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走到水邊,一看,我此時穿得破破爛爛,鬍子也很長,頭髮都到了腰部,看起來凌亂不堪。

就這德行,到街邊一趟,隨隨便便月入過萬,也不是個難事吧?

我苦笑了一下,拿出手機,結果發現,我手機特麼早就壞了!

我楞了半響,不是吧,老子牛逼哄哄,好不容易練出一身絕世神功,要活活困死在這孤島上?

我頓時,一屁股坐到沙灘上,這特麼叫什麼事?

老天爺就這樣玩我?

我回頭看了一眼,不如造一艘船回去?

天為誰春之千金歸來 不過一想,還是算了,不如等待救援?如果有路過的船隻,應該能發現我。

不過仔細一想,方壺在這裏如此久,卻沒有被人發現,肯定有它特殊的原因,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這裏纔對。

草,這樣算起來,我還真離開不了了。

突然,方壺島上,飛來兩隻鳥。

青鸞火鳳!

此時,青鸞火鳳的體型比以前大了特別多。

他倆站起來,高都有五米了。

“青鸞火鳳!”我忍不住喊道,它倆飛近後,就變小,靠到我身邊,在我身上蹭了起來。

我摸着它們的腦袋:“你倆怎麼沒走,在這裏等了我兩年?”

它倆使勁點頭起來。

頓時,我有些感動,它倆竟然能一直在這裏等我。

“我們回去。”我說。

隨後,它倆變成風火輪,我踩了上去,刷的一下,它倆就朝着青島的方向飛去。

它倆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

飛了也就兩個小時,我就看到了碼頭。

“飛低點,飛這麼高幹啥,太囂張小心被人當成UFO,用高射炮打下來。”我急忙喊道。

在碼頭找了個隱祕的地方落下後,我就帶着青鸞火鳳朝着嶗山趕去,我得問清楚,我消失的這兩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只見一位穿著軍服的年輕軍官從樹上爬了下來,他蒙著臉一副悠哉的樣子走了過來。

「許醫生真是厲害啊,一刀就把他們解決了。」

將軍家的嬌娘子 他的神情看起來十分的輕鬆,完全沒有一點害怕。

「剛剛的……你都看到了?」許曜沒想到自己剛剛那驚天一劍,居然被外人收入了眼中。

「是的,全都看到了。許醫生的境界,應該已經突破到後天了吧,修道者一至後天之境,便以達到人類巔峰,肉體力量數倍於人類極限。我說得可對?」

年輕的軍官來到了許曜的面前,將手中的軍用匕首橫在自己的面前:「很高興認識你,許先生。你可以叫我飛鷹,這個是我的代號。」

「我是來殺你的。」飛鷹面帶微笑的看著許曜,看起來十分和善,話語中卻蘊含著濃厚的殺氣。

「殺我?」許曜看著自己面前的敵人,反問道:「你是白家請來的嗎?」

「許醫生,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沙鷹是被你逼入絕境的吧?你該不會以為,我們組織,也就只有沙鷹一個人吧?」

他似乎並不急著對許曜發起攻擊,因為他覺得許曜已經是個死人了。這個地方是密林,是他最擅長的戰鬥地形,在這個地形上戰鬥,他可以隨意的玩死對手。

「看來你們還是不打算放過我。你確定你能打得過我嗎?你又到了何種境界呢?」許曜也沒有急著動手,他想要繼續套話。

這個人既然可以在禁地中安然無恙的四處遊走,就足以說明他的實力不凡。再加上剛剛許曜在對陣喪屍的時候,居然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這就說明這個人的實力並不在自己之下。

人間界中的修真者分為幾大境界,從一開始的練氣,再到結丹,隨後抵達元神,再到後天之境。

這幾個階段里,練氣是最初的境界,每個修真者都要從學會練氣開始,就如同一塊電池的形成,先要學會讓電流流過。隨後就到結丹期,這個時候自己的體內就會形成內丹存儲真氣,就猶如一塊蓄電池。

而到了元神期時,自己的五官和精氣神都會變得無比敏銳,身體的力量也會開始數倍強於常人,只要能夠掌握方法,便能以真氣入眼形成透視,或者加強自己的動態捕捉視覺,發揮得好,甚至可以看見子彈朝自己飛來的軌道。

一旦達到了後天之境,那就是脫胎換骨般的存在。不僅有著極其可怕的力量,甚至可以使用一些簡易的法術。但不管這力量再怎麼強大,也僅是能完全發揮肉身力量而已。

後天之上的先天強者,才能真正的引用周圍的力量,也就是說,只有達到先天,才能使用出非人的力量!

