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聽完以後跟着點點頭,李叔衝着我擺了擺手,我跟着便離開了警局,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快十二點了,我和陳浩偉直接去了食堂吃飯,吃過飯以後,我給高薇薇和李菲菲打了個電話,確認了他們平安以後,心裏也踏實了一些。

會不會這一切真的是碰巧呢?但是如果是碰巧的話,那個黑影該如何解釋呢?我想不明白這些事情,但是這已經接連死了兩個人了,這些人還都是上吊死呢,會不會繼續出現第三個呢?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不知道誰突然拍了我一下子,我嚇了一大跳,當我回過頭的時候,我纔看到,原來是張少聰,張少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我們寢室了,還一點聲音都沒有,我看清楚是張少聰以後長長的出了口氣。

張少聰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你在想什麼呢?”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沒什麼。”說到這以後我從牀鋪上坐了起來,看着張少聰笑了笑問道:“對了,你今天怎麼想起來來我們寢室了?”

張少聰跟着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其實也沒什麼事情,我不是十幾天前國慶節麼,那會過生日,然後一直想找機會請你和同學們吃頓飯呢,因爲高薇薇生日,所以也就耽擱了,咱們明天不是沒課麼,我尋思到時候咱們聚聚呢。”

我想了一下,倒是也沒什麼事情,隨即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啊,白吃白喝,我喜歡!”我厚着臉皮說了一句。

張少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呲牙的說道:“哈哈,想吃多少吃多少。”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看着陳浩偉說道:“浩偉,明天你也記得過來昂!”

陳浩偉一聽,呲牙的笑了笑說道:“少聰,你啥時候過的生日?”

“差不多十多天了吧,還是國慶節的時候。”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起身看着我倆說道:“行了,就不打擾你們了,我走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明天咱們電話通知!”

“妥妥滴!”張少聰一臉爽快的樣子應了一聲以後便離開了寢室。

張少聰離開寢室以後,陳浩偉湊了過來,看着我笑了笑說道:“我發現最近過生日的人還挺多的呢。”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確實。”說到這的時候我擡起頭看着陳浩偉問道:“浩偉,我記得你的生日不也是最近麼,怎麼沒聽你提起過呢?”

我說完這句話以後,陳浩偉忍不住的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吧,我身上又沒什麼錢,過什麼生日呢,這生日不適合我過。”陳浩偉長長的嘆了口氣以後便躺下了。

我也沒有理會陳浩偉,跟着我便躺下來了,到了下午的時候,對面寢室的哥們過來了,找我和陳浩偉倆人,反正這兩天也沒什麼課,大家也都坐在寢室裏聊天打屁。

到了下午五點多的時候我們在一起吃的飯,吃完飯以後就已經是八點多了,還喝了點小酒,但是我沒喝太多,因爲最近的事情很多,所以就沒敢喝太多酒。

回到寢室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多了,我躺在chuang上的時候,呼呼的睡了起來,當我睡得正香的時候,我感覺周圍一陣陣的陰風吹了過來,吹的我有些冷意,我跟着緊緊的裹了裹被子。

第二天早晨,八點多的時候,我尋思着準備跟張少聰打電話聯繫一下的時候,李叔的電話打了過來,我跟着就接了電話,只聽見電話裏的李叔說道:“小道,你現在在哪呢,我這查出來一些線索了。” 057 七星續命

我聽見李叔那邊有線索了,頓時有些激動了起來,緊跟着問道:“什麼線索!”因爲這個線索關乎到了高薇薇的安全。

而這個時候李叔在電話裏稍稍的思索了一下以後緊跟着開口說道:“這樣,你現在有時間不,來我家,我跟你慢慢說這些事情。”

我想了一下,倒是沒什麼事情,也就是張少聰生日的事情,不過相比兩件事情的重要性,高薇薇的安全更重要,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說道:“那我現在就過去吧,你說下地址。”

“好,我待會把地址給你發在短信上,你按照地址過來就行了。”說到這的時候陳叔緊跟着沉聲道:“自己過來就行了。”

