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打算讓封華出去打聽一下。”封大貴道。除了這個,他想不到其他辦法了,賣魚的老主顧他都問過了,人家還缺電視機票呢。

能花得起幾百塊買魚吃,還差那三四百的電視機錢嗎?差就差在票上!

60年代初的電視機絕對是大熊貓般的存在,省城的供銷商場裏也只有幾臺,電視機票是比電視機跟稀有的東西,不然幾臺也剩不下。

……

封華沒理會村裏的紛紛擾擾,她進城去了,趙永上次說房子有信了,讓她今天去看房。

封華跟他來到了中央公園邊,還沒看到房子,封華就對這個地裏位置是相當滿意了。

此時的中央公園雖然有些原生態,也還沒改名叫中央公園,但是環境絕對優越,屬於鬧中取靜的黃金地段,未來這一圈的外圍,都是繁華地區,但是因爲這裏靠近公園,空氣質量相當不錯。

趙永帶着封華進了公園,封華有些意外,房子在公園裏?前世她只來過這公園一次,也沒留意這裏有沒有什麼俄式老房子。

兩人一直走到公園盡頭,走到了江邊,趙永纔來到一堵牆面前,而這牆就是公園的院牆,牆上有個窄窄的小門。

趙永從兜裏掏出鑰匙,打開了這扇小門,視線豁然開朗,一個大大的乾淨的庭院出現在封華眼前。

很歐美的風格,院子很大,沒有花木,全是草坪,整個大草坪上,只點綴着一兩棵大樹。而此時草坪也是不見蹤影,被厚厚的積雪覆蓋。

整個院子白茫茫一片,一座兩層半的俄式小樓就在院子中間,夢幻的就跟童話世界一樣。封華仔細看去,房子一點也不古樸蒼桑,很是嶄新漂亮。

“新房子啊~”封華感嘆道。

“怎麼?不喜歡?”趙永緊張道。他特意找的新房子!老房子破破爛爛的,哪裏能入得了大小姐的眼?俄式房子一般都是木地板,老了就有蟑螂螞蟻蟲子老鼠,嚇到大小姐怎麼辦?

“不,很喜歡!”封華笑着道。

趙永放下心來,開始滔滔不絕地介紹這座房子,說實話,他也很滿意!這種房子他從來沒留意過,也沒進去過,現在才發現,還是有錢人會享受,這才叫房子啊!

看了這座房子,之前讓他洋洋自得的那三座新房子,簡直不堪入目。他這幾天也順便給自己看房子呢,也想入手一座,他也不差錢了!

封華對“新”房子是真滿意,這就避免了將來被列爲文物上交的風險~

進到屋裏,封華更滿意了,大大的落地窗,全景觀,南面正對着江面,一汪江水就像從眼前流過一樣,後面正對着花園,上了二樓,整個公園就跟自己家的大花園一樣~ 屋裏的地板門窗也很新,保持地也很完整,沒有哪裏破損。

“大小姐,要我幫您聯繫傢俱嗎?”趙永問道。

“不用。” 第一寵婚:顧少,不可以! ,估計是被誰租走了,西式的傢俱沙發在此時非常受歡迎。

不過封華也不在意,這樣更好,有了她也想換新的呢,她那一堆紅木傢俱,終於有機會出來露露臉了。

呃,俄式建築配中國古典傢俱,她從來沒這麼搭過,希望比較和諧……

“這房子是個蘇聯專家的。”趙永說道。

封華已經猜到了,這幾乎是唯一選項。

“我是通過姜主任弄來的,現在在你名下了。”趙永從包裏拿出張房契,上面寫着房主是上海人“方華”~,這是封華之前告訴他的身份資料,“方華”可是有上海戶口的!戶口所在地也是個豪宅呢~雖然現在還是荒廢的,但是總有它興旺的一天。

趙永也在感嘆,原來這過江龍真是從“海”上來的,可是夠遠的。

不過大小姐這是對他交了老底了吧?趙永當時就被信任感填滿了,決定以後要更盡心盡力地做事。

封華樓上樓下地看了看,非常滿意,房子很大,一層就四百多平,上下兩層加上閣樓,能有1000平,再加上四五千平的大院子,絕對是豪宅,在將來。

在此時的話,也就一般般吧~周圍的鄰居都是這樣的,封華已經看過了,像這樣的房子,周圍有20多座,不過大小不一,新舊也不一,這是其中最大最好的一座。

而這個地點,在此時算是偏僻的,本地人不太喜歡,只有對環境要求比較高的這些外國專家才喜歡。再說,現在的土地不值錢,因爲賣不出去,偏僻的土地,更不值錢了,所以這些房子才能佔地這麼大的院子,也算是給這些專家的福利。

誰知道沒享受兩年呢就便宜了封華。

封華站在樓上,看着寬敞得有好幾畝地大小的院子,決定一定要保住它!好幾億呢~而且將來可是有錢也不一定能買的到的。

“走吧,你去通知姜主任來拉貨。”封華說道。

這房子不是用錢買的,而是用糧食和棉花換的,20噸玉米和20噸棉花。這要是算黑市價就不得了了,但是不能這麼算,她走正常渠道也弄不來這房子,這房子之前肯定在官方手裏,姜主任把它弄出來,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但是白市價,也不少了…..

