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生怕這個靈母會傷害兒子,雖然這個靈母看上去一臉的和善,但是對於天界纔有的靈獸,我不得不防。

“粑粑……”

這會兒兒子也是飛快的朝着我們飛來。

看着兒子的樣子我還以爲那個長相善良的靈母要傷害兒子,當即便握着喚龍刃就朝着兒子跑去。

“粑粑,別傷害小母,它對我們都沒有惡意!”

小母?

我當即有些詫異的看着眼前的這個慢慢轉過身來的靈母,這個帶着天藍色的靈母轉過了它那柱狀的身子,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看着我轉個不停,然後便開始伸出觸角朝着我的身上爬來。

我心中一驚,就要飛快躲閃的時候,凡兒告訴我小母不會傷害我們得,之前這些泡泡其實是他給我們的預警,讓我們千萬不要靠近天池。

預警?

不讓我們靠近天池?

等兒子說話的時間那靈母已經完全的爬上了我的肩頭,而且那八隻粘稠的觸角這會兒將我的肩頭死死的吸住,我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只得任由着那八角靈母將我的肩頭死死的抓住,而且這會兒我甚至感覺到了一股冰冰涼涼的感覺進入我的身體。

兒子飛到我的面前,我這次將手上的喚龍刃收好然後抱着兒子,而小蝶此刻則是看着眼前那漫天源源不斷的泡泡,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粑粑,小母說這裏的確有一個山洞,而且他聽其他的人說在這個山洞內似乎有着一件什麼寶貝,只是山洞內有一隻恐怖的靈獸在看守,它不敢進去,不過與他一起住在天池之中的其他靈母去過,都是一不回!”

我一抱着兒子,兒子便開始將小母給他說的翻譯給我,畢竟我現在不能聽懂靈母的語言,而兒子能。

“粑粑,小母告訴我他的族人每天都會和黑色靈母交戰,無數年過去了,他們族人的數量越來越少,現在更只剩下十來個,剛纔就是發現了我們的到來,才發出警告的,因爲馬上那些黑色靈母又要來圍殺他們了,這已經是他們最後一戰的,小母還說了現在他的爸爸媽媽都身受重傷,早已經不是那些強悍的黑色靈母的對手!”

我聽到這些,無疑是震驚不已。

隨後兒子又告訴我說黑色靈母其實就是靈母一族之中北魔化了的存在,這些靈母吐出的泡沫能夠隨意傷人,而且他們會主動攻擊靠近他們的人,十分的危險。

突然在我肩頭的靈母渾身猛地一顫,隨即那抓住我肩頭的觸角抓得更緊了,不但如此我還看到了在我的眼前很大的空間之中都是無數的泡泡落下,這些泡泡的顏色卻不再是之前那樣天藍色或者透明而是黑色,黑色泡泡瞬間瀰漫了整個空間。

“快退後!”

小蝶飛快後退,朵朵也是停在了我的另一邊肩頭,然後雙目之中發出道道詭異的光芒直接將那朝着我飛來的一個個黑色

的泡泡完全的碎裂。

這次我自然學聰明瞭,飛快的後退,而且屏住呼吸。

嘟嘟嘟嘟嘟嘟嘟……

就在我飛快的後退的時候,死死抓住我肩頭的靈母那一雙大眼睛下的小嘴巴里瞬間吐出一個個透明的泡泡,這些泡泡一飛出便瞬間包裹住那不斷朝着我們飛來的黑色泡泡,而且這些黑色的泡泡越來越多。

“相公,快打出散氣符,將這些黑色泡泡周圍的靈氣散開!”

我點點頭,咬破中指,對着虛空便畫出了一張張的散氣符,在我打出散氣符的時候停在我肩頭的靈母緩緩的停止了吐泡泡,因爲他吐出的泡泡依舊在我的散氣符下慢慢的消失。

而朵朵絲毫不懼這些泡泡,他那雙眼發出了陣陣白色的光芒,每一次射出白光都能將一長串的黑色泡泡擊碎消失,連這些泡泡的氣息都完全的打散。

“媽媽,快退回來,那黑色靈母要出來了!”

