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被二十幾個陰靈圍在中間,其中還有三個是下等的紅厲陰靈,所以我現在根本無法分身去救二彪,而且劉梅現在的形式也不樂觀,劉梅面對的那個陳鵬雖然跟他都是同等級的紅厲陰靈,但是陳鵬的實力要稍微略勝劉梅一籌。

沒了符咒法器的我就跟一個沒有牙齒的老虎是一樣的,當我伸出兩個拳頭攻向那羣陰靈的時候,我的前面總會有數不清的拳頭向我們揮過來。

“嘭”的一聲,我被那羣陰靈擊倒在地,這已經是我第二次被他們打倒了,這些陰靈凶神惡煞的就向我撲了過來,我立即從地上站起來然後咬破右手的食指在我的左手心上畫了一道誅邪符咒,當誅邪符咒被我畫完的時候那羣陰靈也把我成功的撲倒在地。

“砰,砰,砰……”撲在我身上的那羣陰靈被我一掌接着一掌打飛出去。

當我站起來的時候,二彪已經被他們打的魂飛魄散了,只有峯哥依然緊緊的趴在劉倩的身上爲他抵擋着那羣陰靈的攻擊。

“嘭”劉梅被那個陳鵬一腳踹到了腹部直接跪在了地上,本來劉梅就不是陳鵬的對手,她的手裏還抱着小宇,跟陳鵬打起來十分的束手束腳,所以對上陳鵬她只有捱打的份子。

“嘭”又是一聲,還沒等劉梅從地上站起來,那個陳鵬一腳又踢在了劉梅的臉上,直接給劉梅踢的倒飛出去,即使這個樣子劉梅一依然緊緊的把小宇摟在懷裏不放。

“今天老子就讓你魂飛魄散”陳鵬走到劉梅的身邊對着劉梅的腦袋就狠狠的踩了下去。

一腳,兩腳,三腳…..劉梅的身子開始慢慢的變淡,隨時都有消散的可能。

我很想去幫劉梅一把,可是我現在被二十幾個陰靈緊緊的纏着,根本就無暇分身,我打的是越來越心急,此時我的心都在劉梅的身上,我一個不留神就被一個紅厲陰靈一腳踹在胸口上,紅厲陰靈要比白衫陰靈的實力高很多,它的這一腳也將我狠狠的踹飛出去,當我倒在地上的時候那羣陰靈瘋一般的撲在我的身上對我是拳打腳踢,此時我已經放棄了抵抗,我用兩隻手將我的腦袋護住躺在地上縮成了一團。

“爸爸,救救劉梅阿姨,救救林叔叔”小宇一邊哭着一邊大聲的喊道,小宇的喊聲特別清脆,他的聲音清晰的傳到衆陰靈的耳朵裏,就連遠方的那些陰靈也都聽到了小宇的呼救聲。

小宇這句話喊出去不到三秒鐘,一個身穿灰色運動服的男子就出現在了劉梅的面前,接着那個白衣女子也出現在了那個灰衣男子的身後。

“你們兩個是誰,識相的就給我滾開”陳鵬根本就沒有把馬真還有那個孔月放在眼裏。

馬真什麼話都沒說,他的身上開始散發着強大的陰氣,這股陰氣壓的陳鵬不由的向後退了兩步,陳鵬沒想到這個灰衣男子這麼厲害,此時他有些害怕了。

孔月試圖將小宇從劉梅的手裏接過來,可劉梅依然是緊緊抱着小宇不鬆手,劉梅現在神志恍惚,她腦子裏什麼都沒有想,就想着不能讓那個陳鵬將小宇搶走,她也不知道這個時候是孔月要從他的手裏接小宇。

“我是小宇的媽媽,你可以鬆手了”孔月將體內的一絲陰氣打入到劉梅身上說道,當劉梅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她微笑的把手鬆開了。

