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跟着收拾完東西以後,放下了手裏的掃把,坐在我師傅以前經常坐的地方坐了下來,看着這老舊的房樑,我忍不住的想起來那些兒時的記憶,想着想着眼眶卻溼熱了。

我跟着擦了擦眼角的淚痕,走進我師傅的房間以後我下意識的打開了那個古樸且老舊的櫃子,只見那櫃子打開以後裏面出現古樸的銅錢劍,我拿着這銅錢劍上下打量了一下以後,我頓時腦海裏突然想涌出了一段回憶,當時我被那上吊繩勒住脖子的時候便是我師傅用這銅錢劍除掉了那女鬼,說來我的命也是這銅錢劍的功勞,當時我師傅跟我說過這銅錢劍,是他從祖師爺手裏拿來的。

至於祖師爺是誰我並不知道,當時因爲年齡太小也沒有去做過多的追問,只是現在看到這銅錢劍的時候卻有了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了,也許這一切的一切也都過去了。

隨即我找了一個黑色的袋子將這銅錢劍裹了起來,這是我師傅的東西,以後正好我也可以拿着防身用了,想到這以後我便把這銅錢劍拿了起來,只見銅錢劍拿起來以後銅錢劍的下面居然還有一封字條。

我拿起來字條看了一下以後,只見那字條上寫着一行小字“小道,勿念,珍藏!”

我頓時明白了,原來這把銅錢劍也是我師傅故意留下來的,而且就是留給我的,他可能都已經算到了我會再一次來這裏的。

隨後我將這銅錢劍收藏好了以後,又在我師傅的房間裏呆了一會,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跟着拿起來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號碼,是劉易的電話,想來應該是劉易此時應該已經睡醒了,隨即我跟着按了一下接聽鍵,只聽見電話裏的劉易含糊不清的說道:“小道,你在哪呢?”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我在我師傅這裏呢,你睡醒了?”

“是啊,一覺睡醒,發現你沒在家,這不就尋思着跟你打個電話問問你幹啥去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問道:“那啥,中午吃啥飯呢?”

我看了一下手錶才注意到,此時已經十一點多了,我想了一下以後開口說道:“我中午買點飯回去吧,你在家等着吧,我這就回去了!”

“那行,你快點吧,我都快餓死了。”劉易嘮叨了一句。

我跟着掛斷了電話以後,收拾了收拾我師傅給我留下的東西以後,鎖上了門便轉身離開了我師傅的家裏,到了村頭的時候我買了兩份蓋飯,然後又要了兩瓶礦泉水,尋思着跟劉易湊合着吃點,然後明天就回河東市去。

盤算好這些以後我拎着手裏的午飯就回去了,很快我到了家裏的時候,劉易整坐在房間裏把玩着手機呢,看見我進來以後,劉易笑了笑問道:“餓死我了?”說着話劉易便起身了。

我跟着把手裏的蓋飯遞給了劉易,劉易接過蓋飯以後,跟着吃了兩口以後,擡起頭看着我說道:“看完你師傅了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看完了。”說到這的時候我想了一下繼續說道:“咱們明天回河東市吧。”

“這麼快就回去?你查到什麼線索了嗎?”劉易一邊吃飯一邊看着我問道。

我點點頭以後,扒拉了一口蓋飯以後看着劉易說道:“已經問出來一些線索了,但是這些線索還不夠齊全,所以一時半會很難找到是誰害了我師傅。”說到這以後我的臉色有黯然了“這些事情在我心裏壓着始終是一塊大石頭。”

“我明白。”劉易說完以後笑了笑說道:“你放心吧,我會幫你的。”

我看着劉易一臉真誠的樣子跟着狠狠的點點頭說道:“謝謝你了劉易。”

劉易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師傅說過,你和我天生就是一對兄弟,遲早都會遇到的,這都是命。”

我聽見劉易的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緊跟着開口問道:“你師傅到底是誰呢?”

“我師傅很厲害的,能掐會算,我這一身本事都是跟我師傅學的,其實在我第一次來這裏打探你師傅的事情時候我師傅就跟我說了,我會遇到了我這輩子的好兄弟,然後我就遇到了你。”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你信命不?”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該不該信!”

“我信!”劉易說完以後看着我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師傅說過你和我命中註定就是一世人兩兄弟,所以我信!”

