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靠,應該不會,差別特明顯,一看就知道。”重拳把做好的並聯彈夾裝進自己的斜挎包,沒作戰背心只能這麼將就了。

“看,有獅子。”幽靈開着車說,“要不要打一隻嚐嚐味道”

“那你還不如直接看愛車撞死一隻。”山狼說,“這裏剛離開人類聚集區,看來這個國家的環境還是不錯的。”

“礦產這麼多早晚得被破壞。”幽靈說,“保護環境和發展經濟很難兼容,尤其是在這種落後的國家,犧牲環境發展經濟往往是他們的首選,等有了錢他們又該返回來拯救環境,到那個時候什麼都來不及了。”

“操那麼多心幹嘛”重拳靠在後座上打了哈欠,“你又管不了。”

“我是林子里長大的,對自然的感情比你身後的多,那種感覺你不懂。” 荒海有龍女 幽靈說。

“懂了又能怎麼樣”重拳很不一以爲然,“我們還是考慮點上實質性的問題吧,那些功在千秋的事情留給那些有錢有勢的大佬去做。”

“對了,我們到了那邊之後不會就用這些傢伙吧”軍醫突然問道。

“怎麼不能滿足你的要求”山狼問。

“太差勁了,我們是來綁架的,怎麼也得有點趁手的武器可用。”軍醫說。

“到哪別再說,我已經聯絡了之前的武器供應商,但具體能弄到什麼還不清楚,不過大家最好做好心裏準備,期望值別太高。”本.艾倫說。

“好吧。”軍醫有點無奈。

總裁的夜妻 這一路上比他們預想的要順利的多,儘管在荒山野嶺裏走了兩天,但除了野獸之外他們再沒遇到過一個人類,除了車輛一次爆胎之外沒遇到過其他問題,出發前備用的兩大桶汽油在穿過邊境的時候還有一半,剩下的足夠他們到達目的地的。

“這是不設防邊境雙方都沒有軍隊把守嗎”軍醫看着連明顯標誌都沒有的邊界地帶說。

“莫尼比亞根本沒能力看守,這一帶方圓百里沒有人煙,野獸出沒頻繁,平民幾乎不會到這一帶來活動,難民徒步也不可能穿越這片地帶,所以根本不存在偷渡和難民的問題,尼日利亞也懶得管。”本.艾倫指着廣袤的草原說,“這裏的獅子比你在巴黎街頭見的野貓還要多一倍,生態環境好的讓人無法想像。”

“這裏起步是打獵燒烤的天堂”重拳看着落日餘暉悠然神往。

“今晚找個地方休整,滿足一下你吃野味的願望。”本.艾倫說。

“真的”重拳大喜。

天才相師 “當然,再這樣下去老子都快被顛散架了。”本.艾倫挪了挪屁股,“媽的,連路都沒有的草原連續行駛兩天簡直就是一種酷刑。”

“那怎麼也得找個安全的地方,野獸太多了,總不能歲隨隨便便就找個地方休息。”軍醫說。

“簡單,這種事情我在行。”幽靈加快了車速,“那邊有個高坡,下面是林地,環境應該不錯,我們可以在下面搭建帳篷,點幾堆篝火就夠了。”

宿營地環境的確不錯,西邊天際落日如火,晴空萬里,空氣乾燥而新鮮,野草的味道略帶甘甜。

“野雞、兔子、瞪羚、角馬、大象、獅子”重拳一邊準備出去打獵一邊自言自語的唸叨着。

“你要幹嘛要吃這些”山狼有點吃驚。

“我是在計算這裏有多少中動物可以吃。”重拳說。

“槍聲太大,小心暴露。”本.艾倫提醒他,“雖然這裏沒人,但還是謹慎點好,畢竟ak的聲音太有特點了。”

“放心,這個我早有準備。”重拳拿出一個用礦泉水瓶子做的消音器,“至少能保證三槍的消音效果,打獵三清足夠了。”

