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驚得後退數步,直到被牆壁擋住身體,忙搖頭,“這不可能,我有人的身體,我有知覺,而且別人都能看得見我!我怎麼可能是鬼呢?”

“你是被別人施法將你的靈魂封鎖在身體裏的活人鬼!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一定有誰頂替你進入了地府,替你轉世投胎了。所以,你在陰間已經是死了。並且不用擔心會被抓走靈魂。甚至,你這身軀殼永遠不會老,但是……你千萬不能死!”老頭擔憂的看向我。

“爲什麼?”

“你要是死了,你的靈魂就會魂飛魄散!再也沒法輪迴……”老頭鬼道。

他這話一出,我想起了文軒說過,我是被洋洋代替的,是他代替我去了地府,讓我活了下來的。我卻沒想到,自己會成爲什麼活人鬼!

“活人鬼除了不會老、能見鬼,和死後會魂飛魄散以外,還有別的不同嗎?”我想更加了解自己。

“其他的我不知道,因爲,這些我也是做鬼這麼多年來,遇到的同伴說的。”

我聞言,深深嘆了口氣,沒想到,我原來也是一隻鬼!心裏滿滿的都是心酸和落寞。

“可兒姑娘,我家盛男也是被逼才做出傷害你的事情,您能不能幫我救救她啊!”老頭鬼在我沉默了一會時,朝我說起正題了。 「也許你說的沒錯,塔可,想要結束這一切的話,你我就必須做點什麼。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我原諒了你,你依舊是殺害了瀟的罪人。」

聽著輝的話,塔可愣在了原地。

她沒有繼續朝著深淵走下去,而是看著輝,大腦一片空白。

塔可當然知道輝話中表達的意思,可是她不敢相信,輝真的會說出這種話來。

即便輝沒有說過原諒塔可,但輝的意思對塔可來說已經是最讓她感到寬慰的事情了。

她的嘴唇抽搐著,整理了好久言語之後,才開口了。

「也就是說…我還能呆在你身邊嗎…

也就是說…輝…我現在還不會被那些傢伙清除掉嗎…

輝…謝謝你…」

塔可說著,想要衝到輝身旁抱住輝。

但此時的她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看著輝臉上的神情,她還是放棄了腦海中的想法。

「請記住,這不意味著我原諒了你,塔可。

我們必須做些什麼,來改變這一現狀,終止這無邊際的殺戮。

現在最重要的時期,已經不再是向世人證明你們的存在了,而是要阻止那些傢伙繼續傷害你們。

這其中,必然有能完美結束這一切的辦法。

如果真的結束了這一切,到那時候,我不想再看到你,塔可。」

看著一臉感動的塔可,輝卻皺著眉頭這樣說道。

「唉…好吧…我知道了…

到了那時候…我會離開的…

不過…在那之前…不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嗎…?

那麼…輝…我們接下來的目標是什麼…?」

輝的話讓塔可低頭沉思了一小會,最終她還是點點頭,沒有反對輝的話。

而這麼回應著輝的塔可,臉上也閃過了一絲難以察覺的憂傷。

「對啊,接下來的目標究竟是什麼呢?

僅靠我們兩個人,是無法阻止那些殘暴的傢伙吧。

我們還需要更多的人手,需要更多與我們志同道合的同伴。

只有人多了,力量足夠強了,才有可能阻止那些傢伙,終止這一切。」

輝說著,輕嘆了口氣。

「所以說…我們的目標是尋找更多同伴嗎…?