我聽見劉易的這句話的時候心裏頓時暖了一下,跟着笑了笑說道:“一世人兩兄弟,這話挺對的!”其實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我和劉易也確確實實成爲了這輩子最好的兄弟,這一切的一切也都源於他師傅的一句話,卻也都在後來統統應驗了。

說到這的時候我跟着開口問道:“對了,我待會訂票,咱們明天回河東市吧。”

“行!聽你的。”劉易說完以後放下了手裏的蓋飯盒子跟着往後一靠,一臉享受的樣子說道:“真舒服,每次吃頓飽飯我心裏都特別的滿足。”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你那是小時候餓怕了吧?”

劉易跟着忍不住的點點頭說道:“差不多。”

劉易跟着看見了我放在桌子上的銅錢劍了,跟着撫摸了一下以後,擡起頭看着我問道:“子午銅錢劍?”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好眼神,這玩意你都能看得出來?”

“那是自然的,你這個銅錢劍有些年頭了吧?陽氣夠旺盛的,一般小鬼恐怕都沒法靠近你這銅錢劍。”說着話以後劉易便把銅錢劍放下了。

隨後我和劉易吃完飯以後,劉易看着我說道:“下午幹啥去?”

我想了一下以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說到這的時候我看着劉易說道:“你有什麼好地方?”

劉易跟着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我哪兒裏有什麼好地方呢,這你們村裏我一共就來過兩次。”

隨後我和劉易一合計,只能出去溜達溜達去了,今天下午要是在睡覺估計晚上可就睡不着了,所以我和劉易也就沒有去別的地方了,只能四處瞎溜達了。

剛剛走到村口的時候,只見到村口小賣鋪家裏的劉阿姨看着我,跟着衝着我招了招手,我和劉易跟着走了過去,劉阿姨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吧?”

我跟着笑着點點頭說道:“劉阿姨您還跟以前一樣漂亮。”

“你這孩子真會說話。”說到這的時候劉阿姨看着我笑了笑問道:“對了,小道,你媽媽現在怎麼樣了?我一直沒見過你媽了都。”

我跟着呲牙的笑了笑說道:“挺好的,就是老是念叨您,說一直沒見過您了,挺想您的。”

“你這孩子真是比以前會說話了。”說到這的時候劉阿姨看着我笑了笑說道:“這次怎麼想起來回咱們這鳥不拉屎的村子了?”

我聽見劉阿姨這麼一問我之後,跟着笑了笑說道:“其實就是想我師傅了,再說了這村子不管變成什麼樣,他也都是生我養我的地方,做人不能忘本的。”

“你這小孩子真會說話。”說到這的時候劉阿姨笑了起來“打算什麼時候走呢?”

“明天!”我不置可否的說道。

劉阿姨點點頭以後跟着開口說道:“早點回去吧,代替我跟你爸媽還有老爺子老太太問個好知道嗎?” 049 老龍王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了劉阿姨。”

正當我跟劉阿姨說話的時候,劉易拉了拉我的衣角,我跟着回過頭看了一眼劉易,劉易伸出手指了指村口的河邊以後開口說道:“小道,你看看那邊怎麼回事?”

我順着劉易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那條河圍着很多人,好像有人暈倒了一樣,我這個時候隱隱約約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因爲那條河裏有水鬼,我記憶中那條河裏有一個水鬼,曾經吃點害了我命,如果當時不是劉先生保住我的命,恐怕我也已經被那水鬼害了命了,劉阿姨跟着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這不知道是誰又惹了老龍王了!”

“老龍王?”我心裏不禁有些疑惑,如果說這河裏有水鬼,我信,但是如果說這河裏有龍王,我是一點都不會相信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劉阿姨,您也信那河裏有龍王?”

“是啊,以前你師傅在世的時候還能鎮得住那老龍王,如今你師傅走了,這老龍王沒人鎮得住了,這不已經前後不到兩個月已經死了四五口子人了。”劉阿姨說完之後長長的嘆了口氣繼續說道:“現在咱們村裏沒了劉先生,大家也都是希望能過個安生日子。”

我知道村裏人的想法隨即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咱們村就沒找先生來看過嗎?”

劉阿姨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怎麼可能沒有看過呢,看過是看過了,都沒看出來什麼端倪,要麼就是胡作一通,唉,這世道,沒的說。”

我聽聞劉阿姨的話以後,心裏多少感覺有些不舒服,畢竟這村子一直都是我師傅在守護着,如今我師傅離世了,這個村子裏卻出現了這樣的事情,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劉易開口說道:“走,咱們過去看看去!”