我一咬牙跑到了小蝶的身邊一把拉着小蝶便開始瘋狂的往遠離天池的地方跑。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那原本看似平靜的天池突然之間轟隆一聲巨響,那如鏡面一般的水面被轟然打碎。

“快跑!”

兒子大吼一聲,我和小蝶此刻已經瘋狂的衝向了對面的山頭。

而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那黑色的泡泡竟然瘋狂的朝着我們而來,我回頭看了一眼,頓時心中震驚不已。

相比之下我肩頭之上的這個靈母是那麼的可愛善良,在我的那些靈母個個都是有着人身子那麼高大,而且通體都是黑色的光芒,一雙眼睛都是小孩子的腦袋大小,有些是白色的,有些是血紅色的,看着讓人心中就是一陣顫慄。更讓人想不懂的是他們經過的地方,那些原本低矮的灌木叢幾乎是在剎那之間便被夷爲了平地。

“小蝶,這是什麼玩意兒,怎麼和你之前描述的靈母和這個靈母完全不同呀!”之前小蝶可是說靈母其實是十分溫和的靈獸,更不會隨隨便便的攻擊人類,但是跟在我們身後瘋狂地毯式毀滅追趕而來的卻是和小蝶描述的靈母完全不同,還是我肩頭的這隻要正常一些。

兒子也是看着身後那瘋狂追趕而來的靈母道:“粑粑,這些靈母是被人動了手腳纔會這樣的,小母開始就給我說了,聽說當年有一個魔族的高手來到這裏,好像就是爲了尋找天葬之棺,無果,轉而在天池之中發現了靈母的存在,因爲靈母離開了天池之後便會緩慢的死亡,所以這個魔族高手便將其中的一部分靈母魔化了,這樣這些靈母都聽從他的指揮從而在天池之中不斷的尋找,直到尋找到了那個奇怪的洞府,不過這麼多年了那個魔族的人再也沒有出現了!”

我聽到兒子的話,心中不免突然之間想起了一個人,這個人便是昨晚出現在我的房間的女子,柳素衣。

此人也是魔族的人,而且這次正好巧合也出現在了天山,會不會這一切並不是什麼偶然,而是這個柳素衣早早就設計好的。

畢竟他在我的眉心處種下了魔影,小蝶說了雖然我身上有龍魂傍身,她可能很難控制我,但是能夠影響

我的思維,最大的一點便是能夠跟蹤到我,相當於在我的身上安裝了一個跟蹤器。

“哥哥,不好了,這些黑色靈母已經追了上來了!”

“相公在往前面跑就到頭了!”

我看了一眼在我們前方估摸着百來米便是一片懸崖。

而身後是那比越野車速度還快的黑色靈母。

這些靈母個個雙眼充斥着血紅,就算那白色眼睛的這會兒也是充斥着一點點的血絲,他們那觸手一碰到花花草草灌木便瞬間吞噬了這些花花草草的靈氣,就連石頭也是被他們直接碾碎。

遠遠望去就如是一羣地毯式轟炸的壓路機一般。

嘟嘟嘟嘟……

這些黑色靈母不斷朝着我們碾壓而來而起還不斷的吐着泡泡。

那黑色的泡泡距離我們是越來越近……

嗡嗡!

我們身邊的黑色泡泡越來越多,幾乎是快要將我們包裹住了,這個時候在我肩頭的靈母突然小嘴一張吐出了一個巨大的泡泡將我們完全的包裹在這個泡泡之中。四周那些黑色的泡泡不斷的朝着我們擠壓而來。

我幾乎明顯感知到了壓力,雖然小蝶一身法力可是面對這樣的靈氣泡泡也是束手無策。

“粑粑,小母說他已經馬上就要堅持不住了,這些黑色的泡泡已經將他身上的靈氣都吸收乾淨了!”

兒子這會兒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撫摸着極度萎靡不振的靈母。

“兒子,那你問問這靈母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方法可以剋制這些泡泡?”

兒子搖搖頭。

“哥哥,這個泡泡馬上就要碎裂了!”