可是…該怎麼尋找同伴呀…

大部分人類是不可能支持我們的…而我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尋找我的族人…

輝…這個目標過於空泛啦…」

塔可吐槽著輝,她不認為尋找同伴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那麼,就從最簡單的事情,睡覺開始做起吧。」

見塔可這麼吐槽著自己,輝於是這樣回應著她。

「唉…?!!」

而對於輝的話,沒有反應過來的塔可發出了驚訝的叫喊。

「只是靠做夢的話…可無法改變任何事情呀…!」

「誰讓你做夢了?我的意思是現在好好休息一會,等補充好精神,才有力氣繼續前行吧。

當前我們的目標就是從那些傢伙的追捕中逃脫,畢竟在壯大力量之前可不能被消滅呢。」

輝瞥了塔可一眼,他這麼說著,倚著粗壯的樹榦躺了下去。

而塔可看著輝,也默默地點點頭。

「嗯…也是啦…晚安…輝…」

見輝合上了眼睛,塔可這麼說著,對輝道了聲晚安。

但對於塔可的晚安,輝卻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不,輝當然沒有睡著。

輝之所以不回應塔可,是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對待塔可了。

不管塔可現在怎麼樣,但這無法改變塔可殺掉了瀟的事實。

御妖師·逆世狐妃 而輝雖然閉著眼睛,但腦海中浮現的種種回憶,卻讓他始終無法進入夢鄉。

至於塔可,見輝沒有回應自己,她還以為輝已經睡著了。

所以,她只能嘆了口氣,也緩緩坐在了地上。

只不過,塔可的身邊並沒有可以依靠的粗壯樹木。

而她想要舒服地睡上一覺的話,就必須睡在輝身邊。

但塔可盯著輝想了許久之後,最終還是沒有挪到輝身邊。

她將地上的樹葉堆積起來,然後褪下自己的上衣該在這堆葉子上。

就這樣,一個簡易的枕頭就做好了。

「輝…晚安…」

不過,在躺下之前,塔可還是輕聲對輝說了三個字。

然後她便蜷縮著身體,躺到了陰冷而且潮濕的地面上。

塔可原本是想生火取暖的,但想到火光會吸引來那些殘暴的傢伙,所以她就沒有這樣做。

而這時候,塔可也想到了被劈成兩截的希菲爾。

是呀…不光是輝…我不也失去了重要的人嗎…

希菲爾她…不也是被人類殺死了嗎…

按理說…我也不能輕易原諒人類吧…

按理說…離開輝…對人類復仇才是我的首選吧…

可我又為什麼會對輝說出那種提議…就好像我不能離開輝一樣…

真是的…這到底算是什麼啊…

到底該怎麼做才算是正確的啊…神明呀…請給我一點提示吧…

一想到希菲爾,塔可的心情就變得沉重起來。

也是因為這樣,她才想了許多之前來不及考慮的事情。

於是,蜷縮著身體的她,折騰了許久才睡著。

而今夜,輝註定失眠。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周圍的黑暗已經開始慢慢褪去了,輝才無奈的睜開了眼。

雖然閉著眼睛,但輝始終沒有睡著。

瀟對他來說真的太重要了,這讓他的腦海中無時無刻都浮現著瀟的身影。

見天色已經發白,輝也便坐起身來,揉著自己的額頭。

一夜無眠,此時的輝自然會覺得很困。

不過這份困意,並不是不能夠抵抗的。

他站起身,舒展著自己的身體,試圖讓那困意在運動中慢慢散去。

而這時候,輝卻注意到了一旁蜷縮著身體的塔可。

看著褪掉上衣的塔可,輝愣了一下。

但查看了塔可身邊的環境之後,輝也明白塔可為什麼會脫下上衣了。

可背對著自己、毫無防備的塔可,輝此時卻產生了一種難以言說的殺意。

他知道,此時是為瀟報仇的好時機。

所以,他捏著拳頭走到了塔可身邊,但卻遲遲沒有下手。

我在想什麼,我難道想要殺掉塔可嗎?