“小道,你可不能去,你那小的時候招了那老龍王了,就別給自己身上添亂了!”劉阿姨說道。

其實村裏人大多數都知道我小時候的事情,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劉阿姨,我是劉先生的徒弟,不管怎麼樣,我都有義務爲咱們村裏做點事情,您就放心吧,我會注意安全的。”

劉阿姨跟着開口說道:“小道,你就別去了,明天就回家了,跟着瞎摻和什麼呢?”

我知道劉阿姨是爲了我好,但是這些事情既然已經發生在了我的眼前我就一定要去管管,如果這些事情沒有發生在我的眼前,我也許會當做什麼都沒法說,但是確確實實的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所以我師傅就算現在活着也不會說我多管閒事的。

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劉易,劉易臉上並沒有半點懼怕之色,跟着點點頭說道:“走,小道,我陪你去!”

我跟着點點頭對着劉阿姨說道:“劉阿姨您放心吧,我跟着劉先生還是學到些東西的。”

劉阿姨見阻攔不下便也沒有說什麼了,只是說讓我注意安全,我跟着和劉易走了過去,走到了河邊的時候,剛剛那個被人從河裏救上來的人已經被送往了醫院。

我看着這條河,表面看着很清澈,其實實際上則是深不見底的,而且我隱隱之中感覺這水裏有些不對勁,我跟着回過頭看了一眼劉易,劉易的臉色也很難看,眉頭緊鎖的樣子。

我跟着開口問道:“你看出來什麼了嗎?”

劉易跟着點點頭說道:“這裏好像有很多水鬼,都是等着找人替死呢。”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着我頓了一下“而且這些人好像都沒什麼意識一樣。”

我聽見劉易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跟着劉易捅咕了我一下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小道,你看那邊。”

我順着劉易指的方向看了過去以後,頓時嚇了我一跳,只見一羣溼漉漉的人,披散着頭髮站在岸邊,眼神詭異的看着我和劉易,劉易跟着開口說道:“這裏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水鬼?”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看了過去,只見那排水鬼有四個,站在那裏,彷彿是在等着什麼一樣。

而這個時候劉易一拍我的肩膀看着我說道:“我感覺有點不對勁。”

我跟着問道:“什麼意思?”

那些水鬼好像是在等什麼一樣,說到這的時候劉易指了指前面繼續開口說道:“我知道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下“這些水鬼在等着剛剛那個人吊了最後一口氣呢,好拉去續命!”

我聽見劉易的話以後,也跟着有些急了“那現在怎麼辦?”

“去醫院,看看是誰落水了!”劉易臉色有些焦急的看着我。

我跟着點點頭,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情,隨後我帶着劉易去了我們鎮子上最近的醫院,到了醫院裏的時候,我纔打聽到,是我們村裏一個叫邢慧慧的小姑娘掉河裏面了。

隨後我們打聽到了在哪兒個病房的時候,我跟着劉易便走了過去,我倆到了病房的時候,只見一個跟我年齡相仿的姑娘躺在病chuang上,臉色非常的蒼白,而且呼吸也很微弱,只是這姑娘長得確實很漂亮,清秀的模樣,隨後我和劉易推門走了進去。

跟着邊上的一個大概四十多歲的大娘看着我問道:“你是趙小道?”

我愣了一下,顯然這大娘認識我,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大娘,我就是趙小道。”

“我是你張嬸子。”只見大娘說完以後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就是以前你家放後面的。”

我這個時候纔想起來,我跟着使勁一拍自己的腦袋看着張嬸子恍然大悟的樣子,開口說道:“張嬸子,這是你家姑娘?”

“對啊。”說到這的時候張嬸子一臉哀傷的樣子嘆了口氣。

我這個時候才明白,難怪剛剛聽着邢慧慧的名字那麼耳熟呢,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嬸子我就是聽說河邊出了點事情,所以過來看看。”

而這個時候劉易指了指,我跟着開口問道:“怎麼了?”

“你看這房頂上!”劉易說道。

我跟着擡起頭順着劉易指的房頂看了過去,只見,那房頂上溼漉漉的一片全都是水漬,潮溼的水漬,而且劉易沒有說的時候我還沒有察覺到,此時的氣溫好像也下降了好幾度一樣。

我跟着開口問道:“是不是那些水鬼都進來了?”