我嗯了一聲以後就掛斷了電話,掛了電話以後我直接從chuang上坐了起來,我洗漱完以後端着盆子回到了寢室,而陳浩偉這個時候也醒了,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看着我問道:“小道,你起的這麼早幹啥?”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頓了一下“昨天少聰不是說下午和晚上他安排麼?”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上午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一下。”說到這的時候我看了一眼陳浩偉說道:“你幫着我跟少聰說一聲,我要是下午趕不回來了,我就不去了,改天我請他。”

“那行吧,你上哪兒去?”陳浩偉也坐了起來,看着我問道。

我跟着開口說道:“去我一個叔叔那邊。”說完以後我背好了自己的書包以後,轉身跟着走出了寢室裏面。

到了樓下以後,我盤算着自己是不是也該買輛自行車了,這天天來回打車着實有些燒錢,我一邊盤算着這些事情一邊衝着學校門口走去,到了學校門以後我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按照李叔給我說的地址行駛了過去。

李叔家住的地方離郊區有些近,我打車到了那邊的時候都已經是十點多了,下了車以後我把車錢付給了司機師傅,緊跟着我便按照李叔說的地址找了過去,進了衚衕以後,到了李叔家門口。

李叔家也不大,是個老舊式房子,我走上前敲了敲門,緊跟着李叔開門了,進門以後一個四四方方的院子,院子是向陽的,陽光很充足。

李叔看見我來了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先進來吧!”說着話李叔便招呼着我走了進去。

我跟着走到了院子裏的時候,李叔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地方有點小家子氣了,你別嫌棄我就行了。”說到這的時候李叔笑了起來。

我跟着趕忙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沒有,怎麼可能嫌棄呢。”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李叔便招呼着我進了屋子裏面,我跟着走進了屋子裏,屋子裏拜訪的倒是挺整齊的,最顯眼的是那個小黑板,小黑板上貼着幾個照片,畫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想來應該是一些破案的線索,但是我卻沒有看見任何一個女性的用品,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李叔,你是自己一個人嗎?”

李叔跟着點點頭,給我倒了一杯水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一直都是,我這人命中註定孤獨一生。”說到這的時候李叔看着我嘆了口氣。

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了,但是我隱隱約約感覺李叔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但是此時不是問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喝了口水以後放下了杯子,看着李叔問道:“對了,李叔,你發現了什麼線索?”

李叔擡起頭看着我說道:“你過來,我給你說。”

我跟着點點頭,站了起來,跟着走了過去,李叔拿着一支筆指了指那個小黑板,看着我說道:“李東,你們學校的,今年23歲。”

我聽完以後跟着點點頭,李叔看着我說道:“他死的那天我查了一下,是他過完生日後的第13天,也就是所謂的陰日,如果我沒猜錯的,他死的時間應該是在晚上一點左右,也就是陰時,”說到這的時候李叔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這個男人叫徐澤亮,33歲,死亡時間也是在他過完生日後的第十三天,而且死亡準確時間,和我預計的一模一樣,都是陰日陰時。”

我聽完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緊跟着開口問道:“那按照你說的這樣,那這些人都是陰日陰時?”

“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七星續命。”說到這的時候李叔稍稍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解釋道:“七星續命,最早的時候是諸葛亮用過的,開天燈,做七星,七個紙人,而人的法力如果達不到用紙人的話,那麼必然需要活人。”

“活人?”說到這以後我有些詫異的看着李叔說道:“那你的意思是有人在用七星續命給自己續命?”

李叔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是這樣的。”

我整個人有些驚呆了,我突然間想到了我師傅,而我還沒有開口說話的時候,李叔繼續說道:“但是這七星續命有一個很重要的條件。”

“什麼條件?”我問道。

“需要一個無根水命的人做引魂,所謂的陣眼,無根水命來幫你找到這剩下六個人,也是最適合的六個人。”說到這的時候李叔笑了起來“所以,我想那個人一定是找到了無根水命了,所以纔會下此毒手!”

“無根水命?”我默唸了一下這幾個字,這四個字不僅僅是一次兩次的出現在我的耳朵裏,難道,有人用我師傅的魂魄在做續命之術?我想到這以後心裏猛然一震,因爲我覺得這個想法雖然有些異想天開,但是確確實實的讓我感覺到這個想法可能是真的。

李叔看着我不說話了,緊跟着問道:“小道,你想什麼呢?”