馬真的臉變成了鐵青色,他的一隻眼睛變成了紅色,另一隻眼睛變成了綠色,同時馬真的頭上長出一對一尺長的黑角,看起來有點像牛角。 “你是誰”陳鵬陰着臉子向馬真問道。

非你不可 “你們全部都該死”馬真說完這句話的會後,現場的那些陰靈化爲白色的霧氣被馬真吸到了嘴裏。

“你,你,你…..”陳鵬一邊向後退着一邊指着馬真說不出話來。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打我馬真兒子的主意”馬真說這話的時候一步一步的向陳鵬逼近,陳鵬剛想轉身逃跑,可是他發現自己的身子被困在原地一動也不能動。

“兄弟,饒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陳鵬拱手對馬真求饒道。

“沒有下次了,要怪就怪你惹了我馬真”馬真說完這話的時候那個陳鵬爆體變成紅色的霧氣被馬真吸入到嘴裏。

因爲馬真的出現,這件事纔得到平息,這次我也對這個夜叉鬼皇的實力有了一個神的瞭解,馬真根本都沒有出手,那些陰靈就被他當做能量吸進了身體裏。

馬真這招叫鬼吞噬,陰靈只有達到黃頁陰靈上級纔會鬼吞噬,而且鬼吞噬這招非常惡毒,陰靈界是不允許陰靈用這招的,一旦被發現的話將會受到陰靈界所有陰靈的圍攻,可馬真卻不害怕,畢竟他的實力就擺在那裏了,陰靈們躲着他還來不及了,誰會找上門來自找苦吃。

我從地上緩緩的爬了起來走向峯哥,此時峯哥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淡隨時都有消散的可能,劉倩也沒好在哪,她的身影也開始變得虛幻起來。

馬真將體內的陰氣打入到了峯哥還有劉倩的體內,沒用上一分鐘他們倆的身影開始慢慢變實,最後他們倆身體不但完全恢復了,而且身上還飄着淡紅色的光,馬真將峯哥還有劉倩從白衫陰另的實力直接提升到紅厲陰靈的實力。

“你這麼厲害,一定能救我的兄弟,求求你救救我兄弟吧”峯哥跪倒在馬真的面前哭訴道。

“對不起,我無能爲力”馬真搖着頭對峯哥說道。

“林道長,你一定有辦法救二彪,再有一個半月他就投胎了,我求求你了”峯哥又跪在我的面前哭訴道,我也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對着峯哥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二彪怎麼說沒就沒了,說好下輩子一起投胎做兄弟的…..”峯哥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劉倩則是趴在峯哥的肩膀上也跟着哭了起來,就連我都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淚。

這個時候劉梅也恢復了身體,當她得知二彪沒了的時候,她也是哭的更加傷心“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我主張叫你們出來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劉梅將責任全部攬在她的身上。

“這事不怪你們,要怪就怪我的兒子連累了你們,今天你們所做的我馬真都記在心裏,來日我馬真必定加倍奉還”馬真鄭重其事的對我們說道,對於馬真的這個承諾我們都沒有放在心上,因爲我們現在都沉浸在二彪魂飛破滅的悲傷之中。

孔宇雖然小,但是他知道二彪是爲了保護他才魂飛湮滅的,孔宇也知道自己再留下的話就是給我們增添負擔。

舊愛難違:黎先生,好久不見 “對不起劉梅阿姨,對不起劉倩阿姨,對不起峯叔,對不起林叔叔,小宇給你們惹麻煩了”小宇對我們四個深深的鞠了一躬,而我們四個都沒有責怪小宇,因爲小宇根本就沒有錯。

“好了,我們回家吧”孔月牽着小宇的手說道,這次小宇沒有任性,他對着他的媽媽點了點頭表示願意跟她回家。

“唉”馬真嘆息了一聲就帶着孔月還有小宇消失在我們的面前。

“咱們也回去吧”我拖着渾身是傷的身體往茅山堂走去,馬真的陰氣可以治療劉梅他們卻不能治癒我,我咬着牙搖晃的身體向前走着,沒走兩步就摔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此時的我躺在沙發上,估計是劉梅他們幾個把我弄了回來。