劉易跟着點點頭,嘆了口氣說道:“都在等着邢慧慧吊了最後一口氣呢。”

我跟着擡起頭的時候卻發現,邢慧慧的魂魄已經離開了身體,邢慧慧此時好像沒有一點意識的樣子一樣站在牀邊靜靜的望着我。

我跟着看了一眼張嬸子以後開口說道:“嬸子,您也別難過了,我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什麼?你有辦法?”張嬸子跟着嘆了口氣說道:“你就別安慰嬸子了,大夫都說了,如果三天之內小慧醒不過來的話,有可能這輩子都醒不過來了。”

我跟着稍稍沉吟了一陣,隨即看着張嬸子開口說道:“張嬸子,我是劉先生的徒弟,您可還記得這個?”

“你真的有辦法?”張嬸子看着我有些喜出望外的樣子。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現在時間不多了,您就和伯父出去吧,這裏就給我就行了。”

張嬸子跟着點點頭以後,和邢伯父兩個人長長的嘆了口氣以後,走出了醫院的病房,劉易這個時候看着我開口說道:“現在我需要蠟燭,香灰,還有糯米,還有清水,其次在給我來一杯柳葉酒!”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着我說道:“現在距離天黑還有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之內你幫我把這些東西準備齊全,想辦法帶到醫院來!”

我跟着愣了一下“只有兩個小時是嗎?”

“對,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了,因爲天黑了,黑白無常二人就會出來將邢慧慧的魂魄帶走了,到時候誰都救不了她了!”劉易的語速也非常的快。

我聽完了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好,那你等我,我這就去準備。”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剛剛一轉身,頓時整個人嚇出來一身的冷汗,只見那四個水鬼居然就站在房間裏面齊刷刷的樣子,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裝作沒有看到的樣子走出了病房。

而我出了病房以後想是找個雜貨鋪把這些東西都買好了,隨後我有走到了村子裏找到了二蛋,因爲二蛋在身邊的話,這些事情應該都比較好辦,畢竟他比我在村子裏待得久,所以有他的話我做什麼也都方便一些。

而二蛋聽聞我的話以後也不墨跡了,跟着我一起找了一輛車子,把東西放到了車子是,隨後我和二蛋去了醫院,到了醫院的時候二蛋跟醫院的人說了一聲以後,醫院也就沒有說什麼了,只是張嬸子看見我和二蛋搬着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以後問道:“你們這都是要用的東西?”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張嬸子,您就放心吧。” 050 超度

邢伯父在邊上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以後開口說道:“行了,婆娘,你就別操心了,我相信小道既然是劉先生的徒弟,那她就一定有辦法的,你不相信小道,你還不相信劉先生嗎?”

跟着張嬸子嘆了口氣以後說道:“小道,慧慧的命都靠你了!”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你放心吧,嬸子,我會竭盡全力的。”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的苦笑了一下,如果是我師傅在這的話,他們肯定也不會這麼懷疑的,畢竟我師傅法力高深,能做到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到了這代的時候顯然有些失傳了,他們不相信我也是很正常的,而且我又這麼多年沒有回過村子裏了。

不過此時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隨即我跟着二蛋便轉身進了病房裏,劉易看見我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佈置法臺,招陰,接魂!”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小道,你給我護法!”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二蛋跟着開口說道:“小道,需要我做什麼嗎?”

我跟着搖了搖頭以後開口說道:“二蛋,你出去看着點張嬸子和邢伯父吧,剩下的事情就教給我們兩個吧!”

“好!”二蛋點點頭以後便轉身離開了房間裏面。

二蛋離開房間以後,我看着劉易跟着開口問道:“現在怎麼做?”

劉易看了一眼房間站着的四個水鬼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把符紙貼在這丫頭的身邊,防止泄魂。”

我聽見以後愣了一下,泄魂是什麼意思?我後來才明白,原來泄魂是怕人的靈魂離體,如果一旦離體誰都救不活,當然這些是後話,眼前我並沒有去問這些問題,只是一愣神的功夫以後,便繼續忙活着手頭貼符紙的事情了。

當我把符紙貼完以後,只見劉易已經在一個小放桌子上佈置好了一切,一碗糯米放在正前方,跟着又將自己手裏的兩根香燭分別一左一右的擺放在了上面,我看着劉易佈置的這個法臺有些像是電視劇裏招陰時候常用的那些一樣。

劉易佈置完這些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小道,我要施法了,你切記一定不能讓那四個水鬼靠近我,否則前功盡棄了就,你明白嗎?”