“快去快回,早吃晚早休息。”本.艾倫捶打着自己的腰說。

“放心,這種事情我還是很拿手的。”重拳提着槍離開,幽靈去大水,軍醫生火,獅鷲警戒,大家各忙各的,一切都按部就班地進行着。

半小時後重拳返回,帶回的果然是驚喜,三支套住的野雞,一隻不超過二十公斤的瞪羚,最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他還拖了一條將近五米的巖蟒回來。

“我靠,這些夠我們明天一整天的消耗。”幽靈大喜。

“這條巖蟒正準備吃掉瞪羚,被我趕上了,於是它們就都成了我的獵物。”重拳丟下手裏的東西,“老規矩,叫化雞,瞪羚烤了,蟒蛇燉野菜,晚餐實在是太豐富了。”

“太好了,感謝大自然賜予我媽的食物。”幽靈立即去處理瞪羚,至於叫化雞的活兒只有重拳最拿手,這邊不需要別人幫忙,而蟒蛇就只能交給軍醫了。

“和兩個吃貨在一起的最大好處就是到什麼地方都會食慾大增。”本.艾倫很無奈地搖了搖頭。 幾個人各忙各的,山狼和本.艾倫卻有點無所事事,他們只能看着。

山狼將帶來的行軍鍋加滿水:“還是不管那麼多了,我們等吃就是了。”

“哈哈,吃纔是人生最大的樂趣。”重拳將三隻雞處理完,加了調料,用泥巴包裹起來,在地上挖了坑埋起來,然後在上面生火,“這是我們明天的早餐,稍後在弄半隻瞪羚這麼烤一下,味道同樣讓人受不了。”

“那今晚就吃半隻瞪羚和蟒蛇肉嗎?”軍醫問。

武逆焚天 “當然,讓你們嚐嚐我的野菜燉蛇肉。”重拳將幽靈採回來的野菜簡單處理了一下,然後開始幫信使弄蟒蛇肉,另一邊幽靈已經將半隻瞪羚架在火上烤,另外半隻正在塗抹調料準備學重拳的樣子埋在地下烘烤。

晚餐比之前預想的還要豐盛,幽靈採集了大量的野果作爲配菜,重拳的炒蛇肉和燉蛇肉味道沒想像的好吃,不過也過得去,對此重拳很不高興,按他的話說這是在毀他的手藝,賭氣之下他跑出去又弄了幾隻兔子回來靠了吃。

遠處獅子、豺狗在圍着營地打轉,它們是被熟肉的香味吸引過來的,因爲幾大堆篝火的原因這些野獸不敢靠的太近,只能遠遠地看着。

“生活太美好了,我都不打算走了。”軍醫吃的有點多,靠在一邊喘着粗氣說。

“這裏什麼都好就是蚊子太多。”重拳點上一支菸,“還是日子肉好吃,巖蟒的味道的確差了點。”

“在這種地方有的吃就好我們畢竟不是來度假的。”本.艾倫手裏的那條兔子腿還沒吃完。

“真是沒有內奸的生活就是輕鬆。”軍醫放懶的躺在地上,“至少不用擔驚受怕。”

“喝湯喝湯,野菜水果瞪羚雜碎湯,味道鮮美。”幽靈揭開鍋蓋,“有助於消化,營養豐富。”

幾個人吃喝之後滿足的睡大覺去了,在這種地方他們除了野獸之外並不擔心遭遇任何人的偷襲,視野太開闊了。想要潛到他們附近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晚上只有一個人守夜,兩個小時一班,能保證所有人都能睡個好覺,得到充分的休息。

這一晚上野種野獸就在他們營地附近打轉,這道天然屏障很不錯,至少野獸在附近的時候說明沒有人類在附近活動。野獸比人好對付多了,它們雖然兇殘。但玩不出什麼花樣,不會向人類一樣玩兒那麼多陰謀詭計。

第二天早上他們起來扒出昨天晚上埋下的叫化雞、瞪羚又大吃了一頓,剩下的全都裝上車留在路上吃。

“還是躺着睡覺舒服。”本.艾倫活動了一下腰肢,這兩天一直在車上可算是把他折騰夠嗆。

上車繼續趕路,當天晚上他們總算是到了目的地——莫尼比亞第二大城市盧斯卡尼。

“上次來的時候我們還有二十幾個兄弟,這次只有我們六個。”重拳感嘆這說道。

“上次你們來我還沒加入‘黑血’。”軍醫說,“據說那一戰你們非常牛逼,高射炮平射,把薩迪曼打成了癱子。”