“林道長,把門開一下”此時門外站了三個人,他們三個都是王工長的手下。

我搖晃着身體從沙發上爬起來把門打開然後把他們三個放了進來,我知道這三個人應該是來給二樓刮大白的。這三個人前腳剛進來,二柱子後腳就跟了上來。

“你怎麼又來了”我看着二柱子沒好氣的說道。

“我給你買的早餐”二柱子將手裏的包子遞給了我就向外走去,我很想叫住他,但是我想了一下還是算了,這個時候我絕對不能心軟,我忽然感到做人很難很難。

上午九點多的時候柏皓騰還有王鶴瞳來到了茅山堂,暮婉卿這次沒有跟着來。

“暮道友呢,她怎麼沒來”我望着柏皓騰的身後問道。

“怎麼了,你想我大師姐了啊”王鶴瞳對着我賤賤的笑道。

“鶴瞳,你可別鬧了,這句話要是讓你大師姐聽見了的話,你就等着挨收拾吧”我對王鶴瞳嚇唬道。

“我大師姐又不在我怕什麼,除非你跟我柏師兄偷偷告我的狀,但我知道你們倆不是那種人”王鶴瞳走到我的面前挽着我的胳膊笑道。

“林哥,你這臉上怎麼青一塊紫一塊的,誰欺負你了,我幫你報仇”王鶴瞳先是打量了我一番然後瞪着眼睛向我詢問道。

“唉,可別提了”說到這的時候我嘆了一口氣。

絕色嬌妻太迷人 “林兄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柏皓騰則是一臉嚴肅的向我問道。

“昨天晚上劉梅帶着小宇出去玩,結果遇見了一羣陰靈……”我將事情的原委以及二彪的魂飛魄散講了一遍給柏皓騰聽。

陰靈界跟人類的世界都是一樣的,因爲陰靈跟人類也有着井水不犯河水之約。他們很少會去找人類的麻煩。昨天晚上遇見陳鵬那羣陰靈,他們就屬於陰靈界的黑社會。當然陰靈界還是歸地府管的,如果陰靈界有陰靈觸犯地府的法律,那他就會得到嚴懲,其實地府對那些陰靈界的組織團伙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他們不做奸犯亂地府是不會管的,如果地府發現這些組織危害人世間或者擾亂陰靈界的秩序,它們會毫不猶豫的派遣地府的陰兵鬼將去討伐那些陰靈。

“還有一個半月二彪就可以投胎了,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結果”柏皓騰也爲二彪感到惋惜。

“那些陰靈爲什麼要針對那個鬼子呢?”王鶴瞳不明白的問道。

“這個問題也只有大師姐能解答了”柏皓騰搖着頭回答道。

“林哥,這個給你,這時我們龍虎山祕製的跌打酒,專門治療外傷,你現在擦上的話明天身上的傷就會好”王鶴瞳掏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遞給了我,我打開王鶴瞳給我的小瓷瓶能聞到一股很濃的麝香味。

“林兄弟,你把外套脫了,我幫我擦”柏皓騰從我手裏接過那個小瓷瓶說道。

“謝謝了”我將衣服脫下來的時候,王鶴瞳有些觸目驚心的看着我身上的傷,我的臉上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可我身上的傷更重,我的前胸還有後背都變成了烏青色。

“林兄弟你這傷可不輕啊”柏皓騰一邊給我擦着藥酒一邊說道。

“絲”當柏皓騰的手碰到我後背的時候我疼的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昨天也幸虧小宇父母出現的及時,要不然的話我這小命肯定沒有了”我苦笑道。

“林哥你以後再別帶陰靈回家了,你這真是自找苦吃。在陽間的這些陰靈也是越來越放肆了”王鶴瞳氣憤的說道。

“這陰靈跟人一樣有善有惡,出現這樣的事也是附和常理的,不管是人還是陰靈一旦作惡就不會有好下場的”我對王鶴瞳說道,說到這的時候我想到了那個夜叉鬼皇馬真,它的存在實在有點太逆天了。

“柏兄弟,前面的還是我來吧”我接過柏皓騰手裏的跌打藥就往胸口還有手臂上擦去,王鶴瞳這個跌打藥確實不錯,這跌打藥剛擦在身上馬上就緩解了我的疼痛。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對了,還有件重要的事我要跟你們倆說”我擦完跌打酒套上衣服對王鶴瞳還有柏皓騰說道。