同樣小扣的封華心疼地揉揉胸口,不能這麼算不能這麼算,不管是此時還是將來,這房子都不能用錢來衡量~姜主任拿東西出去也是做慈善的~~反覆說了幾次,她心裏纔好受了許多。

錢拿出去做慈善她就不心疼。

封華在喬家放好了東西,趁趙永沒在家,又在她家豬圈塞了10只大肥豬,算是對他的獎勵。當然還是要收錢的,趙永得到的獎勵只是10%的辛苦費~

5000塊,也不少了,關鍵是這豬賣出去,趙永能得到的人情回報,比錢都值錢。這時候能花5000塊買豬的,都不是一般人或者一般單位。

封華那天聽趙永說,竟然有個養豬場豬都賣光了,死絕了,面臨倒閉的危險,急需種豬讓他們脫離困境,不知拐了多少彎,求到趙永這裏,最後趙永賣給他們1公4母,5只膘肥體鍵的大肥豬,養殖場的廠長差點沒給趙永跪下。

廠子倒閉了職工就待業了,沒錢了,沒法活了!但是隻要沒倒閉,哪怕經營不善,年年虧損,工資還是能通過各種途徑發下來的…..

趙永救他們於爲難,可以想見,等這個養殖場活過來之後,趙永想在他這買點什麼,全廠上下絕對沒二話。而肉的稀缺程度,將貫穿未來20年。

封華想了想,又放出1只公驢。

空間裏有兩隻公驢,裏面溫暖如春的環境讓它們提前進入了發情期,一天在裏面幹八百回!關鍵是不管誰輸誰贏,都叫得跟個神經病似的。封華每次進空間,迎接她的都是魔音灌耳。

第一次嚇了她一個激靈。不過進去之後就好了,封華一個眼神過去,誰都不敢再叫一聲,老老實實地跟個不會發情的騾子似的。

一山不容二驢啊!還是放出來一隻清淨。

而豬封華可以拿出來賣了,其他牛馬羊驢她打算自己留着,哪怕是殺了吃肉,也留在空間裏自己吃~總比豬肉有營養。

驢一來到外面的環境,非常不適應,凍壞了,嗷嗷嗷地就叫了起來。

把嚴朗叫來了。

“大小姐,你可來啦!”嚴朗爬在牆頭上問道,他聽到趙永私底下稱呼封華爲大小姐,他也學會了。

趙永的這座房子在中間,一左一右是嚴朗和喬陽。

“有事?”封華問道。

天機之長生劫 有事有事,我過去說?”嚴朗皺眉看看嗷嗷叫的驢,又看看封華。

“我過去吧。”封華瞪了驢一眼,它立刻老實地閉嘴了。

嚴朗……

“什麼事?”封華進到嚴家屋裏問道。

“大小姐,我什麼時候有活幹啊?”嚴朗有些忐忑地問道。他來這裏可是來做廚師的!結果封華回來一個月了,對他一點安排都沒有,還好吃好喝地供着,這佛龕太大,他坐不住啊!

之前封華來去趙永家都沒什麼動靜,趙永也沒對嚴朗說,他都不知道封華已經來去幾回了,今天終於有機會跟她說這個事了。

“哦,這個事。”封華還真忘了:“那正好,你今天就開始吧,做什麼你隨意,好吃就行,沒事也可以研究個新品種。”

封華說完,回到趙永家,拎着一袋子麪粉和各種調料出來了。

終於有活幹了!嚴朗立刻高興了:“好好好,大小姐您就等着嚐嚐我的手藝吧!”