我緊緊的抓着小蝶的手,此刻的小蝶渾身的鬼氣陡然爆出,在小蝶的身後開始出現了一尊黑色的小佛,不過這個時候我明顯的看到了小蝶一臉的慘白。

“媽媽,不要,這樣會損傷你的身體的,媽媽……”

凡兒頓時伸手點在小蝶的眉心,頓時一股股黑色從小蝶的眉心冒出。

“小蝶姐姐住手!”

朵朵突然飛到了小蝶的肩頭,在朵朵的身體周圍出現了赤紅色的光芒,此刻的小蝶那原本出現的一個黑色的小佛的模型剎那之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濃濃的鬼氣,瘋狂的注入了朵朵的身後。

“哥哥,小蝶姐姐,你們保重!”

說此話的時候,我一把抓住就要飛出的朵朵。

“都住手,朵朵千萬不要!”

我多次借用朵朵的力量,早已經知道朵朵這樣是要自爆自己的那一雙煞目。

“朵朵,不要,哥哥知道你想要幹什麼,哥哥不許!”

“誰說我們今日就要死在這裏了!”

說話之間我緊緊的抓住脖子上的佛珠,死死的看着眼前那薄薄的泡泡,只要泡泡一碎,我便立即捏碎佛珠。

離開崑崙山的時候,龍可是千叮嚀萬囑咐生死攸關捏碎這陽阡陌大師送的佛珠便能保住一命。

咚咚……

就在我剛要捏碎佛珠的剎那之間,一聲古韻之聲瞬間在我的身後響起……

(本章完) 在這古韻之聲響起的瞬間,那原本在我們周圍的黑色泡泡剎那間被一股強大的氣浪衝散,就連我們身體周圍空間的泡泡都被這一道無形的氣浪給衝破了。

轉過身,我便看到了盤膝坐在我們身後的一個一身素白色的女子,這個女子手撫在一張古琴之上,那種古檀木香混合着女子的清香撲面而來,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那夜在來我房間的魔族之人柳素衣。

一看到柳素衣我們頓時警惕起來了,小蝶更是一步上前站在了我的身前,並且提醒讓我不要看她的眼睛。

這會兒我並沒有看眼前柳素衣的眼睛,因爲此刻的她那雙眼睛裏似乎有着一種魔力,已經不再是那晚我看到的那般清澈如明鏡。

咚咚……

古韻之聲緩緩的從她的手下響起,此刻這張古琴充滿了魔力,那不斷靠近的黑色泡泡,瞬間在這樣的琴聲之下土崩瓦解。

我連忙拉着小蝶抱着兒子朝着柳素衣身後跑去,此刻不管這個柳素衣是要害我還是幫助我,總之當這個時候站在他的身後可以暫時安全,畢竟跟在我們身後的黑色靈母太多了,我不得不出此下策!

就在我剛剛跑到柳素衣的身後,那漫天的泡泡便更加的洶涌起來了,這個時候柳素衣上手按在那張古琴之上,接着猛地一撥琴絃,剎那之間一道磅礴的空間氣浪瞬間震盪開來。

那無數黑色的泡泡瞬間碎裂,沒入了空間之中。

嘟嘟嘟嘟……

一陣陣聲音又一次響起了,又一次出現了無數的泡泡朝着我們飛來。

“粑粑,這些黑色靈母跑得太快了,馬上就要到我們的面前了。”

我點點頭,單手緊緊的抓着喚龍刃,我甚至感覺到了那喚龍刃之上一股股龐大的龍息開始瘋狂刺激着我身軀之中的龍氣,讓我隨時都是熱血沸騰。

咚咚……

古韻之聲緩緩的響起,琴聲時緩時急,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每一次重音我幾乎都能清晰的感知到了那張古琴之上飛出一道道的利刃,瞬間將那飛快靠近的黑色靈母直接碎開,那巨大的身軀碎開之後,掉落在地上頓時將那一片地面都直接腐爛。

發出一陣嗤嗤之聲!

