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裝了機械肢。”

林侖頓了一下,接着回答道:“是的。”

“手術過程中,因超微鉗操作失誤,導致您右腿t70分區處主神經斷裂,無法挽回。所以醫院給您做出了合理的安排……即,安裝p03機械肢。”

病房空蕩蕩的,聲音似有回聲。

林侖聽到自己的聲音,無比冷靜。

此刻,他就站在病牀邊。

然而下一刻,病牀上的人豁然擡起頭來,他原本黯淡的瞳孔此刻燃燒着灼灼的光輝,一字一句道:“你,是我的主治醫生,對吧!”

牆壁上的警報裝置開始“滴滴”響了起來。

“檢測到病人情緒不穩,檢測到病人情緒不穩,請準備鎮靜注射。”

“鎮靜注射開始。”

連接在牆壁的一條軟管中,突然從最上方涌出一抹淡藍色的藥液,隨即便混入那綠色的液體當中,迅速向下穿行。

林侖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然而病號卻在此時撐起了原本該疲乏無力的身子,竟一把從牀上坐了起來,直接用整個身子將他砸倒在地!

長長的供給軟管從他的肩頭滑落,汩汩藍綠交織的藥液流到地面上,手指按上去,一陣冰涼。

林侖看着眼前這男人眼中熊熊燃燒的怒火,不知爲何,卻神色平靜的不發一言。

下一刻,一隻碩大的拳頭狠狠砸了下來!

他只覺腦中一片暈眩,耳中嗡鳴聲直響,後腦處理器發出的警告,此刻在腦海中,格外尖銳。

“警告警告,遭受外來打擊,遭受外來打擊。請及時就醫——”

那人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

余光中,他可以看到病人大睜的雙眼中,此刻卻噙滿了淚水。

“你害了我。就是你害我……”

他的聲音帶着仇恨與哽咽。

“我看到救治方案被更改過,我明明可以不裝機械肢的……”

“都是你,你這個殺人兇手!”

他咬牙,手指顫抖着,恨意滔天!

“我不是。”

林倫冷靜的說道。

“我不是殺人兇手。”

“手術失誤不可避免,我願意承擔我相應的責任,但是我沒有殺人。”

“更何況,裝上機械肢,你依舊可以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他知道這男人的情緒爲何失控。

當體徵有傷殘後,在並未完全康復前,處理器需要大量時間與空間重新替他規劃人生。

在此期間,不會對他有任何情緒管控。

但如今這個時代,大部分人在日常生活中,哪怕沒有處理器,也是冷靜而又自持的。

他從醫這麼多年,這種事,還是頭一次碰到。

就像那次手術……

但此刻被人掐住脖子,林侖卻想起周霜霜上傳在公共論壇上的資源——那個被他挑出無數毛病的《醫院風雲》,裏頭的種種醫鬧,原來真的是來源於現實……

“你懂什麼?你們什麼都不懂!”

男人哽咽着,憤怒的喊道。

他的身體明明虛弱不堪,可此刻掐着林侖脖子的手,卻是顫抖而又堅定的,一點一點的收緊。

“我從小到大的學習方向,都是星網基建臺的電磁管理。一旦裝上機械肢,體內有了合金元件,我就再也不能接觸這份工作……”

林侖的嗓子被掐緊,此刻說起話來很是困難。

但他仍然認認真真的建議道:“你……你可以……及時更換……工作。我們如今的學習能力,重新再轉方向……並不是難事……”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男人搖了搖頭。

他臉上的淚珠隨着動作被甩落在林侖的臉頰上,讓他驀地覺出一股滾燙感。

但……這也只是一顆普通的淚珠吧。

林侖看着他,看着這個已經漸漸癲狂失控的男人,手指頭不知爲何,從終端警報器上放了下來。

腦海中,因爲拒絕及時就醫,等級干預,又將開始了。 男人痛哭着,是林侖從未見過的狼狽。

涕淚橫流。

“政府匹配給我兩個孩子,我的大兒子那麼努力又認真,這進入西區第三方程中學……”

“他明明情緒很正常的……我檢查過他的日程,明明還有很長一段安排……可是,就因爲第三方程中學,大部分都是高等級智人……他們等級壓制太過強烈,他和其他人一樣被幹擾,活生生自焚在大火中……”

一般來說,像自焚這種脫離處理器安排的事,是不受等級壓制的。

但,當這個等級壓制多到幾十人時,就會無視這點了。

智人的情感都是這樣,冷靜而又理智。

我家沈少爺第一凶 男人在得知這件事後,他的情緒被處理器嚴格把控,根本沒能生出多餘的情緒。

有,也僅僅只有一聲悵然的嘆息。

還有莫名的,空落落的感覺。

回到家,他就驀然生出一股衝動,自己的小兒子,不要再進西區的學校了。那邊的學校要求嚴格,對於提升能力很有幫助,但是,高等級的處理器,也未免太多了些。

但轉學需要高昂的信用點,他的工作就是自己最得心應手,也是回報率最高的一項工作。

原本,他打算預支一年工資,在轉學計劃書被同意後,直接繳納的。

但如今……

如今自己的身體有了合金元件,裝上了機械肢。

從此以後,他將再也不能做出任何與電磁相關的工作。

工資預支失敗了。

轉學費繳納也錯過了。

如今自己體徵有了殘疾,政府已經將孩子,匹配給另一位合適的健全人了。

他如今,除了機械肢,一無所有。

…………………………………………

醫護人員衝了進來。

鎮靜劑注射成功。

處理器將被幹預。

林侖狼狽的被人扶起來,然而看着那個幾近瘋狂的男人,他卻又從心底感到一陣恨意與悲哀——

此時的痛苦又算什麼呢?