“那次任務的確暴爽。”幽靈說。“現在和當時不同的是這裏在聯合政府的控制中心,是臨時的政治中心,個反對派還在不停的發動戰爭,這裏雖然沒有大規模的戰鬥,但各種襲擊事件不斷。”

“沒有和平的生活環境活在後方也無法保證生命安全。”幽靈看着車在大街小巷中穿行。

“去東城的落腳點,那邊是巨人他們上次來的時候選定的地方,當時還在打仗。房子便宜的嚇人,被他們買下來留着作爲備用。”

“原來你都計劃好了,我還擔心沒地方落腳呢。”軍醫看着外面行色匆匆的人羣說。

本.艾倫笑了笑:“不但有落腳點,還有他們上次用過的武器,當然,前提是那個地方我們還能用。”

“好。太好了,我就喜歡這樣。”幽靈也很高興。

落腳點是個獨棟的三層樓,看得出應該是早起富人的私宅,只是常年沒有人打理,年久失修,已經略顯破敗。

“還有院子,這麼長時間沒人了居然還鎖着門。”重拳看着落寞塵土的門鎖說。

“鑰匙在第二塊轉的下面。”本.艾倫說。

重拳果然找到了鑰匙。門鎖有點生鏽,不過還是順利的打開了,進院,關門,低調的不能再低調。

樓裏的東西還算齊全,只是塵土太多,很多東西已經不能用,冰箱裏的東西早已經腐爛變質。

“幽靈,去偵查一下情況。”本.艾倫給了他一張紙條,“上面的地址是菲利普斯在這裏的落腳帶你,去看看那裏的環境。”

“是。”幽靈接過紙條看了一眼就出去了。

“隊長,你這是什麼都準備好了。”軍醫扯掉蒙在沙發上的蓋布,“至少還有個地方能坐一下。”

“重拳,去纔有一些食物,要速食的,我們不能在這裏開伙。”本.艾倫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街道。

“好,這就去。”重拳說,“傢伙在哪,有沒有短槍?”

“一樓的夾板牆裏,去拿吧。”本.艾倫頭也回的說道。

按照本.艾倫的指引,重拳從暗格裏取出十幾只突擊步槍和手槍。

“有M9,不錯。”重拳拿起一支和兩個彈夾帶在身上,“還有消音器太好了。”

“我們的AK可以休假了。”山狼將自己的AK塞進暗格之後拿起一支半新的M4,還不錯,至少沒有生鏽。

“他們走之前進行過防鏽處理,否則這麼多年早就完蛋了。”重拳將長槍和手雷裝進包裏,“我出去看看,但願能買到單兵電臺,最差也應該能買到對講機。”

“不用了,隊長早就安排好了,他之前聯絡的武器販子手裏有,你去取來就是了。”山狼取出一疊鈔票和一個寫着地址的紙條丟給他,“順便搞輛車回來,一輛車用着實在是不方便。”

шшш▲ тт kán▲ co

“放心幹這活而我最拿手了。”重拳收起前提着包裹出去了,但沒多久又回來將報丟下,“忘了,沒必要帶長槍。” 重拳的確有一套,不到兩個小時就將事情辦妥了,拿回了需要的單兵設備以及一些他認爲有用的裝備,比如炸藥和榴彈發射器,當然都是少量的,炸藥是他給幽靈準備的,而榴彈發射器也只是留給他自己用。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偷了一輛讓大家都沒想到的車,一輛看上去有三十幾歲的豐田。

“我靠,你這車趕上我年紀大了。”山狼罵道。

“別急。”重拳來開車門,“外面都是扯淡,看裏面,這次只是外觀做舊,性能非常好,改裝過的,實質上車齡還不到五年,這是一個富家子弟爲了飆車玩兒特意弄的,我只花了三百美元就買下來了。”

