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霸氣地坐在岩石上,打開終端的積分排行榜劃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麼。

手指忽然頓住,而手指頭的正下方顯現著四個金色的字體——嘉德羅斯。

至於它為什麼是金色的,大概就是第一名的特權了。

迷迷糊糊地就點開了嘉德羅斯的資料,他的照片映入我的眼帘。

金色的眸子高傲而又銳利,像是看著什麼螻蟻一般。

「你說,雷獅老大為什麼自從去見了雷雲之後,就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帕洛斯饒有趣味地說道。

佩利則是不明所以撓頭。

我聽到這句話,思緒從嘉德羅斯中出來,關掉終端。

起身,朝帕洛斯那個方向走去。

我嘴角勾起一個笑容:「怎麼?帕洛斯,你很想知道嗎?」

隨即,我又壓低了點嗓音,變得低沉又富有危險性:「還是說,你想要『下去』問她?」

看著帕洛斯眼中泛起的恐懼,和他不停擺動的雙手,心中滿意至極。

他身子往後仰了一度,露出一副令我極其瞧不起的弱者姿態,訕訕道:「不……不是。」

我倒是不擔心帕洛斯會去看終端排名之類什麼的,因為這些,赫里斯塔已經幫我處理好了。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我也不打算深究這件事情。

可自己還總是不由得去想赫里斯塔的身份是什麼,但也始終得不到一個結果,只知道,她與這個凹凸大賽密切相關就是了。

說不定……她可能是唯一知道二皇姐去哪的人。

忽地,我被自己的想法所嚇到了。

等這邊的事情結束了……就去問一下赫里斯塔關於二皇姐的事情……

內心平復,我冷哼了一聲,便不在打算理他,背對著帕洛斯和佩利說道:「等卡米爾回來,我們就出發吧。」

「是,雷獅老大。」二人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無論最終結局會如何,最為重要的就是要享受過程——享受令自己極其愉快的過程。

囂張而又肆意的人生,誰又不想要呢。

直到我真正「當上雷獅」,我才清楚地明白,他也是挺不容易的。

還以為,雷獅海盜團里的兩人,都會像卡米爾一樣忠誠。

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如果是我話,一定會在第一時間解決帕洛斯這個「不安」的因素。

雷獅的話……不會——

所以我才說,他太驕傲自大。

說不定哪天,就死在了那個看似唯唯諾諾的帕洛斯手中。

嘛,那也不一定。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不值得一提?

那大概是莽夫了啊。

忽地,我卻是又想起了對自己恭恭敬敬的鬼狐天沖……

鬼狐天沖又會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呢?

我想著,卻只能想到他戴著醜死人的面具的樣子。

還真是像把他的面具給扒下來,看看他真正的「模樣」,到底是什麼樣的。 看著眼前的護著一個弱雞的安迷修,我眯了眯雙眼。

我從未想過,那個排名第五的安迷修,竟如此地令人厭惡。

這會,我倒是明白了,為什麼雷獅跟安迷修關係那麼地……差。

我嘴角微勾,輕蔑地看著躲在安迷修身後瑟瑟發抖的弱雞,接著又掃了眼張牙舞爪的佩利還有神情嚴肅的帕洛斯。

如果是雷獅遇上幾乎相等實力的安迷修,會如何?

放棄還是繼續搶奪?

一個答案浮現在我的心裡。

「愣著幹什麼……」頓了頓,「安迷修我來看著,你們把那個弱雞給解決了。」

對於我的這個決定,帕洛斯和卡米爾的臉上都出現了訝異,而佩利則是有點茫然。

就連對面安迷修的神色只有厭惡。

正好,試試排名第五……雙劍的安迷修的實力。

總統的心尖蜜妻 握緊了些雷神之錘,我整個人幾乎是一瞬間躍到了安迷修的面前。

安迷修似乎沒有預料到我會如此地快,他的臉白了一下,也近乎一瞬間抵擋住了我的一鎚子。

鎚子與劍相互碰撞,刺耳的摩擦聲即過。

如果是我和雷獅相比的話……只單單比速度,我定然稍微在他之上。

我只是沒想到,安迷修居然還接得住嗎?