而飛鷹此刻並不著急的原因,就在於許曜剛剛的那一手,讓他看出了許曜最多就達到了後天之境而已,先天境地隨手一個法術就能消滅這些喪屍,他居然還需要用到武器。

他作為後天巔峰的強者,更是不會懼怕許曜的實力。在他眼裡許曜只是一個修道的醫生而已,而他不一樣,他是一個修道的傭兵!

與許曜不同,他動起手來完全不會留情,每天都過著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比起住在城市裡的醫生,戰鬥經驗不知道會強多少個檔次!

而且他所修行的功法,全部都是殺人之術,在黑鷹組織之中經常進行斬首行動,在他加入組織的三年裡,總共接到了一百多個暗殺任務,而任務的達成率是百分之百!

也就是說,他想要殺的人,沒有一個能夠活著走出他的手掌心!

「之前我們隊的另一個成員沙鷹,說起來,他也算是隊里的老前輩了。可惜他並不是修道者,他並沒有成為神的資格。」

「既然你把他殺了,那麼我就意思意思,作為他的隊友,幫他報仇吧。」飛鷹說完身影漸漸的變得透明,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居然完全消失在了原地。

「哦?是隱蔽身形的功法嗎?能夠使用這種法術,看來你距離先天已經不遠了吧。」許曜的目光看向了四周,卻沒有尋得飛鷹的行蹤。

「以你這個年紀,不出三年必定可以突破先天吧。你可要考慮清楚了,你現在面對的是另一個修道者,可別葬送了性命。」

許曜仍舊站立在原地,他的目光向旁邊掃了一圈后,便不動聲色的收了回來,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神情有些讓人琢磨不透。

飛鷹在暗中觀察著許曜的神情,此刻已經將氣息完全屏蔽了的他,就這樣光明正大的走到了許曜的面前。

他察覺到了,許曜並不能看到,或者感受到他的存在。因為此時的他已經進入了許曜的攻擊範圍內,與許曜離得非常的近。

如果許曜發現了他,大可直接發起攻擊,而不用站在原地裝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

這個功法名為透影身法,只要將身法發動后就可以與周圍的氣息完全融合在一起,只要周圍的事物越多,顏色越單調,那麼功法的作用就越強。

依靠這一套功法,他可以走到暗殺對象的身邊,在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隨後可以混在混亂的人群之中安然離去,其他人連他的身影都看不到,更別說要阻止他或者抓捕他。

像這種密林地區,周圍都是綠油油一望無際的樹林,透影身法的作用,可以完全發揮到極致!曾經在他的暗殺對象中,也有一個修真者,但是只要他使用了這套身法,便可以輕而易舉的偷襲擊殺!

「再見了,許曜!」飛鷹拿起了自己的軍用匕首,刀刃上的光甚至都被透影功法所覆蓋,飛鷹整個人就站在許曜的面前,拿著刀刃朝著許曜脖頸抹去。

「碰!」

就在他的匕首即將要刺入許曜的喉嚨時,許曜卻猛的用力一踩地板!巨大的力量頓時就讓腳下的大地顫抖,地面上的落葉在這一時間居然同時飛了起來,而飛鷹腳下的落葉恰好被他穩穩的踩著,一下子就將他的身影暴露了出來!

「看那,這不是找到你了嗎?」許曜十分伸手直接抓住了飛鷹的手,十分自信的對他說道:「想殺我的人有很多,你還不夠格!」 我找到一個出租車,打車讓出租車師父趕往嶗山,結果他上下打量着我,問:“你有錢嗎?”

“開你的車,我像沒錢的人嗎?”我瞪了他一眼。

司機小聲嘀咕道:“都說現在乞丐纔是有錢人,還真是沒錯。”

開到嶗山山腳下後,我摸了摸,發現,自己身上,還真特麼沒錢!

我問:“師傅,這身衣服你看怎麼樣,要是過得去,你就拿去,別嫌髒,洗一洗還能穿,回去當抹布也行啊。”

“你別逗我了,趕緊給錢,誰不知道你們現在乞丐最有錢啊,搞得我都想入你們這個行業了,不然我不收你錢,你教教我,怎麼當乞丐?”他問。

“誰像乞丐,我像乞丐嗎?”我瞪了他一眼,一看外面,一輛奔馳開過,我一看裏面開車的人,孫小鵬。

“孫小鵬!”我打開車門喊道。

他看了我一眼,卻沒有停車,繼續走。

我喊道:“青鸞火鳳!”

青鸞火鳳衝上去就就啄破了他的輪胎。

砰的一聲,他的車就停了下來,孫小鵬穿着西裝,看起來就跟一個成功商人一樣,比以前,成熟了不知道多少,他下車,就看向了我吼道:“喂,你養的鳥?幹什麼的,把我輪胎扎爆了幹啥?”