“哦?”山狼上車開了一圈回來,“還真不錯,至少比外表看上去好得多,這動力估計甩同類車幾條街了。”

“吃的,吃的。”軍醫揉着肚子說。

“這個國家還真沒什麼好吃的,我只找到一些牛肉,烤熟的,不過也就夠吃一天的,其餘的東西只能當零食吃。”重拳衝後備箱裏拿出十幾個塑料袋,“蟲子、蝙蝠、水果……”

“可以,這些東西味道都不錯。”軍醫很滿意,抓了一把烤蟲子揉進嘴裏,“這玩意味道不錯。”

“東西不少,先拿進去再說,別光忙着吃。”重拳將東西從後備箱裏弄出來說。

搞回來的單兵電臺是俄式的,不算先進,應該是十幾年前的產品,抗干擾能力差點,不過在這種國家應該夠用了,他們的軍隊還沒“進化”到使用電子裝備的地步。

“還有幾把軍刀,有要的沒。”重拳一個小包丟在桌上,“扁刺。”

“這玩意兒拿來防身還不是如直接帶着手槍。”軍醫並不感興趣。

“近距離格鬥的時候刀子比手槍好用的多。”重拳將一隻雞很暴力的撕碎,“吃飽再說,幽靈還沒回來嗎?”

“他那邊沒那麼快。”山狼說。“估計得再過一陣。”

“那我過去看看,把通信設備給他送過去。”重拳說。

“不用了,時間差不多了。”本.艾倫說,“再等等,他差不多也該回來了。”

幾個人坐下慢慢的吃東西,因爲不能飲酒這邊的飲料只有可樂,但是沒有冰鎮的。

很快幾個人吃飽。重拳等的有點不耐煩,跑到窗口坐着吃香蕉。軍醫已經去換獅鷲的班,房間裏沒人說話,很安靜。

獅鷲兩個小時之後纔回來,也帶回來一些吃的。

“怎麼這麼久?”重拳問。

“菲利普斯住的地方是軍管區,沒那麼容易進去的。”幽靈無奈地說,“潛入費了我不小的力氣。”

本.艾倫皺了皺眉:“說說具體情況。”

幽靈點了點頭打開地圖指着上面的標註說道:“目標所居住的地點隸屬於防衛第一旅的駐地外圍,是官員政要居住地,地段特殊,平民很難進入。必須有特殊通行證才能進出,平時有軍隊巡邏,路口有裝甲車把守,固定哨位至少有十幾個,因爲我只能看到一側,另一側數量不詳,流動哨我看到八組之多。”

“感覺他們的佈置很混亂。”重拳拖着下巴看着地圖上亂七八糟的哨位說道。

“但他們幾乎看住了所有的死角。”幽靈說。“我在那守了三個多小時才潛進去,還差點被發現,後來也沒敢太過於深入。”

“看來要動用第三方情報蒐集機構了。”本.艾倫皺着眉說。

“的確,那個地方看管太嚴,進去很麻煩,我們自己蒐集情報難度很大。”幽靈點了點頭說。

“嗯。”本.艾倫思索了一下。“山狼去安排一下,我們只要知道菲利普斯未來一週內的形成安排就可以,找一下情報界的老關係,他們這邊可能有人。”

“是,我去打幾個電話。”山狼起身出去了。

“對了,防禦這個地方的是防衛第一旅的裝甲營和警衛營,算是王牌了。”幽靈說。“警衛營的士兵使用的武器中很大一部分配備了夜視設備,步槍以AK103爲主,對於這樣的國家來說算是精銳了。”

“精銳?我看是人多,他們要是精銳我們算什麼?”重拳傲氣十足的說道。

“我們是精銳中的精銳。”幽靈不以爲然地說,“這個問題的答案絲毫沒有懸念。”

“今晚沒事,睡覺。”本.艾倫揮了揮手,“老規矩,每隔兩小時換崗。”

“睡覺。”重拳直接橫在沙發上拉了拉衣服,“就這了。”