在一瞬間,我把自己的能力掂量了幾分……

思緒收住,運氣元力,原本從我手掌中冒出的是金色的電光,卻又在完全湧出手掌到雷神之錘桿上時,變成了藍色的電光,而所出的雷電威力,似乎也降低到了百分之四十或者三十左右。

雖然對此很不爽,但也沒得辦法。

雷獅的雷電威力,也就僅此而已。

赫里斯塔也說過,只要我握著雷神之錘去戰鬥,無論是元力波動還是威力什麼的,都與雷獅一模一樣。

我並不習慣用一個龐大的武器去與別人戰鬥,因此開始會有些生疏,不過來回幾次之後,便開始熟嫩起來。

在此之前,我看過了很多由鬼狐天沖提供的雷獅戰鬥時的視頻,現在的我,也只不過是像模像樣地學著雷獅的戰鬥方式罷了。

不過,安迷修的話……大概已經發現了吧?

我目光不移地看著安迷修的一舉一動,預判他接下來的動作,還有留意著他臉上的神情變化。

修仙瑣錄 他眉頭皺得更厲害,湖藍色的眼睛閃著困惑。

綠色的樹葉因元力的影響所飄落,雷神之錘被藍色的電光所包裹,隨即又被快速地揮出去。

而安迷修,似乎已經有些累了,張開口喘著。

我落地,緩緩朝安迷修走去。

現在,相信已經離佩利他們很遠了。

看著安迷修,臉上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整個人顯得輕鬆而又隨意。

實際上,我也有些累了,慢慢走過去,只不過是給自己點時間緩緩罷了。

說白了,就是狐假虎威。

安迷修看著我,臉上疑惑的神情更加重了些,他試探性地冒出兩個字:「雷獅?」

大概是因為這身的元力波動還有樣貌臉上的神情緣故,讓他以為我就雷獅。

然而,所迸發出來的元力威力和戰鬥方式,讓他產生了疑惑了吧?

我用一種鄙夷的目光看著安迷修,臉上寫滿著「我不是雷獅是誰」。

頓住腳步,定定地看著安迷修,適當地勾起嘴角,邪邪地說道:「沒想到,我都還沒跟你算上次得到賬,你倒是主動跳到我的面前來挑釁我了。」

我說的是自己促使安迷修去找雷獅理論的那件事。

雖然不知道安迷修與雷獅說過些什麼——

「你未免,也太不把我放眼裡了吧?」這話,幾乎是脫口而出,且我個人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

倏然到安迷修面前給了他一鎚子,但他這次似乎是故意不躲。

雙劍支撐著雷神之錘。

他湖藍色的眼睛深了幾分,說出了讓我心顫的話:「雷雲……小姐?」

握緊雷神之錘,將元力提高了一個度,面色不改地說道:「哼,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思提她?」

藍色的電光噼里啪啦的,包裹著雷神之錘。

安迷修疑惑愈盛,甚至是浮現在了臉上,幾乎是一瞬間收起雙劍,不知道又躥到什麼地方去了。

只剩下我一人留在原地。

雖說,我沒看到他躥哪裡去了,但是他留下的元力波動告訴我,他往回走了。

回去救人嗎?

我將雷神之錘重重地敲在地面上,所落的地方把泥土都翻了出來。

安迷修已經有所察覺,那卡米爾亦或者是帕洛斯呢?