我趕忙搖了搖頭說道:“沒,沒什麼。”

“對了,那個黑色的鬼魂說讓你保護好你的同學,你那個同學是不是也剛剛過完生日?”李叔看着我一臉認真的樣子問道。

我頓時明白了什麼意思了,如果說七星續命是真的話,那麼下一個死的人很有可能是高薇薇,所以那個鬼魂纔會告訴我保護好高薇薇,我跟着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看着李叔說道:“李叔,我早就應該想到的。”

“現在也不晚。”李叔淡淡的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不假思索的說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好高薇薇。”說到這的時候李叔擡起頭看着我問道:“你們班那個高薇薇過生日多久了?”

我跟着稍稍的思索了一下,好像有個七八天的樣子了吧,我緊跟着開口說道:“七八天了吧。”

李叔坐下來以後,眉頭緊鎖的樣子,半晌,李叔擡起頭看着我繼續說道:“那咱們就再等等,他一定還會繼續害人的,一定要想辦法阻止他害人,然後咱們在想辦法把這個人給揪出來!”

我聽見李叔的以後點點頭,隨後這一上午跟李叔聊了大概到十二點左右的時候,李叔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行了,今天叫你來也不光是談這些事情,這一來是讓你認認家門,這二來呢就是讓你陪我這老傢伙一起喝點酒。”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行,沒問題!”

李叔跟着點點頭,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以後看着我說道:“你先在這坐着點,我去外面整倆菜,今天你跟我一起喝點。”

我跟着也沒多想,便同意了,隨後李叔招呼着我坐下來以後,便轉身出去買菜去了,我坐在屋子裏也閒不住,忍不住在房間裏轉悠起來了。

不得不說李叔雖然是個警察,但是這房子也好,裝修也好,看着都是很普通,白灰牆,連地板磚都沒有,水泥地,看起來這日子多少有些清苦,而且房間裏連個像樣的沙發和茶几都沒有,都是一些老舊的沙發和茶几。

我走到了李叔的一個櫃子前看了看,看見櫃子上放着一組照片,照片的樣子好像是李叔年輕時候的樣子,旁邊依偎着一個姑娘,長相模樣確實不錯,而且兩個人看起來確實是非常的甜蜜。

這個女的該不會就是李叔年輕時候的愛人吧?想到這以後我不禁笑了起來,我甚至有些好奇,李叔爲這麼都四五十歲的人了,也沒有成家,這問題讓我很好奇。

我放下了照片以後,坐下來了,點了一支菸,抽完煙以後,沒過幾分鐘李叔回來了,手裏拎着一些熟食,還有一瓶金六福,李叔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你能喝多少?”

我看了一眼李叔手裏的金六福,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些說道:“能喝個二兩吧?”

“你這也太不能喝了吧?”李叔有些嫌棄的看了我一眼,跟着便把袋子放在了桌子上,從茶几下拿出來兩個酒盅遞給了我一個。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我不怎麼喝酒!”

“男人怎麼能不會喝酒呢?”李叔跟着給我倒了滿滿一酒盅。

我倒是也沒多想,李叔跟着拿起來筷子說道:“先吃東西,吃點東西,墊墊肚子了咱們就開始喝酒!” 058 要出事了

跟着我和李叔吃了幾口菜,隨後李叔放下了筷子,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你能給我看看你的首相不?”

我聽見李叔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說道:“李叔,還是別看了吧,這玩意有啥可看的。”說着話的功夫我已經把杯子舉了起來。

其實不是我不想給李叔看手相,而是因爲害怕李叔看出來我的命格,畢竟我也是無根水命,而且我師傅臨終的信裏寫到過,關於我的命格不要告訴任何人。

而李叔聽完我的話以後,也沒有說話,跟着笑了笑舉起來杯子和我碰了一下,跟着我和李叔一起一飲而盡了,喝完了杯子裏的酒以後,李叔放下了杯子語重心長的看着我說道:“小道,你今年多大了?”

我想都沒想就跟着脫口而出的說道:“22了。”

李叔跟着點點頭沒有繼續說話,眼神陷入了回憶之中,我看着李叔臉上的一抹回憶之色以後跟着開口問道:“李叔你在想什麼呢?”

李叔跟着笑了起來,輕嘆了一聲“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纔開始學道。”說到這的時候李叔頓了一下“當時我剛剛從警校畢業,那個時候剛剛調到警局,也是因爲好心,我救了一個老乞丐。”

“老乞丐?”我忍不住的問道:“老乞丐該不會就是你後來的師傅吧?”