我跟着在一旁點點頭以後衝着劉易說道:“行,我明白了。”我手裏也已經捏了一把冷汗了,面對那四個水鬼的時候我確實有些害怕,他們詭異的笑容,滲人的模樣,任誰看了都會有些害怕的。

隨後我站在門口,劉易在裏面施法,我緊緊的盯着那四個水鬼,將自己手裏的符紙也都已經準備好了,跟着我回過頭看了一眼劉易以後,劉易嘴裏不知道是在念叨着什麼口訣一樣瘋瘋癲癲的樣子,我也沒有理會劉易。

而不知道劉易做了什麼的時候,那四個水鬼拼了命的衝着劉易撲了上去,我回過頭望了一樣,發現邢慧慧的靈魂好像要貼近到了自己的身體裏一樣,但是我看着那四個水鬼即將衝上去的樣子,跟着唸了一句口訣以後衝着那水鬼就打了上去。

而那水鬼跟瘋了似的,被我的符紙彈開了以後,臉色依舊是那麼的兇狠,看着我和劉易,而劉易顯然也知道此時情況緊急,跟着回過頭望了我一眼,拿起來手裏的糯米跟着衝着那水鬼就灑了上去,跟着嘴裏唸了一個字:“破!”

那糯米像是炸彈一般衝着那水鬼身上就爆開來了,不過顯然那些水鬼並沒有死心,很快衝着我便過來了,而我拿出來另一張符紙的時候,卻感覺自己的後背一陣涼意,如同一盆涼水澆下來了一樣,我擡起頭的時候去卻發現天花板上還附着一個水鬼,那水鬼的頭髮都在滴水,眼神異常的詭異,看着我心裏一陣陣的發毛。

看着眼前的情況我心裏有些慌了,如果這些水鬼分散開的話,我一定擋不住的,劉易還在那裏施法,我一定要給劉易護法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將自己手裏的符紙,順勢貼在了牆上,只要一旦有陰魂想要過去,那麼勢必這裏的符咒便會爆炸開來,就算不炸死他,也能讓他受點傷,只有這樣才能給劉易增加時間。

我回過頭看着劉易的時候才注意到,劉易的後背都已經溼透了,顯然他也很賣命的將邢慧慧的靈魂推進身體裏,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一個陰魂衝着我就抓了上來,我感覺到了手臂上一陣涼意,我跟着將手臂狠狠的甩開了,而那水鬼像是沾了膠水一樣,無論我怎樣都甩不開。

我跟着心一狠,拿出來手機的符紙在一次衝着那陰魂的身上貼了上去,一記符紙貼上去以後,那陰魂一下子就回過神了,跟着臉色兇狠的樣子看着我說道:“既然拉不走她,那你就跟我們一起去死吧!”

那陰魂的聲音異常的淒厲,我聽着耳邊一陣發麻的感覺,隨即我顧不得那麼多了,擡手又是一記掌心符,只見掌心符打出去以後,一到藍色的符光衝着那陰魂的身上爆炸開來,那陰魂一下子就被炸的飛了出去。

我跟着心裏長長的出了口氣,我心裏越來越緊張了,還有三個水鬼,也不知道劉易還得多久,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回過頭看着劉易問道:“還得多久?”

劉易回過神以後看着我說道:“在堅持十分鐘!”

“好!”我跟着應了一聲。

看了看手錶,此時已經是五點十分了,到了五點二十的應該就差不多了,沒容我胡思亂想完的時候,三個水鬼跟拼了命似的衝着邢慧慧的chuang上就撲了上去,好在我之前就已經貼過符紙了,那些陰魂一看碰不開以後跟着轉眼的功夫衝着我就過來了。

我心裏有些緊張,額頭上都是冷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着,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還有最後兩張符紙,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水鬼衝着我的小腿就拽了上去,跟着好像要將我拖走一般,我拼命的掙扎着,但是無論怎樣都掙脫不開,我猶豫不得的時候,隨後就把自己手裏最後的兩張符紙招呼了上去,跟着一記符紙招呼上去,那水鬼的胳膊一下子就斷了。