這樣做真的好嗎,明明我昨天還下定決心,要結束這無止盡的殺戮呢。

如果殺掉塔可的話,我就再也無法回頭了吧,我也會變得像那些傢伙一樣了吧。

不,這絕不可能是正確的選擇,可這卻是最大快人心的選擇。

是啊,往往正確的選擇總是伴隨著痛苦。

那麼,與其是選擇正確還不如先讓自己感到安慰。

輝這樣想著,他繃緊的手臂開始顫抖起來。

不…也不能這樣想…殺掉塔可之後而產生的安慰…又能夠持續多久呢…

我失去了瀟…但塔可也同樣失去了希菲爾吧…

不只是這樣…來到這裡之前…塔可還失去了更多的親人…

比起我來…塔可才是承受了更多痛苦的人…

可即便失去了那麼多…塔可在遇到我之後還是選擇相信了人類…

她沒有對普通人類復仇…只是逃避著那些傢伙的追捕…

她相信著我…而我現在卻想要殺掉她…?!

輝如此思考著,鬆開了緊捏著的拳頭。

他嘆了口氣,看著塔可赤裸著的後背,褪下了自己的上衣。

輝放棄了心中那種惡劣的念頭,而是將自己的衣服搭在了塔可身上。

見塔可還在熟睡,輝也就沒有繼續停留在塔可身邊,而是退回了自己原本的位置。

我啊…最終還是不能原諒殺掉了瀟的塔可…

只不過…現在的我似乎能夠重新相信她了…

靠著樹席地而坐的輝,看著塔可的背影,默默地點點頭。

而與此同時,十和九那邊的進展卻十分不順利。

因為車隊跟丟了輝和塔可的行蹤,九的臉上難免會陰雲密布。

「可惡,都追了這麼久,為什麼還沒有找到那兩個傢伙?!」

九吐槽著,用力錘了下車頂部的鐵板。

此時的她坐在車頂上,一臉幽怨的環視著四周的情況。

「車輛正在移動中,我不認為你呆在車頂是個正確的選擇。

小心摔下來哦,九。」

十這樣提醒著九,無奈的搖搖頭。

不過,他到沒有像九那樣急躁,因為他相信輝經歷了這麼多一定會加入自己這邊。

「要你管!你又沒有受傷!

因為那個異類,我的後背上可是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燒痕啊!

可惡,一定不會放過那個異類,我要親手把她大卸八塊。」

九憤怒的說著,但後背上傳來的鎮痛讓她難免眯起了眼睛。

「我記得你之前也這麼說過呢,怎麼,現在卻換了目標嗎?

那小子還沒死,你怎麼可以把目標轉移到我的獵物上來呢?」

對於九的話,十面帶微笑的吐槽著她。

「那小子已經不重要了,他也被異類傷害過了,所以可以稍微給他一點憐憫…

而且,通過交手,我確認那小子不是異類,而是有著過人身體天賦的人類啊!!」

對於十的問題,九如此回應著十,同時也從車頂上下來了。

「十你的話太多了,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那個異類就交給我了!你老人家就給我好好歇著去吧!」

看著從車頂下來一臉人形的九,十隻得無奈地嘆了口氣。

不過,十的心裡也在想,自己是不是應該對九嚴格一些。

十以前一直遷就著年齡較小的九,卻沒想到九的性格卻越來越暴躁了。 “救她?”我冷笑了一下,“我又不是醫生,怎麼救她?”

“其實我女兒身上的傷早好了,如果不是她的魂魄丟了,回不到身上,現在也就醒了。”老頭鬼祈求的看向我。 隱婚獨寵:BOSS的心尖嬌妻 “我知道你很恨盛男,可是,現在只有你能幫她!我求求你幫我救醒她,以後,你讓我做你的鬼奴都行!”

父母就是這樣。爲了子女什麼事情都願意去做。

我看着老頭鬼那祈求的目光,又想起我媽媽死的時候,不捨看我的目光,心軟了。

“你說吧。讓我怎麼救?”

“你同意啦?太好了! 重生回城記 太好了!”老頭鬼激動的不行。

“事先說好,如果危及我生命的話,我可不幫!” 我叫余則成 我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