“我很期待。”封華說道,想想如意糕的味道,她還真的很期待。

離開趙家,封華又回了她的豪宅,打算好好裝點一下。

上輩子她有許多座房產,世界各地的都有,沒有一個讓她上過心。一開始房子是住的地方,而跟她住的人是王展鵬,她鬧心還來不及。

後來房子是彰顯身份地位的地方,所有的裝飾打點和平時的清潔維護都有專業人士負責,她就負責晚上回來睡覺,白天出去賺錢。

眼前這座房子,是她第一次用心裝飾的房子,就像裝飾一個夢,將來,方遠和她的孩子,都會住在這裏。 首先自然是打掃衛生,封華站在屋子中間,精神力慢慢覆蓋整個一層,秋毫必現,只要她想,任何角落裏的一顆灰塵她都可以看見。

然後慢慢把灰塵聚集起來,最後形成一個球,飄到她面前。

“我要開始修仙啦?”封華笑了一下,精神力一分散,灰球就要掉落,嚇得她趕緊聚精會神,又把它凝聚起來。這要是散在她面前,她可就是灰頭土臉髒死了!

封華又從空間裏拿出一個木桶當做垃圾桶,把灰球裝了進去。


這房子的主人離開之後,這裏肯定被人仔細打算過,還不知道打算分給誰做什麼用呢,幾個月時間,只是落了些許灰塵。

但是封華出於習慣,還是決定用水再擦一遍。這次是凝聚了一個水球,去四面八方滾了一圈。

擡頭再看屋子,已經煥然一新了~

封華又上了二樓如是操作一遍,最後是閣樓。閣樓是尖頂的,住人不太合適,主人似乎也沒打算在這裏住人,閣樓裏擺着許多個花架,上面還有很多花盆,可惜花盆裏的花不是凍死,就是枯死了。


封華把花盆裏的土都清空了,打算有空的時候移植點空間花卉出來,一定美翻了。

樓上忙完,封華又去了地下室。豪宅哪能沒有地下室?不過地下室裏乾乾淨淨,連一顆硬幣都沒有給她留下,就不要說寶藏了。

封華不死心地探了探周圍,沒有發現什麼暗室暗匣之類的…..

也是,人家這是有序撤退,又不是慌忙逃跑,來不及拿什麼,哪裏有東西讓她撿漏,即便是有,也早讓別人撿了。

封華也沒什麼失望,這就是她見了地下室的例行掃描。

打掃完衛生,封華就開始佈置家居。

這有些困難,想把拔步牀安置在西洋雕刻的穹頂下,有些費勁……

最後封華從吳家那無數的收藏裏扒拉出一箇中西合璧的公主牀,才覺得屋裏和諧一些。

客廳裏的擺設也是如此,吳家不愧是大家族,民國時候也非常流行中西合璧的傢俱,她東拼西湊,竟然湊出了一套非常和諧的。

至於地毯,那更好說了,從大草原收來的那些毛氈毛毯終於找到了用武之地,她挑了一些抽象圖案的,鋪到地上,竟然也很和諧。

之後就是各種小擺設,這個更不愁了,要多少有多少,只不過是沒有多少油畫,不過現在的屋裏,已經不是西洋風了,掛上中國畫,一樣完美。

等一切收拾好,封華這才發現外面已經天黑了,而屋裏的燈不知道被她什麼時候打開了,所以竟然沒發現。

封華擡頭看了看晶瑩剔透的水晶燈,非常滿意,這燈竟然沒有被拿走,估計也是不想得罪這房子後來的主人,這屋子少了這個燈,後來人可不好配。

這房子的客廳是挑高的設計,天棚距離地面四五米高,這水晶燈也特別大。

估計沒拿走也因爲別的房子放不下,這燈掛在一般人家的屋裏,都可以當“落地”燈了。

封華又看了一眼房子,滿意地回家了。

對於她的晚歸,蔡老太太沒什麼意見,有工作的人都身不由己,領導說要加班自然就得加班。

“以後天太晚了就不要回來了,現在路上危險!”蔡老太太看着黑沉沉的夜色說道。

“好的!”封華應得很痛快,至於能不能做到,她也身不由己啊~

第二天一早天剛亮,封華就去了張勇家,給他送雞蛋。這雞蛋已經答應了好幾天了,也該送來了,再不送來村裏人都得堵張勇家門口了。

兩籃子,200個雞蛋。

“夠不夠分?”封華問道,她不知道張勇訂出去了多少。

張勇….他要是說不夠會不會很過分?但是這肯定不夠啊!村裏雖然只有100多戶,但是每家對雞的需求不是一隻兩隻,最多的要十多隻,最少的也要四五隻,他們真的不差錢了。

關鍵是這雞蛋孵出來的是公雞母雞還不一定呢。

而且他家三個兒子呢,他想給封美華多吃點雞蛋,唐賢說了,光吃魚營養太單一,不夠。

“能再來點就更好了…”張勇有些心虛道。他覺得封華能前後弄來300個雞蛋,還是那麼便宜的價錢,絕對不容易,他這要求有點過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