“嘔嘔嘔嘔……”

那些不斷靠近黑色靈母此刻瘋狂的嘶吼着,而起此刻這一大羣的靈母就如一個個不怕死的勇士一般朝着我們衝撞而來……

咚……嘭!

噗噗……

每一次這些黑色靈母靠近,柳素衣便會用力的一撥琴絃,頓時便有一道鋒芒直接穿破天際將那靠近的黑色靈母直接斬斷,從黑色靈母身上流出的血液是黑色的,而且會將整個地面上的灌木都完全的腐爛。

轟隆!

一聲巨響,那無數靠近的黑色水母開始飛快的後退。

那不遠處的天池之中飛出了一個巨大的身影,這個身影是一個渾身纏繞着滾滾魔氣的男子,

這個男子從天池之中躍出的瞬間,那無數的黑色靈母都是紛紛朝着他的身體跑去,其中一個稍大的靈母更是直接跑到了男子的身下,男子一腳踩在了他那黑色的頭顱之上,突然之間渾身一股股黑色的魔氣包裹着周圍所有黑色靈母。

正主終於登場了,這個渾身魔氣的男子應該就是小母說的曾經那個讓這裏面的部分靈母成魔的男子,我看着這個男子的時候,這個男子的身體有些模糊,似乎並不是真正存在的人。

小蝶在一邊輕聲告訴我這只是一道魔念,而並非真身,這個人的真實應該至少也是魔皇級別的存在,而且這個魔頭能夠控制如此多的靈母給他提供魔氣,恐怕此人絕對距離此處不遠。

小蝶說話之間,站在我們身前的柳素衣已經站起了身,看着眼前那個站在,黑色靈母頭頂渾身魔氣的男子道:“天魔?沒想到你的身上竟然有天魔的氣息,不過今日你想要傷害我的朋友,我柳素衣不惜與你一戰!”

“柳素衣,原來是地底魔宗宗主柳秀的女兒,怪不了這麼水靈,不過今日我需要你身後那個小子的肉體,你如果要護着他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

我聽到二人的對話,不禁臉色一沉,天魔?在土門村三個月的時候,奶奶也和我說起你過關於天魔的種種事情,奶奶曾經說過天魔乃是魔族之中最高貴的存在,相當於魔族之中的貴族,但是天魔在這個世界山存在的極少,因爲天魔能夠動用一些天地之術,又因爲他們本身是魔的原因,故而會受到天地之間一些規則的束縛,這些規則雖然是天界制定的,但是也受制於各個空間位面的平衡法則。

我仔細的看着眼前的這個渾身魔氣的男子,這就是天魔?

讓我更加想不通的是此刻站在我們身前的柳素衣,竟然是地底魔宗宗主的女兒,也就是和那日圍攻奶奶的紅塵魔宗的小公主一樣的地位,而且看柳素衣的修爲恐怕比當日見到的紅塵魔宗的小公主還要強大一些。

她爲什麼會救我們?

想來一定是爲了我手上的九葬天衣,再有就是想要我爲他找到天葬之棺吧。

一邊的小蝶此刻看上去卻是十分的平靜,甚至連最開始對眼前這個柳素衣的提防都消失了,我頓時感覺女人的世界當真是猜不透。

朵朵停在我的肩頭,我剛要問問朵朵什麼的時候,柳素衣開口了。

“他是我先看到的,要佔用他的肉體也是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你如果要奪了他的肉體,除非你能滅了我,但是我相信你要是滅了我的話,我爹爹捅破天也會將翻出來,就算你身上有天魔的氣息,爹爹也會將你滅殺!”

柳素衣的聲音冰冷至極,和那晚和我說話的時候判若兩人,我看不見此刻柳素衣的樣子,但是我能過感覺到她那一身不斷匯聚的殺氣。

“有意思,沒想到這個小子如此好福氣呀,身邊有着一個佛道的高手相伴,現在又有一個魔界的紅顏爲之

傾心!”

“胡言亂語,掌嘴!”