當他的處理器被幹預,就算失去兩個孩子,他那被掌控的情緒,也依舊會變回一潭死水。

周霜霜說的不錯,他們智人,根本不是人。

……………………………………………

“我決定辭職了。”

林侖對周霜霜說道。

“或者說,申請職業轉換。”

他脖子上還隱隱有着淤青的掐痕,嗓音也是粗糲又沙啞。

其實,這種程度的皮肉傷,噴霧持續三秒,便能讓它迅速消退。

但不知爲何,林侖卻並未對它作出任何措施。

在不影響工作效率的情況下,處理器是不會對此提出意見的。

周霜霜睜大了眼睛。

“爲什麼?”

她是自然人,很多信息都對她屏蔽。

關於昨天的事故,她也只隱約知道有病患失去處理器管控,情緒暴走,企圖襲擊醫生。

那時,她還只嘆了一句:“原來,不管在什麼時候,醫生都是高危行業啊……”

但卻絲毫沒有聯想到林侖的身上。

林侖搖搖頭:“沒什麼。”

“只是突然覺得,我有了其他更明確的目標。”

“那……”

周霜霜點了點自己的後腦勺,示意道:

“處理器也認同你的這項工作轉換嗎?”

林侖突然脣角一勾,臉上浮現出一抹譏誚的笑意。但那笑意一閃而逝,快的讓周霜霜只覺得是錯覺。

“你也說了,處理器畢竟是機械。我只要不斷作出應激創傷的體徵,爲了日常能力的高效率轉化,想要轉換研究方向,自然也是被允許的。”

不知爲何,周霜霜聽着他的話,總覺得蘊含了其他意味。

“那你想研究什麼呢?”

“不知道。”

這一刻,一向堅定而又沉穩的年輕醫生,卻突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迷茫。

“我想要的,大概就是調整處理器的情感管控吧……”

我想要試試,擁有自然人的情緒……

這領域於他而言全然陌生。

據他所知,目前還並沒有人在這方面下過功夫。意識到處理器缺點的,恐怕整個星環城,有,且只有他一個吧。

他看向眼前一臉擔憂的女孩,在心底默默加了一句。

不,還有這個自然人。

……………………………………………

雖然主攻方向變了,但林侖的研究室依然在這棟大廈裏,只不過樓層變了一下而已。

而周霜霜卻沒能等到他交接完的信息,就已經被星環警衛,帶去了中央城的自然人集中區。

臨走,只來得及帶走林侖精心爲她準備的芯片和圖紙。

政府如今對待自然人,就如同地球人對待瀕危物種。

他們爲自然人建立了一片保護區,空氣和生存環境都是模擬的自然人所需環境。

但由於周霜霜是徹徹底底的老古董,在他們看來是百年前的人,並沒有經歷過環境適應期,所以,她鼻側的空氣轉換裝置,還是不能摘下。

中央城的自然人集中區,是整個城市少有的綠葉區域。

因爲只有自然人,纔不會被成千上萬的葉子干擾。

這裏的管控也最爲疏散。因爲一旦跨出那條街,周圍的空氣,便不再是他們所能適應的了。

在這裏,自然人可以隨意遊戲玩耍,登錄星網。 私婚密愛 但唯獨他們除了日常普及知識外,並不能接觸更多與智人有關的新知識。

而且,他們的年紀都很大了。早在十年前,就沒有任何精神需求了。

周霜霜在被客客氣氣送進來時,第一眼見到的,就是庭院裏齊齊坐在那裏曬太陽的老人家。她不由沉默了。

面對新的後輩,這些自然人卻彷彿智人一般,沒有半分好奇心。

他們的眼神空泛而又死氣沉沉,看着周霜霜,就彷彿她是身邊隨處可見的物品,半點多餘的目光都沒有。

——他們真的已經很老了。

就在上週,自然人編號082已經死去。

現在,整個星環城,包括周霜霜在內,才總共只有98名自然人。而其中年紀最大的,已經103歲了。

最小的,今年也91了。

長久的圈養,他們已成爲一個個僵硬的、比智人更加機械化的朽木了。

周霜霜看着他們,聯想到自己的未來,竟不由有些毛骨悚然。

——這個,可怕的星環城。 在星環城中央城區,周霜霜如同被人豢養的稀有動物。

她被允許,可以在一定範圍內自由活動。但與之前的生活相比,簡直天差地別。

在中央城,終端是無權召喚空梭的。也就是說,她就算帶着空氣轉換裝置,也沒辦法離開。

可這裏太安靜了。

安靜到,就像沒有鮮活生命的氣息。

院子裏每天按時按點出去曬太陽的老人們,永遠只會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裏,如同一段段枯朽的木頭。

在某個瞬間,周霜霜不小心弄出動靜,他們渙散的眼神看過來時,她分明能感覺到,生命即將消散的氣息。

妃卿不可:誤惹妖孽王爺 網絡被限制,看不到任何相關的知識,這裏也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甚至連交流論壇裏有關任何知識點的話語,也都會對她屏蔽……

她的個人終端也依舊能夠連上網絡,同時還能看到上傳資源。

各色電視劇下方的種種評論,雖然隨着智人的生活漸漸回到正軌,評論也漸漸少去,變得更加僵硬……

但,這已經是她每天最大的慰藉了。

在這裏,如果不想每天漫無目的的數着牆外成千上萬的樹葉,那唯一能做的,就是想盡辦法充實自己。

這種時候,周霜霜所能做的,就是不斷在兩個世界來回切換。

在現實和星環城,不斷的學習着她能學習的新知識。

她該慶幸的是,智人並不會想起搜索她的東西,他們也不會發覺,有一位智人會公然違抗法令,給自然人一份獨特的資料。

靠着這份資料,周霜霜在這裏足足撐過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的時間,於周霜霜來說,比之前的一年還要漫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