我抱起手,笑道:“喂,你說我養的什麼鳥,能把你的車胎弄爆。”

孫小鵬一聽,回頭看到輪胎邊的青鸞火鳳,忍不住喊道:“青鸞火鳳。”

“你是誰。”孫小鵬回頭看着我。

我走到他面前,說:“你說我是誰。”

“張秀?不對,你應該已經死了,你應該已經死在了方壺纔對。”孫小鵬一臉震驚的看着我。

我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除了我,還有人能使喚青鸞火鳳嗎?”

孫小鵬一聽,眼睛亮了起來,欣喜的看着我:“你真是張秀?”

“你說呢?”我問。

“你沒死?”

。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死了!”

“你小子自己說的,五天沒出來,老子就當你死了!”孫小鵬指着我罵道。

我一聽,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好像這句話還真是我說的,他死死的抱住了我,我一直在樹洞中下棋和練功,心態倒是沒有什麼變化。

孫小鵬突然知道我死了,估計很難受。

“喂,你真哭了?”我看孫小鵬哭得跟個小孩一樣,他死死的捏緊的肩膀:“你說呢?王八蛋!我們抓妖六人衆,一下子就死了羅方和你兩個,你說老子能不傷心嗎?”

我一笑。

此時那個出租車司機喊道:“喂,付錢。”

“對了,孫小鵬,趕緊幫我付錢。”我摸了摸後腦勺說:“我沒錢付賬。”

“別吵吵,這輛車是你的了!我們走。”孫小鵬指着自己的奔馳車喊道。

說完就拉着我跑了。

青鸞火鳳急忙跟了上來。

“喂喂,鵬哥,你這土豪也不至於這樣啊,奔馳車,說不要就不要了?”我忍不住問。

“哈哈,你回來了,老子心裏高興,不行嗎?”孫小鵬說。

我開口問:“對了,艾唐唐怎麼樣,我聽人說,神無雙向龍王給艾唐唐求親,這又是怎麼回事?”

原本嬉笑的孫小鵬,臉頓時塌了下來,說:“這事,哎。”

“你死了之後,不是,你五天沒出來後,我回去告訴了艾唐唐這件事,她和我一起到了方壺,又等了你足足一個月。”

“你又是一個月沒有回來,我們都以爲你死了。”孫小鵬嘆氣說:“後來,青鸞火鳳不願意離開,要一直等你,而我和艾唐唐回來後,她就回了妖族。”

“你是不知道,她當時哭得多厲害,你也知道她一哭就下雨,當時下了三天三夜的暴雨,差點把方壺都給淹了。”孫小鵬嘆氣說。

我問:“她哭了三天三夜?”

“可不是麼,勸都勸不住。”孫小鵬微微點頭說:“至於神無雙的事,我昨天就得到消息了,我聯絡了雲海老大,準備去魔界搶人。”

“什麼意思?龍王真同意了?”我問。

“你消失了兩年,不清楚。”孫小鵬皺眉說:“司徒先生原來就是神無雙的大弟子,他把獵魔組織做大以後,帶着所有獵魔組織,竟然全部加入了通天教。”

“什麼?”我驚訝的看着孫小鵬:“這麼大的事,政府不管?”

孫小鵬撇嘴說:“管什麼啊管,他們都快自顧不暇了,獵魔組織的運轉,全部停下,倒置整個國內妖怪害人又多了起來,我們嶗山大規模的下山除妖,才鎮壓住了各地妖怪的搗亂。”

“而神無雙這次提親,一開始,龍王當然也是拒絕的,因爲他也知道艾唐唐的心思,艾唐唐肯定不願意,可神無雙卻去,把龍王打成了重傷,最後甚至以他們龍族的存亡來威脅,迫使了龍王答應了這件事。”

“什麼時候成親?”我問。

孫小鵬說:“後天。”

“後天?這麼快?”我說。

“哎。”孫小鵬長嘆了一口氣:“這神無雙能力通天,不知道之後還要出什麼大簍子哦。”

“我這次,已經練出了陽之極致,放心。”我對孫小鵬說。

孫小鵬一聽,點頭道:“先去嶗山洗個澡吧。”

我一思索,後天,完全能趕去魔界,也不用急,我跟孫小鵬來到嶗山後,我說:“對了,你讓嶗山這邊通知一下我師父,告訴他我還或者,練出陽之極致了,另外,給我準備菜飯,我快餓死了。”

我好好的洗了個澡,最後吃了一頓飯,孫小鵬陪我吃飯的時候,一個小道士走過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孫小鵬便說:“阿秀,你師父說有話要給你說。”

“什麼話?”我問。

“他讓你最好去一趟地府,聽他的口氣,這件事很重要。”孫小鵬道。

我一聽,搖頭:“你們嶗山肯定能有辦法和我師父通話,對吧?”