“什麼事”王鶴瞳與柏皓騰異口同聲的問道。

“救變異殭屍小吳的那個蒙黑紗的黑衣人前兩天來茅山堂找我了”

“什麼”當我說完這話的時候,柏皓騰和王鶴瞳驚訝的向我看了過來。

“前兩天晚上我起身去關茅山堂的門,我發現那個蒙黑紗的黑衣人就站在我的門口,於是我就衝了出去,他故意把我引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跟我談了一會”

“他跟你說什麼了,他爲什麼要救那個變異殭屍還有飛屍,他到底是敵是友”柏皓騰皺着眉頭向我問了過來。

“我們殺的那個邪道陳剛你們倆還記得嗎?”我向他們倆問道。

“記得”王鶴瞳點着頭回答道。

“這個黑衣人就是陳剛的大師兄,你說他是友還是敵”我一臉苦笑的說道。

“那我懂了”此時柏皓騰的臉色有些凝重。

“他知道是我們殺了他的師弟,他也放話出來了,要讓我身邊親近的人一個接着一個消失”我說這話時候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他敢,姑奶奶我殺了他”王鶴瞳聽我這麼一說,心裏的火一下子就燃燒了起來,這丫頭可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我看得出來這個黑衣人的實力要在我們三個人之上,也許只有你們大師姐纔是他的對手”我慎重的對着柏皓騰還有王鶴瞳說道。

“這件事應該馬上跟大師姐溝通一下,看看大師姐他是什麼意思”柏皓騰說完就掏出電話給暮婉卿打了個電話,柏皓騰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後就把電話掛了。

“我大師姐說她馬上過來”柏皓騰坐在沙發上對我說道。

“爲什麼他在山洞裏不殺了我們爲他師弟報仇呢”王鶴瞳望着我疑惑的問道。

“這個問題我也問過他了,他說在山洞裏把我們幾個殺了就太便宜我們了,估計他是想慢慢的折磨我們”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當我說完這話的時候,柏皓騰還有王鶴瞳都沉默了起來,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暮婉卿打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茅山堂。

“大師姐你來了”王鶴瞳站起來迎道。

“恩,剛剛柏皓騰在電話裏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嗎?”暮婉卿直奔着我走了過來問道。

“是的,剛剛柏兄弟說的那些都是真的”我點着頭答道。

“你看清楚那個人的模樣了嗎?”暮婉卿接着問道,此時暮婉卿的身上散發着冰冷的寒氣,而且眼神裏透着一股殺氣。

“那個人的頭上蒙着黑紗,我根本就看不清那個人的模樣”我搖着頭說道。

我真不想花錢了 “看來這件事越來越不簡單了”暮婉卿一臉思索的說道。

“我只知道這個人的實力要在我之上,或許只有你纔是他的對手”我又插了一句。

“我現在倒是不擔心這個黑衣人,我是擔心這個黑衣人還有沒有幫手,如果他有幫手的話這件事就有些難以控制了”暮婉卿也是一臉慎重的對着我們說道。

“他救了那個變異殭屍,還有飛屍趙天罡,如果他能控制住那個飛屍的話這對我們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柏皓騰說得這句話我們都很認可。

“如果這個黑衣人能控制得了那具飛屍的話,那我們的處境就有些難了”暮婉卿皺着眉頭說道。

“大師姐,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王鶴瞳是一點辦法都想不出來,暮婉卿只是搖搖頭什麼都沒有說。

“現在的情況就是敵人在暗處,而我們卻在明處,這樣對我們很不利”我接着說道。

“林兄弟說的沒錯,尤其是林兄弟,你這個茅山堂就把你徹底暴露了,要不你把這個茅山堂關了,這樣對你來說還能安全一些”柏皓騰認真的對我說道,我知道他這是爲我擔憂。

“這個茅山堂我是不會關的,如果我關了這個茅山堂那就說明我林不凡怕他了,我們正道怎麼可能向邪道低頭”我搖着頭固執得說道。

“我同意林哥說的,怕個什麼,大不了跟他拼了,他師弟我們能收拾,那個黑衣人我們照樣能收拾”王鶴瞳根本就不把那個黑衣人放在心上,暮婉卿坐在沙發上什麼都沒說,她只是緊鎖着眉頭在思考着什麼。