李叔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對,那是晚上的時候,我看見那老乞丐了,老乞丐說認得我,說是我前世的師傅,今生就是爲了遇見我,來續前世的師徒緣分了。”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再一次愣住了,我記得很清楚,我師傅當年也跟我說過這些話,雖然那個時候我年紀尚小,但是這句話我卻從來沒有忘記過,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李叔繼續問道:“那後來呢?”

“後來?”說到這的時候李叔不禁莞爾一笑“我請他吃了飯,他又一個勁的說要教我學道,我哪兒能信他呢,直到那天,我們警局死了一個人以後,老頭子跟我說去警局的停屍房點上三根蠟燭,燒些紙錢便能看見死去的人,也可以從死人的嘴裏挖到點消息,我當時也不相信,但是沒辦法,上面下了命令七天之內必須破了案子,當時也是死馬當活馬醫吧,然後就試了試,沒想到還真成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腦海裏隱隱的出現一個大體的輪廓,跟着李叔繼續說道:“後來我就跟了老乞丐拜他爲師,慢慢的也就學到了很多東西,沒想到破案的時候還能用上這些東西,自然而然時間久了,我和這老乞丐的感情也就越來越深了,他雖然有些爲老不尊,但是心裏卻有着一股子俠義之氣。”

我大概已經明白了老乞丐是個什麼樣的人,而這個時候李叔擡起頭看着我說道:“後來我也就慢慢的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對於這些東西瞭解的也就越來越多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有些好奇的問道:“那你師傅後來怎麼樣了?”

“我師傅?”說到這的時候李叔苦笑了一下“瞎了。”

“瞎了?”我有些詫異的問道:“爲什麼?”

“因爲他有陰陽眼,有人想得到他那隻眼睛,所以把他的眼睛給挖了,當時我想去給他老人家報仇,他說不用,說這是修道之人命中註定的,後來老乞丐在醫院沒過多久就去世了。”說到這的以後李叔的臉色有些哀傷“我記得特別清楚,當時我師傅說他四點的時候可能就要走了,那天晚上是十二點多,我記得特別清楚,我聽完這些話的時候有些不相信。”

“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老頭子是先知,也就是會算到很多事情的那種人。”李叔說着說着拿起來酒盅跟着一飲而盡了,放下杯子以後,李叔擡手點了一支菸,看着我說道:“我記得我師傅最後的一句話,閻王讓我五更死,我偏要三更死!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師傅臉上的不甘那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然後我師傅真的在三更的時候死了,醫院檢查屍體,全身經脈全斷了。”

我心裏有些震驚了起來,這老頭子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能預算到自己什麼時候死的人,也一定不是什麼小人物,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那後來就成了你自己一個人?”

李叔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也就是後來了,我開始自己一個人工作,一個人幹活,完成我師傅想讓我完成的事情。”

我跟着在心裏長長的嘆了口氣,感覺這老頭子應該很了不起,隨即我拿起來杯子看着李叔勸解道:“行了,李叔,喝酒吧,都過去了!”

李叔跟着點點頭拿着杯子和我碰了一下,我倆跟着一飲而盡,一陣辛辣入喉,其實我也能明白李叔的想法,畢竟這種事情李叔是沒辦法挽救的,而且他也沒辦法跟任何人訴說這些事情,只能自己一個人將這些事情全部埋在心底。

我看了一眼窗外的陽光以後跟着開口說道:“行了,李叔,別想了都過去了。”

李叔跟着點點頭,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一晃都二十多年過來了,現在想想,還是那個時候好,只是現在人老了,總是喜歡念着過去那點事了。”

我跟着呲牙的笑了笑說道:“李叔,您老什麼呢,您可不老,您還年輕呢。”說到這的時候我笑了起來。

李叔輕笑着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隨後我和李叔一直喝酒喝到了下午兩點多,我喝的也是迷迷瞪瞪的,李叔是躺在chuang上就開始倒頭大睡了。

而我則起身往回走了,出了李叔家門口的時候,我按着之前的路轉了回去,到了路邊的時候攔了一輛出租車,跟着我剛剛上了出租車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我有些迷瞪的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是李菲菲打來的,我跟着就接了電話了。