“恩。”孫小鵬點頭,對一旁的小道士說:“去把玄天鏡帶過來。”

很快,這個小道士拿來了一塊很大的鏡子,鏡子裏,師父盤腿坐在地府的牢房中,笑呵呵的看着我:“不錯,你真的練出陽之極致了。” 一腳入地許曜發現了他的身影,下一秒許曜伸出了手,想要一把將他抓在自己的手中。

而飛鷹看到了許曜有力的手抓來,慌忙之中再次使用了身法,他一踩那飄起的樹葉,整個人向後倒退而去讓許曜一把抓了個空。

「不對勁……這個許曜十分的不對勁……這個人的戰鬥經驗遠比我想象中的要豐富……」

飛鷹一擊沒有得手便立刻撤退,並且重新開始分析起許曜的戰鬥能力。

「如果偷襲沒用的話,那就只能正面對他造成傷害了!」飛鷹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許曜的面前,他一手扶在地上整個身體向下傾斜,一手拿著刀刃舉到了天空之中,起來就如同一張蓄勢待發的弓。

「許醫生,你果然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弱,看來我不得不使出更強的絕招來對付你了!」

而許曜此時也做好了戰鬥準備,他的右腿向後退了一步,擺出了防守的姿態。同時許曜也閉上了眼睛,看上去彷彿不再依靠肉眼。

「你還想要對付我?就憑你?有什麼本事都給我使出來吧。」

飛鷹看到許曜閉著眼,冷笑一聲說道:「難道你想要用神念來看清楚的動作?那樣的話你就等死吧!」

難道就在許曜腳步剛落的時候,飛鷹突然間如同毒蛇一般,對許曜發起了猛烈的攻擊!他的身體藉助大地的力量,如同一顆彈簧被壓縮到了極限,以極快向許曜飛奔而去!

僅是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就來到了許曜的面前!並且拿著自己的軍用匕首狠狠的朝著許曜的腦袋插上去!

他的速度簡直快若閃電,這一刀要是沒有避開,也許整個頭蓋骨都會被他這一刀給鏟翻!

就在他的軍用匕首即將要鏟到許曜的那一瞬間,許曜猛的睜開眼睛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這一抓居然硬生生的將飛鷹整個人固定在了半空之中,而原本以為襲殺成功的飛鷹,卻是猝不及防的停在了這一刻。

他試著從許曜的手中掙扎出來,但卻發現許曜的一隻手如同鋼鐵鑲嵌般極其強大,無論自己怎麼動,都無法從許曜的身上掙脫開。

如果說他的身上有千斤之力,那麼許曜的身上就如同有萬鈞之力一般!一個僅是能舉起大鼎,而另一個則是可以移山填海!

「看到了嗎?這就是差距!」許曜的手臂猛的一用力,居然直接將飛鷹的手擰斷,骨頭破碎的聲音以及飛鷹慘叫聲在整個森林之中回蕩。

「你想要取我性命,如今我僅是廢你一手而已!讓你看清什麼才叫做實力的差距,讓你知道什麼才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許曜鬆開了手,在他的手中仍舊是一團血霧和骨渣。飛鷹則是舉著自己那半邊的手不斷的哀嚎著:「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明明只是一個後天強者……為什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就在這時許曜卻輕蔑的對他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剛剛一直沒有回答你的問題,其實我早已突破至先天之境,現在的我是一名先天強者。」

許曜的話剛說完,飛鷹的臉上浮現出了恐懼的神情,他猛的一踩地板整個人向一旁飛去,想要藉機逃跑。他藉助了透影身法不斷的在叢林里穿梭,依靠周圍的樹,不斷的在樹上跳來跳去。

想到自己居然向自己境界還要高的人發起了挑戰,飛鷹心中就是一陣恐懼。這種對於死亡才有的恐懼感,迅速遍布了他的神經和大腦。

原本他是來暗殺許曜的,現在聽到許曜的聲音就只能瘋狂的往前跑!周圍的大樹在瘋狂的向後退去,耳邊也傳來了呼嘯的風聲,此刻它在空氣中已經化為了一道殘影,但是他覺得還不夠快!要在繼續加快一些,還要繼續往前跑!

一直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自己的真氣差不多耗盡,他才停下了腳步看了一眼是周圍。這地方已經是密林的深處了,許曜也沒有要追來的跡象,於是他就一屁股坐在了一棵大樹下大口喘氣。

「害怕了嗎?」

還沒有等到飛鷹坐穩,許曜卻如同鬼一般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嚇得飛鷹立刻又跳了起來,繼續向前跑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