“哎哎哎……樓上有牀。”幽靈說。

“不去,這就不錯,反正又不脫衣服,在哪睡都一樣。”重拳把步槍拿過來放在身邊的桌上,“到時間了叫我。”

幽靈搖了搖頭提着自己的包上樓雖然找了房間睡了,在他看來,有舒服的地方睡覺就沒必要將就。

山狼聯絡了關係之後也回來睡覺,一夜無話,第二天衆人起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反正也沒什麼事情,倒不如多睡一會兒。可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情報第三天才傳過來的。

“老關係提供的情報,我找了兩家,他們提供情報的內容基本相符。”山狼說,“菲利普斯這次回來是擔任聯合政府和俄國代表團的翻譯,俄國人有意自助聯合政府一批價值一千萬美元的輕型武器裝備以及一億美元的低息貸款。”

“目標懂得俄文嗎?”重拳有點奇怪地問。

“目標是個全才,他會六種語言,不包括他的母語。”重拳說。

“有什麼,我還會五種之多呢。”幽靈很不以爲然地說道。

“你能做官方翻譯嗎?你頂多能進行普通交流,專業術語會他太少,人家可是專業的。”山狼說。

“怪不得能做國籍掮客,原來有這樣的資本,牛逼的很。”重拳很佩服的說,“光靠翻譯就能賺不少錢了,不像我們,還得出去拼命。”

“生存手段不同而已,他同樣有風險,比如說我們就是他的風險。”本.艾倫冷笑這說,“我們的出現就是他噩夢的開始。” 根據山狼從渠道拿到的情報上看目標要在這裏呆大約半個月時間,基本上出席的都是高級場合,所有他們幾乎沒什麼機會下手。

“開來我們只能等的離開之後再作打算了。”重拳說。

“的確,我們不能因爲一個人冒太大的封信,沒那個必要。”軍醫也是相同的看法,“可能我們的行動也不受時間限制。”

“嗯。”本.艾倫並沒有明確表態,只是說了一句,“繼續蒐集情報。”

“那我們這段時間幹嘛?”幽靈問,“情報蒐集也用不上我們。”

“待命。”山狼說。

“我們可以去熟悉一下城市環境,行動是時候也不至於走錯了路。”重拳說。

“想出去逛就說想出去逛的,找什麼藉口。”山狼瞪了他一眼。

“哪有?”重拳撓了撓頭,死撐着不承認。

“去吧,別惹事。”本.艾倫說。

“好嘞。”重拳大喜。

“必須兩人以上同行,禁止單獨行動,禁止去紅燈區和賭場,晚上六點之前必須返回,別自找麻煩,不要暴露身份,禁止攜帶長槍,不得靠近軍管區,不得打架鬥毆……”山狼一口氣說了一大堆的要求。

重拳掏了掏耳朵:“我對鞋油色的女人沒興趣,紅燈區肯定不回去的,我也不喜歡賭錢,所以放心把。”

“你和幽靈就是我們的不確定因素,這樣,軍醫你跟他們一起去,看着點。”山狼說。

“是,長官。”軍醫點了點頭。

“好了,走吧,在磨蹭就過中午了。”重拳催促道。

“走……”幽靈和軍醫跟着起身。

重拳點上一支菸:“快點,車裏等你們。”

總統大人,離婚吧! “這幾個小子,不管到什麼地方都忘了玩兒。”看着三個人出去山狼無奈地搖了搖頭。

“年輕人的天性。”本.艾倫倒是不覺得怎麼樣,“好了。保持和那邊的聯繫。”

“是。”山狼點了點頭。

既然無事可做本.艾倫也上街閒逛,畢竟沒什麼意思,留在住處也是浪費時間。

本.艾倫去酒吧喝了杯酒在成立逛了一圈那之後就準備回去,就在這個時候他接到了山狼傳來的消息,馬丁發來消息說晚上回到。

這讓本.艾倫很意外,馬丁來這裏幹什麼?

晚上八點多馬丁如約而至,此行他只帶了一名手下。

“不愧是CIA。我們躲在什麼地方都瞞不過你。”重拳陰陽怪氣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