而抓住我手臂的胳膊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心裏隱隱約約感覺有些不對勁,隨即我回過神的時候,那水鬼跟着怪笑了一下,衝着我的脖頸處就抓了上來,我整個人感覺頭皮一陣發麻。

我跟着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心臟跳的特別的快,這些水鬼如果一起上的話我必死無疑,不過好在這些水鬼好像並沒有什麼意識一樣,就在我拿出來最後一張符紙準備出手的時候,跟着一股力量抓住了我的脖子後面,好像是想將我的脖子生生折斷一般。

我拼命的抵抗者,隨即我將自己手裏早就拿好的符紙招呼了上去,最後一張符紙用完的時候我的心裏已經涼了一半,不過如果不用的話,我可能下一秒就死了,所以也沒什麼時間猶豫了,符紙招呼上去,那陰魂順勢就撒開了手。

我整個人舒坦了許多,我剛剛還沒喘氣完呢,沒想到這幾個水鬼全部衝着我衝了上來, 一臉怨毒之色,明顯這些水鬼是在怪我,怪我壞了他們的好事,我有些慌了,我跟着往後退了一步,隨後一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過頭看去的時候是劉易,劉易衝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辛苦你了!”

跟着劉易開始唸叨着嘴裏的口訣,只見劉易嘴裏的口訣唸完了以後,那四個水鬼好像恢復了意識一樣,身上潮溼的氣息頓時退去了一大半。

我跟着看着劉易的樣子有些好奇,隨即我壓低了聲音看着他問道:“你做了什麼?”

“超度!”劉易從嘴裏吐出來兩個字。

跟着劉易雙手合十的看着眼前的水鬼說道:“你們都離開吧,晚上我回去河邊給你們超度,讓你們每一個水鬼都可以投胎轉世,你們也不用覬覦眼前的這個姑娘了。”

那四個水鬼互相對視了一眼點點頭以後便轉身離開了,而這些水鬼離開了以後,劉易整個人就放鬆了,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如果剛剛他們不走的話,咱們兩人沒準都得折在這。”

我跟着有氣無力的樣子看着劉易說道:“大哥,你剛剛爲什麼不早點超度他們呢?害的我跟這打了半天還提心吊膽的。”

劉易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沒那麼簡單,剛剛時間已經不夠了,咱們得趕快救人,而且如果不是你把他們弄成了重傷,導致他們身體陰氣減少的話,我哪兒能那麼容易就超度的了他們呢?”

我跟着無奈的說道:“那慧慧那丫頭怎麼樣了?”

劉易衝着我笑了笑說道:“現在已經好多了。”說完以後劉易伸了個懶腰看着我說道:“不過今天晚上咱們得去超度一下那河裏的水鬼。” 隨心看 精選 女頻 男頻 https%3A%2F%2Fcdn.p.yueyouxs.com%2Fwap%2F26500%2F26500.jpg&r=http%3A%2F%2Fwap.sogou.com%2Fimages%2Ffail_tc.gif" b="1"/【全本免費看】免費 ??56.89已搶88%【050】超度(下)

那陰魂的聲音異常的淒厲,我聽着耳邊一陣發麻的感覺,隨即我顧不得那麼多了,擡手又是一記掌心符,只見掌心符打出去以後,一到藍色的符光衝着那陰魂的身上爆炸開來,那陰魂一下子就被炸的飛了出去。

我跟着心裏長長的出了口氣,我心裏越來越緊張了,還有三個水鬼,也不知道劉易還得多久,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回過頭看着劉易問道:“還得多久?”

劉易回過神以後看着我說道:“在堅持十分鐘!”

“好!”我跟着應了一聲。

看了看手錶,此時已經是五點十分了,到了五點二十的應該就差不多了,沒容我胡思亂想完的時候,三個水鬼跟拼了命似的衝着邢慧慧的chuang上就撲了上去,好在我之前就已經貼過符紙了,那些陰魂一看碰不開以後跟着轉眼的功夫衝着我就過來了。

我心裏有些緊張,額頭上都是冷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着,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還有最後兩張符紙,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水鬼衝着我的小腿就拽了上去,跟着好像要將我拖走一般,我拼命的掙扎着,但是無論怎樣都掙脫不開,我猶豫不得的時候,隨後就把自己手裏最後的兩張符紙招呼了上去,跟着一記符紙招呼上去,那水鬼的胳膊一下子就斷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