男子剛剛說完,柳素衣頓時出手了,我甚至都沒有看清楚柳素衣是如何出手的,他已經站在了一個不斷掙扎着的黑色靈母的頭頂,然後揮手之間,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凌厲的鋒芒直接朝着一身魔氣的男子臉龐而去。

“小娃娃,還挺有意思的,不過在我的面前,你就太渺小了,如果是你父親柳秀來或許我會有所忌憚,但是你,就算我只是一道魔念恐怕都能將你直接滅殺!”

“那你大可以試試!”

柳素衣當即盤膝一揮手滾滾魔氣涌動,在身下的黑色靈母這一刻嘶吼連連,卻是不敢有絲毫的動彈。柳素衣站在它的頭頂之上,一盞古琴,柳素衣將手放在古琴之上,剎那之間琴音夾着一股強大的力浪震盪四周!

“黑龍琴!”

Wωω ¤тTkan ¤¢ ○

那站在黑色靈母之上一身魔氣的男子臉色微微一沉,頓時凌空一抓便抓出了一柄烏黑的長劍,長劍之上一股股魔氣鋒芒。

斬!

那魔氣男子一件而下,剎那之間便斬碎了整個那磅礴的琴聲。

“現在纔看出來會不會太晚了,今日你若不退走,那我只有逼你的真身降臨了,我很想知道這個世界上隱藏的天魔究竟有多厲害!”

“我早就說過了,我憑着一絲魔念便能將你斬殺!”

一身魔氣的男子站在靈母頭頂,緩緩的將那柄魔氣長劍扛在肩頭,一臉戲謔的看着眼前的柳素衣。

“之前給過你機會,是看在你我同是魔族的份兒上,沒想到你倚老賣老,既然如此,出手吧,我相信你的真身正在趕過來,不過我也看出來了你不過只是一個小嘍囉,如果是你身後的人站出來,我或許還會畏懼,或者請救兵,但是你,黑龍琴足以讓你魂飛魄散!”

柳素衣說話之間猛地一揮手,剎那之間在他的身後出現了滾滾的力道,一時之間周圍那些人高的黑色靈母嘶吼連連,每一頭靈母都在瘋狂的衝着天池之中逃竄,彷彿是老鼠遇到了天貓一般。

“不知死活,找死!”

一身魔氣的男子猛地在腳下的黑色靈母頭上一借力,身子猛地朝着柳素衣而來,此刻的柳素衣並未在彈琴,而是伸手對着那朝着她射來的魔氣男子猛地一抓。

嗡!

那道魔影直接被捏碎。

但就是在這道魔影捏碎的剎那之間,這一片空間劇烈的顫抖起來,在天池不遠處的空間猛地的一顫,一股龐大的魔氣瞬間化作了一隻巨大的黑色手掌直接朝着柳素衣抓來。

“小小魔女,還想和我一戰,死!”

說話之間,那巨大的黑色手掌猛地朝着柳素衣蓋了下來。

這一刻我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緊張,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到了自己竟然有點擔心眼前這個在巨大魔掌之下的柳素衣。

而這一刻,小蝶正饒有興趣的看着我……

(本章完) 咚咚咚咚……

嗡……

一聲聲古韻之聲響起,柳素衣此刻猛地在腳下的黑色靈母頭頂一點,便飛快的後退,那盞古琴在她的懷裏不斷的傳出了一陣古樸之聲,滾滾琴音所造成的空間氣浪不斷的阻擋着那巨大魔掌的抓攝。

在就要靠近我們的時候,柳素衣更是猛地十指齊動,一時之間整個空間猛地一顫,手上那盞古琴就這樣飛天而起,化作了一條黑色的長龍衝上天空,將那巨大的之手掌直接洞穿。嘶吼一聲,甚至直接將那層層空間之後的那道魔音淹沒。

瞬間整個空間清淨了,柳素衣一步踏出,那條飛天的黑色魔龍在飛快的降落的時候,化作了之前的那盞古琴。

柳素衣穩穩的接住然後將這盞素琴背在自己的身後,朝着我們走來。

我的心中突然很是慌亂,似乎腦子裏有個聲音讓我要主動的去靠近這個女人一般。

趴在我肩頭的靈母似乎很是害怕這個女子,那雙大眼睛緊緊的閉上。

“站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