“現在的局勢對我們來說很被動,我們必須時時刻刻保持警惕,稍有鬆懈的話我們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暮婉卿皺着眉頭說道。

“那大師姐,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柏皓騰現在也沒有辦法了。

“既然他在暗處,我們在明處,我們也不用怕他,咱們就來個針尖對麥芒,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麼”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露出一絲精光。

“暮道友,那你說我們應該怎麼做”我聽暮婉卿這話有些迷糊。

“守株待兔”暮婉卿只說了這四個字,我們三個則是一臉迷茫的看着暮婉卿不明白她說這話的意思。

“你樓上的房子也快裝修好了,等能住人的時候我們三個搬過來住”聽暮婉卿這麼說我瞬間愣住了,愣住的不僅僅只有我,還有王鶴瞳以及柏皓騰。

“怎麼,你不願意”暮婉卿見我不說話又向我問道。

“願意,願意,我只是有點沒反應過來”我慌亂的說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變得這麼慌亂。

“那就好”暮婉卿滿意的點了點頭。

“太好了,我就不愛住賓館,一點意思都沒有,這下我們四個人住在一起可就熱鬧了”王鶴瞳一臉興奮的說道,王鶴瞳心的心就是大,他現在這心裏一點也不爲那個黑衣人的事感到擔憂,我還真是佩服這個王鶴瞳。

“鶴瞳,你要是再這麼不定性的話,我就給你趕回龍虎山”暮婉卿瞪了一眼王鶴瞳斥責道。

“大師姐,你別趕我回去,我聽你的話”王鶴瞳一聽暮婉卿要趕她回龍虎山,她嚇的臉都白了。

“你們在這坐一下,我上樓問問那些裝修工人上面還有幾天能住人”我起身就往樓上走去。

雖然暮婉卿剛剛斥責了王鶴瞳,但是也壓不住王鶴瞳那興奮的心情,她坐在沙發上一邊擺弄着手機一邊哼着小曲。

“看起來我們暫時是回不去北京”柏皓騰向暮婉卿說道。

“沒錯,目前看來我們確實走不了了,今天晚上我會把這件事告稟告給道教協會的長老們,看看他們會不會派人過來幫忙”暮婉卿點着頭說道。

“不算今天,再有五天樓上就可以住人了”我走下樓對暮婉卿他們說道。

“這樣吧,柏皓騰你從今天開始就留在林不凡這,一旦有什麼事你就給我們打電話,我和鶴瞳肯定會第一時間趕到,等五天以後我就跟鶴瞳就搬過來咱們一起住”暮婉卿有條不紊的安排着。

“好的大師姐,那我今天就不走了,住賓館確實很無聊,在這跟林兄弟聊着天挺好”柏皓騰笑着說道。

“大師姐,你聽見沒,我柏師兄都說住賓館無聊”王鶴瞳笑道。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回龍虎山去”王鶴瞳聽到暮婉卿這句話嚇的趕緊把嘴給閉上了。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柏皓騰看着王鶴瞳搖着頭笑道。

“你…..”王鶴瞳轉過頭目露兇光的看着柏皓騰說不出話來,她很想說柏皓騰你給我等着瞧,但是她不敢說,如果她說出這句話,暮婉卿肯定會趕她回龍虎山,暮婉卿可絕對是一個能說到就做到的人。

“那就這樣吧,柏皓騰你留在這裏,鶴瞳跟我回去吧”暮婉卿站起身子對王鶴瞳說道。

“大師姐,我晚上再回去好不好,我想在林哥這再坐會”王鶴瞳不願意跟暮婉卿回去。

“不好,你近幾年的實力一直沒有什麼長進,你現在就跟我回去修煉去”暮婉卿沒好氣的對王鶴瞳說道。(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噢”王鶴瞳一臉不情願的從沙發上站起來跟着暮婉卿的身後向外走去。