“喂,小道,你在哪呢?你還來不來了?”電話裏的李菲菲說道。

我跟着感覺有些迷糊,跟着開口說道:“我就不去了,我等回寢室睡覺去了。”

“你怎麼了?你喝酒了嗎?”李菲菲在電話裏問道。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開口說道:“行了,你們玩吧,我先回去睡覺了,實在是難受。”

“那你等我,我待會回學校。”李菲菲說道。

“行了,你該玩玩你的吧,我就不摻和了,就這樣吧。”說完之後我便掛斷了電話。

掛了電話以後我跟着靠在了出租車上就睡着了,至於睡了多長時間我不知道,到了地方的時候,我還是被出租車師傅叫醒的,我跟着付了錢以後便轉身往學校走了,心裏有些後悔喝酒了,喝了這麼多的酒,腦袋都迷迷瞪瞪的,隨即我跟着搖搖晃晃的樣子就往寢室走了。

到了寢室以後,感覺有種想吐的樣子,隨即衝到了洗手間哇哇哇的開始吐了起來,吐完以後我擦了擦嘴巴,感覺好多了,跟着我便躺在chuang上就開始睡了起來。

但是我隱隱約約總是感覺有什麼事情,但是卻又想不起來是什麼事情,因爲腦袋迷糊的狠,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我也就沒有想那麼多,倒頭就睡了。

當我睡醒的時候,我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額頭上有一塊毛巾,我跟着把毛巾拿了下來,看見李菲菲正坐在我的旁邊看着我呢。

我跟着開口問道:“你怎麼到我們寢室了?”

李菲菲白了我一眼“還不是因爲你,你喝了這麼多酒,我怕你有什麼事情,就趕緊回來看看你了。”說到這的時候李菲菲有些埋怨的說道:“好了,好在你沒什麼事情我就放心了。”

我聽見李菲菲的話以後心裏頓時有些感動,我沒有說話,拿下來毛巾遞給了李菲菲,然後問道:“現在幾點了?”

李菲菲歪着腦袋稍稍的思索了一下說道:“現在都已經晚上了,我估計今天咱們班的這幫人得嗨皮一個通宵了。”說完以後李菲菲看了看錶“十一點多了,還沒回來呢。”

我跟着點點頭,靠坐在了牀邊,李菲菲看着我抱怨了一句:“你說你也真是的,一個人去哪兒了?喝了這麼多酒,你說人家張少聰都過完生日了,爲的就是請大家吃頓飯樂呵樂呵,你倒好,一個人喝了這麼多酒。”

我聽完這句話的時候感覺好像抓住了什麼東西要一樣,我緊跟着擡起頭看着李菲菲問道:“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你一個人喝這麼多酒幹嘛?”李菲菲抱怨的看了我一眼。

我緊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不是這句!”

“人家爲的就是請咱們大家樂呵樂呵!”

“你是說,張少聰生日?”我說完這句話以後頓時恍然大悟了,操他媽的,要出事了,按照之前張少聰跟我說他生日的時間,我算了一下,今天只要過了12點那就是第十三天了!陰時陰年!想到這以後我整個人有些慌了起來。

李菲菲看着我問道:“你怎麼了?” 059 小白橋

我聽見李菲菲的話跟着趕忙開始穿衣服了,一邊快速的穿衣服一邊看着李菲菲說道:“快給張少聰打電話,張少聰有危險!”

李菲菲聽見我這句話以後,看到我一臉焦急的樣子,心裏也知道我肯定沒有在開玩笑了,跟着李菲菲趕緊找到了手機號打了過去,很快電話那邊的高薇薇就接了電話了,李菲菲把手機遞給了我,我緊跟着接過來電話以後開口問道:“薇薇,你們在哪呢?少聰有沒有和你們一起?”

“在呢,在唱歌呢,怎麼了?”說到這的時候高薇薇笑了笑說道:“你和菲菲不會現在要過來吧?”

我跟着語速有些焦急的說道:“你看好張少聰,我這就過去了,我沒到之前別讓張少聰亂走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稍稍的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還有,記住,待會我沒到之前他不能走開知道嗎?”

