛到了龍虎山莊的門前。

龍虎山莊靠山面湖。

這會兒,整個山莊,四處張燈結綵,大門前停滿了來自各地的豪車,下人來來回回,或端茶送水,或安排酒席,忙個不停。

“聽說我們大少爺今天要娶的女人可是全海城最漂亮!”

“哼,最漂亮又如何?以我們大少爺的身份和地位,什麼樣的女人將來不會有。”

“就是,反正我覺得,大少爺也就只是玩玩而已,咱們大少爺玩過的女人還少嗎?”

/

只要稍微有空隙,下人們就會在一旁嚼舌根。

“你們看,怎麼來了一輛出租車?今天來的最次的車也是奧迪啊。”有個下人指着門口突然停下來的出租車。

話音剛落,車門打開。

在葉婉清從車裏鑽出來,絕世的美貌呈現在他們眼前的剎那,他們全都被迷住了。

世界彷彿靜止了幾秒鐘,爲葉婉清的美貌所靜止。

“這……這就是剛剛你們說的全海城最美的女孩嗎?”

“她可是大少爺的女人啊,你看她都穿着秀禾服……新娘!她是新娘!快,通知老爺,通知大少爺,新娘來了!”

那幾個下人終於是反應過來,想起方雲霄囑咐過他們,新娘會穿着秀禾服過來,一旦看到了,要第一時間迎接進來。

兩個下人上去迎接,還有一個人快步往山莊大門裏面跑了進去。

“少夫人,裏面請。”下人諂媚地朝葉婉清彎腰。

葉婉清早已經將往日的溫柔隨和收起,一臉冰冷地朝那個滿是鮮花的大門走過去。

在門口,葉婉清站住了,她看着院子裏幾十張正在觥籌交錯的賓客,道:“我要見方雲霄。”

“已經去通知老爺了,少夫人還請跟我們來。”下人笑道。

賓客們看到葉婉清,也是全場皆驚!

這裏面多少富豪子弟,又有多少朝中地方大員,可他們卻從沒見過美到葉婉清這個地步的女孩。

不論哪個位置看過去,容貌,身高,身材,都是仙女下凡,女神降臨。

“方凌峯這小子太有福氣了!”

“要我說,這新娘自己救這麼跑過來,未免也太心急了一些吧?”

“要我說,你是嫉妒了吧?哈哈哈……”

賓客們盯着葉婉清議論起來。

葉婉清跟着下人,從一旁的迴廊走到了後面的房子。

龍虎山莊仿照的是古代的建築,後面是方家的生活區。

方雲霄一驚在後面的客廳等着了,方凌峯穿着中式新郎官的禮服,坐在輪椅上。

葉婉清走進大廳的剎那,感覺到是徹骨的冰冷,彷彿這個客廳是在冰窖裏似的。

“葉婉清,你終究還是難逃我的手掌!”方凌峯一見到葉婉清便興奮了起來。

他直接滾動輪椅,到了葉婉清的身旁,根本不顧及父母在場,聞着葉婉清的身體,十分享受。

他冷笑了起來道:“對了,你的男朋友林天呢?他不是十分能耐嗎?怎麼,這會兒,像只縮頭烏龜躲了起來?”

“啪!”葉婉清一巴掌很是突然地打在了方凌峯的臉上!

客廳的人全都驚到了!

“我說過,我不許任何人說林天的不是,尤其是你!”葉婉清眼神如冰箭一般射向方凌峯,氣勢不凡。 “你找死!”方凌峯惱羞成怒!

他什麼時候被人這樣扇過臉。

他猛地從輪上站了起來,一拳就朝葉婉清的臉上轟過去。

絲毫沒有半點的憐惜之情!

葉婉清眼睛沒眨,眉頭不皺,眼神裏滿是憤恨。

拳頭在葉婉清的眼眶旁一寸的距離停了下來,拳風吹動了葉婉清的鬢角。

方凌峯的手被他的父親方雲霄抓住了。

“爸,你爲什麼要護着這個賤人!”方凌峯轉頭看過去,十分不解。

“現在還不能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待會兒你和她還要在衆人面前成婚敬酒,打傷了她,讓人看笑話。”方雲霄身爲龍虎門的門主,很在乎面子。

方凌峯的母親從一旁跑了過來,惡毒的女人掐了葉婉清一下,極其用力。

這一下,疼的葉婉清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你這個惡毒的賤丫頭,等你過門後,我好好收拾你,給我死一邊去!”方凌峯的母親用力推開了葉婉清。

葉婉清身體本就虛弱,這一推,要不是及時扶住旁邊的椅子,差點摔倒。

“兒子,你的臉不疼吧?咦,你的腿好了啊!什麼時候好的?”方凌峯的母親回過神這才發現方凌峯站起來了。

方凌峯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其實他的腿傷早就好了,只不過不想被方雲霄逼去練功,這才裝病。

方凌峯低頭,沒敢去看方雲霄。

方雲霄瞪了他一眼。

“我奶奶呢!”葉婉清從椅子旁邊站了起來。

方雲霄看了轉頭看了一眼下人,下人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葉婉清的奶奶坐在輪椅上被推了出來,但是,奶奶的手腳都被皮帶給鎖釦住了。

奶奶看到葉婉清,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蒼老的眼睛裏滿是關懷和擔憂。

她努力想搖頭想開口讓葉婉清離開,可中風情況加劇的她卻是半點動彈不得。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奶奶!”葉婉清咬牙怒視方家人,轉身朝奶奶跑過去。

可就在要到奶奶身前的時候,被旁邊的下人給拉住了手臂。

奶奶的眼淚掉了出來,無比着急,!

她再一次用盡全身氣力想要開口。

可她的丹田被方雲霄廢掉,如今沒有半點靈氣,毫無辦法。

“奶奶,你不要怕,我一定會保護好你……”葉婉清哽咽了,“從小到大,都是你護着我,從今天開始,我來保護你。你別怕。”

自從上一次回葉家後,葉婉清回想起小時候,要不是有奶奶處處護着,以她被謠傳說是妖怪轉世的身份

,她在葉家,可能早已經身首異處。

方凌峯聽到這話,冷笑地看着葉婉清的背影,他的嘴角亢奮而變態地翹了起來:保護?你一個賤人憑什麼保護?

等成完親,我魔功練成,玩膩了你,你和你奶奶都得死!

囂張的方凌峯本想說出心中所想,可看到方雲霄的眼神,他就不敢動了。

方雲霄示意手下將奶奶給帶走,看向葉婉清道道:“好好跟凌峯結婚,盡好一個老婆的義務,我就會好好給你奶奶養老送終。”

縱然心中一萬個不情願,可除了同意,葉婉清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

葉婉清無力地癱坐在地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