「看來,還是出現了瑕疵。」一個清凜的聲音從我的後方冒出。

夫人她又美又壞 由於我感受不到元力的波動,一時間也從聲音從辨別不出是誰,抬起雷神之錘,猛然轉身。

卻在看清對方的臉時,動作頓住。

「也沒你所預料的那樣順利,我覺得你要加快進程了。」赫里斯塔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她的聲音,讓我煩躁的心平復了一些。

沉吟片刻,我冰冷的語氣連自己聽著都有些發寒:「是啊,得加快進程了。」

「對了,雷獅在那怎麼樣了?」

「醒了。」

對此,我並不放在心上。

沒有元力的雷獅,又有什麼可怕的?就算有腦子,在那個地方,也沒地施展開來。

除非……

忽地,赫里斯塔皺眉:「嘉德羅斯最近在找你……找你還找到我身上來了。」

「畢竟你突然消失在積分排行榜上還挺嚇人的……今天倒是掀起了不小的波瀾,只不過你和雷獅海盜團的人在狩獵區待了幾天,消息不太靈通罷了。」

「要我說,你就算是現在是雷獅了,也該時不時回凹凸大賽『更新』一下消息才是。」

赫里斯塔的話我幾乎沒有聽進去。

除了關於嘉德羅斯的話。

「嘉德羅斯……他有什麼反應嗎?」

對於我會問出這樣的問題,赫里斯塔似乎有些意外,目光轉瞬恢復平靜,像是說著什麼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我並沒有親眼看到……也是從別人的口中得到的消息。」

「嗯……具體我也不太清楚,說是嘉德羅斯在找雷獅。」

我怔住。

感覺這幾章寫得不是很好

(我今天終於有空碼字了qwq

然後,明天開始又要開始忙了,露出了勞動人名的微笑 果然,還是被安迷修成功把人給救走了。

佩利極其不爽地「嘁」了一聲,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說道:「又是安迷修那個傢伙!」

我掃過在場的所有人,沉默不語。

「說起來,雷獅老大,你怎麼沒攔住安迷修?」帕洛斯似調侃地說道,眼睛閃過狡黠之色。

我漫不經心地將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這傢伙,挑事說,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可能,他發現了什麼?

發現了我不是雷獅?還是說平時本來就跟雷獅這樣說話?

我一時也太明白。

運起元力,一道藍色的電光轟地一下降臨,頭微向上抬了一度,有些睥睨的感覺看著帕洛斯:「帕洛斯,最近膽子倒是漲得不少?」

在雷獅海盜團,講道理是講不通的。暴力解決才是最有效的。

而這個時候,帕洛斯眼底閃過一絲疑惑,雖然很快就被掩去,但我依然看出來了。

「不不不。」帕洛斯連忙擺手,點點的恐懼從臉蔓延開來。

接著我又看了看站在他身旁的佩利。

佩利神色忌憚,什麼話也沒說。

算了,就這麼公開搞他們也不太好。

等明天狩獵的時候,把這兩人中其中一個解決好了。

這兩人倒也形成了一個極端——一個聰明得要死,一個沒腦子得要死。

無論怎麼看,還是先解決帕洛斯才是最穩妥的選擇。

忽然,我想起了一向存在感比較低的卡米爾,心頭顫了一下,定了定說道:「今天我們就回凹凸大廳吧。」

聽了我的話,佩利是最先高興起來的,口中叫喧著:「烤肉烤肉!」

我嘴角不由得往上勾了勾,心中對佩利輕蔑至極。

*

到達凹凸大賽,撲面而來的是讓人倍感輕鬆的空氣。

那也是因為在凹凸大廳上,傷了其他的參賽者會扣分的緣故,才會讓人感覺到心安。

只不過,一如既往地還是有高積分的人不怕扣分而肆意的人——比如嘉德羅斯。

按理來說,見到嘉德羅斯,我應該是高興才對的。

可,一旦想起赫里斯塔與我說的話,我就想立即躲開。

「呦,這不是排名第四的那隻老鼠嗎?」嘉德羅斯一如既往高高在上調調。

也是他的出現,讓周圍的參賽者唯恐不避,一下子,場地就完全空了。而那些慫得不行的參賽者,居然還在遠處觀望。還真是讓人不爽。

嘉德羅斯還真會砸場子啊。

我沉默。

然而,嘉德羅斯二話不說便朝我沖了過來。

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