“好,我知道了,那你們待會過來吧。”高薇薇對着電話說道。

我嗯了一聲以後便掛斷了電話,我看了看手錶,此時已經12點半了,而這個時候李菲菲看着我說道:“你要去找張少聰嗎?”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對,張少聰有危險!”說完以後我跟着李菲菲一起下了樓。

好在放假的時候宿管不在,宿舍也就沒人鎖門了,要不然我和李菲菲又得順着廁所那邊跳窗戶去,隨後我和李菲菲出了宿舍樓以後便衝着校門口走去了。

到了校門口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四十了,我和李菲菲攔了一輛出租車以後便匆匆忙忙的上了車,我跟司機師傅說了一下他們唱歌的地址以後,司機師傅點點頭便發動了車子。

夜色有些黑,但是我心裏卻帶着些許的不安,我害怕張少聰在出什麼事情,心裏甚至隱隱有些後悔喝了那麼多的酒,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李菲菲這個時候從邊上伸出手拉住了我的手,李菲菲好像明白我心裏的想法一樣,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別擔心了,不會有什麼事情的,而且你不是都和薇薇說過了嗎?”

我跟着點點頭,看着李菲菲說道:“謝謝你。”這一刻我被李菲菲感動了,也許是在下午我喝多酒的時候她照顧我的時候就被感動了吧。

我沒有說話,只是將這份感動壓抑在了心裏,很快到了KTV,我下了車以後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手錶,此時手錶上的時間已經是1點了,我心裏有些慌了,因爲上次李東去世的時間就是凌晨一點左右。

而一點到兩點是陰氣最重的時候,也就是所謂的陰時,想到這以後我拉着李菲菲邁着步子快速的走進了KTV,走到了包房的時候,一股菸酒瀰漫的味道,我皺了皺眉,隨後高薇薇看見我和李菲菲進來了以後,跟着把我倆拉了進去,我跟着環視了一圈,整個包房裏都是我們班的同學,但是我卻始終沒有看見張少聰。

“張少聰去哪兒了?”我看着高薇薇問道。

“在那呢!”說完之後高薇薇指了指,跟着有些詫異的捂着嘴說道:“怎麼這麼一會的功夫就不見了?”

我跟着有些焦急的說道:“行了,現在顧不上那麼多了,趕緊找找張少聰。”說完以後我便慌忙的從包房裏走了出來。

而我從包房裏走出來以後,幾個同學也都跟着走了出來,隨後我看見了門口的服務生以後,開口問道:“對了,這個包房裏剛剛有人走出來嗎?”

服務生看着我撓了撓頭,思索了一下說道:“倒是在你出來之前有一個人出來來着,後來跟着一個女人下樓去了。”

“女人?”我有些疑惑的樣子緊跟着問道:“那女人長什麼樣子?”

“高高的個子,走路好像後腳跟不着地的樣子。”說到這的時候服務生一邊回憶一邊說道:“女的挺漂亮的,眼睛大大的,穿着一個一件黑色的超短裙,特別性感迷人的樣子。”

我大概明白了,想來應該是張少聰被什麼人帶走了,跟着我便拉着李菲菲一起下了樓,李菲菲看着我問道:“到底怎麼了 ?”

“有人要害他!”我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而我到了樓下的時候看見張少聰了,張少聰身邊還跟着一個女人,兩個人很快便進了一輛出租車裏,李菲菲指着前面的張少聰說道:“小道,那不是張少聰嗎?”

我跟着點點,張少聰此時已經坐進了出租車裏,出租車已經行駛了出去,而剛剛我沒有注意到那個女人,想來那個女人應該就是要害張少聰的人吧,想到這以後我順手攔了一輛出租車,緊跟着我對着司機師傅開口說道:“師傅,跟上前面那輛出租車。”

司機師傅回過頭瞅着我笑了起來“小夥子,你該不會是警察吧?”

我跟着苦笑了一下說道:“我不是警察,前面那個是我女朋友,她跟着別的男人在一起呢,我尋思悄悄的跟着她,看看她想幹啥呢。”我裝作很正經的樣子說道。

司機師傅回過頭瞅了我一眼,邊上的李菲菲跟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司機師傅看着我有些疑惑的說道:“小夥子,那這位又是誰?”

我跟着裝出哀傷的樣子嘆了口氣說道:“前面那個男的是她男朋友。”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的搖了搖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