“哈哈”王鶴瞳走出茅山堂不到五分鐘,柏皓騰看着手機大笑起來。

“你笑個什麼啊,嚇我一跳”我轉過臉迷惑的向柏皓騰問道。

“王鶴瞳給我發了個微信,讓我等着瞧”柏皓騰笑道。

“柏兄弟,王鶴瞳這個丫頭可是真的很喜歡你,那天你在趙鳴大伯家被殭屍打傷,這小丫頭可是哭的死去活來的,你如果將來不娶鶴瞳的話,你未免也太無情無義了吧”我沒有打趣柏皓騰,他知道我這番話是在認真的對他說。

“林兄弟,你想的太簡單了,如果我選擇跟王鶴瞳在一起的話那我就必須要離開全真教,全真教對我有養育之恩,我真的不能離開全真教”柏皓騰一臉無奈的說道,其實他也想跟王鶴瞳在一起,如果不是他一直壓着他的情感,他現在早就跟王鶴瞳是一對了。雖然柏皓騰跟王鶴瞳整天形影不離,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幹過越格的事,兩個人在賓館住也是一人一個房間。

“俗話說的好,人不爲己天誅地滅,你不能老爲你的門派想,你也要爲自己想想”我拍着柏皓騰的肩膀說道,我挺希望柏皓騰跟王鶴瞳走在一起,我覺得他們倆很般配。

“拋卻我是全真教弟子先不說,就是我這五弊三缺犯殘的命就是一個大障礙,我真不知道自己以後會殘到什麼程度,一旦殘到不能自理的話,那我就是在害鶴瞳”柏皓騰這句話跟我說過一次了,我心裏也理解柏皓騰是怎麼想的,我覺得這個柏皓騰比我還難。

“請問林道長在這嗎?”此時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推開門問道。

“我就是,有什麼事嗎?”我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

“你好林道長,我叫沈騰,是孫偉介紹我過來的,我有點東西要給你看一下”那個男子臉色難看的對我說道。

“恩”我點點頭應道。

“這兩張相片是我前幾天回我老家的時候照的,這第一張相片很正常,你看這第二張相片”沈騰從包裏掏出兩張相片遞給我看道。

“這第一張相片很正常,這第二張發白的相片是我開了閃光燈照的,你看這梳妝檯的鏡子裏有個穿紅衣的女人”沈騰指着那張發白的相片對我說道。

我接過照片看了一下,第一張相片確實很正常,第二張照片就有些異常,兩張相片拍攝的角度都一樣,只不過曝光的那張相片的梳妝鏡子裏有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這個女子的年齡也就在二十多歲左右。

“你給我看這相片想要做什麼”我向那個男子問道。

“孫偉告訴我你能捉鬼,我希望你能去我老家的房子把這個鬼給捉了,我帶了一萬塊錢的定金,事後我再給你一萬”沈騰將一萬塊錢從包裏拿出來放在桌子上。柏皓騰也不看那桌子上的錢,他把我手裏的那兩張相片接過去仔細的看了起來。

“這位朋友,這個鬼好像沒有招惹你吧,你爲什麼要讓我幫你捉他”我不明白的看着沈騰說道,我看得出來這個男子的面相紅潤不像被鬼纏身的樣子。

“是這個樣子的,我們家祖上是地主,雖然家族沒落了,可是祖上還是給我留下了一套大宅子在農村,有很多人看上了我老家的那個大宅子,當他們聽說我這宅子鬧鬼的時候,多錢都不買,我可不信什麼鬼神之說。於是星期六的那天我回到了我那大宅子去看了一下,順便想照幾張相片準備發到網上出售,當我把相片打印出來的時候就發現這麼一張,我也相信那宅子裏鬧鬼了,我希望林道長能幫我把這鬼給捉了”沈騰把事情簡單的給我描述了一下。

“那好吧,這個活我接了”我點頭答應。

“那林道長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沈騰見我答應,他高興的問道。

“我今天要準備一下,明天早上你過來接我吧”

“好的,那就這樣了”沈騰說完這話就向外走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